博因河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attle of the Boyne
博因河战役
爱尔兰威廉派战争的一部分
BattleOfBoyne.gif
博因河战役图,由简·怀克绘于约1693年。
日期: 旧历1690年7月1日 (新历7月11日,不过现时于12日庆祝)
地点: 爱尔兰德罗赫达
結果: 威廉派胜利
參戰方
詹姆斯党部队 威廉派部队
指揮官和领导者
詹姆斯二世 威廉三世
兵力
25,000人,包括:
-19,000名爱尔兰天主教徒
-6,000名法国人
36,000人,包括:
-爱尔兰新教徒
-英国人
-荷兰人
伤亡与损失
~1,500人 ~750人

博因河战役(英语:Battle of the Boyne,爱尔兰语:Cath na Bóinne),争夺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王位的两个君主 - 天主教国王詹姆斯和新教国王威廉在1690年,于爱尔兰东岸德罗赫达附近的博因河进行的一场战役。威廉在战役中击败了詹姆斯,打破了后者重夺王位的计划,也确立了新教徒在爱尔兰的地位。

战役进行的日期,在旧历中是1690年7月1日,相当于新历中的7月11日,不过,现时民众于12日庆祝节日,纪念威廉取胜。[1]战役中,威廉部队击败了训练不足的詹姆斯军队。这是不列颠诸岛历史上的重要的战役,也是奥兰治会民俗的重要部分。新教徒以及新教徒组织,尤其是奥兰治会,今日都会庆祝节日。

背景[编辑]

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国王,荷兰执政威廉三世

1688年,威廉接受不朽七人(Immortal Seven)邀请,率军入侵英格兰夺取詹姆斯的王位,获得成功。詹姆斯失去王位后,出逃爱尔兰,仍然受到当地议会拥护。詹姆斯企图以爱尔兰为基地,重夺王位。这是一场决定詹姆斯重夺王位计划成败的战役,也是爱尔兰新教、天主教势力斗争的紧要关头。

不过,对爱尔兰人而言,这是一场宗派、族群的冲突,是重演50年前的爱尔兰同盟战争(Irish Confederate Wars)。詹姆斯党是为了君主、宗教容忍、土地而战。上层天主教徒在克伦威尔征服爱尔兰后,失去了绝大部分土地,也丧失了担任公职、实践信仰、取得议席的权利。他们认为,詹姆斯能补偿他们的损失,并且维持爱尔兰的自治。光荣革命后,理查德·塔尔博特,第一代蒂尔康奈伯爵(Richard Talbot, 1st Earl of Tyrconnel)组织了一支军队,协助詹姆斯重夺王位。天主教徒在1690年时,控制了除阿尔斯特之外的所有爱尔兰省份。参与博因河战役的詹姆斯党军队,大部分都是爱尔兰天主教徒。

相反,威廉派是为了保住英国新教统治,才参加战争。他们担心詹姆斯党掌权后,会危害他们的性命和财产。威廉派尤其造成惨重伤亡的1641年爱尔兰叛乱(Irish Rebellion of 1641)会再次上演。新教徒因为上述原因,一致支持威廉。很多参加战役的威廉派部队,包括非正规骑兵,都是阿尔斯特新教徒。他们人称“苏格兰裔爱尔兰人”(Scots-Irish),自称“恩尼斯基伦人”(Inniskillinger)。

历史学家德里克·布朗(Derek Brown)指出,相当讽刺的是,如果将这场战役放在大同盟战争里面看的话,教宗亚历山大八世是威廉的盟友,詹姆斯的敌人,因为教宗国是法国的敌人,而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正正是詹姆斯的盟友。[2]

对阵部队[编辑]

被废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国王詹姆斯二世,由戈弗雷·内勒绘于1684年。

指挥官[编辑]

双方军队分别由詹姆斯和威廉指挥。詹姆斯优势是,他控制了爱尔兰的大部分地区,也控制了爱尔兰的国会。而且,路易十四还派遣了6,000名士兵到爱尔兰支援他。而威廉的优势是,他本身是荷兰执政英格兰苏格兰国王,可以从各地得到援军。

詹姆斯和威廉都是经验老道的军人。前者曾为长兄查理二世效力,英勇作战。然而,近期的历史学家指出,他在压力下容易恐慌,作决定时也不会深思熟虑。这大概是因为詹姆斯患上了失智症。后者曾参与对法战争,但未曾在大型战役中取得决定性胜利。他所参与的战役,多数胜负未分。因此,部分的现代历史学家认为,威廉缺乏在衝突激烈時指揮軍隊的才能。部分历史学家认为,他之所以能夠擊敗法國,是因為他擁有靈活的战术和優秀的外交技巧,而非因為他擁有正面領兵作戰的才能。威廉为抗击法国侵略,促成了多国反法组织奥格斯堡同盟(League of Augsburg)。对他而言,爱尔兰战事不过是针对路易十四的战争中的另一条战线。

詹姆斯的副将是爱尔兰副总督(Lord Deputy of Ireland)理查德·塔尔博特,第一代蒂尔康奈伯爵(Richard Talbot, 1st Earl of Tyrconnell)和法国将军Antonin Nompar de Caumont, duc de Lauzun。威廉的副将是75岁的职业军人弗雷德里希·紹姆貝格,第一代紹姆貝格公爵。紹姆貝格公爵生于德国,曾为法国国王效力,官至元帅。不过,因为他是胡格诺派信徒,所以,他在南特赦令废除后离开了法国

军队[编辑]

参与战役的威廉派军队有36,000人,士兵国籍各有不同。这支军队当中,有20,000人自1689年以来,就在紹姆貝格公爵的指挥下于爱尔兰作战。威廉在1690年登陆爱尔兰时,带来了16,000人的援军。威廉的部队,无论是在训练方面,抑或是在装备方面,都优于詹姆斯的部队。威廉军中最为精锐的步兵来自丹麦和荷兰,他们均是职业军人,配有最新式的燧發槍。威廉军中还有为数不小的法国胡格诺派信徒。威廉对英格兰、苏格兰士兵并没有太大期望。他们在政治上并不可靠,因为上年詹姆斯还是他们的合法君主。而且,他们最近才参军服役,没有多少作战经验。不过,威廉对阿尔斯特新教徒的观点,就有所不同。

詹姆斯党军队有23,500人。詹姆斯军中有几个由法国人组成的团,不过,他大部分的士兵都是爱尔兰天主教徒。除了由失地士绅组成骑兵之外,詹姆斯党的大部分士兵都是强征入伍的农民。这些农民缺乏训练和装备,只有少部分人有可供使用的火枪。部分农民甚至用大镰等农具充当武器。詹姆斯党为数不多的火枪,也只是陈旧的火绳枪

经过[编辑]

在1690年7月11日,于詹姆斯二世和威廉三世之间进行的博因河战役,由 Jan van Huchtenburg 所绘。

1690年6月14日,威廉在阿尔斯特卡里克弗格斯(Carrickfergus)登陆,准备南下夺取都柏林。詹姆斯将防线设于离都柏林30英里(48公里)远的博因河(River Boyne)。6月29日,威廉的大军到达博因河。战役进行之前,威廉在勘察战场时,为大炮击中,所幸的是,只有肩部受伤。

次日,战役爆发。双方的目标是夺取旧布里奇(Oldbridge)西北面2.5公里(1.6英里)德羅赫達附近的浅滩。威廉命令四分之一的士兵在多諾(Donore)西面4公里(2.5英里)的Roughgrange渡河,并且任命紹姆貝格公爵的儿子邁因哈特(Meinhardt)为渡河部队指挥官。在此警戒的爱尔兰龙骑兵试图阻拦邁因哈特的部队,未获成功。詹姆斯冒着被威廉迂回包抄的风险,派了一半的人马,包括大部分的炮兵,截击渡河威廉派部队。布满沼泽的深沟阻挡了双方近距离接战。因此繞道的威廉派最後差点阻断了詹姆斯党退路。

蓝衣卫队(Blauwe Garde)为先锋的威廉派步兵,在旧布里奇附近的主要淺灘,运用优胜的火力,逐步击退了詹姆斯党的步兵。不过,詹姆斯党的骑兵随后发起了反击,压制了威廉派步兵。部分威廉派步兵在占据了旧布里奇后,试图以协调一致的齐射,抵挡反复冲击的詹姆斯党骑兵,被分割并且赶入河中,只有蓝衣卫队坚守原地。紹姆貝格公爵和他的助手喬治·沃克(George Walker)都在这段战斗中阵亡。威廉派在己方骑兵渡河,并且勉强击退对方骑兵后,才能继续攻势。詹姆斯党骑兵在多诺休整后,又再进行了一些死板的抵抗,才完全撤出战场。

詹姆斯党撤出战场时秩序良好。詹姆斯党在德利克(Duleek)渡过River Nanny时,威廉派原本有机会截击詹姆斯党,不过,詹姆斯党的后卫成功阻挡了进行截击的威廉派。威廉的秘书小康斯坦丁·惠更斯(Constantijn Huygens, Jr.)用荷兰语记录了战役进行的过程和后继的事件,包括威廉派战后的暴行。[3]

双方的伤亡数字对于如此规模的战役而言相对较低。50,000名参战士兵中只有2,000人阵亡。有四分之三的阵亡军人,都是詹姆斯党。不过,威廉派的伤兵远多于詹姆斯党的伤兵。在当时的战争中,大部分伤亡都是在追击的过程中造成的。不过,这一情形在博因河战役中并未发生,因为詹姆斯党的骑兵发起了有力的反击,阻挡了追击的威廉派部队。詹姆斯党的士气在撤退后大受打击,很多步兵都在战役结束后逃走。威廉派在两日后胜利开入都柏林。詹姆斯党军队退守香农河河畔的利默里克

战败后,詹姆斯不但不在都柏林停留,还抛弃军队,直接与卫队奔往鄧坎嫩(Duncannon),再乘船逃亡法国。詹姆斯的行径激怒了他的支持者。余下的詹姆斯党在领袖逃亡后,继续作战了一年,直到1691年签订利默里克条约(Treaty of Limerick)为止。

影响[编辑]

两日后法国舰队在比奇角战役(Battle of Beachy Head)中击败英荷联合舰队,令胜利蒙上了阴影。博因河战役在短期而言不及比奇角战役重要。当时,只有欧洲大陆的国家重视博因河战役,因为大同盟在博因河战役中取得了第一场重要胜利。这场胜利鼓舞了其他国家加入奥格斯堡同盟,遏止法国扩张,這也是英法第二次百年戰爭(1689-1815年)中的第一場戰役。

博因河战役对英格兰和爱尔兰王国而言,都有战略重要性。威廉派在战役中取胜,打消了詹姆斯以武力重夺王位的念头,确保了光荣革命成功。威廉派的胜利使得苏格兰的詹姆斯党活动暂时停止。爱尔兰詹姆斯党在战役中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反抗威廉的统治。不过,战役最终仍以威廉派取胜结束。

威廉派对天主教徒的处置,起初十分宽大。天主教徒效忠威廉就可以保留绝大部分土地。就连詹姆斯都可以将部分士兵带回法国。但是,这一做法引起了英格兰新教徒的不满。政府被迫采取新行动,禁止天主教徒拥有武器、从事法律工作,并且削减了天主教徒的庄园面积。

纪念活动[编辑]

博因河战役结束后一年,威廉派在奥赫里姆(Aughrim)击溃了詹姆斯党,决定了整场战争的胜负。因此,爱尔兰新教徒起初庆祝的是奥赫里姆战役纪念日(旧历7月12日,新历7月23日),而非较为次要的博因河战役纪念日。7月1日的博因河战役纪念日的地位,排在7月23日的奥赫里姆战役纪念日和10月23日的1641年爱尔兰叛乱纪念日之后。重视这场战役的人,还包括一些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大部分爱尔兰人认为,英国人通过这场胜利,在殖民爱尔兰的道路上踏出了一大步。

战场今况[编辑]

当地米斯郡议会在2000年将战场划为居住用地,并且提交了一个发展700座房屋的建筑计划,供规划委员会(An Bord Pleanala)审批。2008年,委员会批准了郡议会的计划。不过,因为爱尔兰经济不佳,所以,这一计划至今尚未落实。当地向旅客和参观人士开放的中心,在2008年进行过翻新升级。战役的主要战斗区域,现在标有记号,以便游客识别。

注释[编辑]

  1. ^ 英国采用格里曆的时间是1752年,当时,两种历法相差11日。但是,在18世纪之前,两种历法差距只有10日。此处的换算错误就是因此产生。
  2. ^ How the battle of the Boyne earned its place in history The Guardian, 11 July 2000
  3. ^ Observaties van een Zeventiende-eeuwse wereldbeschouwer, Constantijn Huygens en de uitvinding van het moderne dagboek. Dekker, Rudolf, Amsterdam 2013 p. 45-47.

有关书籍[编辑]

  • Padraig Lenihan, 1690 Battle of the Boyne, Tempus Publishing, Gloucestershire 2003. ISBN 0-7524-3304-0
  • G.A Hayes McCoy, Irish Battles, Belfast 1990, ISBN 0-86281-250-X.
  • Richard Doherty, 'The Williamite War in Ireland 1688–1691', Dublin: Four Courts Press, 1998. ISBN 1-85182-375-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