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桑德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卡尔·桑德堡

卡尔·桑德堡(Carl August Sandburg,1878年1月6日-1967年7月22日),美国诗人、历史学家小说家、民谣歌手、民俗学研究者,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其中两次為他的詩歌,一次為他为亚伯拉罕·林肯写的传記。1939年12月4日《时代杂志》封面人物。成名于《芝加哥》(1916)和《玉米脱壳机》(1918),最后的诗作为《收获者》和《蜂蜜与盐》。卡尔·桑德堡主要的诗歌作品有:《草》、《大草原》、《钢的祈祷》、《人会活下去》、《思绪之束》、《雾》、《夕阳》、《也许》和《芝加哥》等等。

生平[编辑]

卡尔·桑德堡,一位诗意的发言人,代表着千千万万的美国劳苦大众。他的呐喊来源于那些合着陈词滥调和朴实表达的街头闲谈,本地土语和生活语言。

在社会这所大学校[编辑]

桑德堡是一位瑞典后裔,家乡位于伊利诺伊州盖尔斯堡。桑德堡更多地接受了来自社会而不是学校的教育。他在二十岁之前,边做奇怪的工作边游历于中西部的伊利诺伊州内布拉斯加州。然而,那些他在旅行中遇到的农场和工厂工人,有一日成为他诗里的一道风景线。

桑德堡自愿参加爆发与1898年的美西战争,但更多的是由于他烦躁不安的心情而不是爱国主义。最终,他在自己家乡的一所大学上学,并同时认为他应该成为一名作家。他也在36岁那年将此想法铸成现实。也同时是那年,著名的杂志《诗歌英语Poetry (magazine)》出版了他的一些诗作,如《芝加哥》(Chicago)。

美国诗歌的粗糙极端[编辑]

桑德堡经常被拿来和沃尔特·惠特曼相比较。惠特曼的自由诗体以及俗语虽然不被那时的批评家所接受但好歹使他成为了美国文学的一面旗帜。然而,桑德堡对美国民主主义意识形态和对工人和劳工阶级内在的高贵品质的强烈情感表现于他最有名的几部诗集,《人民》(The People》、《是的》(Yes,1936)。

当桑德堡看起来是美国粗糙诗人的一分子时,他却实际上是一名温和并体贴的绅士。直到他死于90岁的高龄,美国人对他的著名形象——棱角分明的面孔和男孩般粗糙的发型实在是熟悉的不得了。不过就算如此,这位美国最上世纪流行的两首诗歌《芝加哥》(1914)和《雾》(Fog,1916)以及六卷传记《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1926-1939)的作者,已然成为了美国史上的一段传奇。

代表作介绍[编辑]

阿兹特克面具[1]
我曾想拥有一张透视生活喉颚的脸,
它一脸傲然,如此自豪以至于
颚骨遭受的重击和喉头的吞咽,
都将保留在脸上直至最后。
当这古老的骄傲模样之外的一切,
终被抛入尘埃,消失于燃尽的煤屑,
人们会说这脸是一道闪光,
它覆于取自大地脊梁的骨块之上,
准备接受岁月演变的锤炼,
准备寂静沉眠多年,
准备迎接尘,火,风。
我曾多想拥有这样的脸,而今天,
在一个阿兹特克面具上,我看到了它。
它是发自风暴与黑暗的哭喊,
它是红色呼叫,
它是紫色祈祷者,
它是百击成形的灰烬,等待日出或夜晚,
是有或虚无,
是口含自信,眼神荣光的赌徒。
(译者:原灵)

遗嘱 [2]
我授予殓葬人许可,
将我的躯体拖至墓地并摆放,
头颅,脚,手,一切:
但我清楚,还有一些事情
他们无法妥善安排。

让穷人的母山羊和公山羊
来吃我坟边的苜蓿草,如果
我坟上的野花生出鹅黄发丝或青烟,
让穷人满手污垢的孩子来采摘花朵吧。

我曾有机会与拥有富足的人们,
或者两手空空的人们一起生活;
我两中选一,不曾
告诉任何人,我的理由。
(译者:原灵)

参考文献[编辑]

  1. ^ 原灵. 美国文心社. [2018-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1). 
  2. ^ 原灵. 美国文心社. [2018-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