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设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卫生设施系统:收集、运输、处理、处置或再利用英语Reuse of excreta

卫生设施,是指涉及公共卫生环境卫生英语Environmental health的设施,包括净化饮用水和对人类粪便进行适当处理和处置,也包括排污英语Sewage[1]避免人与粪便接触是卫生设施的主要功能,比如用肥皂洗手。卫生设施的目的是,通过提供清洁的环境,来保护人类健康。它能阻止疾病传播英语Transmission (medicine),尤其是通过粪口路径[2]例如,腹泻是导致儿童营养不良英语Malnutrition in children发育迟缓英语Stunted growth的主要原因,可以通过卫生设施来降低它的发生几率。[3]此外还有许多疾病容易在卫生设施条件较差的社区传播,例如蛔虫病(一种肠道寄生虫病英语Helminthiasis)、霍乱肝炎小儿麻痹血吸虫病沙眼等,这只是其中几个例子。

存在一系列的卫生技术和方法,例如:社区主导的全面卫生英语Community-led total sanitation基于容器的卫生设施英语Container-based sanitation生态卫生设施英语Ecological sanitation应急卫生设施英语Emergency sanitation、环境卫生设施、现场卫生设施和可持续卫生设施英语Sustainable sanitation。卫生设施包括对人类排泄物和废水的接纳、存储、运输、处理,以及处置或再利用英语Reuse of human waste[4]卫生设施系统内的再利用活动,可能集中于粪便和废水中所含的营养、水、能量或有机物。这些被称为“卫生设施价值链”或“卫生设施经济”。[5][6]

为在国家内部或国家间比较服务水平,卫生设施被划分为几个“等级”。[7]联合监测计划英语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简称JMP)在2016年定义的卫生等级从露天排便开始,使用“未改进”、“有限”、“基本”等术语逐级升高,一直到最高等级“安全管理英语Improved sanitation”。[7]这特别适合发展中国家

人类饮用水与卫生设施权力英语Human right to water and sanitation在2010年得到联合国大会的认可。卫生设施是全球发展英语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优先重点,也是可持续发展目标6英语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 6的主题。[8]JMP在2017年的估算表明,目前有45亿人没有安全管理的卫生设施。[8]缺乏卫生设施不仅会影响公共卫生,还会影响人的尊严和人身安全。

定义[编辑]

此动画视频强调了发展中国家公共卫生中卫生设施的重要性(以马桶为例)

世界卫生组织定义的“卫生设施”一词如下:

卫生一般系指提供用于安全处置人类粪便的设施和服务。缺乏环境卫生是全世界一大疾病起因,而改善环境卫生对家庭和整个社区的卫生具有已被确认的显著有益影响。卫生也涉及通过垃圾收集和废水处理等服务保持清洁的环境。[9]

卫生设施涵盖了以下四类工程基础设施项目(虽然通常只有第一个是与“卫生设施”一词密切相关的):排泄物管理系统、污水管理系统(这里包括污水处理)、固体废物管理系统、雨排系统。

目标[编辑]

卫生设施的总体目标是,为每一个人提供健康的生活环境,保护自然资源(例如地表水地下水土壤),并在人们大便小便时提供安全和尊严

我们还有一项关于卫生设施的人权英语Human right to water and sanitation:2010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承认人类对饮水和卫生设施的权力,是适足生活水准下人权的一部分。[10]

有效的卫生设施系统形成了排泄物和人类之间的屏障,以这种方式阻断了疾病的传播途径(例如,在粪便传播疾病的情况下)。[11]F图具象化了这一方面,其中粪口路径中所有的主要途径均以字母F开头:粪便(Feces)、手指(Fingers)、苍蝇(Flies)、田野(Fields)、液体(Fluids)、食物(Food)。[12]

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是提供可持续卫生设施英语Sustainable sanitation,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持续维持卫生设施具有技术、制度和社会等方面的性质。卫生基础设施必须适应多种特定情况,包括消费者的期望和当地可用的资源。

卫生设施技术可能涉及集中化的土木工程结构,例如下水道污水处理地表径流处理和固体废物掩埋。这些结构被设计用来处理废水城市固体废物。卫生设施技术也可以采取相对简单的现场卫生设施系统的形式。在某些情况下,可以采取简易旱厕的形式,或其它类型的用于排泄物管理的免冲水马桶英语Dry toilet

为人们提供卫生设施需要关注整个系统,而不仅仅是关注技术方面,比如马桶粪便污泥管理英语Fecal sludge management污水处理厂[13]“卫生链”涉及到用户习惯、粪便和废水的收集方法、废物运输及处理,以及再利用或处置。所有这些都需要通盘考虑。[13]

类型和术语[编辑]

不同类型的卫生设施系统所服务人口的百分比[14]
卫生基础设施的示例:秘鲁利马的淋浴、双位粪尿分离干厕英语Urine-diverting dry toilet(UDDT)和无水小便器

卫生设施一词加上不同的限定语或形容词,就能表示不同类型的卫生设施系统(可能仅涉及人类排泄物管理或涉及整个卫生系统,即同时涉及灰水、雨水和固体废物管理)-按对应英文的字母顺序:

基本(Basic)卫生设施[编辑]

2017年,JMP英语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定义了一个新的术语:“基本卫生设施服务”。它被定义为不与其它家庭共用的改善的卫生设施英语Improved sanitation。较低水平的服务现在被称为“有限的卫生设施服务”,指的是两个家庭或更多家庭之间共用的改善的卫生设施。[8]

基于容器的(Container-based)卫生设施[编辑]

基于容器的卫生设施英语Container-based sanitation(CBS)是指人类排泄物被收集在可密封、可移动的容器中,然后被运输到处理设施。[15]基于容器的卫生设施通常作为一项服务提供,涉及提供某些类型的可移动厕所英语Portable toilet,并收集排泄物,费用由用户承担。通过适当地发展、支持和运作伙伴关系,CBS可以为低收入城市人口提供安全的粪便收集、运输和处理服务,而其成本比安装和维护下水道的成本低。[16]在大多数情况下,CBS是基于尿便分离旱厕英语Urine-diverting dry toilet的使用的。

社区主导的(Community-led)全面卫生设施[编辑]

社区主导的全面卫生设施英语Community-led total sanitation(CLTS)是一种主要在农村人口中,通过“触发”过程,实现行为养成)英语Behavior change (public health的方法,目的是促进自发且长期放弃露天排便的做法。CLTS采用一种使农村卫生设施无需补充硬件设施即可工作的方法,促使社区认识到露天排便的问题,并通过集体行动英语Collective action来“消灭露天排便”。

干式(Dry)卫生设施[编辑]

“干式卫生设施”一词并没有被广泛使用,也没有非常明确的定义。它通常是指采用某种旱厕英语Dry toilet且没有下水道来排走粪便的系统。通常人们所谓的“干式卫生设施”,意思是一个采用尿便分离旱厕英语Urine-diverting dry toilet(UDDT)的卫生设施系统。[17][18][19]

生态(Ecological)卫生设施[编辑]

生态卫生设施英语Ecological sanitation是一种方法,而不是一种技术或设备,其特征是希望以安全的方式在卫生设施和农业之间建立“闭环”(主要是养分和有机物) 。换句话说:“生态卫生设施系统将粪便资源(植物养分和有机物)安全地循环利用到作物生产中,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可再生资源的使用”。通过适当的设计和操作,生态卫生设施系统可提供卫生安全、经济且闭环的系统,以将人类排泄物转化为养分返回到土壤,将水返回到地面。生态卫生也被称为资源导向的卫生设施。[來源請求]

Evenproduct的应急坑衬套件

应急(Emergency)卫生设施[编辑]

应急卫生设施英语Emergency sanitation在某些情况下是必需的,比如自然灾害,以及救济难民国内流离失所者(IDP)。[20]应急卫生设施有三种使用周期:即时的、短期的和长期的。[20]对于即时的应急卫生设施,重点是管理露天排便,而厕所技术可能会包含非常基本的原始厕所英语Latrine旱厕桶式厕所英语Bucket toilet基于容器的卫生设施英语Container-based sanitation化学厕所。短期的应急卫生设施可能还会涉及尿便分离旱厕英语Urine-diverting dry toilet化粪池分散式废水系统英语Decentralized wastewater system等技术。提供洗手设施和粪便污泥管理英语Fecal sludge management也是应急卫生设施的一部分。领域组织英语Sphere (organization)的手册为灾难或冲突之后的卫生设施提供了保护原则与核心标准。

环境(Environmental)卫生设施[编辑]

环境卫生设施涵盖了对与疾病传播途径有关的环境因素的控制。这一类别下面包括固体废物管理、水和废水处理、工业废料处理以及噪音和污染控制。

改善的和未改善的(Improved and unimproved)卫生设施[编辑]

改善的卫生设施英语Improved sanitation和未改善的卫生设施指的是家庭层面的人类粪便管理。该术语是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供水与卫生设施联合监测计划英语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用于描述千年发展目标在卫生设施方面的目标的指标。

缺乏(Lack of)卫生设施[编辑]

实际上,缺乏卫生设施通常意味着缺乏任何人都想自愿使用的厕所或卫生的厕所。缺乏卫生设施的结果通常是露天排便(和露天排尿,但这是不太令人关心的)及其相关的严重公共健康问题。[21]据估计,截至2015年,仍有24亿人缺乏改善的卫生设施英语Improved sanitation设施,作为。[22]

现场(Onsite)卫生设施[编辑]

现场卫生设施被定义为“在粪便和废水产生的地点即对其进行收集、储存或处理的卫生设施系统”。[23]:173处理程度可能会有所不同,从不处理到先进处理。例如坑式原始厕所英语Latrine(不处理)和化粪池(经污水处理)。现场卫生设施系统经常会连接到粪便污泥管理英语Fecal sludge management系统,在现场产生的粪便污泥就能在异地处理。只有当建筑物内部或附近有管道供水时才会产生废水(污水)。

一个相关的术语是分散式废水系统英语Decentralized wastewater system,特别是指现场卫生设施的废水部分。同样,现场污水设施英语Onsite sewage facility可以处理现场产生的废水。

安全管理的(Safely managed)卫生设施[编辑]

JMP英语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定义现在将较高水平的卫生设施服务称为“安全管理的卫生设施”。这是基本的卫生设施服务,粪便可以安全地就地处置,也可以运输到异地处理。[8]

可持续(Sustainable)卫生设施[编辑]

可持续卫生设施英语Sustainable sanitation考虑整个“卫生设施价值链”,包括用户的经验、排泄物废水的收集方法、废物的运输、处理和再利用或处置。[13]大约从2009年,该词被广泛使用。2007年,可持续卫生设施联盟英语Sustainable Sanitation Alliance定义了五项可持续性标准来比较卫生设施系统的可持续性。为了保持可持续性,卫生设施系统必须在经济上可行,在社会上可接受,在技术和体制上适当,并且还应该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2]

其它[编辑]

用来描述某些类型卫生设施的其它术语包括:

健康方面[编辑]

“F图”展示了粪口疾病传播途径。“F”代表几个以“F”开头的单词——Feces(粪便)、Finger(手指)、Fly(苍蝇)、Field(田地)、Fluid(水体)和Food(食物)。蓝竖线表示切断传播途径的方式:马桶安全饮水卫生保健洗手
一段简短的视频,介绍了印度许多“环卫工人”不安全和没有尊严的工作条件

概述[编辑]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18年的《卫生设施与健康指南》中整理了有关卫生设施与健康的现有信息。[24]缺乏安全的卫生设施系统对健康的影响可分为三类:直接影响(感染)、后遗症英语Sequela(由早先的感染引发的状况)和更广泛的影响。[24]:2这些分类又包括以下影响:[24]:2

  • 直接影响:粪-口感染、蠕虫感染和昆虫媒介疾病
  • 由早先的感染引发的状况:发育迟缓/生长缓慢,发育迟缓的后果(难产低出生体重),认知功能受损,肺炎受损(与儿童营养不良时的反复腹泻有关),贫血(与钩虫感染有关)
  • 更广泛的影响:立即的(焦虑性侵犯及相关后果、不良的生育结果);长期的(失学、贫穷、经济生产力下降、抗生素抗药性

对于任何社会和经济发展来说,适当的卫生设施与卫生状况良好且安全的饮用水,对良好的健康状况都至关重要。缺乏适当的卫生设施会导致疾病。由卫生设施导致的大多数疾病都与贫困有直接关系。缺乏干净的水和卫生设施条件差,会导致许多疾病,及帮助疾病传播。据估计,卫生设施不足导致了全球范围内4.0%的死亡和5.7%的疾病。[25]

缺乏卫生设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它会影响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和转型期国家。隔离粪便和垃圾的重要性在于,通过努力可以阻止那些能由人类废弃物传播英语Transmission (medicine)的疾病,而这些疾病在不同程度上折磨着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

由于废物会污染饮用水,并导致婴儿致命的腹泻,因此这种情况对公众健康构成了重大威胁。改善卫生设施,包括洗手和水的净化,每年可以挽救150万死于腹泻疾病的儿童的生命。[26]

据估计,每年有多达5百万人由于缺乏卫生设施和卫生习惯而死于可防止的水媒疾病英语Waterborne diseases[27]在整个历史上,卫生设施的影响都影响到了人类社会。[28]对于健康生活来说,卫生设施是必不可少的。[29]

腹泻[编辑]

腹泻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由腹泻导致的死亡,估计每年在160万到250万人之间。[30]受影响的大多是5岁以下的婴幼儿。[31]患有腹泻的婴幼儿更容易因发育迟缓英语Stunted growth而体重不足,这使他们更容易感染其它疾病,例如急性呼吸道感染英语Influenza-like illness疟疾。腹泻主要通过粪口路径传播。

大量研究表明,改善饮用水和卫生设施(WASH英语WASH)可减少腹泻的风险。[32]这种改善可能包括诸如使用滤水器,提供高质量的自来水管污水管英语Sanitary sewer[32]

露天排便或缺乏卫生设施是导致各种疾病的主要因素,最主要的是肠胃炎蠕虫病[33][34]例如2011年,感染性腹泻导致了约70万五岁以下婴幼儿死亡,及2.5亿失学日。[33][35]它还能导致儿童营养不良发育迟缓英语Stunted growth。露天排便是腹泻死亡的主要原因;平均每天有2,000名五岁以下的婴幼儿死于腹泻,每40秒就有一例。[36]

营养不良和发育迟缓[编辑]

肯尼亚北部,一名儿童正在接受营养不良的治疗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由不安全的引用水、卫生设施和个人卫生(WASH)引起的营养不良,直接或间接导致每年有86万名五岁以下的婴幼儿死亡。营养不良与传染病之间的多重相互依赖性,使得很难量化由传染病引起营养不良的部分,而传染病又是由不安全的WASH做法引起的。根据专家意见和文献调查,世卫组织的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五岁以下儿童的所有营养不良病例(通常导致发育迟缓)中,约有一半是由于反复腹泻或肠道寄生虫感染,而这些又是由不安全饮用水、缺乏卫生设施或个人卫生不足引起的。

缺乏卫生设施造成的疾病[编辑]

缺乏卫生设施和个人卫生引起的相关疾病和状况包括:

可以通过获得适当的卫生设施和卫生措施来减少的疾病,可以拉一个很长的清单。例如,在印度,有15种疾病被列为可以通过改善卫生设施来避免:[38]

  1. 贫血营养不良
  2. 蛔虫病(一种肠道寄生虫感染)
  3. 弯曲菌病英语Campylobacteriosis
  4. 霍乱
  5. 蓝细菌毒素
  6. 登革热
  7. 肝炎
  8. 流行性乙型脑炎(Japanese encephalitis,简称JE)
  9. 钩端螺旋体病
  10. 疟疾
  11. 皮癣菌病或癣(实际上是真菌感染)
  12. 疥疮
  13. 血吸虫病
  14. 沙眼
  15. 伤寒和副伤寒肠道发热
  16. 志贺杆菌病

脊髓灰质炎是另一种与不当的卫生设施和个人卫生有关的疾病。

促进个人卫生[编辑]

阿富汗的卫生教育(正确的洗手方法)

在许多情况下,仅提供卫生设施并不能保证人们的身体健康。研究表明,卫生习惯对卫生设施相关疾病的影响,与实际提供卫生设施一样大。因此,促进个人卫生是卫生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通常是保持健康的关键。[39]

促进卫生是一种计划好的方法,使人们能够行动起来改变他们的行为,以便减少和/或预防与饮用水、卫生设施和个人卫生英语饮用水、卫生设施和个人卫生(WASH)相关疾病的发生。它通常涉及一种特殊方法,使人们担负起WASH服务和基础设施的责任,包括其运营和维护。促进个人卫生的三个关键要素是:互相分享信息和知识,动员受影响的社区,以及提供必要的材料和设施。[40]

环境方面[编辑]

指标生物[编辑]

在分析环境样本时,会使用各种指标生物英语Indicator organism来检查样本的粪便污染情况。水的细菌学分析英语Bacteriological water analysis的常用指标包括“大肠杆菌”和非特定的粪便大肠菌英语Coliform bacteria。对于来自旱厕英语Dry toilet土壤污水污泥英语Sewage sludge生物固体英语Biosolids或粪便样本,寄生虫卵是一种常用的指标。通过分析寄生虫卵,从样品中提取卵之后进行生存力测试,以区分有生命力的卵和无生命力的卵。然后计算样本中寄生虫卵的存活比例。

废水和雨水管理[编辑]

废水管理包括收集、污水处理(城市或工业污水处理英语Industrial wastewater treatment)、经过处理的污水的处置或再利用。后者也称为中水

发达国家城市地区的卫生设施系统通常包括重力驱动的下水道中废水的收集、在污水处理厂中处理,以便再利用或排放到江河湖海中。下水道要么与雨排英语Storm drain相结合,要么与雨排分开作为生活污水下水道英语Sanitary sewer复合下水道英语Combined sewer通常是在城市的中心、老旧地区。降水量大和维护不足会导致复合下水道溢出或生活污水溢出英语Sanitary sewer overflow,即,稀释的未被处理的生活污水或多或少被排放到环境中。工业废水经常被排入城市下水道,这会使污水处理更复杂,除非工业废水在排放之前进行预处理。[41]

发展中国家,大部分污水仍然是未经处理即排放到环境中。集中式下水道系统的替代品包括现场卫生设施分散式废水系统英语Decentralized wastewater system,连接到粪便污泥管理英语Fecal sludge management系统的旱厕英语旱厕

固体废物处理[编辑]

固体废物的处置通常在垃圾填埋场进行,但是焚烧、回收堆肥和转化为生物燃料也都是处置途径。就垃圾填埋场而言,发达国家通常有严格的每日覆盖英语Daily cover表层土的规程,而发展中国家通常并不严格执行规程。[42]每日覆盖的重要性在于减少病媒接触和病原体传播。每日覆盖还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气味散发,并减少风把垃圾吹走。同样,发达国家通常也要求用粘土型土壤来密封垃圾填埋场的四周,以尽可能减少因渗滤液英语Leachate的迁移而污染地下水(从而危及到一些饮用水源)。

对于焚烧处理来说,伴随的不良后果是,会释放出空气污染物,包括某些毒性成分。回收和转化为生物燃料是可持续性的选择,通常具有较高的生命周期成本,尤其是在考虑到总体生态学后果时。[43]堆肥的价值最终将受到堆肥产品市场需求的限制。

气候变化[编辑]

气候变化会通过多种途径对现存的卫生设施服务产生负面影响:由洪水造成损害和丧失服务,以及接收废水的水域的承载能力下降。[44]饮用水和卫生设施服务导致温室气体排放。为了减少这些排放,可以采取以下措施:选择合适的废水处理技术、提高抽水效率、使用可再生能源和在系统内产生能源。[44]可持续卫生设施英语Sustainable sanitation系统可以通过产生可再生能源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其形式包括生物燃气、热能回收或直接从排泄物产生。[45]这些选项具有附加的减缓气候变化英语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的潜力。

发展中国家[编辑]

修改后的国际环境卫生年标识,联合国在实现2015目标时使用的标志

2006年12月,联合国大会宣布2008年为“国际环境卫生年”,以引起对千年发展目标中卫生设施目标的重视,因为朝向该目标的进展着实缓慢。[46]该卫生年的目的是提高认识,并以更多的实际行动来达到上述目标。

可持续发展目标6[编辑]

2016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替换了千年发展目标。卫生设施是一个全球发展英语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优先事项,也是可持续发展目标6英语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 6(SDG 6)的主题。[8]其目标是,到2030年,确保每个人在每个地方都能上厕所。[47]

卫生设施目标的一个指标是:“使用安全管理的卫生设施服务(包括用肥皂和水的洗手设施)的人口比例”。[8]按照JMP英语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的估计,以2017年作为基准,还有45亿人没有用上改进的卫生设施英语Improved sanitation[8]JMP即联合监测计划(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是联合国儿基会和世卫组织用来监测SDG6进展的。

2015之前的千年发展目标7[编辑]

一个缺乏卫生设施的例子:不卫生的坑式厕所,仅用布来遮挡,位于孟加拉国迈门辛的Kalibari社区

在2000年纽约千禧峰会和约翰内斯堡可持续发展英语Earth Summit 2002期间,联合国制定了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简称MDG),旨在消除贫穷和可持续发展。具体目标是到2015年,将无法获得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人数,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一半。JMP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简称UNDP)在2006年发布的《人类发展报告》显示,实现MDG卫生设施目标的进展非常缓慢,目标的实现与当前的现实之间差距巨大。

造成这一差距,有很多原因。一个主要原因是,尽管卫生设施至关重要,但很少能受到像其它议题一样的政治关注。卫生设施在国际发展议程中不受重视,与其它项目,诸如与供水相关的项目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來源請求]

WHOUNICEF供水与卫生设施联合监测计划英语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JMP)每两年发布一次最新报告,来评估各种类型的饮用水源和卫生设施在各个国家和地区,以及全球范围内的使用情况。2015年的JMP报告指出:[22]

  • 在1990到2015年间,全球范围内露天排便的比例已经由38%下降到25%。到2015年,全世界还剩下不到十亿人(9.46亿)仍然仍在露天排便。
  • 2015年,按照JMP对“改善的卫生设施英语Improved sanitation”的定义,全球82%的城市人口和51%的农村人口正在使用改善的卫生设施。[48]

经济效益[编辑]

管理人类粪便,对公共卫生和环境来说,都有相当可观的社会效益。在卫生设施上每花1美元,估计回馈社会的价值就会达到5.50美元。[49]: 2

各种举措[编辑]

盖茨基金会“重塑厕所挑战”计划资助的“纳米膜厕所”的处理部分

2011年,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启动了“重塑厕所挑战”(Reinvent the Toilet Challenge)计划,以促进更安全、更有效的方法来处理人类粪便。该计划旨在开发有助于弥合全球卫生设施差距的技术。

成本[编辑]

2018年进行了一项研究,用来比较非洲和亚洲发展中城市的完整卫生设施链系统的生命周期成本。研究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传统的下水道系统是最昂贵的卫生设施选项,按卫生设施系统的成本排序,接下来依次是化粪池、通风改进的旱厕(Ventilated Improved Pit,简称VIP)、尿便分离旱厕英语Urine-diverting dry toilet和冲水坑式厕所。[50]城市卫生设施财务成本的主要决定因素包括:技术类型、劳动力、材料和资源成本、人口密度、地形、卫生设施系统提供服务的水平、土壤状况、能源成本及其它(与污水处理设施的距离、气候、处理产品的最终用途英语Reuse of human waste、商业模式、地下水位英语Water table高度)。[50]

历史[编辑]

最初,主要的人类居住区会只能建在地表淡水丰富的地方,例如河流或天然水附近。在整个历史进程中,人们一直在设计各种系统,以将水引入他们的社区和家庭,并处理(后来还处置)废水。[51]当时处理污水的主要方式是,将污水直接排放到自然水体,如江河中,它们在那里被稀释和发散。

亚洲的印度河流域文明的卫生设施英语Sanitation of the Indus Valley Civilisation,是一个青铜时代公元前3300-1300)公共供水和卫生设施的例子。

古罗马的卫生设施英语Sanitation in ancient Rome相当广泛。这些系统由石头和木头排水管道组成,用于收集和排放人口稠密地区的废水——例如马克西姆下水道排入罗马的台伯河。据估计,古罗马最早的下水道建造于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735年之间。[52]尽管如此,仍然广泛存在几种能引起痢疾寄生虫类型(肠道寄生虫)。[53]

中世纪中期以前,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几乎都没有其它卫生设施的记录。在中世纪,不卫生的条件和过度拥挤在整个欧洲亚洲都很普遍。这导致了瘟疫的蔓延,比如查士丁尼大瘟疫(541-42)和黑死病(1347-1351),数以千万计的人因此丧生。[54]在整个中世纪,欧洲的婴幼儿死亡率普遍很高,部分原因就是缺乏卫生设施。[55]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Definition of sanitation in English by Oxford Dictionaries [卫生设施 | 牛津英语词典中对卫生设施的定义]. [2017-11-17] (英语). 
  2. ^ 2.0 2.1 Towards more sustainable sanitation solutions - SuSanA Vision Document [朝向更加可持续的卫生设施解决方案 - SuSanA观点文章]. 可持续卫生设施联盟英语Sustainable Sanitation Alliance. 2008 [2018-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2) (英语). 
  3. ^ 腹泻病. 世界卫生组织. 2017-05-02 [2018-07-23]. 
  4. ^ 盖茨基金会. Water Sanitation Hygiene Fact Sheet 2010 [2010年水卫生设施卫生情况说明书] (PDF). 2010 (英语). 
  5. ^ Paranipe, Nitin. The rise of the sanitation economy: how business can help solve a global crisis [卫生设施经济的崛起:企业如何能够帮助解决全球危机]. 2017-09-19 [2017-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9) (英语). 
  6. ^ Introducing the Sanitation Economy [卫生设施经济介绍] (PDF). Toilet Board Coalition. 2017 (英语). 
  7. ^ 7.0 7.1 JMP [卫生设施 | JMP]. washdata.org. [2017-11-17] (英语).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饮用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进展——2017年最新情况和可持续发展目标基准. 日内瓦: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2017. 
  9. ^ 卫生设施. 健康主题. 世界卫生组织. [2017-07-23]. 
  10. ^ 享有饮水和卫生设施的权利工具包. 人权高专办. [2018-07-23]. 
  11. ^ Thor Axel Stenström. Breaking the sanitation barriers; WHO Guidelines for excreta use as a baseline for environmental health [打破卫生设施的障碍;世卫组织将排泄物用作环境卫生基线的准则] (PDF). 德班: Ecosan Conference. 2005 [2019-11-2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8-11-22) (英语). 
  12. ^ Conant, Jeff. Sanitation and Cleanliness for a Healthy Environment [卫生设施与清洁,营造健康环境] (PDF). 伯克利 (加利福尼亚州): 波斯基金会英语Hesperian Health Guides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瑞典国际开发合作署英语Swedish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Agency(Sida)合作. 2005: 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10-21) (英语). 
  13. ^ 13.0 13.1 13.2 Tilley, E.; Ulrich, L.; Lüthi, C.; Reymond, Ph.; Zurbrügg, C. Compendium of Sanitation Systems and Technologies [卫生设施系统和技术纲要] 2nd Revised Edition. 迪本多夫: 瑞士联邦水科学与技术研究所英语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Aquat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Eawag). 2014 (英语). 
  14. ^ 世界水评估计划英语World Water Assessment Programme(WWAP). 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Water Development Report 2017. Wastewater: The Untapped Resource [2017年联合国世界水发展报告——废水:未开发的资源]. 巴黎. 2017. ISBN 978-92-3-100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8) (英语). 
  15. ^ Tilmans, Sebastien; Russel, Kory; Sklar, Rachel; Page, Leah; Kramer, Sasha; Davis, Jennifer. Container-based sanitation: assessing costs and effectiveness of excreta management in Cap Haitien, Haiti [基于容器的卫生设施:对海地海地角的排泄物管理的成本和有效性的评估]. 环境与城市化英语Environment & Urbanization. 2015-04-13, 27 (1): 89–104. PMC 4461065. PMID 26097288. doi:10.1177/0956247815572746 (英语). 
  16. ^ Shepard, Jon. The world can't wait for sewers; Advancing container-based sanitation businesses as a viable answer to the global sanitation crisis [世界不能等待下水道;推进基于容器的卫生设施业务,应对全球卫生设施危机] (PDF). 2017 (英语). 
  17. ^ AKUT Sustainable Sanitation in Peru (Video) [秘鲁的AKUT可持续卫生设施(视频)]. 2014-10-13 [2014-10-21] (英语). 
  18. ^ Platzer, C.; Hoffmann, H.; Ticona, E. Alternatives to waterborne sanitation – a comparative study – limits and potentials [冲水卫生设施的替代——比较研究——极限和潜力]. 代尔夫特: IRC Symposium: Sanitation for the urban poor – partnerships and governance. 2008 (英语). 
  19. ^ Flores, A. Towards sustainable sanitation: evaluating the sustainability of resource-oriented sanitation [走向可持续卫生设施:评估资源导向型卫生设施的可持续性]. 剑桥大学. 2010 (英语). 
  20. ^ 20.0 20.1 Peter Harvey, with contrib. from Andy Bastable...[et al.]. Excreta disposal in emergencies a field manual: an inter-agency publication [应急情况下的粪便处置现场手册:机构间出版物]. Loughborough: Loughborough university. Water, engineering and development centre (WEDC). 2007: 250 [2019-11-30]. ISBN 978-1-84380-113-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1) (英语). 
  21. ^ Mara, Duncan. The elimination of open defecation and its adverse health effects: a moral imperative for governments and development professionals [消灭露天排便和消除其对健康的不利影响:政府和发展专业人员的道义责任]. Journal of 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 for Development. 2017-03-01, 7 (1): 1–12. ISSN 2043-9083. doi:10.2166/washdev.2017.027 (英语). 
  22. ^ 22.0 22.1 世界卫生组织;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Progress on Sanitation and Drinking-water: 2015 Update [卫生设施和饮用水方面的进步:2015年更新]. 日内瓦纽约 (英语). 
  23. ^ Tilley, E.; Ulrich, L.; Lüthi, C.; Reymond, Ph.; Zurbrügg, C. Compendium of Sanitation Systems and Technologies 2nd Revised Edition. 迪本多夫: 瑞士联邦水科学技术研究所英语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Aquat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Eawag). 2014 [2019-11-30]. ISBN 978-3-906484-57-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2) (英语). 
  24. ^ 24.0 24.1 24.2 Guidelines on sanitation and health [卫生设施与健康指南]. 日内瓦: 世界卫生组织. 2018. ISBN 9789241514705. OCLC 11048196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3) (英语). 
  25. ^ Prüss, Annette; Kay, David; Fewtrell, Lorna; Bartram, Jamie. Estimating the burden of disease from 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 at a global level [在全球范围内估算由饮用水、卫生设施和卫生保健导致的疾病] (PDF). 环境健康视角. 2002, (110): 537–542 [2018-07-26] (英语). 
  26. ^ Progress on Drinking Water and Sanitation: Special Focus on Sanitation. [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进展:特别关注卫生设施] (PDF).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英语). 
  27. ^ Gleick, P. Dirty Water: Estimated Deaths from Water-Related Diseases 2000–2020 (PDF). 太平洋研究院英语Pacific Institute. 2002 (英语). 
  28. ^ Ehlers, Victor. Municipal and rural sanitation [市政和农村的卫生设施]. 纽约: 标普全球. 1943 (英语). 
  29. ^ George, Rose. The Big Necessity: The Unmentionable Worls of Human Waste and Why it Matters [最大的必要性:人类废物的不知所措的世界,以及为什么重要]. 纽约: 亨利·霍尔特公司英语Henry Holt and Company. 2008 (英语). 
  30. ^ Kosek, Margaret; Bern, Caryn; Guerrant, Richard. The global burden of diarrhoeal disease, as estimated from studies published between 1992 and 2000 [腹泻病的全球危害,根据1992年至2000年发表的研究估计] (PDF). WHO. 2003 [2016-08-03] (英语). 
  31. ^ Diarrhoea remains a leading killer of young children, despite the availability of a simple treatment solution [腹泻仍是婴幼儿的主要杀手,尽管有简单的治疗方法].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2016-08-02] (英语). 
  32. ^ 32.0 32.1 Wolf, Jennyfer; Prüss-Ustün, Annette; Cumming, Oliver; Bartram, Jamie; Bonjour, Sophie; Cairncross, Sandy; Clasen, Thomas; Colford, John M.; Curtis, Valerie; De France, Jennifer; Fewtrell, Lorna; Freeman, Matthew C.; Gordon, Bruce; Hunter, Paul R.; Jeandron, Aurelie; Johnston, Richard B.; Mäusezahl, Daniel; Mathers, Colin; Neira, Maria; Higgins, Julian P.T. Systematic review: Assessing the impact of drinking water and sanitation on diarrhoeal disease in low- and middle-income settings: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regression [系统评价:评估饮用水和卫生设施对中低收入人群腹泻疾病的影响:系统评价与元回归]. Tropical Medicine & International Health. 2014-08, 19 (8): 928–42. PMID 24811732. doi:10.1111/tmi.12331 (英语). 
  33. ^ 33.0 33.1 Call to action on sanitation [呼吁卫生设施行动] (PDF). 联合国. [2014-08-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8-19) (英语). 
  34. ^ Spears, Dean; Ghosh, Arabinda; Cumming, Oliver. Open Defecation and Childhood Stunting in India: An Ecological Analysis of New Data from 112 Districts [印度的露天排便和儿童发育迟缓:来自112个区新数据的生态分析]. PLOS ONE. 2013, 8 (9): e73784. Bibcode:2013PLoSO...873784S. PMC 3774764. PMID 24066070. doi:10.1371/journal.pone.0073784 (英语). 
  35. ^ Walker, CL; Rudan, I; Liu, L; Nair, H; Theodoratou, E; Bhutta, ZA; O'Brien, KL; Campbell, H; Black, RE. Global burden of childhood pneumonia and diarrhoea [儿童肺炎和腹泻的全球负担]. 柳叶刀. 2013-04-20, 381 (9875): 1405–16. PMID 23582727. doi:10.1016/S0140-6736(13)60222-6 (英语). 
  36. ^ WHO | Diarrhoeal disease [世界卫生组织 | 腹泻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 [2014-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4) (英语). 
  37. ^ Soil-transmitted helminth infections. [[]]. 2014 [2019-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1) (英语). 
  38. ^ Article in Hindustan Times: 15 diseases India can stamp out by improving sanitation [《印度斯坦时报》文章:15种疾病印度可以通过改善卫生设施来避免]. 2014-10-01 [2014-10-21] (英语). 
  39. ^ Reed, Brian; Bevan, Jane. Managing hygiene promotion in WASH programmes [在WASH项目种管理促进卫生]. 英国莱斯特郡: 罗浮堡大学水、工程与开发中心(Water, Engineering and Development Centre,简称WEDC). 2014. ISBN 978-1-84380-168-9 (英语). 
  40. ^ Project, The Sphere. Humanitarian charter and minimum standards in humanitarian response 3rd ed. 日内瓦: 领域项目英语Sphere (organization). 2011. ISBN 978-1-908176-00-4 (英语). 
  41. ^ Z. Ujang (编). Environmental Biotechnology: Advancement in Water And Wastewater Application [环境生物技术:水和废水应用的新进展]. 马来西亚: 国际水协会. 2003 (英语). 
  42. ^ 乔治·托巴诺戈勒斯英语George Tchobanoglous; 弗兰克·克瑞斯英语Frank Kreith. Handbook of Solid Waste Management [固体废物管理手册]. 麦格劳-希尔集团. 2002 (英语). 
  43. ^ William D. Robinson. The Solid Waste Handbook: A Practical Guide [固体废物手册英语Handbook:实践指南]. 约翰威立. 1986 (英语). 
  44. ^ 44.0 44.1 Howard, Guy; Calow, Roger; Macdonald, Alan; Bartram, Jamie. Climate Change and Water and Sanitation: Likely Impacts and Emerging Trends for Action [气候变化与水和卫生设施:可能的影响和新兴的动向]. 环境与资源评论年刊. 2016, 41 (1): 253–276. ISSN 1543-5938. doi:10.1146/annurev-environ-110615-085856 (英语). 
  45. ^ Andersson, K.; Reckerzuegl, T.; Michels, A.; Rüd, S. Opportunities for sustainable sanitation in climate action - Factsheet of Working Group 3 [气候行动中可持续卫生设施的机会-第3工作组情况说明书]. 德国埃施博恩: 可持续卫生设施联盟英语Sustainable Sanitation Alliance(SuSanA). 2019 (英语). 
  46. ^ Peri-urban Water and Sanitation Services [城市边缘地区的饮用水与卫生设施服务]. 施普林格. 2010 (英语). 
  47. ^ Goal 6: Ensure access to water and sanitation for all [目标6:确保所有人使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 [2019-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6) (英语). 
  48. ^ WHO; UNICEF. types of improved drinking-water source on the JMP website. 日内瓦WHO、纽约UNICEF. [2012-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01) (英语). 
  49. ^ 联合国世界水评估计划英语World Water Assessment Programme(WWAP). 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Water Development Report 2017. Wastewater: The Untapped Resource [2017年联合国世界饮用水发展报告。废水:未开发的资源]. 巴黎. 2017. ISBN 978-92-3-100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8) (英语). 
  50. ^ 50.0 50.1 Daudey, Loïc. The cost of urban sanitation solutions: a literature review [城市卫生设施解决方案的成本:文献综述]. Journal of 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 for Development. 2018, 8 (2): 176–195. ISSN 2043-9083. doi:10.2166/washdev.2017.058. 
  51. ^ The Art of Plumbing as Recorded through History [历史上记录的管道艺术]. Academia.edu英语Academia.edu. [2016-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9) (英语). 
  52. ^ Farnsworth Gray, Harold. Sewerage in Ancient and Mediaeval Times [古代和中世纪的下水道]. Sewage Works Journal. 1940, 12.5: 939–46 (英语). 
  53. ^ Mitchell, Piers D. Human parasites in the Roman World: health consequences of conquering an empire [罗马世界的人类寄生虫:征服帝国对健康的影响]. 寄生虫学 (杂志)英语Parasitology (journal). 2017-01, 144 (1): 48–58. ISSN 0031-1820. PMID 26741568. doi:10.1017/S0031182015001651 (英语). 
  54. ^ Carlo M. Cipolla. Before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European Society and Economy 1000—1700 [工业革命之前:欧洲社会与经济1000—1700]. 伦敦: W·W·诺顿公司. 1980. ISBN 0-393-95115-4 (英语). 
  55. ^ Burnett White. Natural His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s [传染病自然史]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

The offline app allows you to download all of Wikipedia's medical articles in an app to access them when you have no Internet.
Wikipedia's health care articles can be viewed offline with the Medical Wikiped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