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佛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印度佛教佛教在其起源地,印度,發展的歷史及狀況。

概論[编辑]

佛教起源於印度,是古印度諸宗教之一,受到吠陀傳統與沙門傳統的影響,與耆那教在同時間開始發展。在孔雀王朝時代獲得正統地位,開始向外傳播。

在公元1世紀前後,大乘佛教由部派佛教中獨立出來,形成兩大傳統,二者同時發展。

早期印度佛教[编辑]

印度佛教史上曾经有四次(或三次)集合僧团共同诵出佛经,确定正式经典的情况发生,称为四次(或三次)“结集”。

佛教经典的第一次结集发生在釋迦牟尼入滅(称为“佛滅”)后不久,由大迦叶主持,在王舍城集合了五百名被认为已经证得罗汉果位的僧人(五百罗汉)确立最初的佛经体系。此次集结由迦叶主持,阿难负责诵出经藏修多罗藏),优波离负责诵出律藏毘尼藏)。[1][2]

佛教经典的第二次结集据记载发生在佛灭后百年。[2]根据上座部諸律藏的记载,是由于毘舍离比丘违反十种戒律的规定(十事),为此集合了七百名比丘讨论十事是否符合律法。讨论的结果为“十事”非法,七百比丘并在此后合诵经典。南傳佛教島史》聲稱與此同时,毗舍离僧人为代表的人数众多的僧人也集合了一万人,并进行了自己的集结,称为大集结。由此,并引起了佛教上座部大众部的分裂,由于是佛教僧团的第一次重大分裂,故称为“根本分裂”。以上大众部和上座部的前身所进行的集结一并被称为第二次集结。

部派佛教時期[编辑]

自從第二次結集後,佛教分化為大眾部上座部兩大部派,史稱「根本分裂」。後來隨著教徒對戒律、教義見解的差異,兩大部派又再度分化,大約持續到西元一世紀前後,佛教中慢慢形成大乘佛教為止,此即所謂的「枝末分裂」。大眾部先後發展成為一說部說出世部雞胤部多聞部說假部制多山部西山住部北山住部等。上座部則分裂出說一切有部雪山部犢子部法上部賢胄部正量部密林山部化地部法藏部飲光部經量部赤銅鍱部等。[3]

孔雀帝國阿育王時期[编辑]

在阿育王時期,佛教在孔雀帝國及其周邊地區的傳播

公元前三世紀孔雀王朝阿育王初信佛教時,北傳記載他曾將數以萬計的分那婆陀那國的拜偶像外道屠殺,導致誤殺了自己敬重的佛教長老[4]。據南傳記載阿育王曾因佛教僧侶不與外道一起和合說戒,而屠殺了都城內的佛教僧侶[5],阿育王後悔之後,再没有迫害各宗教的具體記載,對佛教、婆羅門教和耆那教都予以慷慨捐助[6]。為了扶持佛教,他投入了大量金錢,护送大量僧人到印度各地傳教,並修建了許多佛教寺院和佛塔。這些佛塔都供奉著舎利。百姓都認為興建這些佛塔是積德行善,造福百姓。後來,阿育王的一子一女相繼出家,佛教傳播至印度全境並向外傳播到斯里蘭卡孟族地區[7]

第三次结集的记录仅保存在南传佛教的文献中,没有其他资料可供印证,故有学者对这次集结持怀疑态度。根据南传佛教的资料,这次集結发生在阿育王时代,由目犍连子帝须主持,集合了一千名阿罗汉,历时九个月完成。根据著有《印度佛教史》的平川彰等學者研究,这次集结的成果可知的仅为《论事》的成立和向境外傳教,故即使在历史上存在这次集结,其范围也仅在分別說部内,如果《论事》如《島史》等傳說那樣是这次集结中所作,就其涉及到的部派觀點而言,其时代当在公元前二世纪。在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典籍中也有著阿育王時代其他部派進行自己的第三次結集的記載。

巽伽王朝與印度-希臘王國等時期[编辑]

佛教典籍中記載了,中印度摩揭陀國弗沙蜜多羅毀滅佛法,和西北印的三惡王滅法等事件。現代印度史記載巽伽王朝開國君主华友一面壓制佛教,一面致力復興婆羅門教印度-希臘王國米南德一世信仰佛教。

註釋[编辑]

  1. ^ 大迦葉-頭陀第一. 佛光山全球資訊網. [2009-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14). 
  2. ^ 2.0 2.1 佛光山宗務委員. 佛光教科書第四冊 -- 佛教史 第二課 經典的結集. 佛教圖書館. [2009-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4). 
  3. ^ 唐玄奘. 異部宗輪論. 香港中文大學.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25) (中文(台灣)‎). 
  4. ^ 梁扶南三藏僧伽婆羅譯《阿育王經》卷第三:复有一国名分那婆陀那(翻正增长)。彼国一切信受外道。复有一人受外道法事裸形神。画作如来礼其神足。有一佛弟子见此事白阿育王。王时闻已语驶将来。阿育王所领。於虚空中半由旬上。一切夜叉悉系属王。地下一由旬一切诸龙悉系属王。是时夜叉闻王语已。於一念顷即将外道弟子并画像来。时阿育王见已生大瞋心。於分那婆陀那国一切外道悉皆杀之。於一日中杀十万八千外道。复有一外道弟子。受外道法事裸形神。画作如来礼其神足。时阿育王复闻是事。即敕余人令取此人及其亲属。置一屋中以火焚之。时王复敕。若有人能得一尼揵首者。我当与其金钱一枚。是時長老毘多輸柯入養牛處一日停住。毘多輸柯病來多日頭鬚髮爪悉皆長利。衣服弊惡無有光色。時養牛女竊生是念。今此尼揵來入我舍。便語其夫。汝應殺此尼揵取頭與阿育王。必當得金。其夫聞已即便拔刀往毘多輸柯所欲斬其頭。時此長老即自思惟。見其業至無得脫處。即便受死。
  5. ^ 善見律毘婆沙》卷二:「阿育王知已,遣一大臣,來入阿育僧伽藍,白眾僧:「教滅鬥爭和合說戒」。大臣受王敕已入寺,以王命白眾僧,都無應對者。臣便還更諮傍臣,王有敕令,眾僧滅爭而不順從。卿意云何?傍臣答言:「我見大王往伏諸國,有不順從王即斬殺,此法亦應如此。」傍臣語已,使臣往至寺中,白上座言:「王有敕令,眾僧和合說戒,而不順從。」上座答言:「諸善比丘!不與外道比丘共布薩,非不順從。」於是臣從上座次第斬殺,次及王弟帝須而止。……帝須比丘便前遮護,臣不得殺。臣即置刀,往白王言:我受王敕,令諸比丘和合說戒,而不順從,我已依罪次第斬殺。」此事同樣見於錫蘭銅鍱部傳的《大王統史》
  6. ^ 陳國典. 世界宗教大觀. showwe technology limited. ISBN 9789866732201 (中文(台灣)‎). 
  7. ^ 夏傳才. 中國佛教圖鑑. 知書房出版集團. ISBN 9789866874314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