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韓國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韓國-印度關係
雙方在世界的位置

韩国

印度
外交代表機構
大韓民國駐印度大使館朝鲜语주인도 대한민국 대사관印度駐韓大使館

印度-韓國關係韓國-印度關係韓國印度之間的雙邊關係。两国于1973年建立正式大使级外交关系。目前韩国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设有驻印大使馆,在金奈孟买设有驻印总领馆。印度在韩国首尔设有驻韩大使馆[1]

历史[编辑]

古代[编辑]

2019年印度发行的许黄玉纪念邮票

据《三国遗事》转载《驾洛国记英语Garakguk-gi》,公元一世纪阿踰陀國(今印度阿约提亚)公主许黄玉渡海来到韩国,后嫁给金首露成为金官伽倻的皇后[2][3]

朝鲜三国时期,印度佛教中国传入韩国。据《三国史记》卷二四和《三国遗事》卷三记载,384年(枕流王元年),印度僧人摩羅難陀英语Malananta从中国东晋佛教传入百济[4]。526年,百济僧人谦益朝鲜语겸익前往印度取经,后开创戒律宗[5]。723年,新罗僧人慧超在中国受其印度师傅的指引前往印度取经,并撰写了《往五天竺国传[6][7]

现代[编辑]

朝鲜战争期间,印度对朝鲜半岛南北方采取了相对中立的立场,支持了联合国谴责朝鲜入侵韩国,要求朝鲜退回北纬38度线北侧的第82、83号决议案,但没有支持出兵朝鲜的第84号决议案。不过,印度对联合国军参战给予了道义支持,并派出了一支346人的医疗救护队[8]。朝鲜战争停火后,印度度还曾出任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并主持战俘遣返工作[7]

2010年1月26日,韩国总统李明博作为主宾出席了印度国庆典礼

1962年,印度与韩国建立了领事级外交关系,1973年升级为正式的大使级外交关系。由于印度同时也与朝鲜建立了外交关系,韩印关系在建交后一直比较冷淡。冷战结束后,双方关系开始升温[9]。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拉奥政府提出面向东亚东盟国家的“东向”外交战略。而此时的韩国金泳三政府也在积极推行全球化、多元化的外交战略。1993年9月,时任印度总理拉奥率先访韩,成为韩印关系发展的转折点[7][9]。1996年时任韩国总统金泳三回访印度后,两国关系的发展得到进一步的推动[10]

进入21世纪后,韩印两国高层互访变得非常频繁。2004年10月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访问印度时,双方建立起“面向和平繁荣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9][10]李明博就任韩国总统后推出了“新亚洲外交”的策略,并于2010年作为主宾出席了印度国庆。在他访印期间,两国关系被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11][12]。2014年莫迪就任印度总理后,“东向”外交战略被进一步的付诸实施[13]。2015年5月莫迪访韩期间,两国关系提升为“特别战略伙伴关系”[14]文在寅出任韩国总统后提出了以印度为主要对象国之一的“新南方政策”。2018年7月和2019年2月,文在寅与莫迪进行了互访[15]

经贸关系[编辑]

2015年5月莫迪访韩

1963-1970年间,韩印双边贸易的总额不足0.4亿美元,1970年代上升至近5亿美元,1980年代达到近56亿美元。1980年以前,韩国在与印度的贸易中一直逆差[7]。1993年,韩印两国年贸易额达到5.3亿美元[12],2003年达到40亿美元,2008年激增至156亿美元[11]。两国签署自贸协定后,双边贸易更是在2011年达到206亿美元的高峰。不过受世界经济下滑因素的影响,两国贸易2012年开始出现下滑[12]

韩印两国于2006年3月开启等同于自贸协定的CEPT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谈判。2009年8月,双方贸易部长在韩国首尔签订《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这是印度与经合组织(OECD)国家首次签订自贸协议,也是韩国签订的第8个自贸协议。2010年1月1日,协议正式生效[11][12]

2011年,韩印两国还签署了《核能合作协议》,承诺在核电设备、核电站建设等领域展开合作[12]

防务合作[编辑]

2005年,韩印两国签署了首份防务合作备忘录。此后,平均每两年就有一份新的备忘录签订[13]。2007年5月和6月,时任韩国国防部长金章洙出访印度。这是韩国国防部长首次访印。2010年9月,时任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对韩国进行了回访。这也是印度国防部长首次访韩。期间双方签署的《韩印国防合作谅解备忘录》和《韩印国防研究开发合作谅解备忘录》被认为是两国防务合作的里程碑文件[11]

韩国同时也是印度的武器供应大国。韩国江南公司、三星集团现代重工等企业在排雷舰榴弹炮自行火炮潜艇等武器制造领域很有竞争力,并已经承接了印度的大额订单。印度有望成为韩国的第二大武器出口目的地。[11]

文化交流[编辑]

2011和2012年,印度韩国分别在首尔新德里开设印度文化中心和韩国文化中心。两国的主要大学也开始开设印度语韩国语的教学。2012年,两国签订了方便人员往来的“简化签证协议”。[13]

参考资料[编辑]

  1. ^ India.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Republic of Korea. 2021-09-12 [2021-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7). 
  2. ^ 韩印关系取得巨大发展. KBS WORLD. 2019-02-22 [2021-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4). 
  3. ^ 许黄玉:那个延展了韩国人血脉的印度公主. KBS WORLD. 2018-11-05 [2021-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5). 
  4. ^ "Malananta bring Buddhism to Baekje" in Samguk Yusa III, Ha & Mintz translation, pp. 178-179.
  5. ^ The Buddhist Religion: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Richard H. Robinson, Willard L. Johnson, Sandra Ann Wawrytko. Wadsworth Pub. Co., 1996
  6. ^ 杨昭全. 新罗名僧慧超的《往五天竺国传》研究. 《东疆学刊》. 
  7. ^ 7.0 7.1 7.2 7.3 袁传伟; 赵鸣歧. 世纪之交的韩印经贸关系: 现状与未来. 《韩国研究论丛》. 
  8. ^ 印度加强对朝鲜外交期望重返参与半岛事务. BBC News. 2018-05-20 [2021-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9). 
  9. ^ 9.0 9.1 9.2 张淑兰; 赵树行. 冷战后印韩关系的迅速发展及其影响. 《东北亚论坛》. 
  10. ^ 10.0 10.1 刘鹏. 印度的朝鲜半岛政策:战略自主与实用主义的结合. 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 2018-08-15 [2021-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4).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胡志勇. 地缘战略利益视角下的韩印关系及其影响. 《南亚研究季刊》.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于迎丽. 韩国与印度从经济合作走向战略协作. 《东北亚学刊》. 
  13. ^ 13.0 13.1 13.2 龚伟. 印度与韩国外交关系发展态势与评估——地缘战略背景下的中等国家理论视角. 《印度洋经济体研究》. 
  14. ^ 印度总理莫迪访韩与朴槿惠举行首脑会谈提升两国关系. 法广rfi. 2015-05-18 [2021-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4). 
  15. ^ 韩印关系取得巨大发展. KBS. 2019-02-22 [2021-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4).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