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地马拉内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危地马拉内战
在部分中美洲危機冷戰的一部分
Exhumation in the ixil triangle in Guatemala.jpg
伊克西爾人帶著親人的遺體
日期1960年11月13日至1996年12月29日
(36年1个月2周又2天)
地点
结果 1996年簽署和平協定
领土变更

危地馬拉邊境

参战方

瓜地馬拉全國革命團結 (1982年起)

支持:
 古巴[1]
FMLN[來源請求]
 尼加拉瓜 (1979–1990)[1][2]

危地馬拉政府 和 危地馬拉軍隊
政府領導的準軍事組織

支持:
 阿根廷 (1976–1983)
 美國 (1962–1996)[3]

指挥官与领导者
Rolando Morán
Luis Turcios 
Marco Yon 
Bernardo Alvarado 
Rodrigo Asturias
Ricardo Rosales
Miguel Ydígoras
Enrique Peralta
Julio Méndez
Carlos Arana
Kjell Laugerud
費爾南多·羅密歐·盧卡斯·加西亞
李歐斯·蒙特
Oscar Mejía
馬里奧·比尼西奧·塞雷索·阿雷瓦洛
豪爾赫·安東尼奧·塞拉諾·埃利亞斯
拉米羅·德萊昂·卡皮奧
阿爾瓦羅·恩里克·阿爾蘇·伊里戈延
兵力

瓜地馬拉全國革命團結:
6,000 (1982)[a]

1,500–3,000 (1994)[9]

軍隊:
51,600 (1985)[10]
45,000 (1994)[9]
準軍事部隊:
300,000 (1982)[a]
500,000 (1985)[10]

32,000 (1986)[11]
伤亡与损失
估計有140,000–200,000人死亡和失踪[12][13][14]

危地马拉内战是1960年到1996年之间发生的一场战争。冲突双方分别是当时的危地马拉当局以及大量左翼反叛组织,这些反叛组织主要受到玛雅人以及拉丁裔农民的支持,而这些人绝大部分是穷人。在战争当中,危地马拉当局被控犯下针对玛雅民族的屠杀罪,以及各种针对平民的反人权行动。

在1944年至1951年之间的民主选举中,左翼政党上台执政。不过,美国支持卡洛斯·卡斯蒂略·阿马斯的政变,最后导致危地马拉出现多年的独裁统治。1970年,危地马拉民主组织党赢得选举后上台,本来应该执政到1982年,结果里奥斯·蒙特将军带领军官夺取了权力。于是,当时的土著居民与其他佃农就组成了反抗力量,以反对长期以来对其的政治经济压迫。最后于80年代,军政府逐渐控制了整个国家,并建立起一套半机密的高效率社会管制体制。

当时,斗争不仅仅是在军队与反叛军之间,更是在政府与社会各个阶层之间。大量的土著权益争取者、反政府嫌疑人、归国难民、批判主义学者与学生,以及左倾政治家等等,都被政府列为打击对象并成为牺牲者。因此危地马拉政府成为拉丁美洲第一个广泛使用“强制消失”手段来打压异己的政府,从1966年开始到战争结束,被“强制消失”的人口数估计达到4万至5万个人。估计共有二十万人死于或“消失”于这场战争,大多数是由军队、警察与高级官员造成的。

2009年,危地马拉高等法院宣判菲利普·古桑内罗为“强制消失”罪行的首要责任人。2013年,前总统埃弗来茵·里奥·蒙特被指控大屠杀罪。当时判决是80年监禁,不过由于法院程序违规,审判被延后到2015年7月23日。

背景[编辑]

社会架构[编辑]

战争之前,危地马拉各社会阶层分为三部分:

  • 土生白人后裔阶层,该个阶层来自于早前从西班牙来到中美洲殖民者的后代,尽管大部分其实已经有混血。他们是当时的上层阶级,掌握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是接受教育的阶层;
  • 混血人种,这个阶层是由土生白人与土著居民、外国移民等等混合而来,是社会里向的中产阶级,经营小商店、小企业,或是做下层官吏;
  • 原住民,主要是占全国人口将近一半的玛雅人,又分两种:
    • “莫索斯·科洛诺斯”,这类人在大农场里,被分配到小块土地的耕种权,每年要工作某一段时间;
    • “莫索斯·豁纳雷洛斯”,这类人相当于是短雇工,按工作日算工资。

这里有一件事值得注意:由于严重的债务盘剥,实际上佃农雇工们全是没有公平的酬劳的,也是没有转换工作的人身自由的。

豪爾赫·乌維科的统治[编辑]

1931年,独裁将军豪爾赫·乌維科在美国支持下上台。他利用高效的管制手腕建立起中美洲历史上最残酷的镇压体制。他利用广布全国的眼线来拘捕并杀害异见人士。作为一位富商,同时作为反共主义者,他同联合水果公司、大地主与城市精英一起,去压迫农民。1929年经济危机爆发后,外需不振,危地马拉的咖啡种植园经营不善,他开始推行债务奴隶制度,并通过法律来让地主可以自家处决奴隶。

乌維科将军不单单是一个法西斯主义分子,更是一个种族主义分子,曾经针对土著居民发表过言辞激烈的说辞,例如“像动物一样”的人需要通过军事化训练来“文明化”,就像“驯化驴子”一样。他将上万公顷的土地分拨联合水果公司,并且给其免税资格;他还让美国军队在危地马拉驻军。他常常拿自己与拿破仑皇帝进行比较,并且在全国各个机关安插军队人员,对国家实行军事化管理,还经常到各地“视察”。

在这种背景之下,中产阶级也开始不满意,各种示威反抗接二连三出现,乌維科阵营内部也有分裂迹象。迫于压力,乌維科假意宣布勒1944年举行“大选”,随后操纵选举并立费德里科·邦赛·怀伊德斯为傀儡总统。此举进一步引发社会各界不满,政府与军队内部也开始分裂。反对势力组织起来,当年10月,一位被乌比科流放到萨尔瓦多的军官哈科布·阿尔本斯·古斯曼带领一群革命士兵同学生发动政变。新政府成立后不就就宣布改革,扩大工人与农民的权利,又于1952年通过法律宣布重新分配土地,直接威胁到大地主与联合水果公司的利益。

于是,美国政府迅速命令中央情报局着手展开PBFORTUNE行动,要求清剿危地马拉的“共产主义叛乱”。危地马拉右翼军官卡洛斯·卡斯蒂里奥·阿尔马斯被美国人选中并发动政变,终止了改革。他解散左翼政党与团体,禁止组织工会,并将土地还给联合水果公司以及地主。此举导致全国种族主义歧视、剥削与压迫泛滥,为内战的开头埋下基础。

过程[编辑]

卡洛斯·卡斯蒂里奥·阿尔马斯发动政变3年后,就被其自家警卫射杀,动机不明。米格尔·伊迪戈拉斯·弗恩特斯上台,继续高压统治。1960年11月13号,一群左翼军官发动政变失败。一部分人被处决,逃走的就去危地马拉东部的山林之中打游击,并得到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支持。危地马拉内战正式拉开序幕。

1964年开始,政府军于东部地区发动大规模攻势,企图剿灭左翼游击队。美国也不断增加对危地马拉军政府的支援,并与1965年派出美国特种部队进入危地马拉。但是这场战争注定是全民族性质的,在危地马拉广大城镇与农村,每一片土地上全有对游击队满怀感激之情的人民,就连首都危地马拉城也不例外。军政府为保护自身安全、监控全国局势,着手建立起总统情报机构,进行残酷镇压的统治。在数十年里,暗杀、屠杀、种族灭绝事件层出不穷,骇人听闻。而美国军事干预于卡特政府上台之后被迫逐步撤出危地马拉,原因也是种族屠杀事件已经被公之于众。

注释[编辑]

  1. ^ 1.0 1.1 Schmid; Jongman. Political terrorism. 2005: 564 [1 January 2016]. ISBN 978141281566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4). The URNG was the result of the merger of the left-wing armed groups, EGP, ORPA, FAR and PGT, supported by the FDR of El Salvador and the Nicaragua NDF. The PAC were local militias created by the Guatemalan Government.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Coll, Alberto R. Soviet Arms and Central American Turmoil. World Affairs. Summer 1985, 148 (1): 7–17. JSTOR 20672043. 
  2. ^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Military Intelligence Summary, Volume VIII Latin America (U) (PDF).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Electronic.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3. September 1981 [4 August 20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11-08). 
  3. ^ Doyle, Kate; Osorio, Carlos. U.S. policy in Guatemala, 1966–1996.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Electronic.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2013 [18 August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9). 
  4. ^ Hunter, Jane. Israeli foreign policy: South Africa and Central America. Part II: Israel and Central America. Guatemala. 1987: 111–137. 
  5. ^ Beit-Hallahmi, Benjamin. The Israeli Connection: Whom Israel Arms and why. Armenian Research Center collection. I.B.Tauris. 1987: 80. ISBN 9781850430698. 
  6. ^ Schirmer 1988,第172頁.
  7. ^ Peter Kornbluh. The Pinochet File: A Declassified Dossier on Atrocity and Accountability. New York: The New Press. September 11, 2003: 587. ISBN 1-56584-586-2. 
  8. ^ Comisión para el Esclarecimiento Histórico: Agudización. Agudización de la Violencia y Militarización del Estado (1979–1985). Guatemala: Memoria del Silencio. 1999 [20 Sept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06) (西班牙语). 
  9. ^ 9.0 9.1 Steadman, Stephen John; Rothchild, Donald S.; Cousens, Elizabeth M. Ending civil wars: the implementation of peace agreements. Boulder, CO: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2002: 165. ISBN 978-1-58826-083-3. 
  10. ^ 10.0 10.1 Gallardo, María Eugenia; López, José Roberto. Centroamérica. San José: IICA-FLACSO. 1986: 249. ISBN 978-9-29039-110-4 (西班牙语). 
  11. ^ Sachs, Moshe Y. Worldmark Encyclopedia of the Nations: Americas. New York, NY: Worldmark Press. 1988: 156. ISBN 978-0-47162-406-6. 
  12. ^ Briggs, Billy. Billy Briggs on the atrocities of Guatemala's civil war. The Guardian (London). 2 February 2007 [17 December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1). 
  13. ^ BBC. Timeline: Guatemala. BBC News. 9 November 2011 [3 Octo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20). 
  14. ^ CDI 1998.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