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蒙古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原始蒙古语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古代蒙古语
区域 蒙古高原及附近
語系
阿爾泰語系?
  • 古代蒙古语
語言代碼
ISO 639-3

古代蒙古語英语:Proto-Mongolic language),又譯為原始蒙古語原型蒙古語蒙古祖語,是一种祖语,是历史语言学假定的今天蒙古语族各个语言(如蒙古语达斡尔语保安语东乡语等)等语言的共同祖先。原始蒙古语是中古蒙古语的前身,其本身也同中古蒙古语(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语)较为接近,而现代蒙古语族语言大多由中古蒙古语演变而来。

東胡烏桓鮮卑,以及拓拔契丹,他們所說的語言,可能都源自古代蒙古語[1]。因為拓拔所留下來的文字資料稀少,我們只能假設他們與古代蒙古語有關,但是無法過於確定。契丹留下豐富的資料,他們與古代蒙古語之間的關係較為肯定,但是多數契丹大字契丹小字的刻文尚未完全被現代語言學家解譯出來。然而,就目前所得到的證據來看,他們與古代蒙古語之間的確是有親緣關係[2]

音系[编辑]

Janhunen于2003年对原始蒙古语语音的拟构:

元音[3]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高元音 *i *u
中元音 *o
低元音 *e *a
辅音[4]
双唇 齿龈 硬腭 软腭
鼻音 *m *n *ng
清塞音 *t *c *k
浊塞音 *b *d *j *g
擦音 *s *x
边音 *l
流音 *r
半元音 *y

孟和宝音2002年对原始蒙古语辅音的拟构:

方式↓ 位置→ 双唇 舌尖前 舌叶 舌面中 舌根
塞音 送气 *p *t *k
不送气 *b *d *g
塞擦音 送气
不送气 *
擦音 清音 *s
浊音 *w *j
鼻音 浊音 *m *n
边音 浊音 *l
颤音 浊音 *r

在辅音拟构方面,学者们对原始蒙古语辅音系统的构拟无论是在途径还是结果上都并不统一。有些认同阿尔泰语系的学者在原始阿尔泰语拟音的基础上自上而下对原始蒙古语的辅音系统进行拟构,而有些学者则倾向于使用现今的蒙古语族语言对古代蒙古语进行拟构。在塞音塞擦音的对立方式方面,多数学者如弗拉基米尔佐夫、伊利奇-斯维特奇认为古代蒙古语塞音、塞擦音应该为清浊对立,也有学者如N·波谱特认为古代蒙古语应该是送气对立。[5]

词汇[编辑]

Janhunen于2003年对原始蒙古语基本数词的拟构:

数词[6]
1 *nike(n)
2 *koxar
3 *gurba(n)
4 *dörbe(n)
5 *tabu(n)
6 *jirguxa(n)
7 *doluxa(n)
8 *na(y)ima(n)
9 *yersü(n)
10 *xarba(n)
20 *kori(n)
30 *guci(n)
40 *döci(n)
50 *tabi(n)
60 *jira(n)
70 *dala(n)
80 *naya(n)
90 *yere(n)
100 *mingga(n)

引用[编辑]

  1. Andrews 1999, p. 72.
  2. Janhunen 2003b: 391–394, Janhunen 2003a: 1–3
  3. Janhunen (2003a:4)
  4. Janhunen (2003a:6)
  5. 孟和宝音 (2002:127-131)
  6. Janhunen (2003a:16–17)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