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金厦跨海大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厦金跨海大桥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厦跨海大桥是一座構想中的橋梁,目的在连接中华民国控制的金门中华人民共和国控制的厦门。金厦跨海大桥最早由中華民國福建省金门县政府提出,准备跨过金厦海峡,方便两地人民来往,使海峽兩岸可以以陸路連接。[1]与朝韩的板门店不同,目前兩岸在陸路上並無接觸點,因此倘若大橋建成,將使兩岸得以直接從陸路接觸,亦具有政治上的象徵現義。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案[编辑]

金厦跨海大桥有三个规划方案。

  1. 从金门岛(金东)经角屿小嶝岛大嶝岛
  2. 直接从金门岛(金东)建大桥到达大嶝岛东侧。
  3. 从金门岛(金东)经过小嶝岛到厦门市泉州南安市石井镇的交界处。

根据中国大陆福建省提出的《海峡西岸经济区高速公路网布局规划(修编)(2008~2020年)》,金厦跨海大桥将成为福建省“三纵八横”高速公路网的一条跨区域联络线“厦门—金门”联络线的一部分。

2019年10月13日上午,兩岸40多名專家齊聚福建福州,就福州至馬祖(榕馬)、廈門至金門(厦金)通橋方案等議題展開專門研討,現時兩地通橋已形成初步方案。其中厦金大橋的方案較為成熟,大橋計畫以廈門本島為起點,經過廈門翔安的新機場,再聯通金門島。同時根據大橋不同區段的車流量需要,還將分別設計4至8車道的橋樑。[2]2019年12月3日召開的福建省港澳臺辦政策說明會上,閩臺能源資源互通取得進展,廈門至金門的廈金大橋、福州至馬祖的榕馬大橋項目已提出線路比選方案,並開展大陸側的測量、地勘作業。[3]

金门县政府表示,研讨会仅针对大桥兴建工程的技术层面作学术探讨,并不包括通桥的政策层面。[4] 中华民国陆委会则表示,金门、马祖与中国福建地区通桥议题,「现阶段并无必要性及急迫性」,且涉及两岸协调沟通及未来两岸关系发展等复杂敏感问题,影响十分深远,涉及中央职权,须由中央政府全盘衡量及审慎评估。[5]

中华民国方案[编辑]

2006年,金门县政府曾委托技术顾问机构办理「金厦(嶝)大桥兴建工程可行性及方案研究报告」,建议由金门县五龙山直接衔接至厦门市的大嶝岛。但由于大嶝岛上的厦门翔安国际机场业已填海施工中,并往金门方向增建两条跑道,该规划路线已经不符合实际情况。[6]

相关消息[编辑]

2014年6月9日,在廈門舉辦的由厦门市泉州商会承办的“两岸民间推动金门三大项目”新闻发布会上,以“高调行善”著称的江苏黄埔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陳光標在厦门宣布,愿意出资15亿元支持金厦大桥建设[7]。台湾光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天下一家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三大项目整体框架协议,陈光标与台湾光彩金厦和平大桥股份公司签订了战略框架协议,成立金厦和平大桥BOT项目公司并带头注资15亿元[7]。陈光标表示这些作为金廈跨海大桥保证金,他绝对不会中途撤资[8]。陈光标投资金厦跨海大桥的目标很远大,但能不能得到两岸的批准立项仍然有待时间来检验[8]

参考资料[编辑]

  1. ^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兴建金厦跨海大桥意义重大. Zhongguotongcuhui.org.cn. 2010-06-23 [2014-08-15]. 
  2. ^ 厦门至金门通桥已形成初步方案. 央视新闻. 2019-10-13 [2019-10-21]. 
  3. ^ 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2019-12/03/c_1125303779.htm. 2019-12-3.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4. ^ 黄慧敏. 兩岸通橋 金門縣府:配合中央政策. 中央社. 2019-10-15 [2019-10-21]. 
  5. ^ 吕伊萱. 中国自称金厦通桥已有方案陆委会批意图分化台湾. 自由时报. 2019-10-14 [2019-10-21]. 
  6. ^ 蔡若乔. 地理、水文环境改变金门县政府重启金厦大桥可行性研究. NOWnews. 2019-10-14 [2019-10-21]. 
  7. ^ 7.0 7.1 陳光標秀出15亿元支票“保证”支持金厦大桥建设
  8. ^ 8.0 8.1 陈光标:若我中途撤资 15亿就送给台湾人民. News.ifeng.com. [2014-08-15].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