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反共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反共主义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反共主义标志
一幅宣傳反共產主義的海報
一幅中文的宣傳反共主義海報

反共产主义反共主义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特征是在理论上或在实践上反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组织或政府。有組織的反共主義是在1917年蘇聯十月革命後形成的,並且在冷戰期間達到了全球範圍,當時美國蘇聯進行了激烈的競爭。反共主義是很多種政治立場都有的主張。包括民族主義社會民主主義自由主義保守主義法西斯主義資本主義無政府主義甚至社會主義觀點的各種人士,都有反共主張。

早期的反共[编辑]

早期共產黨希望能在世界各國發動暴力革命,推翻世界各國的政權,成立世界性的蘇維埃。馬克思主義理論認為世界革命可以導致世界共產主義(World communism)及之後的無國籍共產主義(stateless communism)。因此早期的共產黨不與宗教、君主、議會憲政、民族妥協。想要進行無神論、無產階級專政、無國籍主義的武裝暴動奪權。

  1. 宗教信仰背景濃厚的國家,如天主教基督新教伊斯蘭教,反對共產黨的無神論。目前天主教教廷還沒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印度尼西亞則憲法明定不接受無神論,亦禁止無神論者出任公職。
  2. 民主議會憲政統治的國家,反對共產黨一黨制工農階級專政。像英國美國都反共。其中一些主張自由主義傳統的政黨(不一定是執政黨),則常以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宗教自由反對共產黨的統治。
  3. 君主制統治的國家,反對共產黨的無產階級專政。主張貴族統治階級統治,因而反共。像俄羅斯帝國普魯士王國泰王國都反共過。共產黨自己在君主制國家也會拿自由當口號,聲稱要民族解放、社會解放得到自由,藉機暴動革命。譬如沙俄時代列寧的共產黨。
  4. 民族國家自居的國家,反對共產黨的世界主義,不認同跨民族跨國界的蘇維埃。如共產主義的南斯拉夫聯邦最後分裂為多個民族國家,這些新國家就變為反共立場了。
  5. 法西斯主義者常常以反共作為其行動綱領,像法西斯義大利納粹德國佛朗哥西班牙大日本帝國都有激烈的反共立場。1936年納粹德國和大日本帝國等國家,還簽訂反共產國際協定。共產黨自己在法西斯國家也會拿自由當口號,聲稱要民族解放、社會解放得到自由,藉機暴動革命。譬如德國共產黨曾經發表德國人民民族解放和社會解放的綱領,後來涉入國會縱火案,納粹趁機鎮壓共產黨奪權。
  6. 而且沒有一個國家的法律,能夠接受共產黨的暴動奪權。
  7. 共產黨暴動奪權,革命成功之後,為了要沒收人民私產,引發大規模暴亂甚至內戰。共產黨也因此常製造大清洗,大屠殺,共產主義政權下的大屠殺讓各國難以忍受。譬如列寧革命後的內戰、史達林大清洗毛澤東文化大革命赤柬的大屠殺。

因此早期在許多國家都有反共的作法。

至於經濟狀態是否以資本主義為主,並不是該國反共與否的決定性因素。

  1. 共產革命成功不代表推翻資本主義:早期共產黨只想要暴動奪權,不管這個國家有沒有施行資本主義。像帝俄中國共產黨革命成功,但沙皇蔣介石都不是因為走資本主義路線才反共,而是因為共產黨一直要武裝暴動、革命奪權,因此政治立場無法兼容。
  2. 不實施資本主義也可以反共:跟資本主義無緣的教廷,反而影響不少天主教國家,因反對共產黨無神論和打壓宗教自由而反共。(有些天主教國家跟新教加爾文教派的政治人物,則發展出基督教民主主義。但不是每個天主教國家都如此,也不是只有天主教國家如此,也跟共產主義無關。這是一個與本主題反共主義無關的題外話。)

後來有些國家裡的共產黨人,願意放棄武裝鬥爭,而在議會進行議事鬥爭,也能爭取到國會席次,反共的問題就比較緩和。像是日本共產黨義大利共產黨,都在該國國會有選上過席次,但從未成為執政黨,亦有如法國共產黨曾加入左派社會黨主導的執政聯盟。

现状[编辑]

由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共產主义国家急剧减少,以馬列主義為指導方針的國家僅存有中国越南寮國古巴等四国。

主张社会主义的西方左派政党及人士(如工党、社会党等)也不再是对反共主义者的严重威胁,当代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在苏联解体前后的时间内在国内的政治经济政策都作出了改革开放和引入市场经济体制的重大改变[1]

但是在西方国家,由于非常多的资金被用来从事反共主义的学术类研究、社会活动和宣传,加上主张社会主义的左派政党转型並參与反共主义仍然普遍存在,大多演变成为了反对一切非自由民主制度的思潮,反对经济市场政客寡头垄断,也出現指責共產黨將資本主義的缺點發揚光大這種弔詭現象(例如,一部分中国资本家、富人很支持及擁护中國共產黨中国大陆的统治,已不再反共。),此外贪污腐败现象亦是支持反共主张的主要理由[1],这体现在例如美国对待古巴、中国和朝鲜的外交政策上。美国多次批評中国共产党,曾多次指责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政府独裁与不给民众普选权,也批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

而在古巴问题上,由于美国佛罗里达州中,从古巴逃脱卡斯特罗统治的流亡者族群仍對美国政治有影響力,雖然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上台后,美古关系缓和,但美国仍然未全面解除对古巴进行的经济制裁。

反共主义的批评者[2]往往以「中国大陸-印度」,「古巴-海地」,「越南-泰国」作对比,指出共产主義政权并不比资本主义政权更加腐败,在如医疗,教育和财政政策上可能更为有效。美国列朝鲜为一个谋求發展核武维护金家独裁统治的“无赖政权”或“邪恶轴心”。还有埃塔菲律宾共产党光辉道路等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势力,被美国认定为“恐怖主义”。

在当今大多数民众有普选权的民主国家,当代马克思主义者都被允许在国内建党,但如日本共产党等社会主义政党在其所在国家均未能得到选民的普遍支持,其议会席位数量远落后于占有上百席位的其他的主张政党。而在希腊、西班牙,比原共产党偏右的反紧缩左翼民粹主义政党席位增长迅速。

当今的反共主义并非只在资本主义国家广泛存在,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反共主义的呼声也日益增长。比如在中国大陆,虽然今天依然有许多中国大陆人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实际上,现在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人并不意味着完全接受中共的政治理念。而这其中,部分人对于中国共产党部分的做法持有异议。而有些人则是持反共立场。而对于不忠于中共理念的党员,多以两面人称呼。无论是学生党员或担任公职的党员,持有反共、反中思想者亦为常见。知名党员公开表达反共情绪亦非个案。比如说:毕福剑酒桌唱戏事件,以及任志强事件。香港《东方日报》指出,中共党内更多是隐形两面人,中共现有八千多万党员,究竟有多少两面人,“恐怕只有‘神知道’”。如果按《中国共产党党章》的标准,每年查处数万名贪官,就等于每年揭发数万名“两面人”。而在朝鲜,则经常发生通过各种方式逃离朝鲜到中国大陆,韩国日本等周边国家的“脱北”事件。而外界将这些人称之为“脱北者”。在“脱北者”其中也不乏一部分朝鲜高官。如曾经创立了朝鲜“主题思想”的创始人黄长烨

反共理據[编辑]

同一個反共人士,可能有一個或多個反共理由。主要有幾種狀況:

  1. 經濟上,反對共產黨沒收私有財產的共產經濟,認為共產主義違反人性
  2. 宗教上,反對共產黨的無神論,認為共產主義違反人性
  3. 政治上,反對共產黨的無產階級專政,認為共產主義違反人性
  4. 民族上,反對共產黨無國籍主義的共產國際跨國界蘇維埃,認為共產主義違反人性
  5. 治安上,反對共產黨的武裝暴動奪權,認為共產主義違反人性

共产主义的理论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它认为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对物质有能动作用。所谓的“神”是不存在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所有进程和发展都是由于其自身内部的矛盾推动。对于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共产主义无神论与他们的有神论是相反的。

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另一个核心内容是历史唯物主义,它认为人类社会必然会经历不同的历史阶段,每一个历史转换期(除了最后一个)都会推翻原有的社会经济秩序。在资本主义之后的下一个阶段是社会主义,並最终由共产主义代替。

大部分的反共主义者反对整个历史唯物主义的概念,或至少不承认资本主义之后必须经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些反共主义者质疑“为什么可以”與及“如何做到”和平地从社会主义转向共产主义。

很多批评者也看到共产主义经济理论的一个关键错误:它预言在自由市场经济下的国家,富人不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富,而穷人则越来越穷。反共主义者把西方工业化国家平均生活水平的全面提高作为对马克思主义预测矛盾的证据:穷人和富人都变得更富有了。但有人認為,整體的富裕是生產力提升的後果,這跟馬克思的理論沒有矛盾,以香港為例子,香港人均GDP達31,270美元,但基尼系數就達到0.588。也有人認為這論點的支持者普遍都忽略了资本主义跨国垄断和全球化的问题,从而得出这个结论,也有人认为因为所谓的“跨国巨头”沃尔玛90%的营销额都是在美国本土,而非是在美国国外,所以资本主义的富裕与“跨国垄断”无联系。

反共主义的根据有时是因为共产主义理论内部的明显矛盾、以及理论和实际之间的差距。然而,大部分的反共主义者倾向于认为共产主义理论与共产主义当权者的行为一样是令人讨厌的。一些反共主义者认为,共产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另一种形式,並把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并称为极权主义

很多反共主义者认为资本主义保护人民的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并认为共产主义中人民没有选举权、没有言论自由、社会缺乏法治是对基本人权的侵犯,然而在现实中许多共产主义政党对保障人权和民主的承诺在通过普选上台后均得到落实,例如圣马力诺共产党圭亚那人民进步党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摩尔多瓦共和国共产党人党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等。

在美国国内,很多反共主义者担心共产主义会在全球取得胜利,并最终对美国政府造成直接的威胁。这种观点导致了多米诺骨牌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在任何国家实行共产主义都是不能容忍的,因为它可能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并最终导致共产主义在全球的胜利。有人担心一些强大的国家,例如苏联中國会使用它们的实力以一种新的帝国主义形式强迫其他国家实施共产主义。在苏联的历史上,苏联确实推翻了周围很多欧洲国家的政权,並为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游击队提供秘密援助。这些行动使得一些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持同情态度的政治家转而接受一些实用的反共主义策略:把反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作为限制“苏联帝国”膨胀的手段。

承诺和实践[编辑]

反共主义者也反对标榜共产主义的共产党政府的很多实际政策和行动,因其行动和施政与共产主义理论所承诺的有极大差異。很多人认为,共产主义可能只在'理论上'理想可行,但是在实践中却与人类的本性相违背。一个功能完备的共产主义社会要求其中每一公民都成为一个平等的贡献者,为人民的利益工作,分享所有东西,但是無社会回报,这对于利己主义的人来说很难接受;而其他必有的人类特質,如贪婪、懒惰或愚蠢,对于建立一个完备的共产主义社会来说无疑是一个根本性障碍。既然共产主义社会存有許多窒礙難行之處,則共产主义政府几乎只能使用高压和威胁来使每个人“遵循这个体制”。

奪取得政权的共产主义政党(有时是由左派社会主义政党组成的工人政党)倾向于镇压政治上與其有不同见解者,如史達林毛澤東波爾布特喬巴山胡志明金日成霍查狄托齊奧塞斯庫門格斯圖等人或其累代接班人所領導下的政權如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曾有任何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是从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主义”经济阶段进入到“共产主义”经济阶段。相反地,共产主义政府被认为是建立了新的特权统治阶级,而这个特权阶级与先前资本主义社会中被推翻的资产阶级相比更加贪婪与腐败。右派学者辛灏年便认为共产党夺权后的统治是一种“专制复辟”[3]

参考文献[编辑]

专业书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維基共享資源中与反共主義相關的分類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