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出生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叔本华 (1788–1860), 有名的反出生主義者

反出生主義(英語:Antinatalism),或稱反生育主義,是對生育持有否定意見的哲學立場。叔本華蕭沆大衛·班奈特英语David Benatar被認識為反出生主義的支持者。

人口過剰[编辑]

不少反出生主義者認為能解決人口過剩飢餓的問題,也可以減少不可再生能源的消耗。例如,中国采取政策(曾经的一胎化政策,现已有所修正)限制家庭中的儿童数量。

这些政策并没有否定所有的生育行为,但它们有助于缓解过量人口对国家土地及资源带来的沉重负担。

道德責任[编辑]

叔本華认为人的一生中伴随有许许多多的苦痛与折磨,因此最合理的人生态度是不要让小孩子被带来到这个世界。婴儿无法選擇父母、出生地点和誕生的時代,挪威哲學家Peter Wessel Zapffe英语Peter Wessel Zapffe也注意到小孩未經同意而降生的情形。

幸福[编辑]

成为父母并且生孩子并不一定带来快乐。即使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孩子无法在出生前挑选父母),不了解儿童心理学,将孩子视为奴隶等等如此这般的不合格父母(所谓的毒親日语毒親),孩子不可避免地一生不幸。

与没有孩子的家庭相比,有孩子的父母在统计学上的幸福感显着降低,许多欧美学者的生活满意度,婚姻满意度和心理健康状况都很差,越来越多的证据和发现佐证着这一点[1]

根据Hari Singh Gour研究的佛教解释[编辑]

Hari Singh Gour英语Hari Singh Gour在他的The Spirit of Buddhism一书中,特别研究了四谛犍度的来历,并且提到了佛陀的说法。

Buddh states his propositions in the pedantic style of his age.He throws them into a form of Sorites;but,as such,it is logically faulty and all he wishes to convey is this:"Oblivious of the suffering to which life is subject,man begets children,and is thus the cause of old age and death. If he would only realize what suffering he would add to by his act,he would desist from the procreation of children; and so stop the opereation of old age and death."[2]

消极功利主義[编辑]

消极功利主義英语Negative utilitarianism是一种,相比于最大限度地追求幸福快乐,将如何最小化痛苦置于伦理的更重要位置的主张。
赫尔曼·维特英语Hermann Vetter(1933-)赞同的Jan Narveson英语Jan Narveson(1936-)的非对称假説英语Asymmetry (population ethics)主張:[3]

  1. 即使能确保一个小孩子终生十分幸福,但并没有道德上的义务让他必须被生下来
  2. 然而当可以预测一个小孩子会变得不幸时,那么这里就产生了道德上的义务,让他不被卷入这个世界

但Wetter不同意Nabeson的第三个结论:

  1. 一般地,如果预计不到小孩子会遭遇不幸或其他不利状况,那么就没有义务让孩子出生或不出生。

相对的,他提出了自己的决策理论:

预测幸福 预测不幸
使其出生 无道德义务 不履行道德义务
不使其出生 无道德义务 履行道德义务

以此得出,孩子不该被生下的结论:[4][5]

“不使其出生”被认为优于“使其出生”,因为它带来了同样程度或更好的结果。因此,除非有可能排除孩子变得不幸福的可能性 - 尽管这是不可能的 - 前者(指不使其出生)更为可取(因为只有无义务和履行义务两种结果)。因此而得出的结论是,道德上更加偏好不生孩子。

卡里姆·阿克玛(Karim Akerma)认为,人生最幸福的体验也无法抵消最惨重的痛苦(如剧烈的疼痛,伤害,疾病,死亡),因而主张不要生育。[6][7]

Bruno Contestabile 牵引美国科幻作家娥蘇拉·勒瑰恩的作品"The Ones Who Walk Away from Omelas"作为例证。在这个短篇小说中,借用一个被隔离和虐待的孩子的经历,描述了一个表面上带给住民财富并维持生机的乌托邦都市Omelas。其中大部分住民对日常无感,但仍有些人对现实中某种不和谐感到不满,因此"walk away from Omelas".。Contestabile对比了小说内容与现实世界: 为了Omelas的存在与繁荣,那个孩子的苦痛无法避免。同様,为了现实社会的存在或者稳定,被持续压迫虐待的个体亦然唯有忍耐。Contestabile认为,那些拒绝参与这样充满压迫的社会的人们"The Ones Who Walk Away from Omelas"和反出生主義者处于同一个角度立场。最後,他抛出一个问题「是否千万人各自幸福的总和能抵消一个人莫大的痛苦?」[8]

班奈特的主張[编辑]

大衛·班奈特英语David·Benetar认为,出生对婴儿本人来说总是一场灾难,生育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因此不应该生孩子。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CNN "子どものいない方が夫婦は幸せ? 米英で調査". 2014.01.15
  2. ^ H.S. Gour, The Spirit of Buddhism, Kessinger Publishing, Whitefish, Montana 2005, pp. 286-288.
  3. ^ J. Narveson, Utilitarianism and New Generations, Mind 1967, LXXVI (301), pp. 62-67.
  4. ^ H. Vetter, The production of children as a problem for utilitarian ethics, Inquiry 12, 1969, pp. 445–447.
  5. ^ H. Vetter, Utilitarianism and New Generations, Mind, 1971, LXXX (318), pp. 301–302.
  6. ^ K. Akerma, Soll eine Menschheit sein? Eine fundamentalethische Frage, Cuxhaven-Dartford: Traude Junghans, 1995.
  7. ^ K. Akerma, Verebben der Menschheit?: Neganthropie und Anthropodizee, Freiburg im Breisgau: Verlag Karl Alber, 2000.
  8. ^ B. Contestabile, The Denial of the World from an Impartial View, Contemporary Buddhism: An Interdisciplinary Journal, volume 17, issue 1, Taylor and Francis,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