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出生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叔本华 (1788–1860), 有名的無生殖主義者

無生殖主義(英語:Antinatalism[1],或稱反出生主義反生育主義,是否定生殖的哲學立場。叔本華蕭沆大衛·貝納塔被認識為無生殖主義的支持者。其反面,即肯定生殖的立場,被稱爲生殖主義

人口過剩[编辑]

不少支持者認為無生殖主義能解決人口過剩飢餓的問題,也可以減少消耗不可再生能源

印度和中国大陸等國家採取政策限制家庭中的儿童数量。这些政策并没有否定所有生育行为,但它们有助于缓解过量人口对国家土地及资源带来的沉重负担。

道德責任[编辑]

叔本華认为人生的痛苦多於快樂,因此最合理的立場是不將孩子带到这个世界。婴儿无法選擇父母、出生地和誕生的時代,有鑒於此,挪威哲學家Peter Wessel Zapffe英语Peter Wessel Zapffe也很關注小孩未經同意而降生的情況。

幸福[编辑]

成为父母養育孩子并不一定會带来快乐。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就无法在出生前挑选父母這一點而言,如果出生在不了解儿童心理、将孩子视为奴隶等不合格父母所在的家庭,那麼孩子必然不幸。

歐美不少學者的研究均顯示,与没有孩子的家庭相比,有孩子的父母幸福感更低,生活满意度、婚姻满意度和心理健康状况更差,該結果統計學上顯著[2]

佛教上的解释[编辑]

佛教的創始人釋迦牟尼在出家之前曾經擁有子嗣羅睺羅。但在原始佛典經集英语Sutta Nipata中,有如下对话[3]

惡魔波旬曰:「有子者依子等喜,有牛者依牛等喜。依五欲者人之喜,不依五欲實無喜。」
世尊曰:「有子者依子等愁,有牛者依牛等愁。依五欲者人之愁,不依五欲實無愁。」

Hari Singh Gour英语Hari Singh Gour在他的The Spirit of Buddhism一书中,特别研究了四谛犍度的来历,并且提到了佛陀的说法。

佛陀以當時的學究風格陳述了他的主張。他把這些主張變成了Sorites的形式;正因如此,這在邏輯上是有缺陷的,他想表達:“除了人生的苦難, 生育是老和死的原因,如果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增加痛苦,就會停止生育,從而停止策劃老與死。

——Hari Singh Gour[4]

消极功利主義[编辑]

消极功利主義英语Negative utilitarianism主張,相比于最大限度地追求幸福快乐,如何最小化痛苦在倫理上更重要。
赫尔曼·维特英语Hermann Vetter(1933-)赞同的Jan Narveson英语Jan Narveson(1936-)的非对称假説英语Asymmetry (population ethics)主張:[5]

  1. 即使能确保一个小孩子终生十分幸福,但并没有道德上的义务让他必须被生下来
  2. 然而当可以预测一个小孩子会变得不幸时,如此此處就产生了道德上的义务,让他不被卷入这个世界

但Wetter不同意Nabeson的第三个结论:

  1. 一般地,如果预计不到小孩子会遭遇不幸或其他不利状况,那么就没有义务让孩子出生或不出生。

相对的,他提出了自己的决策理论:

预测幸福 预测不幸
使其出生 无道德义务 不履行道德义务
不使其出生 无道德义务 履行道德义务

以此得出,孩子不该被生下的结论:[6][7]

“不使其出生”被认为优于“使其出生”,因为它带来了同样程度或更好的结果。因此,除非有可能排除孩子变得不幸福的可能性——尽管这是不可能的——前者(指不使其出生)更为可取(因为只有无义务和履行义务两种结果)。因此而得出的结论是,道德上更加偏好不生孩子。

卡里姆·阿克玛(Karim Akerma)认为,人生最幸福的体验也无法抵消最惨重的痛苦(如剧烈的疼痛,伤害,疾病,死亡),因而主张不要生育。[8][9]

Bruno Contestabile 牵引美国科幻作家娥蘇拉·勒瑰恩的短篇小說《離開奧美拉城的人[10]》(The Ones Who Walk Away from Omelas)作为例证。在这个短篇小说中,借用一个被隔离和虐待的孩子的经历,描述了一个表面上带给住民财富并维持生机的乌托邦都市──奧美拉城(Omelas)。其中大部分住民对日常无感,但仍有些人对现实中某种不和谐感到不满,因此「離開奧美拉城」。Contestabile 对比了小说内容与现实世界:为了Omelas的存在与繁荣,那个孩子的苦痛无法避免。同様,为了现实社会的存在或者稳定,被持续压迫虐待的个体亦然唯有忍耐。Contestabile 认为,那些拒绝参与充满压迫的社会並「離開奧美拉城」的人和無生殖主義者处于同一个立场。最後,他抛出一个问题「是否千万人各自幸福的总和能抵消一个人莫大的痛苦?」[11]

貝納塔的論證[编辑]

大衛·貝納塔认为,出生对婴儿本人来说总是一场灾难,因此生育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不應當生育兒童。生育行為本質上是與其他大多數動物相同,是未經思考就以滿足性慾為目的之性行為所導致的後果;亦或是父母一側的私慾而帶來的結果(例如想要體驗為人父母的感受,或以自己養老為目的生育等);亦或者是高估生活品質波麗安娜效應)所帶來的結果。 貝納塔嚴格區分自己的主張與childfree英语Voluntary childlessness的主張。childfree 是為了不讓自己的生活型態改變而選擇不生育。而貝納塔則並非以將成為父母之人的視角。而是以被出生的兒童的立場來反對生育。也就是說,不生育對於很多人來說是需要忍耐的事情。即使如此,只要考慮到被出生的兒童,這種忍耐是應當被接受。 貝納塔也提到了人口爆發日语人口爆発的問題。貝納塔認為理想的世界人口0。換言之,貝納塔主張人類應當滅絕。不過如果想要短時間內實現人類滅絕的話勢必會帶來巨大的痛苦。因此應當逐步減少人口,最終走向滅絕。此外,貝納塔不僅主張人類應當滅絕,還認為任何擁有感覺的生物都不應當被出生在世上,也就是說,擁有感覺的生物都應當走向滅絕。 關於生存與痛苦的問題,貝納塔認為閱讀其文章的讀者「已經太晚了」。這被解讀為能夠閱讀文章的人已經被出生在這個世界,因此「已經太晚了」。

好壞事物的不對稱[编辑]

班奈塔認為好壞事物間存在重要的不對稱性,如歡愉與苦痛:

1.    苦痛的存在是不好的;

2.    歡愉的存在是好的;

3.    苦痛的缺席是好的,即便沒有人享有這種好處;

4.    歡愉的缺席並非壞事,除非有人認為這種缺乏是種剝奪。[12][13][14][15]

設A(X存在) 設B(X未曾存在)
有苦難:壞 無苦難:好
有歡愉:好 無歡愉:不錯

以此思考生殖,一個人存在帶來好和壞、歡愉與苦痛的經驗,而不存在既不捎來苦痛也不捎來歡愉。沒有苦痛是好的,而沒有歡愉僅僅是不錯,故反生殖被權衡為符合倫理的選擇。

班奈塔使用其他四個不對稱性來解釋上述不對稱性:

  • 生殖義務的不對稱性:我們有道德義務不生殖不幸之人,我們沒有道德義務生殖幸福之人。我們認為有道德義務不生殖不幸之人的原因,在於苦難的存在是壞的(對受苦者而言),而苦難的缺席是好的(但沒有人可以享有不痛苦的生命)。相較而言,我們沒有道德義務生殖幸福之人,在於雖然歡愉的存在對他們是好事,但歡愉的缺席也不是壞事,因為沒有人能剝奪「缺乏歡愉」這種好事。
  • 預期獲益的不對稱性:將一個潛在孩子的利害作為我們生殖的理由很奇怪,而將潛在孩子的作為我們不生殖的理由卻很合理。孩子有可能幸福並不是生殖在道德理由,相較而言,孩子可能不幸是不生殖在道德理由。若歡愉的缺席是壞事(即使沒有人能體驗之),則我們才有道德理由去生殖並多加生殖。若苦難的缺席不是好事(即使也沒有人體驗之),則我們才有沒有道德理由不去生殖。
  • 回顧獲益的不對稱性:總有一天我們會因為某人存在而後悔,此人的存在取決於我們的決定,我們生殖他──此人可能不幸,苦難的存在是件壞事。但我們永遠不會因為某人不存在而後悔,我們沒有生殖他──此人不會被剝奪幸福,因為他未曾存在,幸福的缺席也不是壞事,因為沒有人會被剝奪這種好處。
  • 遠方苦難與缺席幸福的不對稱性:我們會因為某處有受苦之人而悲傷,但我們不會因為某處沒有幸福之人而悲傷;當我們知道有人在某處受苦時,我們同樣悲傷。在某些荒島上無人正在受苦是好事,因為苦難的缺席是好事(即使沒有人體驗之);換句話說,在某些荒島無人正在受苦,我們不會因此悲傷,這是因為唯有在某人認為被剝奪這個好處時,歡愉的缺席才是壞事。

後代必經之苦難[编辑]

據班奈塔,生一個孩子我們不僅要為這個孩子的苦難負責,我們也可能必須為這個孩子其他後代的苦難負責:[16]

設每對夫妻有三個孩子,則一對原初夫妻十代後的子孫為八萬八千五百七十二人。這構成無數無意義的、可避免的苦難。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切的全部責任並不再於原初夫妻,因為每一代夫妻都面臨是否繼續生殖後代的選擇,並且他們對隨後的無數代人負有責任。如果一個人不停止生殖,很難期待其後代會停止生殖。[17]

生殖的後果[编辑]

班奈塔引用統據學數據來表現人類繁殖的後果。

  • 過去一千年有超過一千五百萬人死於自然災害;
  • 每天有兩萬人死於飢餓;
  • 約有八億四千萬人受苦於飢餓和營養不良;
  • 在五世紀到一戰前,約有一億人死於瘟疫;
  • 1918年的大流感導致五千萬人死於瘟疫;
  • 每年有一千一百萬人死於瘟疫;
  • 每年有七百萬人死於惡性腫瘤;
  • 每年有三百五十萬人死於意外事故;
  • 2001年大約有五千六百五十萬人死去,即每分鐘死超過一百零七人;
  • 在二十世紀前超過一億三千三百萬人死於大屠殺;
  • 在二十世紀的前八十八年,包括政府對無助、無害的公民與外國人進行的活埋、水刑、絞刑、轟炸及任何形式的死刑,有一點七億(可能多達三點六億)的人被槍殺、毆打、酷刑、刀傷、燒傷、飢餓、嚴寒、碾碎或過勞死;
  • 十六世紀有一百六十萬人死於社會衝突,十七世紀有六百一十萬人,十八世紀有七百萬人,十九世紀有一千九百四十萬,二十世紀有一億;
  • 千禧年有三十一萬人死於戰爭相關的傷害;
  • 每年有四千萬兒童受虐;
  • 目前在世的婦女有超過一億人受難於割禮;
  • 千禧年有八十一萬人自殺[18];2016年,國際自殺防治協會估計每四十秒有一人自殺,每年有超過八十萬人自殺。[19]

厭人論(Misanthropy)[编辑]

除了基於將存之人的愛人論證(philanthropic arguments),班奈塔還提及另一種反生殖主義的取徑是厭人論證[20][21]。其觀點可以總結如下:

另一種反生殖主義的取徑是「厭人」論證。根據其論證,人類是一種有嚴重缺陷和破壞性的物種,他對數十億其他人類和非人生命的苦難和死亡富有重責。如果這種程度的破壞是由另一種物種造成,人類會馬上提議不要再讓該物種出現新成員。

靈魂囚禁說[编辑]

摩尼教[22]波格米勒派[23]卡特里派[24]等認為,出產是將靈魂囚禁於牢獄之中的惡行,是只有造物主撒旦才可以進行的事情。

文學 · 娛樂[编辑]

神奇寶貝劇場版:超夢的逆襲(電影,1998年)


諫山創進擊的巨人』(漫畫,2009年 - 2021年)

吉克·葉卡的「艾爾迪亞人安樂死計劃」。

作為對我們的祖先「尤彌爾民」在遠古之前犯下的種族清洗罪行的處罰,瑪雷政府對艾爾迪亞人們強制隔離在「收容區」。吉克得知了 自己身上流著的王家的血,加上始祖巨人的力量,就有可能改變全部尤彌爾民的身體構造,「使全部的尤彌爾民無法產出孩子」。

對吉克影響甚深的湯姆·庫薩瓦隱藏自己身為艾爾迪亞人的身份,與瑪雷人的妻子結婚、生下孩子,妻子在得知真相後與孩子一起自殺。向吉克表達了「如果我們沒有出生的話 就不會有這些痛苦了。」的想法。[25]

評論家杉田俊介指出,這樣的思路是「反出生主義的特殊型」、「將反出生主義與民族·人種的特殊性結合在一起」。[26]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無子女族&無生殖主義 Childfree&Antinatalism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CNN "子どものいない方が夫婦は幸せ? 米英で調査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14.01.15
  3. ^ 經集
  4. ^ H.S. Gour, The Spirit of Buddhism, Kessinger Publishing, Whitefish, Montana 2005, pp. 286-288.
  5. ^ J. Narveson, Utilitarianism and New Generations, Mind 1967, LXXVI (301), pp. 62-67.
  6. ^ H. Vetter, The production of children as a problem for utilitarian ethics, Inquiry 12, 1969, pp. 445–447.
  7. ^ H. Vetter, Utilitarianism and New Generations, Mind, 1971, LXXX (318), pp. 301–302.
  8. ^ K. Akerma, Soll eine Menschheit sein? Eine fundamentalethische Frage, Cuxhaven-Dartford: Traude Junghans, 1995.
  9. ^ K. Akerma, Verebben der Menschheit?: Neganthropie und Anthropodizee, Freiburg im Breisgau: Verlag Karl Alber, 2000.
  10. ^ The Wind's Twelve Quarters: Stories [風的十二方位:娥蘇拉.勒瑰恩短篇小說選]. 台北: 木馬文化. 2019-08-14. ISBN 9789863597032 (中文). 
  11. ^ B. Contestabile, The Denial of the World from an Impartial View, Contemporary Buddhism: An Interdisciplinary Journal, volume 17, issue 1, Taylor and Francis, 2016.
  12. ^ D. Benatar, Why it is Better Never to Come Into Existenc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Quarterly, 1997, volume 34, issue 3, pp. 345–355.
  13. ^ D. Benatar, Better Never to Have Been: The Harm of Coming into Existence, Oxford: Clarendon Press, 2006, pp. 30–40.
  14. ^ D. Benatar, Every Conceivable Harm: A Further Defence of Anti-Natalism,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Philosophy, 2012, volume 31, issue 1, pp. 128–164.
  15. ^ D. Benatar, Still Better Never to Have Been: A Reply to (More of) My Critics, The Journal of Ethics, Special Issue: The Benefits and Harms of Existence and Non-Existence, 2013, volume 17, issue 1/2, pp. 121-151.
  16. ^ D. Benatar, Better..., op. cit., pp. 6–7.
  17. ^ D. Benatar, Better..., op. cit., pp. 6–7 (introduction).
  18. ^ D. Benatar, Better..., op. cit., pp. 88–92.
  19. ^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Suicide Prevention, World Suicide Prevention Day 2016.
  20. ^ D. Benatar, Debating Procreation: Is It Wrong To Reproduc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pp. 87–121.
  21. ^ D. Benatar, The Misanthropic Argument for Anti-natalism, in: S. Hannan (ed.), S. Brennan (ed.) & R. Vernon (ed.), Permissible Progeny?: The Morality of Procreation and Parenting,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pp. 34–61.
  22. ^ H. Jonas, The gnostic..., op. cit., pp. 228 and 231.
  23. ^ D. Obolensky, The Bogomils: A Study in Balkan Neo-Manichaeis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2004, p. 114.
  24. ^ M.J. Fromer, Ethical issues in sexuality and reproduction, The C. V. Mosby Company, St. Louis 1983, p.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