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反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14年英国BBC針對各國民眾對日本影响力的態度調查[1]
國家 正面 負面 中立 正負面差
 中国
5 -85
 韩国
6 -64
 德國
26 -18
 印度
44 -2
 墨西哥
37 13
 西班牙
24 16
 肯尼亚
29 19
 土耳其
42 22
 法国
8 24
 巴基斯坦
33 25
 阿根廷
41 27
 加拿大
12 28
 以色列
45 31
 澳大利亚
15 33
 俄羅斯
39 37
 加纳
20 38
 秘魯
22 40
 英國
11 41
 美國
11 43
 日本
44 44
 巴西
11 51
 印尼
16 56
 奈及利亞
15 59
2013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
針對亚洲/亚太各國民眾對日本的態度調查
國家 正面 负面 中立 正负面差
 中国
6% -86%
 韩国
1% -55%
 巴基斯坦
42% 44%
 菲律賓
4% 60%
 澳大利亚
6% 62%
 印尼
9% 67%
 马来西亚
14% 74%
日本二戰中的戰爭暴行是在東亞其他地區引起反日情緒的主要原因之一

反日為對於日本日本人日本民族日本文化存在不滿意、不信任以至仇恨的負面情緒或者行為表現,相似詞彙有「仇日」和「排日」,相反詞彙為「崇日」、「哈日」和「親日」。依據各個地區歷史差異,因為可能受到日本侵略殖民統治日本政府日本軍隊及日本企業等負面言行舉止所影響,產生對於日本戒備、反感、憤慨甚至仇視或者排斥的態度;關於這點,又能夠稱之為反日情感反日情緒或者反日主義。相關的情緒表現亦經常涉及對於日本民族日本文化日本天皇等等與日本相關的文化符號及習慣。

近代因為殖民第二次世界大戰等歷史因素,在美國大中华地区朝鲜半岛等交戰國或殖民地區中,曾有明顯與集體的反日輿論發表和行為,比如:美國和中國等主要交戰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有製作並散佈反日的戰爭宣傳,和當時的親日戰爭宣傳形成宣傳戰[3][4] [5]。另外,美國戰後1980年代因日本汽車工業興起挑戰美國汽車工業,也發生少數日製車遭公開毀損的事件。1982年一名中国出生的美籍华裔陳果仁還因反日情绪遭美国人圍殴打致死。1990年起因歷史教科書、靖國神社和慰安婦等事件,在東亞諸國也有不少從抗議或反對日本政府作為的抗爭遊行,而其部份情緒的表現包括從對日本政府特定行為的不滿,轉化或延伸為對對日本文化或日本人的本質或種族的仇恨。

背景[编辑]

日本文化有深厚的中國背景,然而,日本經歷明治維新强大之后,开始展开对外扩张政策,并發動甲午海戰並且全殲中国北洋艦隊。并迫使大清帝國割让台灣遼東半島和占领朝鮮半島等,史称馬關條約。日本經過一系列軍事與外交勝利後,以甲午战争为分界线日本开始厭棄中國中國文化,認為中國人是劣等民族。由于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对日本造成冲击,军国主义势力开始掌权,意图转移国内矛盾,于1931年侵略中国东北,1937年后展开全面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沉重的灾难,二战后由于日本战败,中国与西方大国處于平起平座地位,解除了日本的威胁。

另外,有人認為,在亞洲制造反日情緒,符合了美國的利益。日本在二戰失敗的陰影下迅速崛起,成为亚洲乃至世界一股强大的经济力量。為了各種經濟、政治、軍事的需要,美國利用各種途徑製造和推動了亞洲反日情緒,来制衡亚洲国家。

反日情緒很多時候是由於日本近代對所實施的侵略、對待這段歷史的態度以及歷史原因所造成的。雖然反日情緒在日本戰敗後有所減弱,但是卻仍然時不時地受到激發,例如日本對其太平洋戰爭的懺悔不足和粉飾一些歷史事件的嘗試都引起外界的批評。此外,日本與一些國家的領土爭端也激發了這些國家人民的反日情緒。

而日本國內一些人的活動也激發著這種情緒。例如小泉純一郎在任時每年都以首相身份參拜靖國神社就受到國內外的批評。日本右翼團體編寫的歷史教科書也被外界批評為粉飾其軍國主義歷史。但是其他人,特別是日本人,則相信這些反日情緒來源於國外民族自身的民族優越感,外國政府的反日宣傳(特別認爲是中國)以及對其經濟成就的嫉妒,而日本也會宣傳中國威脅論反制。

雖然反日甚至仇日情緒主要源自歷史上的糾葛(參見抗日戰爭日本戰爭罪行),在二戰之後 還發生了多宗深化仇日情緒的事件,提升了東亞、東南亞各國對日本的反感情緒。

各地反日情形[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2012年9月18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众在日本驻北京大使馆前游行抗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反日情绪尤为普遍,这种情绪最早从中日甲午战争开始,其后的50年間中国不断遭到日本的侵略,并在抗日战争中达到高潮。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在1960年代因强调国内的阶级斗争和国际的反帝反苏修斗争而减弱了民间的反日情绪。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為與日本建交,更曾在聲明中提出放棄對日本的戰爭賠償要求,而日本也從1979年起長期提供中國無息貸款達30年之久。在蘇聯解體前,日中共同對抗蘇聯也為維繫良好關係而出现了“蜜月期”,人民日報甚至發表過「支持日本人民北方四島的正義鬥爭」、「嚴厲譴責美帝國主義用原子彈殺害亞洲人民」等文章。[6]1989年六四之后,西方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制裁,日本率先在1990年的G-7峰会上打破制裁,恢复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投资和贷款。1992年天皇更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7]

然而,1996年香港保釣成員在釣魚台海域遇溺身亡,加上當年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成為再次激化華人民間反日情緒的導火索。此後,中國大陆媒體不断揭露日军在侵华时的大量暴行并广泛传播,電視媒体也频频播映抗日战争的相關题材節目。2005年發生的日本歷史教科書爭議亦引發中國各地大規模的反日示威。

日本历史教科书問題、首相及議員参拜靖国神社慰安妇南京大屠殺釣魚台列嶼主權爭端和日軍遺留化學武器,以及中日撞船事件保釣行動等事件都进一步刺激了中国大陆反日思想的扩张。而日益增长的社会矛盾,也让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將国内矛盾的視線轉移至日本。日本右翼政治势力顽固使得中国大陆民众的反日情绪日益高涨。再加上频繁发生的日本右翼对侵华史实的否認言行,中国大陆反日情绪持久不能消退。

在日本以外的東亞地區,當年日本军旭日旗常被視為日本軍國主義標誌
1931年九一八事變上海街頭的標語
中國大陆某家西餐廳的反日標語

中國大陸演藝界人士趙薇曾於2001年在雜誌上刊登身著和日本軍旗旭日旗極為相似的服裝的照片。後來有學者依上面的“衛生、和平、繁榮、幸福”等文字認為與日本軍妓制度有關。此事傳開後,立刻在中國大陸和其他一些華人地區掀起軒然大波。大陸媒體網絡和民間對此事件展開極為猛烈的口誅筆伐,瞬間席捲全國,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南京大屠殺、常德細菌戰等慘劇的倖存者認為感情受到了傷害,紛紛要求趙薇必須向他們“有個說法”。很多人都要求趙薇進行道歉。2001年12月28日晚,趙薇在湖南參與現場演出時,遭到不知名男子的潑襲擊。此事再掀波瀾,儘管媒體都不贊成人身攻擊行為,但網絡對此事意見分歧嚴重。

2012年8月,在香港啟豐二號船員登上釣魚島事件發生後,中国大陆和香港民间组织都参加了示威游行活动,尤其是8月19日日本右翼分子有10人登上钓鱼岛后,中国大陆有十几个城市都出现了规模不同的示威游行和抵制日货的活动,甚至出现了砸毁日製產品和破壞日式食店和商場的举动。

 香港[编辑]

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在二戰時受到日本的佔領,日本在香港展開3年零8個月的高壓統治,到處殺戮、打家劫舍和掠奪糧食,至今在香港粵語中仍以「3年零8個月」來指稱那段時期或用來借喻困苦的日子。

在二戰後,一些在日佔時期被強迫兌換軍票的市民仍堅持每年到日本領事館抗議,要求賠償。另在每逢7月7日、8月15和9月18日(七七事變日本無條件投降918事變),亦會有團體組織到日本領事館示威,希望日方為戰時的侵華罪行道歉及賠償。在老一輩的香港人,部分至今仍帶有反日的思想。

現今的新一代香港人於日本文化的影響下,反日情緒並不高漲,甚至非常喜歡日本文化。但是經過教育後,他們都對日本侵華史實和日本軍國主義時代的歷史有相當的認知。

 澳門[编辑]

雖然澳門則因當時是中立國葡萄牙的殖民地(但葡萄牙法西斯政權和日本友好)而逃過一劫,不過現在大部分的老一輩都曾在中國大陸或香港經歷過日軍的炮火,加上澳門政府的愛國教育,香港的反日行動同樣受到澳門民間的響應。

 中華民國臺灣[编辑]

台灣曾經受日本統治長達50年之久,在日治时期發生多起台灣抗日運動,日本初期在台灣施行特別法以及高壓的統治政策,亦讓不少台灣本島人倍感歧視。雖然後來有內台一體政策及皇民化運動的影響,但仍有台灣人通過和平和參政手段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目的在爭取台人與日裔人民的民族平等。並在大正民主時期的風氣影響下,積極爭取台灣住民的地方自治權。台灣的第一個本土社會團體台灣同化會以及第一個政黨組織台灣民眾黨便在此目的和社會背景下應運而生,許多受到日本高等教育的臺灣菁英階層都是非武裝反日主力,日治时期反日情緒源於此。

日治初期日本軍隊以屠殺手段回應台灣住民連續不斷的武力抗日運動,如雲林大屠殺霧社事件等,這些事件至今仍存留在台灣社會的歷史記憶裡。其它如慰安婦等日軍犯下的戰爭罪行,也讓對過去日本產生負面印象。不過大抵而言,日治中後期台灣民間對日本及日本統治者並無特別好惡。

日軍侵華期間,有不少台灣人自願充當台籍日本兵,例如翻譯員等等。許多中國人以為這些翻譯員都是“漢”奸,其實許多台灣人早已不承認自己是“漢”人。

日軍自西元1942年(昭和17年)中途島戰敗後,兵員消耗驟增,於是緊急徵兵籌集戰備人員。在「陸軍特別志願兵制度」開始實施以後,台灣人對於志願兵制度的反應算是“相當熱烈”。

二戰後,國民黨曾臺灣製造反日情緒。日本於1972年美國取回沖繩的控制權(當中包括釣魚台列嶼),並於9月29日宣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政權)建立外交關係,同時與中華民國(台灣國民黨政權)終止大使級外交關係,台灣部分民众多次爆發激烈的反日示威行動,日本特使椎名悅三郎於該年9月17日中午抵達台北松山機場時,即有大批民眾於機場外手持標語抗議。

1970年代以後台灣產業轉型,台商踏足新興產業並與傳統日本大廠發生競爭,深耕已久日系產品以優良品質排擠台灣本土產品,當時政府與民間常用「愛用國貨」為口號鼓勵台製產品,間接也造成台灣社會愛用國貨的情緒,但未造成反日情緒。

整體來說,和東亞其它國家相比,當代台灣民眾並未因「歷史因素」仇視日本。原因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投降後,大多數台灣人本以為來自中國大陸同屬華人的國民政府會帶來美好前景,孰料國民黨政府在台灣倒行逆施、掏空民生物資、歧視台灣人民,並进行高壓獨裁專制威權統治、屠殺與迫害台灣人民,例如計畫性殺害許多台籍菁英的二二八事件,以及白色恐怖造成大量冤死冤獄。國民黨政府在遷台後施行長達四十年的戒嚴,在高壓黑暗統治下的白色恐怖讓台灣人民對於國民黨政府極度反感與失望。[8]

不少人开始对日治时期社會秩序安定、不算苛刻的生活抱有好感。許多經歷日治時期的老年人對日语、日本文化相當了解,而日本流行文化對年輕一輩台灣人的影響也十分大。許多民調顯示,日本是台灣人最喜歡的亞洲國家。[9]

此外,美國在亞洲戰略的態度上多少也影響到台灣人的反日情緒,主因在於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國際間的冷戰局勢,美國希望聯同日本牽制共產陣營在亞洲地區的擴張,也曾試圖將台灣納入防禦體系以聯結東亞的反共陣線,故在戰略考量上必須和日本同一陣線,這也讓反日情緒未在台灣變成主流價值。[10]

朝鲜半岛[编辑]

 大韓民國[编辑]

朝鮮半島的反日情緒主要是源于歷史侵略問題,兩國很早就結下樑子。日本对朝鲜半岛的侵略远可溯至15世纪的壬辰倭乱丰臣秀吉率领当时的日本军队入侵朝鲜半岛,当时朝鲜王朝的将军李舜臣率领朝鲜海军大败日本军队,被历代朝鲜政府奉为民族英雄。

近代日本对朝鲜半岛的侵略是其大陆政策的第一步,起于1876年两国签订的江华岛条约。根据此条约,日本取得了自由勘测朝鲜海口、领事裁判权、贸易等特殊权利。之后,日本就朝鲜半岛的主导权和当时的中国、俄国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日本得到了英国的支持。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之后,中国放弃了朝鲜半岛的宗主权,而日俄战争之后,俄国势力也从朝鲜半岛撤出,日本实质上独占了朝鲜半岛。1910年日本吞併朝鮮半島后,刚成立不久的大韓帝國正式成为大日本帝国的一部分。朝鮮总督府推行皇民化運動,即使用日本姓名,更改官方宗教為神道教,禁止在學校商業及公共場所使用韓語等等。

1919年3月1日,韓國爆發大規模反日运动,約有兩百萬人參加,鼓動韓國獨立,但遭到日本的武力鎮壓。

二戰後,朝鮮半岛南部的韩国虽然和日本同为美国同盟国,但是由于和日本之间存在的根深蒂固的历史认知问题,民间的反日情绪仍然较浓,也拆除了殖民建築,這點與韓民族的強烈自尊心有些關係。

與韓國的竹島领土争端也是反日情绪蔓延的原因之一。2005年,日本島根縣決定立例把2月22日訂為“竹島日”,使不少关注独岛(竹岛)问题的南韓人更为不滿。2005年3月,南韓有人到日本駐首爾領事館抗議並焚燒日本國旗,还有人以割手指、自焚、跳江等方式抗議,街頭掛上了不少「獨島是大韓民國領土」的廣告。這種情緒还蔓延至互联网上,如雅虎南韓網站出现过一幅宣示獨島主權的橫額。2012年時任韓國總統李明博登上獨島(日本稱竹島),更加劇雙方的負面情緒。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编辑]

半岛北侧的朝鲜的反日情绪则更为复杂。一方面,金氏家族的革命史是从抗日活动开始的,对于日本的反感情绪和戒备心理成为了金氏政权合法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由于日本在二战后成为了美国的同盟国,日本和美国一起构成了对北朝鲜国家安全的最重要威胁,因此北朝鲜民众的反日情绪往往和反美情绪联系在一起。

 美國[编辑]

二战期间[编辑]

美國的反日情緒在二戰以前便以成形。19世紀晚期,包括日本人中國人朝鮮人菲律賓人等在內的美國亞裔移民常受到種族歧視。當時通過了許多法案,不允許這些人獲得公民權、享有基本的權利,例如擁有土地等。有人引證,反亞洲移民聯盟的形成標誌著加州反日運動的開端。

20世紀初,很多美國人相當看重日本,認為它是效仿西方文明在遠東的成功例子,使落后的亚洲国家在世界舞台上有了一席之地。但是隨著美國媒體對日本佔領地上的暴行的描述增多,美國的公衆意見開始逆轉。1931年日本開始在中國東北制造事端,以及隨後吞併滿洲的行為,更美國公眾所批評。此外,中華民國遊說美國介入,以使日本力量離開中國,這種遊說在美國外交政策的成形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傳入美國政府的關於日本的負面報導越來越多,美國一方面基於對中國大眾的考慮,一方面基於美國的太平洋利益,對日本禁運石油及其它供給。美國的歐裔大眾更顯得非常地親華和反日,例如,曾有運動號召婦女停止購買尼龍襪,因為尼龍是由日本從殖民地取得的。

美國的反日情緒于二戰期間達到頂峰。圖為美國政府資助的宣傳畫,裏面使用了極度誇張的造型:「來自東京的小子表示:『感谢你们那么浪費,我很开心。』」

1937年中日正式爆發戰爭。美國歐裔大眾支援中國,白人記者帶回來的日本軍對中國平民暴行的見證更加深了反日情緒。

「我們的粗率,是他們的秘密武器。請預防山火」:美國在二戰中的宣傳海報,图中也有包括被丑化的日本军官

珍珠港事件是美國反日情緒達到高潮的導火線。許多美國人將此次偷襲視為懦夫行為,随后美国向日本宣战。

二戰期間,美國西太平洋海岸有大約112,000至120,000名的日本移民日裔美國公民遭到美國政府集中囚禁,而未考慮他們的態度是支持美國還是支持日本。靠近戰區的夏威夷有許多日裔人士,他們中的大多數也沒得到疏散。這些日裔美國人(Nisei)為了證明他們對祖國的忠誠,有許多人選擇加入美國軍隊作戰,例如442步兵團

此外,在美國人看來,極度不願接受失敗的日本人失去了人性。美國宣傳電影《我的日本》顯示了這一點。

日本经济奇迹[编辑]

1970年代至1980年代,美國經濟相對不景氣與日本的經濟發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日本成了對美國市場的主要衝擊力量。1982年一名中国出生的美籍华裔陳果仁成了代罪羔羊。日本的汽車廠商搶佔了美國市場的不少份額,日本企業收購了美國一些標誌性的公司,這更加重了美國人的反日情緒。這種情緒於1980年代達到戰後的頂峰,“Japan bashing”成了流行辭彙,其後美國與日本簽訂廣場協議。而到了1990年代初期,美國人對日本的不信任甚至反映到其大眾文學上。

1990年代後期,美國的反日情緒逐漸緩和。由於廣場協議使日本泡沫經濟導致衰退,美國經濟隨著互聯網的興起達到高潮。美國公眾媒體的注意力放到了反日情緒以外的地方,如印度外包服務產業、可能與美國全球利益相左的正在現代化的中國大陸等。

其它國家和地區[编辑]

德国一战战败后,其在太平洋区域的殖民地被日本取得。日本人遂成为像犹太人一样的被歧视对象。

二战期间,日本对来自同盟国国家的战俘实行强制苦役,导致许多战俘营养不良、罹患疾病、遭受各种苦难。时至今日,这些国家仍有许多人要求日本对这种行径进行赔偿。例如,一些荷兰老人流露出反日情绪,他们坚决认为日本在19421945年占领荷属东印度群岛期间,对他们进行了不公正的虐待。他们曾联合荷兰皇家东印度军的退伍军人,再三抗议日本天皇访荷。而英國一些二戰老兵也有類似情形。

19世纪晚期的澳大利亚曾蔓延着恐亚裔移民的非理性情绪,他们当心一旦允许大量亚裔移民进入,当地的工资、小型商人的收益及其它影响生活水平的要素都会受到很大的冲击。这在一定程度上激发澳大利亚实行拒绝接受非白种移民的政策。1901年,澳通过《限制移民法案》。不过,相当数量的日裔移民在1900年之前就已经抵达澳大利亚。1930年代后期,澳大利亚人普遍担心日本会向东南亚太平洋扩张军事力量,甚至进而入侵澳大利亚。有鉴于此,澳于1938年禁止向日本出口铁矿二战期间,关于日军暴行的消息在澳大利亚广泛传播,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人也有过对日本人、日侨采取报复行为的纪录。

捕鲸问题[编辑]

西方左翼人士对于日本常年坚持的捕鲸传统一贯持强烈反对的态度并用实际行动加以阻止。“绿色和平组织”等环保组织往往用“柔美线条”、“悠扬歌声”等感性词汇来打动公众对鲸鱼的同情心,美国环保人士制作的影片《海豚湾》也刺激了许多见不得血浆的西方民众的心灵。

2010年,在韩国蔚山闭幕的国际捕鲸协会年会中,以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为首的反捕鲸国家获得了66个成员国中30张支持票,但是日本仍然坚持将其捕杀小须鲸数量翻倍的计划。美国、西班牙、墨西哥、阿根廷等海洋观光旅游业发达的国家在这一问题上坚定反对日本的立场,而中国、俄罗斯、挪威、冰岛、韩国等粮食自给率不高、需要以海洋生物补充食材的国家则始终支持日本捕鲸。

反日文化[编辑]

贬称[编辑]

因反日情緒而產生的对日贬称多带种族主义色彩,不过这些贬称不一定指整个日本的种族,部分可能指特定的政策或特定的历史时期。

汉语
簡稱「鬼子」,常用于二战期间的中国,歧視性極高,源自於針對西洋侵略者的「洋鬼子」一詞。該詞亦用於日本導演松井稔2001年拍攝的電影《日本鬼子:日中15年战争·原皇军士兵的告白》。
倭是日本的曾用汉字名,日本人并不将它当成贬称使用(日本人使用「和」、「大和」)。倭寇在古代用于中国沿海,原指来自日本人海盗,后泛指包括華人在內,從日本來的一切海盗。不过,在现代中国,这两个词的意味都变了。倭寇在二战期间最常用,是对侵华日军的贬称。倭在现代常为民族主义者使用,这个字在汉语中便有了强烈的贬损意味。
貶損意味不高,更由于此词使用频率高,因此在大多数情境中几乎成为同口头禅般的用语,因此其冲撞意味显得不怎么浓,僅僅略具貶意。部份人以抗日战争时日本人大多矮小于中国人或日本土地比「大中華」小得多來解讀「小日本」的「小」。一說,乃嘲諷日本人自稱「大日本帝國」。
為老一輩香港人粵語地區民眾對日本人之貶稱,意指日本人身材像蘿蔔一樣矮小,或源自香港日治時期日軍配給民眾,以蘿蔔乾充作糧食的印象。
  • 日本仔
粵語對日本人最為常用的稱謂,相似於英語中的「Jap」,字面上的意思是日本的小子。此詞已經非常普遍的使用,有時還帶有少許幽默感,貶損意味並不大。
  • 阿本仔
台語台灣閩南語)對日本人最為常用的稱謂(台語中的「阿本」是「日本」的俗稱),與粵語中的「日本仔」同義,一樣沒太大的貶損意味。
  • 架仔/架妹
同為粵語對日本人最為常用的貶稱,相似於日語平假名中的「が」音,以往廣東人聽日本人說日語(日語一般疑問句一般以「が」音結尾)說起來好像經常有個「架」的粵語音調,故有此名稱。此詞帶有少許幽默感,貶損意味並不大。
「が」字在日文中有提示主詞、連接句子等助詞性的功用,本身無義但在句子中很重要。
  • 大腳盆/腳盆
華北地區對日本人的種族歧視用語,戲謔性高,貶損意味不大。主要是來自天津市,據說是源於天津租界地區,清末時當地的車夫苦力,揶揄日本女人不纏足,其腳如盆子一樣大,後來推及日本男性。另說,腳盆一詞也有可能來源于外國稱日本一詞(Japan)的直接音譯,為北方人對日語“支那”的相應反擊。
朝鲜语
意为矮子,从“倭”字演化而来。朝鲜人常用此词来取笑日本人普遍身高较矮。
英语
為英語中對日本的縮寫,是美国人用來来贬损日本人,这两个词汇在二战期间特别流行。

相关问题和事件[编辑]

中國
美國

参考文献[编辑]

  1. ^ 2013 BBC World Service poll (PDF). 
  2. ^ Japanese Public’s Mood Rebounding, Abe Highly Popular. Pew Research Center. July 11, 2014. 
  3. ^ 見美國政府新兵訓練影片系列 "Global Perspectives on War and Peace Collection",其中就有將日本歷史和文化等素材,以常見的二戰戰爭宣傳種族主義手法製成 http://mediaburn.org/video/know-your-enemy-japan/
  4. ^ http://203.64.161.7/~history/resources/05_01.pdf
  5. ^ Barak Kushner. The Thought War: Japanese Imperial Propaganda.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 June 2007 [20 September 2012]. ISBN 978-0-8248-3208-7. 
  6. ^ 日本與周邊國家的海上摩擦與領土爭議
  7. ^ Japan's Security Relations with China Since 1989 P30
  8. ^ 赖岳谦:台湾老一辈人怀念日本因蒋介石治理太差,鳳凰網
  9. ^ 台灣學生眼中 日本最友善 中國大陸最不友善,中央廣播電台,2009-10-01
  10. ^ 兩岸若開戰 日民調多贊成援台,自由時報,2010-12-25。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