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消費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反消費的遊行

反消費主義指以社會或政治運動反對消費主義的一切行为,反消費主義者反對過份地將個人的幸福等同與購買所得來的物質財富,觀點與消費主義所認為的花錢消費是人生享受愉快之源對立。反消费主义是一种社会政治意识形态,与消费主义相反,后者是对物质财产的不断购买和消费。反消费主义与商业公司为追求财务和经济目标以牺牲公共福利为代价的私人行为有关,特别是在环境保护,社会分层和社会治理道德方面。在政治上,反消费主义与环境行动主义,反全球化和动物权利行动主义重叠。此外,反消费主义的概念变化是后消费主义,以超越消费主义的物质方式生活。

针对由于长期虐待人类消费者和所消费的动物以及将消费者教育纳入学校课程而引起的问题,出现了反消费主义;反消费主义的例子有内奥米·克莱因(Naomi Klein)的《无徽标》(No Logo)(2000),以及马克·阿奇巴(Mark Achbar)和珍妮弗·阿伯特(Jennifer Abbott)的纪录片《公司》(The Corporation)(2003),以及埃里克·甘迪尼(Erik Gandini)的《盈余:恐怖化为消费者》(Surplus:Terrorized into into Consumers)。每个人都将反企业行动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上可及的公民和政治行动形式而盛行。

经济唯物主义的批评是一种毁灭人类的行为,这种行为破坏了地球和人类的栖息地,其源于宗教和社会活动主义。宗教批评认为,唯物主义的消费主义会干扰个人与上帝之间的联系,这是一种天生的不道德生活方式。因此,德国历史学家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Oswald Spengler(1880–1936))说:“美国的生活在结构上完全是经济的,缺乏深度。” 从罗马天主教的角度来看,托马斯·阿奎那斯说:“贪婪是对上帝的一种罪过就像所有致命的罪恶一样,就像人类为了世俗的事物而谴责永恒的事物一样。”本着这种精神,阿西西的弗朗西斯(Francis of Assisi),阿蒙·汉纳西(Ammon Hennacy)和莫汉达斯·甘地(Mohandas Gandhi)表示,精神灵感引导他们迈向简单的生活。

从世俗的角度来看,社会行动主义表明,消费主义唯物主义产生了犯罪(其源于经济不平等的贫困),工业污染和随之而来的环境恶化以及作为企业的战争。

关于因不适和享乐主义而产生的社会不满,教皇本尼迪克特十六世说,唯物主义哲学没有为人类生存提供理由;同样,作家乔治·杜哈默尔说:“美国唯物主义是平庸的灯塔。威胁使法国文明黯然失色”。

歷史[编辑]

背景[编辑]

反消费主义起源于对消费的批评,托尔斯泰因·韦布伦(Thorstein Veblen)始于《休闲阶层的理论:制度的经济学研究》(1899),指出消费主义可追溯到文明的摇篮。 消费主义一词还表示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相关的经济政策,并且相信消费者的自由选择应该决定社会的经济结构。

在流行媒体上[编辑]

年轻的网络安全工程师艾略特·奥尔德森(Elliot Alderson)加入了一个名为fsociety的黑客组织,该组织旨在摧毁美国经济,消除所有债务。

帕特里克·贝特曼(Batman Bateman)在布雷特·伊斯顿·埃利斯(Bret Easton Ellis)创作的小说《美国心理》中批评了美国的消费主义社会,他在1980年代是人格化。后来,他继续大肆杀戮,没有任何后果,这表明他周围的人都那么专心,专注于消费,以至于他们要么看不见,要么不在乎他的举动。

參見[编辑]

外部參考[编辑]

  1. ^ Veblen, Thorstein (1899): The Theory of the Leisure Class: an economic study of institutions, Dover Publications, Mineola, N.Y., 1994, ISBN 0-486-28062-4. (另見: Project Gutenberg e-text. [2010-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4) (英语). 
  2. ^ Global Climate Change and Energy CO2 Production—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2010-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8) (英语). 
  • (美)丽莎・茵・普兰特. 《简单生活》. 陈子 等译.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2000年2月: 362页. ISBN 978780100628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