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社会人格障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反社會型人格障礙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反社会人格障碍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 精神病学心理治療
ICD-10 F60.2
ICD-9-CM 301.7
Patient UK 反社会人格障碍

反社会人格障碍英语: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縮寫為ASPD) 是人格障碍的一種,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歸類於第二軸發育障礙/人格異常類別B,必須超過18歲才能夠被診斷為反社會人格[1][2]

自心理醫學發現此病態人格,近百年來便有林林總總不同醫學名詞出現,大致為:無罪感(Guiltlessness)、精神病態性人格卑劣(Psychopathic inferiority)、悖德症英语Moral insanity(Moral insanity)、悖德痴愚(Moral imbecility)。現代則多為用反社會人格英语Psychopathy#Sociopathy(Sociopathy)等醫學名詞。

反社會人格患者在初識時,往往予人理性、高EQ、善良、隨和的印象,但實際上他們不但內心冷漠、無情,更會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盡其所能地算計、利用、掠奪或侵佔身邊的人的擁有物,包括他人的金錢財產、思想創作、人脈、專利、智慧財產權或可遭侵奪、竊佔或毀壞的他人資產和權利。他們的社會化不足,因此缺乏對人、社會、團體的認同與忠誠[1]

精神病態(Psychopathy)和反社會人格在行為上相似,但兩者並不是同義詞,被關押的罪犯中,診斷為反社會人格者的比例約為診斷為精神病態者的兩到三倍。多數在海爾氏精神病態量表英语Psychopathy Checklist(Hare Psychopathy Checklist,簡寫為PCL-R)得高分的亦通過反社會人格的診斷標準,而許多反社會人格的診斷標準的在PCL-R上並未得高分[3]

臨床現象[编辑]

注意
以下為反社會人格的常見特徵,不代表有以下徵狀的人就是反社會人格,反社會人格的人也未必一定有以下徵狀,鑑定是否為反社會人格者請參考「診斷標準」一欄。

良心發展不足[编辑]

他們無法接受或了解道德的價值,嚴重的缺乏良心譴責,所以不會因不道德行為而焦慮或有罪惡感。他們甚至會輕視那些被他們利用的人。而且受到被利用過的人指責時,不會感到內疚和不安,更會憤怒、反駁及責罵他們。 對媒體犯罪的內容標語比他人易受到影響引發模仿形成負面效應。[4]

不公正、不正直、行事卑鄙鬼祟[编辑]

他們不能公正看待人事,也不喜歡別人把他們跟他人一視同仁。不論他們與你是同事、朋友或任何關係,他們期待你把他當成特別的存在,最好是能循私、特殊關注給他特權待遇。

若他們看見比自己幸福、受歡迎、成功的人,他會想取而代之其一切利益並會付諸行動去爭奪。

他們對想要侵佔的擁有物往往不動聲色,不會直接坦白透露自己覬覦的目標,也不會向當事人採用當面請求、直接溝通這類容許被溝通對象拒絕的行為。

就算明知道當事人不情願,也會暗中以偷拐搶騙這類非品格手法侵佔他人資產、搶奪他人的朋友或對象,或是受到法律保障的各類人權。

當他們在一個團體看到不健全的法令或制度,不但不會支持幫助其改善,更會操作利用其弊以圖利,情願保留人治而不法治的空間,以保留其中供其弄權和操作的便利。

善於操弄利用他人[编辑]

他們會營造出一個討喜的形象和人格,比如風趣、樂觀、隨和好相處的姿態,以解除別人的武裝,並利用自己對別人的需要和弱點有敏銳的觀察力,據此發展出他們操弄別人的話術。

他們擅長看出誰有利用價值、誰方便他們利用。因此那些天真、熱情、友善、具慈悲心或宗教情懷者、孤獨少朋友者或不諳人性黑暗面者,一旦具備反社會人格者想要利用剝削的立場或條件,往往成為遭受反社會人格者恣意玩弄、利用、陷害和欺騙的目標。

他們認為,利用他人就像他們習慣說謊欺騙他人一樣,對他們而言都只是滿足欲望的手段,無論他們是利用關係或藉由謊言達成目的,被利用的人是自己甘願才會發生。

慣性說謊,言行不一[编辑]

他們的謊言有大有小,有些謊言難以拆穿分辨,但即使是看似拙劣的謊言都有其直接或間接的目的,比如裝笨、純粹想愚弄對方、給予錯誤訊息,混淆對方的觀感以告訴別人此人判斷力差或自以為是,或想激怒對方以便指控此人有多暴躁難相處。

他們的言行不一往往是說謊造成的。與改變心意的差別在於,他們常會有同一時間內說一套做一套的自相矛盾出現。

說的滿口仁義道德為公為他人的說法,好像願為他人委屈,事實上做的往往是損人利己、損公肥私的行為,不惜損害公眾和他人利益以圖利自己,非常自私自我,但是他們的形象和說法永遠是一副我為你和大家著想的表象。

虛偽矯飾、自私自我[编辑]

反社會人格者可能具備善解人意的能力,也善於強調或運用技巧營造出為人著想的形象,但他們實際上只在乎自己要的是什麼,對他人的痛苦完全無感。

與社交無能和亞斯柏格症患者的差別在於,前二者是在社交互動時無法理解判別他人的社交訊息而惹惱他人,反社會人格者卻是深知什麼說法會造成什麼效果和反應,而他們就是只要對自己有利無害,則不惜損人利己。

對他人權利的無視[编辑]

他們对自己侵犯他人的行为,並不需要具備常人認為充分合理的解释,就只是想就這麼做了,因而可以理所當然並且無良心負擔地侵犯任何人的身體、資產、自由、隱私、或任何個人能具有的權利。對他人擁有物的算計和侵佔,明確展現他們毫不尊重他人的權利。

在常人認為完全没有必要撒谎的情况下或者撒谎并无法给他们带来任何利益的时候,又或者即使谎话很容易被揭穿的时候,他们还是会选择撒谎。

当心理学家研究有反社會型人格異常的罪犯时,他们对于他们的罪行只能给出非常表面直接的解释,例如说,当问为什么要抢劫的时候,他们的回答通常都是‘因为他们有钱而我正需要钱’。

擅長似是而非的詭辯[编辑]

不惜以似是而非甚至顛倒是非的詭辯混淆視聽、說服他人,但被說服者事後常會發現自己一次次被禁不起考驗的歪理,甚至是空頭支票欺騙、慫恿,做出損及自身或他人,只對反社會人格者有利的糊塗事。

例如,「我直接跟你要,你也不會給我,所以我只好騙你了。我沒有你那種天生的好運和好命,只能自己努力爭取命運沒給我的東西。」這就是他們自稱逼不得已又自憐自私的典型邏輯,處心積慮地算計他人、偷拐搶騙、損人利己,被他們稱作「自己的努力」。

結交及維繫關係以圖利[编辑]

基於瑪莎博士已證實反社會人格者的大腦結構因素導致對情感缺乏反應,也因此,雖然他們容易得到他人的友誼,但因為他們的自我中心與不負責任,讓他們難有意願對人維持無具體利益的純粹情感上的關係。

所謂的利益未必限於金錢,也可以是你樂於教導他、你很挺他會幫他出頭、你交友廣闊能帶他擴展社交圈、這時他正需要你作為洗白形象或與某個失聯的人結交的跳板、與你結交能增加他們的正面形象(例如,你的存在可以陪襯他的善良親切)...等,他們不維繫對自己無益的關係,也因無情而毫不念舊。

他們事實上並不在乎不能被他們利用的人的觀感或感受,只要他們有辦法單方面靠他們的手段阻斷你和他人的溝通,並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到你,你甚至沒有被他們洗腦或維持聯繫的價值。唯有當他們發現與你失聯會造成他們的損失或不便,他們才會找機會保持聯繫和對你解釋、說服和溝通,但提供的訊息也未必是真實的。假如你不再從溝通中給予他們要的訊息或接受他們的洗腦控制,他們讓你聯絡得上並與你往來的時間就會越來越少。

即使你們曾有交情,當你不再供其利用或喪失利用價值時,或出現利害衝突時,此時他們不再具備想與你結交的目的,為了避免你有機會說他們是非,他們不會直接拒絕你,而會技巧性地以正面逃避、對你敷衍、先發制人地向人訴苦抱怨你,或在共通生活圈暗中排擠你的方式逐漸隔離、疏離你。

即使先前曾有交情、甚至不存在利害衝突,他們仍可能為某些相處上的小細節對你有不滿,或為爭取他人的支持與協助而編造故事陷害你。只要你與他仍存在利害關係,無論他背後如何陷害利用你,他都可以在你找他時,跟你維持關係、交談聆聽,獲取對話間的有利資訊,趁你不了解某些他知道的情勢,以為你著想的說法誤導你做一些實際上對你不利對他有益的決定以圖利。

渴望快速獲利、短視、急功近利[编辑]

無論他們從事什麼職業,他們很少為未來長期的利益考量,所以傾向於在短時間內尋求立即的滿足,他們也較難忍受例行性或過於複雜性的事物。

由於他們內心追求欲望的快速滿足,往往難以腳踏實地,見可乘之機就想藉由侵佔他人財產、剽竊他人思想成就,供以壓榨利用。

身邊人士包括親戚家人朋友的擁有物和資源,都是他們盤算加以利用的資源。也因而反社會人格者會成為小偷、強盜、吃軟飯、敗家子,用各種藉口、手段、巧立名目鯨吞蠶食別人的資產。

有需要時,他們可以暫時跟隨社會一套行事。

行為損人利己,卻一直裝可憐[编辑]

瑪莎博士在「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一書提到,反社會人格者的最大標記,就是一直在做損害別人的事,卻一直裝可憐博取同情,害到人全都是逼不得已[1]

比方說,反社會人格者會說,「你教我要找個好對象,所以當我看你的對象不錯,就去追了,這都要怪你這麼教我,而我沒有你那麼好的對象和運氣。」(我有對象卻還去追你的對象,要怪你對象比我好,我命不好,而你又教我要找好對象)、「我會去竊聽是因為我很把他當好友,要確保他對我夠坦誠」、「我不曾對他坦白溝通是因為像他這種人不可能體諒我的」(不溝通要怪對方不會體諒)、「我(有男友)會去搶她(閨蜜)老公、在她朋友和人際圈造謠,是因為我想像她一樣被愛。」(有男友的人去搶閨蜜的男友並毀謗造謠,卻說只是想取代對方被愛)

無論做的是什麼樣違反社會規範、道德倫理的事,一切都是逼不得已、環境所逼,反社會人格者非有絕對證據否則絕不承認,而即使在證據確鑿下被迫認錯,也要把具體責任推給環境和別人造成的,他們都是無奈。

吝於付出補償及完全承擔應負的責任[编辑]

即使作惡在證據明確之下不得不認錯,也不作具體責任的承擔,能不補償就不補償。由他們吝於補償這一點也可看出他們內心缺乏愧疚、羞恥、慚愧等情感,也不存在良心負擔,因此道歉與收拾善後或解決問題對他們來說是完全分開來看的的事。

他們認為應該各人解決各人的問題,即使他人的問題是他們造成的,對方也一定有錯,所以他為何要替別人解決問題呢?除非他不這麼做會受到名譽損失、法律制裁或他們的宗教信仰相信存在因果報應,會衝擊他的利益或導致後遺症,否則他不做對自己無利甚至有損害的承擔。

就算他們的行為具體造成別人的損失,他們只關心並把重心放在避免事情曝光後導致自己名譽或其他直接間接的損失,或者替自己行善以挽回形象或避免因作惡而受到報應。

假如不道歉或不補償會使他們受到名譽損失而導致其他損失,他們也會選擇最小承擔的付出。他們甚至計算著如何能在補償的同時,自己也能從中回收好處或獲益,儘可能避免無益於己的純粹付出。

不忠實、不真誠,不知恩圖報[编辑]

反社會人格者之中,常見言不由衷的小人和偽君子。

撒謊和偽飾固然是他們達成目的的慣用手段,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根據瑪莎博士公佈的實驗結果,反社會人格者的大腦前額葉對情感相較於常人無反應,僅對快樂、憤怒等最原始的情緒產生反應,因此他們實際上感受不到愛、同理心、感激、悔意、愧疚、慚愧、羞恥等情感,自然不會有他人感受到這些情感會有的付出和其他常人會有的反應。

由於情感缺乏,他們雖然能在禮貌上對給予自己有恩者道謝,卻並不真的理解感恩和慚愧是什麼,開口說感恩這種情感用語對他們來說只是在朗讀陌生的單字,而道謝和表示感激無異於出於塑造形象和社交必要的戲劇表演,他們只想表現得像一般人,卻不會在不會受檢視的狀態下付出,於是他們所有言行以圖利為依據,未必會付出知恩圖報的具體回饋,在做惡事時即使口頭認錯也吝於補償而推卸責任拒絕承擔,更因為無良知和道德意識,可以忘恩負義、過河拆橋,見有利可圖就出賣或惡意栽贓、陷害、誣衊提拔自己或跟自己深交的恩人、導師或友伴。同理,他們也是不忠實和不真誠的伴侶和夥伴。

診斷標準[编辑]

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第五版(DSM-5)的定義,反社會人格疾患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A. 從十五歲開始,廣泛的「漠視及侵犯他人權益」的思考或行為模式,以下七項診斷準則中至少三項 (或以上):

▪ 不能符合社會一般規範對守法的要求,表現於一再作出侵犯法律或社會規範的違法行為。

▪ 狡詐虛偽,表現於一再說謊、使用化名、或為自己的利益或娛樂而詐欺、欺騙、哄騙愚弄他人。

▪ 做事衝動或不能事先計畫。

▪ 易怒且好攻擊,表現於一再打架或攻擊他人身體。

▪ 不在意自己及他人安危,像超速駕車。

▪ 經久的無責任感,表現於一再無法維持經久的工作或信守財務上的義務。

▪ 缺乏悔恨和內疚感,表現於無動於衷或合理化對他人的傷害、虐待或偷竊。

B.十八歲才可確立此診斷,以免跟少年反抗期混淆。

C. 有證據顯示個案十五歲以前為品行疾患的患者,即通常十五歲前即有行為障礙(conduct disorder,一種持續性的行為模式,此行為模式侵犯他人的基本權利或破壞了社會規範)。

D. 反社會行為不僅僅只發生於思覺失調症或躁鬱症發作的病程中。

隸屬於反社會人格障礙的控制型人格[编辑]

控制型人格是所有反社會人格障礙中最危險的一種,因為控制型人格的行為和感情是分離的,不管這些行為有多惡劣。

很多案底眾多,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包括最近的泰德·邦迪、約翰·韋恩·蓋西和丹尼斯·雷德(「綁,虐,殺」)都是毫無悔意的控制型人格。

控制型人格[编辑]

控制型人格內心無情無愛冷血,由於視道德為虛偽和假清高,為人不忠不信不義不仁,並且極度自私,卻甚早就透過後天的觀察和練習,學會如何適時適切地流露虛假的情感和合宜的進退言行以利用、操弄他人的情緒和反應。

個性強硬不一定就是控制型人格。重點在於「他們是不是允許你有自己與他們不同的觀點,還是他們超常地以謊言和歪理說服、操縱和介入糾纏你的朋友圈以控制你的思想和決定」。你有必要對一個不熟卻又用各種有利於你的說法深度介入你的生活圈的人高度警戒。

內心自戀或高度自我中心的控制型人格表面上可能表現得很隨和,卻在沒有得到足夠多的關注時開始情緒勒索。情緒勒索是一種非常巧妙的,而且不容易被拒絕的控制手段,因為他們總是在對方沒有刻意傷害他們的時候找出足以小題大作的細節去陳述他們很受傷、很傷心、很痛心、很在意你心裡有別人、你的話太傷我的心了之類的,用以讓人感到內疚而對對方予取予求。被控制者往往陷入控制者虛假的情感迷障,產生被控制者過度在乎的錯覺和使控制者失望的內疚感,事實卻是控制者以自導自演的戲劇化演出及障眼法創造出不曾發生的委屈。他們自私到寧可無辜的人陷入不必要的自責和罪惡感而淪為意志不自主的棋子,也不能容許這些人不配合他的需求去思考和反應以供應他接續不斷的欲望並支持他侵犯他人的言行。

如果你有任何地方不滿足他讓他不愉快,他也會跟你唱反調或跟你冷戰不讓你好過。故意唱反調是他們用以證明對方很愚昧的娛樂,控制型人格認為愚弄對方能讓自己顯得很厲害、很刺激。能夠壓倒自己鎖定的目標或證明對方比自己差,是反社會人格障礙者共通的一大樂事。

控制型人格的人很少真誠地讚美別人。因為他們不想要你自我感覺良好,這樣容易不受控制,而且會把注意力從他們身上轉移。他們一旦讚美別人一定是間接的、不耐煩的或者是在影射別人的缺點。控制型人格刻意高調在公開場合以可見度高的方式讚美人通常是當他認為這樣做對他自己有利,比方說,想拉攏被讚美的人、刻意公告旁人以塑造自己善良隨和大方的形象,如果訊息發佈的方式能見度高,他們還會刻意再加上一些他們想給予他人的形象的細節,比如「我好害怕」、「我很膽怯」等等一般人不會訴諸於文字的不自然台詞,裝作不經意洗腦他人的自我表述。擅長用詭辯之才操弄他人觀感的控制者,更會強調自己口才不佳、詞不達意,以卸除他人的心防。

控制型人格沒辦法忍受和接受彼此間意見的不同。事實上,控制型人格的人一直在尋找改變你核心特質或性格的方法,把你重塑成是他控制周邊世界的一部分。他們深怕自己不能洗腦他人對自己的印象以及對所有人事物的觀感。但是他們教導的訊息多是關於人事物的負面訊息,不但無助你的成長,更不時提供錯誤資訊。因為他們的溝通重點在控制你、替你塑造你對他們的正面評價和你周遭人事物的價值觀,當你對這世界越恐懼、越困惑,越會信任他們,方便他們操縱。

控制型人格的人通常通過貶低或批評他人來抬高自己以獲取控制權。事實上,控制者很容易辨認,因為他們總是說其他人多麼會欺負人、多麼虛偽、愚蠢、惡毒、可笑、煩人、自以為是、狡猾、無知、暴躁難相處、自私自利、情緒化等等,置身世外的無奈口吻就好像他們從不這樣。例如以感嘆的樣子跟你說,這個世界的人性太醜惡了,或者在你提到公司同事時,身為同事的她告訴你,唉,他們就是太自私了。他們經常假裝好心地讓你覺得你身邊你所信任的人或存在的世界充滿未知的危險,很可怕,只有他最好心最值得信任。

大部分控制者都會通過批評來進行控制,「是你的錯」,什麼錯都和他們沒關係。控制型人格的人不能公正地看待問題,在他們的錯誤被指出時,他們總會巧妙地將話題轉到責備別人身上。當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在控制者還沒成功把矛頭對準你或別人的時候儘快結束討論。

注意觀察你的其他朋友。如果控制型人格刻意接近你的朋友和支持者們,就要小心了。控制型人格會試圖挑撥你和你朋友之間的關係,散布謠言,分立你們,各個擊破,甚至在你面前說你朋友的壞話或是在你朋友面前說你的壞話,企圖破壞你和周圍人的關係。他們的最終目的是孤立你,這樣被孤立的人就完全屬於他們了,在他們企圖貶低你的朋友的時候就要小心了。

控制型人格很少有親密的朋友,他們會嫉妒受歡迎的、成功的人,還會對於受歡迎的人所擁有的盛譽大肆批評。有些控制者經常拍照合影以突顯自己朋友多,有可能照片裡的人與控制者幾年間才見一兩次面、幾年前已因故不再往來,或總共只見過一面,甚至雙方根本沒聯絡,也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兩人合照放上社交網站,營造好像熟人很多、自己很把對方當朋友看的社交形象。

控制型人格對你格外慷慨的時候要注意了,因為這時他們企圖用給予的方式讓你印象深刻並控制你。當雙方不太熟,卻對你很親近慷慨,此時的控制者意圖透過給予很多東西,讓本性較單純內向或朋友不多的人不自覺就總覺得對他們有虧欠,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如此。他們就會利用這種虧欠情緒控制你。

控制型人格會慢慢地將他的意志轉移到你的潛意識裡,隱藏到你內心的最深處,一旦被他發現你已經是「甕中之鱉」,那些看起來像是對你好的事情,就會變成操控你的尖刀。

你回頭一看,你早在完全活在控制者替你編織的空頭支票裡打轉,你原有的夢想、朋友、目標,全都在控制者介入操縱下變樣了,你活得不快樂而孤單,你最親近的朋友是這個控制者。

你們建立的關係,長期建立在控制者的思想和夢想底下,他把他的夢想和思想,洗成你的價值觀,他想對付的人,原本是你朋友,多年往來愉快,也因細故變成跟你有大仇恨的人。你只是無數遭受其手段和謊言控制的其中一枚棋子。你們一起做了許多侵害剝奪甚至違法的事,引誘你參與集體凌虐陷害、偷竊、毀壞,他卻無動於衷振振有詞,後來發現他傷害虐待偷竊的藉口都是編造出來的,你回想這段遭遇內心滿是傷痕和羞恥。

如何擺脫控制型人格的掌控[编辑]

●你的個性越堅韌,控制者越難將你打敗。這對於他們來說非常困難。也就是說,這是對你間接的誇獎,因為你真的非常堅韌,而那個想要改變你個性的傢伙卻沒有勇氣,無能為力。

●不要害怕去接觸別人認識新的朋友,因為這是正常的情感需要。而且這也有助於讓你對自己的人生有一個更健康的期待,同時也會幫助你脫離控制狂人去尋找自己的個性和依靠。但不要向他解釋你需要這種改變,這會刺激他更強的控制欲,因為這樣他就知道你在幹什麼,他很容易輕易地操控你。你默默做出改變就好!

●要劃出界限,堅定地指出並堅持你的立場。期待類似這樣的話吧!「去做這個」,「當然啦,你一定會同意的」,「如果你離開,那麼……」,「你需要……」等等。當你聽到類似的話時,不要輕易妥協。

●對於他們對你逃離他們的控制而做出的過激反應不要意外。當控制感喪失的時候,失落的心理會激發出身體的病症,比如說後背或肚子疼痛,頭痛,悲痛流淚,昏厥或者出麻疹等等。各種生理或心理上令人震驚的戲劇化反應只是想通過吸引他人的注意力、同情和關心以重獲控制權。遇到這種情況,如果你真的擔心他,就直接把他送到醫院去(這是個檢查出憂鬱傾向的好機會),但不要被他抓住把柄控制了。

●控制型人格操縱慾非常強,且不論他們企圖控制背後的原因。他們非常不喜歡你為自己的利益發聲,畢竟這絕對違背了他操縱你的目的。在發聲爭吵時,你一定要保持冷靜,不要衝動。一定要記得他發飆的原因是因為你在挑戰他的權威。最好的辦法是立即結束談話——如果他們開始言語攻擊的話——可以直接離開或者說完再見就把電話掛上。

●在這種關係中要獨立思考,不要總是向其解釋你在做什麼或怎麼做。你知道這種人有控制別人的需求,但你千萬不要妄圖「治療控制者」。除非他自己想要改變,否則你是永遠無法「治好」他的,解釋你的行為只會讓他加強對你的控制。永遠記住控制狂人的問題在於他自己而非在於你。

●要值得信賴(公平誠實)但一定要將自己的觀點遠離這個歪曲事實、胡編亂造的操控者。控制者總會讓你預留志願者個人訊息或者回答一些能夠勾出你不好經歷、弱點或失敗事情的問題。這些訊息在之後會用來說服你或者和你玩些心理遊戲(他們搜集來的訊息會保存很久)。 決定遠離或切斷與這個妄圖控制你的人的往來。你或許想要把他們剔除出你的生活,但如果他們是你的家人、伴侶或者工作夥伴就沒有辦法了。下面是一些與其相處的方式:

●在那個人讓你瀕臨瘋狂的時候,儘量讓接觸變得短暫、溫情。當這個辦法不可行的時候,請看下一步。

●不要混淆個人權利和選擇,或者莫名地讓其產生控制你的慾望。這個人會在教育、生活方式、職業目標等方面讓你做出偏離自己的目標的選擇。除非你完全同意,否則他們會否定你的觀點,甚至否定你這個人。你可以直接說你很感激他們的意見,但這件事是你自己的事,所以你會遵照自己的想法做出選擇。

●如果你是個一直堅定,安全感較強的人,過了一段時間你可能會因為你在這個人面前永遠被挑錯這件事覺得有點詭異,尤其是討論到這個人非常擅長的領域的時候。注意下面這種感覺,他們總是在一旁指導你,如果你現在不聽他們的,接下來的一端時間你都會被他們的陰雲所籠罩。不要讓這種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永遠要小心這類人。

●要記得,你雖然無法控制別人,但你有辦法控制自己對他們的反應。你要讓事情按照你想要的方向前進,而不是按照他們的要求做事,或者試圖說服他們,這樣是絕對行不通的。

●要遵從你心靈的聲音,知道什麼時候該離開了。

●不要讓控制者把你逼入絕境或孤立無援。無論離開他會讓你多麼貧窮或者生活多麼困難,你的生活品質絕對值得你付出如此代價。

●永遠不要告訴控制者你的一些奇怪的經歷,也不要告訴他們真心話或者一些不好的想法,因為他們會利用這些對付你,控制你。他們會利用這些想法孤立你,讓別的人不喜歡或者不信任你。不管是當著你的面說也好,背後說也好,控制者期望把你逼到絕境——這樣他就可以像控制小狗一樣控制你和每一個人。

●如果你被孤立了,或者只能和他們的家人和朋友交往,那就意味著你的感覺與願望不會受到重視和尊重,就好像控制狂人永遠在為掩蓋他們的重要錯誤而在和你玩心理遊戲似的。

●真正的依賴者自然會吸引被依賴者。如果你身體有殘障或者有長期的經濟困難,又或者你有一些生活問題急需幫助,你會不可避免地需要尋求某個控制狂人的幫助。你要慢慢脫離這些控制你利益或醫療狀況的人。把所有事情記錄下來,然後向一些精神更健康的人尋求幫助。當某些社會服務工作者,醫護人員或者家庭看護超出你本來的意願強行干涉你的生活時,你可以尋求相應的法律援助。

警告

●和控制型人格的人劃清界限,聲明某些事情是你不可觸碰的底線。然後他們就會不停地越界以圖試探你,這時候一定要堅決抗議、反擊。

●控制狂人經常會假扮好心以達成某些目的。千萬不要被這些「善意」的行為迷惑,忽略他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要小心那些在相識之初就企圖了解你情感弱點的傢伙。比如他們會告訴你他們生活得非常艱辛,因為六年前他曾被欺凌過,然後他們會告訴你他們只相信你一個人——接著他們會試著讓你說出一些類似的不好的經歷。然後他們會觀察別人是如何在言語或行為上傷害你,他會經常說「讓你被騙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你不覺的正因為你做了什麼才會有如此遭遇麼?」他們一開始會看起來非常真誠非常關心你,但是接下來他們就會利用這些去欺負你讓你同意他們的觀點。這是一種心理遊戲,通過影響你的自我認知以達成他們的目的。你會在和他們交談過後,時常覺得情緒低落,易怒泄氣,然後他們會讓你做一些你並不喜歡的事情。正常的分享和這種經歷是不同的,通常在相互分享苦痛經歷後,雙方都會覺得被理解,心裡會舒服一點。如果感覺變得更糟,那就要注意是不是被控制者耍了。

●要記得是我們引導別人如何對待我們。如果你發現你一直在關於自己的問題上向他人妥協,那麼你就不是在過自己的人生而是被他人控制了。

●如果你發現你喪失了對其他的人興趣或放棄了自己之前的愛好和朋友,那麼你很可能被控制了。

●你被控制的時間越長,你會變得越軟弱。當軟弱的人格成為你的主要性格時,想要恢復那個正常的堅定的人格就很難了。

成因[编辑]

對於反社會人格障礙的成因眾說紛紜,未經科學證實的說法包括,有人猜測他們可能是在生長過程中,遇到某些原因導致他們對社會失去信任,進而影響到思想上的異常。另一種看法是,他們生理上的缺陷使得他們難以學得制約反應,也有人認為他們只是善於逃避心中不舒服的感受而已,但是這些揣測不僅缺乏理論依據,也顯然與反社會人格的特徵有所矛盾而不知所云,尤其反社會人格者遭證實的無情感反應、無良心制約、無道德意識及無罪惡感的事實,突顯出"逃避心中不舒服感受"的說法非常荒謬無稽。

美國哈佛大學暨哈佛醫學院瑪莎博士表示,真正會受到傷害的人是有情感和有良心制約的人,在她臨床25年經驗來看,反社會人格者沒有自我良知約束,也沒有情感可以傷害。根據瑪莎博士,科學實驗已證實,反社會人格者的大腦前額葉區塊對深層高度的情感毫無反應,只對最原始的情緒,包括憤怒、高興、自尊受損等情緒有反應。因此反社會人格是由先天腦部生物因素造成。

美國犯罪心理學家Scott A. Bonn博士則將反社會人格障礙細分為兩種,同樣隸屬於反社會人格障礙,控制型人格和反社會人格二者的成因不同。通常認為控制型人格是天生由基因決定的,而反社會人格則是後天環境決定的。

控制型人格與一項造成大腦負責衝動控制和情感區域發育不全的生理缺陷有關。反社會人格,則更可能是童年心理創傷和生理或者心理虐待的結果。因為反社會人格更像是習得的而不是固有的,反社會人格在特定的環境下,對特定的人,是有移情能力的。

治療和效果[编辑]

因為反社會人格不像一般心理疾病會有心理上的異常行為,也能正常的生活,所以他們通常不會求助於醫院或輔導中心。至於已經觸犯法律而接受監獄的心理治療,其效果也不甚樂觀。一般的治療方法在他們身上成效不彰,這應該歸因於他們本身的欠缺焦慮和罪惡感、無法相信他人、難以學到教訓等的人格特質。

反社會人格者只重視自身感受及利益,且難以學到教訓,因此通常對他們慈悲縱容只是讓受害者一再慘遭毒手到反社會人格者徹底毀滅或剝削盡一個人的所有利用價值為止。

若某些因素使他們深信作惡與為非作歹對自己不利(例如,對部份人有用的現實生活中發生的宗教因果實例),則他們可能產生意願在行為上自我約束收斂其侵犯他人權利的言行,但內心缺乏感情的冷漠及不在乎他人等內心情感和思考模式導因於先天大腦結構因素,無法以學習改善。

相關影片[编辑]

YouTube上的视频 《心理學小動畫 | 反社會人格障礙就是不合群?》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 瑪莎·史圖特著 陳雅汝譯 ISBN 978-985-124-802-8
  2. ^ (中文)反社會型人格障礙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8-07.
  3. ^ Patrick, Christopher J (Editor). (2005) Handbook of Psychopathy. Guilford Press. Page 61.
  4. ^ 社論 媒體渲染凶案誘發模仿效應. 2016-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