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古代东亚的朝贡体系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贡拉丁语tributum),又稱進貢,是一方将财富以某种形式给予另一方,以表示順从或结盟,尤其是君主國裡臣民獻上禮物給君主,或藩屬國也會向宗主國獻上禮物。這些禮物稱為貢品。朝貢是地方臣服于中央统治者,或者属国臣服于宗主国的表示。

朝贡体系也称“宗藩体系”与条约体系、殖民体系同为世界主要国际关系模式之一,曾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古代历史当中。

詞源[编辑]

据《禹贡·疏》载:“贡者,从下献上之称,谓以所出之谷,市其土地所生异物,献其所有,谓之厥贡。”可见,贡赋之物,为一地“所生异物”,也就是特产之物。

中華朝貢體系[编辑]

中国中心主义里的四夷示意图

中華朝貢體系是最為典型的朝貢體系,自公元前3世纪开始,直到19世纪末期,存在于东亚东南亚中亚地区的國際關係體系。东亚朝貢體系乃以中国中原帝国为主要核心的等级制网状政治秩序体系,中原王朝以天朝自居,透過冊封,結合儒家思想體系,層層往外推拓(详见:曾向中原王朝朝贡的政權列表)。

而在某些时期,中原王朝由于种种原因也曾向周邊其它强势的民族或国家进贡。(另见:中国历代进贡国列表)。

后期,大约在唐朝时期,朝贡关系渐渐转化为朝贡贸易,即:礼尚往来,东亚(琉球)等国将本国物品换取天朝的自己所需货物。

此外,各國的地方政府也會向本國君主進貢貢品,貢品通常是全国各地或品质优秀、或稀缺珍罕,或享有盛誉,或寓意吉祥的极品和精华。贡者:名、特、优也。贡品多为在历史演进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贡品文化,包括制度、礼仪、生产技艺、传承方式、民间传说故事等。

中國王朝內地方對中央的進貢[编辑]

太湖白魚是隋朝貢品,《吳郡志》載:“白魚出太湖者勝,民得採之,隋時入貢洛陽”。

明清两代,鲥鱼是为贡品,自江南送至北京。吴嘉纪有《打鲥鱼》诗:“打鲥鱼,供上用,船头密网犹未下,官长已备驿马送。樱桃入市味好,今岁鲥鱼偏不早。观者倏忽颜色欢,玉鳞跃出江中澜。天边举匕久相迟,冰填箬护付飞骑。君不见金台铁瓮路三千,却限时辰二十二。”康熙二十二年,山东按察司参议张能麟上《代请停供鲥鱼疏》,歷數鲥贡给百姓带来的不便。康熙下令:“永免进贡”。方濬師云:“向有魚貢,乾隆初元,恭奉上諭:「聞江南長江一帶有貢獻鰣魚之例,至康熙年停止,因而改為折價向網戶徵收,向有魚貢,乾隆初元,恭奉上諭:「聞江南長江一帶有貢獻鰣魚之例,至康熙年停止,因而改為折價向網戶徵收,“亦可證貢品清代語明代相同,作為丁役的一部分,通常為貧戶負擔,免去仍要改其他丁役負擔,比如負擔衙門差役的工時費,雍正時攤丁入畝,已將原本地方經費的丁役丁銀上繳中央,乾隆時但仍對漁戶徵銀,故有方濬師之疏,同樣的有清一代貢品作為丁差丁銀的一部分,所有地方都重復徵收或加雜派,比如福建、金門的貢糖,各地及臺灣的貢茶如雲南普洱茶,及廣東以外國商品上貢,在清代都屬攤丁入畝後的加派,其例全國可見。 明代歲貢為均徭銀差的一部分,均徭則是以丁為主,服務於官府內的經常性差事,均瑤又分力差與銀差,力差多由富戶應役,名目多為皂隸、獄卒、門子、馬伕、驛館夫,由應役人親身應役,銀差多為貧戶應役繳納,以平衡負擔,名目為歲貢、馬匹、草料、工食、材薪、膳夫折價。上述鰣魚是明太祖定都南京定下的,鰣魚為四月左右的迴遊性魚類,主要作為太廟祭祀的享品,「鰣非難供而鰣之性難供」鰣魚離水即死,明成祖遷都後,經二千五百里運送到北京,造成富戶的負擔加重,捕鰣魚對貧戶而言,事實上是不難的。

近代近似朝貢體系的情況[编辑]

日治時期台灣對日本[编辑]

20世紀初,日本當局台灣總督府曾實行「農業台灣、工業日本」的策略,並控制台灣的糖業、鹽業、蔬果等資源。如香蕉蓬萊米一向獲得日本人的青睞,因此日本當局將台灣最上等的農產品運往日本。其中台灣部分品質更為優良的農產品則優先給日本皇室食用。

大東亞共榮圈[编辑]

日本在二次大戰前所制定的國際戰略構想大東亞共榮圈就某種程度上和中國的朝貢體系相當類似,只是核心由「中國」和「中華文化」改為「日本」和「日本文化」,可能是受到朝貢體系的影響而制定。但是此類政策常被視為是殖民統治的一種手段,因此較原本的朝貢體系具爭議。

参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