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古巴导弹危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古巴導彈危機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古巴导弹危机
冷战的一部分
Soviet-R-12-nuclear-ballistic missile.jpg
中情局照片:苏联制的R-12导弹于红场上的展示,该型导弹后续部署至古巴
日期 1962年10月14日-28日
(美国海军对古巴的封锁,截至1962年11月20日)
地点 古巴加勒比海
结果
参战方
 美國
 土耳其
 義大利
得到支持:
 北約
 蘇聯
 古巴
得到支持:
华约
指挥官和领导者

美國 约翰·F·肯尼迪
美國 羅伯特·法蘭西斯·甘迺迪
美國 肯尼·歐 唐納
土耳其 杰马勒·古尔塞勒
美國 罗伯特·麦克纳马拉
美國 马克斯维尔·泰勒
美國 柯蒂斯·勒迈

美國 小乔治·惠兰·安德森英语George Whelan Anderson, Jr.
伤亡与损失
击落1架飞机
1架飞机受损
1名飞行员丧生

古巴导弹危机英语:Cuban Missile Crisis),又称加勒比海导弹危机加勒比海危机,是1962年冷战时期在美国苏联古巴之间爆发的一场严重的政治、军事危机。事件爆发的直接原因是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

背景[编辑]

冷战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後的两个战胜国美国和苏联分别代表两个截然不同的经济思想意识形态政策,以美國為首的资本主义國家,亦即自稱自由民主國家,結成陣營,同以蘇聯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亦即自稱代表無產階級的共產黨執政國家,展開全球性的政治較量,两个超级大国的策略在于不断使用新的武器来显示自己的优势。

双方的战略考虑均不排除对对方进行核“首发”的措施。这个战略的目的在于对对方进行猛烈的第一次打击,以至于对方瘫痪,无法进行核反击。常规武器的火力无法达到这个目的。当时两个超级大国所拥有的导弹技术(洲際彈道飛彈)可以达到18,000公里外的目标,因此双方均可以从自己的国土打击对方国土内的目标。同时双方的战略轰炸机机队(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图波列夫Tu-95)也能够打击对方领土内的目标。但是这些武器的短处在于它们的预警时间太长,因此对方有足够的时间采取反措施。为了缩短这个预警时间,双方必须将其核导弹尽量布署到对方的领土附近。

在1962年古巴危机前夕,美苏核武库(总量/其中战略核弹头)对比为(27000/5000):(3600/300)。美苏可从本土打到对方的洲际导弹对比为200:50,其中苏联SS7(R16)刚装备不久,实际可能仅20枚SS7(R16)和3枚SS6(R7)可用。美国另有刚成军的5条华盛顿级核潜艇,每艘可携带16枚射程4000公里使用固体燃料可从水下发射的北极星中程导弹,可于北冰洋和日本海对苏联构成潜在核威慑,而苏联当时还没有相应的对抗措施。基于以上极具优势的核力量,1959年美国在意大利土耳其布署了45枚中程弹道导弹PGM-19朱庇特彈道飛彈,距离莫斯科仅约2000公里,进阶形成对苏联的公开核威慑,这是后来古巴危机的导火线。

1898年美國戰勝西班牙,逼使西班牙放棄古巴主權,古巴成為獨立國,但古巴的政治、經濟實際被美國控制,大部分古巴產業掌握在美國人手中。美國與古巴訂立不平等條約,直接干涉古巴政府,並在關塔那摩灣建造永久海軍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古巴的民族主義日漸高漲,而美國扶植的巴蒂斯塔政府廢除憲法,實行軍事獨裁統治,引發民眾反抗。1953年7月,以卡斯特羅為首的古巴革命軍發動武裝起義,經過多次失敗,卡斯特羅等革命黨人流亡海外,與南美阿根廷游擊隊領袖哲古華拉合作,1956年底乘坐小艇從墨西哥偷渡返回古巴,展開游擊戰爭,1959年1月1日,卡斯特羅領導的革命黨終於推翻巴蒂斯塔政權,建立古巴革命政府。半年之後,古巴革命政府實行土地改革,開始沒收土地和私有財產,美國人擁有的銀行、工廠、商店、農場全部國有化,美國政府立即宣佈與古巴革命政府斷絕外交關係,凍結古巴在美國的資產。并且开始對古巴實施貿易禁運,古巴革命政府开始倒向蘇聯陣營。


古巴革命[编辑]

1959年1月1日,古巴取得了人民革命的胜利,推翻了巴蒂斯塔政权。1月13日成立了古巴共和国。宣告这一胜利的是领导人民革命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当时这位领袖人物年仅32岁。新政权成立初期,美国同古巴的关系还比较好。2月,卡斯特罗出任总理,4月访问美国,还受到艾森豪威尔政府的热烈欢迎。同時美國希望把古巴纳入美国的势力范围,巩固它在拉美的基础。 无论是卡斯特罗还是他的战友,本来不仅同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任何联系,而且甚至对马列主义、对共产主义学说尚无基本的认识。

美古关系恶化[编辑]

1959年6月,古巴新政府的领导成员发生很大变动,政府重要部门绝大多数被主张实行激进政策的人所掌握。美国政府担心古巴动摇美国在拉美的基础,因而就对古巴新政权产生不满,并且企图逼新政府就范,結果就导致了美国与古巴关系的日益恶化。卡斯特罗的新政府一开始打算保持古巴与美国的关系,但是美国不肯与卡斯特罗交往;卡斯特罗向美国贷款,但是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政府拒绝其要求,并且支持古巴内部的遊擊组织试图推翻卡斯特罗政府。1961年1月5日,艾森豪威尔政府于卸任前半个月宣布同古巴断绝外交关系。同时,从经济上开始对古巴进行制裁,企图通过卡断经济命脉来扼杀古巴新政權。因此卡斯特罗只能向美国以外的势力求援。

猪湾事件[编辑]

1961年4月15日,在肯尼迪政府的策划下,古巴流亡者組成的部隊驾驶改涂流亡政府标志的美国B-26型轰炸机对古巴进行了两天的轰炸,1000多名流亡軍登上古巴豬玀灣,意图占领机场,迎接古巴流亡政府,而后流亡政府以寻求美国帮助的名义,请求已在佛洛里达训练10个月的约1万美军直接插手,入侵古巴并推翻卡斯特罗政府。但是在72小时之内,流亡军被政府軍擊敗,流亡政府也未能登陆古巴。美国政府并未就此罢休,继续对古巴施加压力。

北方森林计划[编辑]

在古巴流亡军的军事行动失败后,美国又拟定了北方森林计划,即由美军执行如袭击美军驻关塔那摩基地和位于佛罗里达的民用设施等各种恐怖袭击,然后嫁祸于古巴卡斯特罗政府并以此为由直接出兵入侵古巴。但此计划被肯尼迪搁置,并未执行。

向苏求援[编辑]

在受到美国的强大压力时,卡斯特罗不得不向苏联寻求援助。苏联当时对古巴的处境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关切,正是出于同美国争夺霸权的需要,想在拉丁美洲找一个立足点。古巴的求援,正是赫鲁晓夫求之不得的事情。他认为,古巴局势的发展,直接关系到苏联在拉丁美洲的影响,关系到苏联的威信及其在拉美的立脚点。古巴和苏联于1960年就恢复了外交关系。在美国同古巴绝交后,苏联就抓住机会,增加了对古巴的经济、军事援助。苏古关系的发展,也就隐伏着美苏关系的紧张和日后的导弹危机。 被逼入绝境的卡斯特罗,1960年秋天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他面对坐在大厅里的美国人说,是你们促使我们寻求新的市场和新的朋友,它们就是苏联和社会主义世界。在这之后,我们就开始对这种社会主义产生了兴趣并开始研究它。1961年4月16日,卡斯特羅宣布古巴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前奏[编辑]

从1959年开始美国分别在意大利(2个中队30枚)和土耳其(1个中队15枚)共45枚朱庇特中程彈道飛彈(有材料称每个中队都有后备弹,总数可能达75-90枚),在两国分别设立了10个和5个发射场,每个发射场3枚,装载了核彈頭并连接了燃料加注管竖立在发射架上对准苏联,这些导弹距离莫斯科仅约2000公里。1962年4月在土耳其的朱庇特中程彈道飛彈及其发射装置竖立完毕[2],由于这些导弹可迅速发射(最快的5分钟)且位于不受保护的地方很容易被攻击,因此它们明显只是用来进行第一打击使用的。与此同时美国此时已经拥有可以从水下发射的北极星导弹,这些核潜艇不易被发现和消灭,而苏联当时还没有相应的对抗措施。

1960年10月26日和27日美国首次从德克萨斯州的劳夫林空军基地起飞U-2侦察机飞越古巴。1961年9月5日美国侦察机首次拍摄到SA-2地对空导弹以及米格-21戰鬥機

阿纳德尔行动(Operation Anadyr)[编辑]

1962年5月21日,苏军副总参谋长阿纳托利·格里布科夫大将(Anatoly Gribkov)和两名助手开始根据赫鲁晓夫的想法制定“阿纳德尔行动”(Operation Anadyr)。格里布科夫的初始计划为在古巴部署5个弹道导弹团,其中3个装备R-12型中程导弹(北约代号SS-4,射程2000公里),2个装备R-14型远程导弹(北约代号SS-5,射程3700公里),每个团配有8具发射架,按1.5倍配备相应导弹,导弹按1:1配置战略核弹头。总计40具发射架60枚导弹和60枚百万吨当量级战略核弹。如果从古巴西部发射,导弹射程足以覆盖美国本土全境。为了给导弹部队提供支援,苏军还将部署大批防空和地面部队,包括2个短程导弹团(配备FKR-1短程巡航导弹含16具发射架和80枚战术核弹头)、2个防空师(配备防空导弹)、1个战斗机团(装备40架米格-21战斗机)、1个导弹快艇支队(12艘导弹艇),和4个摩托化步兵团(配备T-54坦克124辆、水陆两栖坦克12辆、装甲车280辆、反坦克导弹发射器36座)。上述部队的总兵力为50874人。

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在7月4日批准了行动计划,三天后赫鲁晓夫拍板决定实施。在9月4日美国U2侦察机发现了苏军的防空导弹和快艇,肯尼迪向苏联提出抗议,苏联人又决定增派1个可投掷核炸弹的轰炸机团(最初为22架IL28和6枚空投核弹,后又增加20架IL28至总共42架),3个装备月神luna短程导弹-发射架-运载车组合的自行火箭营(配备12部可载弹机动的发射车60枚导弹和12枚战术核弹头),2个喀秋莎火箭营(40部喀秋莎火箭发射车)。同时古巴动员正规军兵力27万,配备T-54坦克394辆,高射炮888门,重型火炮和重迫击炮近千门。

1962年9月8日苏联货船“鄂木斯克号”携带SS-4中程导弹赴哈瓦那,这可能是第6个在古巴部署的中程导弹团,但是没有将这批货运到地方卸货,古巴危机即已结束。

至1962年10月,苏联在美国大部未知情的情况下在古巴秘密部署的核武器有:

  • 两批共158枚核弹头由2艘苏联货轮“因迪吉尔卡河”号(Indigirka)和“亚历山大罗夫斯克”号(Alexandrovsk)分别于10月4日和10月23日运抵古巴。其中包含首批36枚第二批24枚共60枚百万吨当量级战略核弹头。这60枚战略核弹头中的40枚在危机爆发中转移到陆地上,以备第1波核攻击,危机结束后又迅速收回存于货轮。
  • 5个中程导弹团共60枚ss4、ss5中程导弹(共40具发射架)分批于9月8日夜和9月16日运抵古巴(另有材料说ss4实际有4个团原定48枚,实际运到42枚,在危机结束后的撤出中按协议向美方展示了这42枚),用于搭载百万吨当量级战略核弹头,目标为美国主要城市。因ss4、ss5均使用强腐蚀性燃料,燃料只能在接到发射指令后灌注。据当时其中一名导弹团指挥官自传,在队员准备弹体时他本人将驱车前往核弹头仓库取回核弹头,往返需要30分钟,加上安装弹头、竖起和灌注燃料的时间,这批中程导弹最快要滞后45分钟至1小时才能发射。
  • 7条高尔夫级(golf class/project 629)常规动力弹道导弹潜艇,各配备3枚射程600公里的ss-n-4(R13)舰载型短程导弹用于搭载百万吨当量级战略核弹头。这些潜艇与仍存有20枚百万吨当量级核弹头的苏联货轮同泊于古巴港口,作为第2波核攻击的后备载具。当时苏联尚无潜射技术,这7条潜艇需上浮,将发射盖打开通风情况下才能灌注强腐蚀的硝酸/苯胺燃料,发射准备时间约15分钟。
  • 首批22架经核武投掷改装的IL28配有从货轮卸载由空军自行保管的6枚407H空投型万吨当量级战术核炸弹,这是苏联在古巴的最快反应核攻击力量。兼备反潜和常规轰炸。
  • 4条狐步级(foxtrot class/project 641)常规动力潜艇,单独配备各1枚T5型战术核鱼雷,用于对付可能的美国对古巴的海上进攻。
  • FKR-1短程巡航导弹,用于搭载80枚战术核弹头,用于对付可能的美国对古巴的海陆进攻。
  • Luna短程导弹含12部可载弹机动的发射车、60枚射程30公里的3R10导弹于10月8日运抵古巴,用于搭载增补的12枚战术核弹,并可能作为FKR-1的候补载具。

危机时间表[编辑]

被击落的美国U-2侦察机的尾部,陈列在哈瓦那革命博物馆
被击落的U-2侦察机的发动机
10月17日拍摄的导弹发射场
  • 1962年8月5日和29日中央情报局通过U-2侦察机以及间谍报告首次在比那尔德里奥省首次发现了防空导弹发射装置。
  • 8月24日,美国国务院情报司负责人希尔斯曼向国会保证,古巴军事装备是防御性的。
  • 9月4日,美国U2侦察机发现了苏军的防空导弹和快艇,肯尼迪向苏联提出抗议。同时肯尼迪宣称“没有证据说明古巴出现了进攻性导弹。”
  • 9月9日,台湾黑猫中队的1架U2于江西南昌被击落,美国担心1960年U2在苏联被击落重演,暂停了对古巴的U2侦查。此禁令至10月9日解除,又因9月下旬至10月13日古巴上空连续近1个月阴雨,实际至10月14日才再次出动。
  • 9月13日,肯尼迪重申古巴的军事部署不是挑衅行行动。
  • 9月19日,美国情报委会员在内部评估报告中再一次确认,苏联不会将进攻性导弹运入古巴。
  • 9月28日,美国在海上发现了苏联正往古巴运送IL28的货轮,综合多方面信息,肯尼迪有所警觉。
  • 10月1日,美国调用胶片返回式侦查卫星变轨古巴上空拍照,同样因为天气原因未得有效情报。
  • 10月7日,古巴总统奧斯瓦爾多·多尔蒂科斯·托拉多(Osvaldo Dorticós Torrado,此时卡斯特罗为总理)在联大发言:如果我们受到进攻,我们必会反击,反击将用强大武器,此武器强大到我们不想用它。更加深肯尼迪政府的警觉。
  • 10月9日,在解除U2禁飞的同时,美国专门又发射了1枚胶片返回式侦查卫星。

危机的爆发[编辑]

真正的危机从1962年10月中开始

  • 10月14日周日:两架从德克萨斯州劳夫林空军基地起飞的U-2侦察机飞越古巴拍照。此时“阿纳德尔”计划的准备工作已大部分完成(中程导弹已全部抵达,但第二批核弹头将于10月23日抵达),赫鲁晓夫在古巴西北部圣克里斯托佛附近将5个导弹团中的2个未经伪装地展开,向肯尼迪摊牌。
  • 10月15日周一:侦察机拍摄的照片明确地显示了导弹的存在。这些导弹是布署在古巴西北部圣克里斯托佛附近的SS-4导弹,它们可以打击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 10月16日周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乔治·邦迪向肯尼迪汇报侦查结果,肯尼迪召集他的执行委员会来讨论各种反应方式。其中包括容忍苏联布署导弹、试图采取外交解决以及军事手段如封港、空袭和入侵。所有这些讨论均是绝密(公众和苏联不知道)。肯尼迪下令继续使用U-2侦察。
  • 10月17日周三:美国一天之内派出六架U-2侦察机拍摄导弹发射场,照片证明古巴两处正在安装SS-4,SS-5弹道导弹发射架,至少有16枚SS-4,24个SA-2防空导弹阵地和一个存放核弹头的掩体。此外照片还显示有数十架伊留申IL-28轻型轰炸机。SS-4,SS-5型号是根据双重间谍奥列格·潘科夫斯基上校(Oleg Penkovsky)以前提供的情报判读出的,这些导弹中射程最大的为4500KM,它们可以攻击所有美国重要的工业城市,包括华盛顿,预警时间只有五分钟。
  • 10月18日周四: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赴白宫与肯尼迪会晤。这次会晤是一次计划已久的会晤。出于策略性考虑肯尼迪在会晤中没有提到古巴问题,双方多次讨论苏联已经多次提出的使得柏林非军事化的问题。这样一来美国更加相信苏联是打算通过他们在古巴的发展来改善在柏林问题讨论过程中的地位。这个假设也是其它西方盟国的意见,后来证明这个假设是错误的。在华盛顿不断有苏联大量向古巴出口武器的消息流传。美国军队开始感到不安。美国将军认为封港太软弱,他们认为必须立刻进行空袭,然后入侵。尤其空军将军寇第斯·艾莫森·李梅(Curtis LeMay)要求进攻:“红狗在挖美国的后院,我们必须惩罚他们。”罗伯特·肯尼迪命令他的司法副部长尼古拉斯·卡赞巴赫审查封港的法律基础。
  • 10月19日周五:卡赞巴赫向执行委员会汇报封港的法律基础。执行委员会被分为数个组,分别研究对付古巴导弹的各种方案。
  • 10月20日周六:虽然肯尼迪的高级顾问要求入侵,执行委员会还是决定进行封港。
  • 10月21日周日:肯尼迪决定封港并召集大报纸的主编来避免报纸过早报道。
  • 10月22日周一:美国军队进入警备状态(三级戒備狀態),为了准备入侵,更多的美军被移驻到佛罗里达州,约200艘舰船围绕古巴。英国、法国、西德和加拿大的政府代表获得通知,这些国家向肯尼迪表示他们的支持。肯尼迪发表电视演讲,宣布从10月24日开始对古巴进行封锁。此外他要求赫鲁晓夫将苏联导弹撤出古巴,并威胁假如美国被攻击的话将进行强大回击。克里姆林宫担心会出大事,高層開始討論美国的底線與入侵古巴的可能。
  • 10月23日周二:赫鲁晓夫宣布不接受封锁,但是保证佈署的导弹完全是出于防御策略的。美洲国家组织开会投票同意封锁古巴。
  • 10月24日周三: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开始,由“埃塞克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执行。美国舰只和苏联舰只首次发生冲突,苏联货轮部分减慢了速度部分掉头,苏联油轮“布加勒斯特”号则继续航行并于25日越过封锁线。美国海军勒令“布加勒斯特”号停船接受检查,布号未有理会,为了防止冲突升级,美国舰只没有总统的直接命令不许开火,放弃了对布号的拦截,26日选中了被苏联租用的、为巴拿马所有的“马克卢拉”号货船,对其进行自封锁开始以后的第一次登船检查,没有发现载运武器后即让其通过。苏联舰只进入封锁圈(离古巴海岸500海里),但是美国并未采取行动而是缩小了封锁圈,所有苏联舰只觉得无趣掉头离开了封锁圈。苏联政府继续表示不做任何让步,但赫鲁晓夫担心除了在海上发生冲突之外,分布过广且缺乏红海军保护的苏联货轮一旦被强行拦截,其中所载武器被美国人“夺取并且分析、检查他们的导弹和弹头等诸如此类的先进武器”,仍令多数载有军火如IL28的货轮返航。
  • 10月25日周四: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会议上美国大使与苏联大使针锋相对,美国首次展示苏联导弹发射场的照片证明。
  • 10月26日周五:苏联不顾封锁,在古巴继续布署导弹。执行委员会讨论军事步骤,並準備繼續美蘇對話。但军方强硬派十分懷疑蘇軍企圖,要求空袭以示警告,假如必要的话入侵。赫鲁晓夫当日较晚时分可能是仓促之中发出了第一封信给肯尼迪,表示假如美国保证不入侵古巴的话苏联可以撤离导弹。肯尼迪决定暫不入侵古巴。
    1962年11月1日的照片

危机的高峰及转折点[编辑]

  • 10月27日周六:当天上午赫鲁晓夫又向肯尼迪提交了第二封比较官方的信,增加了美国须撤回布署在意大利和土耳其的导弹的要求。

該日為古巴衝突的最高峰,雙方均發生小型衝突,首先是早晨時分,美国进行了一次运载火箭试验,这次试验没有通知执行委员会。

同期苏联在古巴附近有四艘载有核鱼雷的狐步级常规动力攻击潜艇(B-4, B-36, B-59以及B-130),美国海军很快就确定了所有这四艘潜艇的位置,但是美国人不知道这些潜艇上带有核鱼雷。此时苏联已授权在古巴的苏军,在受到攻击且无法联络莫斯科的情况下,掌握核弹的部队可自行决定是否使用手中的核武器而不必等待莫斯科命令。由于这些潜艇潜水很深,它们无法与莫斯科通讯。美国海军科尼号驱逐舰(DD-508)向最后一艘隐藏在海底的舷号为B-59的苏联狐步级潜艇投掷了五颗训练用深水炸弹以逼迫其上浮,在这之前苏联在古巴附近海域部署的潜艇大队另外三艘“狐步”级常规动力攻击潜艇已迫于压力而上浮。此时B-59艇内电力已严重不足,食物,淡水等生活物资严重短缺,船员们忍受着近60度高温,整体士气低下。由于美苏两国要求浮上水面的警告方式不同,导致B-59号的艇长误以为核战争已经爆发,决定发射舰上的核鱼雷,由于大副瓦西里·阿爾希波夫英语Vasili_ArkhipovВасил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Архипов)执意不同意(按照当时苏联核潜艇的规章必须三位最高军官:艦長、政委、大副一致同意才能发射导弹),最后潜艇上浮来请示莫斯科的命令[3][4]

相应的,美国空军也下令驻阿拉斯加等地的B52携带核炸弹轮流空中值班。当日一架由阿拉斯加起飞的U2“因导航和通讯系统故障”从公海上空接近苏联楚科奇半岛,苏方起飞6架战机拦截,美方则以2架F-102「三角劍」戰機攜帶1700吨当量的戰術核火箭前往支援U2。虽然肯尼迪下令没有其直接命令不得开火,但技术上发射核武的核按钮实际掌握在空军手中。这也导致危机结束后,肯尼迪要求所有核武需加装密码锁,掌握核武的技术军官只有在获得上级授予的密码后才能使用核武器。

同日,美国一架飞行在古巴上空21336米的U-2侦察机被巴内斯當地原苏军防空部队发射的三枚SA-2防空导弹中的两枚击中坠毁,飞行员安德森少校当场死亡。另一架美國海軍的RF-8A也被37 mm防空砲火擊中,U-2在古巴被防空导弹打下的噩耗传到美国空军司令部后,鷹派就已經開始明確立場,認定蘇軍不打算接受談判,美国空军官员当即决定根据计划出动F—100战斗机空袭古巴巴内斯的防空导弹阵地,将它们彻底摧毁。然而,这毕竟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重大军事行动,因此,美国空军不得不将作战计划上报国防部,国防部又上报肯尼迪总统。肯尼迪总统考虑再三,最后否决了军方的空袭计划。当天,肯尼迪下令10枚新研制的“民兵”洲际导弹进入戒备,以警告赫鲁晓夫不要轻举妄动,赫鲁晓夫本来也懒得动,仅面对入侵古巴领空的飞机不得不动。同时肯尼迪表示同意继续谈判。

此时军方积极请战,执行委员会则倾向于先忽略赫鲁晓夫的第二封信,只回复第一封信所列的谈判条件,即暂时避开从意大利及土耳其撤出导弹以备继续和苏联讨价还价。肯尼迪一方面否决了军方的进攻请求,一方面表面同意了执行委员会的讨论结果,于当天下午向赫鲁晓夫密电表示同意赫鲁晓夫的第一封信中建议的保证不入侵古巴。但另一方面肯尼迪对白天发生的多起军事摩擦心有余悸并决意立即解决危机,在回电赫鲁晓夫的同时,令其胞弟罗伯特·肯尼迪前往苏联大使馆,以向苏联大使提交书面回复的名义与苏联驻美国大使秘密谈判。华盛顿19:45,罗伯特·肯尼迪会见了苏联大使多勃雷宁并口头传达了其兄约翰·肯尼迪总统的意愿,内容重点为口头答应撤回在意大利和土耳其的导弹,交谈重点为向多勃雷宁解释总统受军方和执行委员会的压力不能书面出具同意撤回意大利和土耳其导弹的文件,但总统保证将实现这一点,而若赫鲁晓夫执意要书面保证或因此而拖延的话,总统将难以压制军方,局面将有可能失控。实际上约翰·肯尼迪同时另避开执行委员会,通过私人的律师关系正秘密起草对赫鲁晓夫第二封信的回复,其中书面列出了同意撤回意大利和土耳其导弹的条款,以备不时之需。多勃雷宁与罗伯特·肯尼迪交谈结束后天色已晚,仍连夜通知莫斯科并极力向赫鲁晓夫转达肯尼迪兄弟的真实意愿。此时华盛顿相对莫斯科时差晚7小时,赫鲁晓夫于华盛顿时间27日当晚莫斯科时间28日清晨决定认可约翰·肯尼迪的口头承诺,决定苏联从古巴撤出中程导弹,一方面连夜通过加密途径电函肯尼迪,另一方面下令莫斯科电台俄罗斯之声于次日即28日上午9点(华盛顿28日凌晨2点)准点广播苏联从古巴撤出中导。不过赫鲁晓夫仍对肯尼迪有可能对军方失去控制而有所防备,双方在往复函件中均未提及其余98枚万吨当量级战术核弹头及所属除IL28外的大部分载具,赫鲁晓夫仍暂时在古巴秘密保有了这批核武器直至数月后局势稳定后撤出。

  • 10月28日周日:秘密外交谈判终于成功。赫鲁晓夫態度改變,在莫斯科电台中宣布,美国已保证,同意不入侵古巴,因此,苏联将从古巴撤回所有进攻性武器。同时美国决定秘密撤回在土耳其和意大利部署的弹道导弹。古巴导弹危机结束。今天一般认为教宗领袖若望二十三世在这件事件的和平解决中起了一定的作用。肯尼迪本人是天主教徒,若望二十三世与赫鲁晓夫之间一直有书信往来。
  • 为了不使得美国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国感到难堪、另外也出于宣传目的,美国从土耳其撤军比苏联晚一些,而且是秘密撤军。这样美国从表面上来看是这场危机的胜利者。不顾虑这个对外的心理效果的话苏联在这场危机中获得了一个战术胜利。通过在古巴布署和撤出导弹,苏联达到了美国从苏联的邻国撤出导弹的目的。客觀而言,雙方都達成了原先所設定的目標,也都各自保住的面子,算是一個相當圓滿的解決。

尾聲[编辑]

1962年11月导弹运走

根据双方协议,苏联同意撤出导弹过程需接受美国监视,古巴开放部分港口的领空,让美方侦察机低空近距离拍摄中导装船过程。肯尼迪利用这个机会,让公众媒体实况电视转播了这一过程。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两周来被核战阴影笼罩而迫切想知道俄国佬在古巴到底藏了多少货的美国民众兴奋地参与了对装船中导的计数,总共数到42枚据信是ss4中导。而自始至终除了发现有安装了ss5发射架的发射场,各方照片中没有完全确定有ss5的存在,因此对ss5是否运到古巴,或是否赫鲁晓夫一直将其藏匿,有不同见解。

奥列格·潘科夫斯基上校(Oleg Penkovsky)的悲剧[编辑]

潜伏苏军总参谋部的双重间谍奥列格·潘科夫斯基上校(Oleg Penkovsky)向CIA和MI6透露了“阿纳德尔”行动,对肯尼迪的决策起了决定作用,因他避免了一场世界性核大战,而其本人也因此于10月22日被克格勃逮捕,后被枪决。相对而言,B59大副瓦西里·阿爾希波夫是扑灭了走火的导火索,而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和天主教会则是协调了双方最高层的直接对话。

肯尼迪兄弟的结局[编辑]

在10月14日U2发现炫耀存在的SS4阵地之前,肯尼迪不认为苏联会在古巴部署进攻型核武器。甚至在10月13日,肯尼迪去印第安纳州拉票时,仍认为是有人故意危言耸听,痛骂有人“自封为将军,想把别人的儿子送上战场。”

10月14日U2于古巴天气转晴后出动侦查的结果令情势急转,而此时肯尼迪对赫鲁晓夫的意图和苏军在古巴的具体部署仍是知之甚少。军方热烈地讨论是封港还是武力入侵,执行委员会倾向于为获得有利条件继续谈判,公众媒体则热衷于准备和苏联打一场核战,此间潘科夫斯基上校透露了“阿纳德尔”行动的初始计划版本并经CIA秘密提交执行委员会和肯尼迪,使肯尼迪意识到封港已为时过晚;而苏联已将其现有核武库的相当一部份搬到古巴,使武力入侵也无异于政治上和军事上的自杀;而苏联若在加勒比海或古巴本土使用战术核武器抵御美国的军事入侵,即便其仍克制不使用中程导弹攻击美国城市,美方也会向古巴发动核攻击,必将引发双方的全面核战。于是肯尼迪把军方、执行委员会和公众媒体排斥在外与赫鲁晓夫直接达成以下协议:

  • 苏联撤回部署在古巴的导弹。
  • 美国宣布不再对古巴进行任何入侵行动。
  • 美国撤回部署在土耳其意大利的导弹。
  • 美国撤回导弹为秘密行为,若是苏联泄露了此一条款,则此项失效。

赫鲁晓夫得到肯尼迪的以上回应后大喜过望,鉴于当时的紧张局势,担心节外生枝,在通过加密途径回复肯尼迪的同时,令莫斯科广播电台广播宣布从古巴撤出导弹,这竟比加密途径更早知会肯尼迪本人。

赫鲁晓夫的举动,使尚不知“阿纳德尔”行动计划和肯尼迪与赫鲁晓夫秘密协议的公众媒体兴奋了一阵,以为赫鲁晓夫在美方的武力入侵古巴计划面前退缩。而事实上肯尼迪避开大多数执行委员会成员独自决定秘密作出战略退让,使赫鲁晓夫达成了预期的战略目的。

当时美国核弹头数量为苏联7倍,北约各国总和为苏联9倍,美国在载具上也对苏联有很大优势。美国在意大利和土耳其部署中程导弹是基于北约优势核武库背景对苏联的公开战略性核威慑,而赫鲁晓夫以仅及北约总合1/9的核力量瓦解了此威慑,令北约意识到已无法对苏联单方面威慑。事情并未就此圆满谢幕,肯尼迪避开军方与赫鲁晓夫达成协议的独裁举动引起军方不满(CIA有更大嫌疑);美国先是鼓动古巴流亡者武装对抗卡斯特罗,在流亡军大量伤亡后,此时又保证不入侵古巴使古巴流亡者认为受到出卖。这两者在1年后即1963年约翰·肯尼迪遇刺事件中成为首要的怀疑目标。而6年后即1968年罗伯特·肯尼迪在刚刚赢得了加利福尼亚州和南达科他州初选后即遇刺身亡,也有认为与其在古巴危机中扮演的角色脱不了干系。

美蘇新一轮核军备竞赛[编辑]

另一方面美苏的相互核威慑也未自此缓和,赫鲁晓夫随后以“生产香肠”的方式造导弹,将苏美核竞赛又推向新高,直至80年代双方都发现无法取得绝对优势而签订中导条约并开始核裁军。

美蘇熱線[编辑]

古巴危机尤其强调了冷战中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爆发核战争的危险。古巴危机后两国均开始考虑如何避免类似的危机,尤其是改革交流層面,因為沒有適當的外交機關溝通,必須大費周章藉由第三國的場地派遣使節團多次商談,為免訊息拖延導致誤判局勢而戰爭爆發,此後,在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建立了美蘇熱線,这样可以在紧急情况下立刻进行双边首脑谈判来避免危机升级。以色列埃及约旦叙利亚之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不久,1967年6月5日美蘇兩國第一次使用熱線。后来,兩國在冷战中还数次使用過熱線。

核按钮和核武器的“00000000”密码[编辑]

危机中肯尼迪意识到虽然其作为总统有决定是否使用核武的权利,但核武的实际发射钮掌握在保养核武的技术军官手中。于是在危机结束后下令所有核武都需安装密码装置,密码由总统和军方高层保管,仅在下达发射命令的同时交由技术军官解锁。这就是今天核按钮的雏形。而在当时军方对此并非情愿,加之1963年肯尼迪即遇刺身亡,这一命令没有立即严格按其本意执行。军方一方面为所有核武器加装了密码锁,另一方面将密码设置为“00000000”即8个0,这样持续了近20年后才形成今天严格管理核密码的局面。

另见[编辑]

  • 驚爆十三天:一部描述古巴導彈危機的電影
  • 赤色風暴:以10月27日蘇俄潛艦艦長與大副間對於核彈發射與否意見不同的事件為藍本所改編之電影,場景改為美國潛艦。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