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華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古巴華人
總人口
114,240 [1]
分佈地區
夏灣拿
語言
西班牙語
漢語普通話粵語台山話客家話
宗教信仰
佛教羅馬天主教
相关族群
秘鲁华人尼加拉瓜華人巴西華人海外華人

古巴華人呂文[註 1]:chino-cubano)是生於古巴或已經移民到古巴的華人社群。他們是海外華人一部分(或者華裔)。古巴華人原本是古巴島上最大、最著名的亞裔族群,但由於古巴革命後的華裔移出,人數急劇下降。2012年古巴人口普查記錄,有113名居住在古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其他估計有 3百名華人和約2萬名華裔。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統計,2006年至2018年期间,有3千名該國留學生在古巴進修。

歷史[编辑]

在哈瓦那的中國城入口處的牌坊

華人移民古巴始於 1837 年,當時大清粵籍客籍的合同工被帶到古巴的蔗糖田間工作,也因此帶來佛教。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數十萬華裔工人從大清、英屬香港葡屬澳門台灣被引進,大約有 70萬人,他們與非洲混血奴隸或自由人一起工作。華人合同工在完成8年合同之後獲得自由後,有些人渴望返回家園,但大多數大清移民留在古巴永久定居。哈瓦那的唐人街 (Barrio Chino de La Habana) 是拉丁美洲最古老,也是曾經最大的唐人街。 在19 世紀後期,超過 10萬名美國華人移民來到古巴,以逃避當時在美國的歧視行為。另有一波規模較小的華人移民潮在 20 世紀抵達,其中一些是古巴革命期間對於共產主義的支持者,另一些人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夕撤離的異議者。

當時華裔“苦力”人口中,幾乎完全是男性,只有很少的女性(1%)。[4][5]當地一些印第安人原住民、混血族群、黑人和白人婦女與華裔男子發生性關係或有婚姻關係。黑人女性和這些華人移民間經常發生性行為,也有華裔男性購買女奴,然後釋放女奴並與她們結婚,在當時,許多華裔男性與古巴黑人女性發生性關係,並生下許多下一代。 [6] 1920 年代,又有 12 萬名中華民國廣東人和一群日本人抵達古巴,全男性的移民,與當地白人、黑人和混血兒人口迅速通婚。 [7]

1860年代古巴的十年戰爭中,2000 名大清移民與叛軍作戰。因此今日哈瓦那的一座紀念碑上,緬懷戰爭陣亡的古巴華人,上面刻著:“沒有一個古巴華人成為逃兵,沒有一個古巴華人成為叛徒。”[8] 1898 年,古巴華人參與美西戰爭,其中包括一些來自加州美國華裔在內,期待實現古巴脫離西班牙獨立。但一些忠於西班牙的華人,在戰後離開古巴,前往西班牙定居。

1959 年,當斐代爾·卡斯楚領導的新革命政府上台時,經濟和政治形勢發生變化。許多華人雜貨店的財產被新政府沒收,他們因此離開古巴定居在美國,特別是佛羅里達州附近。隨著移民之後在美國出生的孩子,被稱為華裔美國人或古巴華裔美國人。部分華人則逃往附近的多米尼加共和國、其他拉美國家、以及波多黎各。在那裡他們被稱為華裔波多黎各人、古巴華裔波多黎各人或古巴華裔美國人,人數達到數十萬人,在這些古巴華人移住的地區,流行有獨特的華人文化以及古巴形態的中餐館。

古巴華人原本是島上最大、最著名的亞裔族群,但由於古巴革命後的華裔移出,哈瓦那唐人街的純種華人數急劇下降。2012年古巴人口普查記錄,有113名居住在古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9]其他估計有 3百名華人和 2萬名華裔。[10]

195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入境政策大幅收緊,基本上再無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移民至古巴。1940-1950年代移民者,最早在1980年代[11]時回鄉探親。[3]

文化發展[编辑]

Cuchillo街,中文名古芝佑街,哈瓦那中國城的心臟地帶

古巴獨立戰爭中,古巴華人站在尋求獨立的一方,因此戰後在哈瓦那設有一座紀念碑,紀念古巴華人參加獨立戰爭。在 1961 年斐代爾·卡斯楚 (Fidel Castro) 統治開始,有些華人離開,但也有華人留下。與上一代華人相比,年輕一代的工作範圍更為廣泛,有些華人以作曲、演員、歌手和模特兒的身份進入演藝界

哈瓦那的唐人街 (Barrio Chino de La Habana) 曾經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唐人街之一,擁有中國建築特色和具有中國背景的博物館,但現在大多數古巴華人居住在唐人街外。

有些社區團體,特別是唐人街宣傳小組 (Grupo Promotor del Barrio Chino),致力於重振唐人街褪色的中華文化。中國語言藝術學校(Escuela de la Lengua y Artes China)於1993年開辦,協助古巴年輕華人加強漢語知識。今天,除了西班牙語和英語之外,古巴華人還傾向於說普通話粵語客家話,以及華語西班牙語的混合語。古巴華人還努力發展小型企業,如美容院、機械店、餐館和小雜貨店,創造唐人街的新景觀。

文化推廣機構[编辑]

中華娛樂機構 (El Casino Chung Wa)位於哈瓦那,創建於1893年,匯集全島華人社區的活動。[12] 娛樂機構不僅是幫助移民解決問題的場所,甚至曾經是領事館所在地。到 20 世紀中葉,全古巴大約有 60 個協會,將所有華人及其後裔的文化聯繫凝聚在此地。[13]

中華娛樂機構設有中國傳統藝術館,經常舉辦研討會、展覽和座談會,還提供華人烹飪藝術、舞蹈、武術、繪畫和雕塑等活動。[12]於 1990 年代設立唐人街推廣小組,目的在復興哈瓦那社區的中國文化根源和歷史。於 1993 年設立中國語言藝術學院。[14]

媒體與文學[编辑]

光華報 (Kwong Wah Po) 是古巴唯一編輯自哈瓦那唐人街的中文報紙,讀者華人社區的大眾。自 1928 年 3 月 20 日起,由中華娛樂機構出版,為小報式,共4頁,其中3頁為中文,最後一頁為西班牙文,每月發行 600 份。該報發行量有限,至今印刷方式仍採百年前極為陳舊的技術進行。[15]

2006年,美籍古巴裔作家戴娜•查維亞諾 (Daína Chaviano)在小說《無限愛之島》(La isla de los amores infinitos)中,對於華人移民對古巴文化的影響有很好的文學描述與體現。情節跨越 150 年,從 1840 年代到 1990 年代,幾乎涵蓋華人來到古巴的完整移民軌跡。[16]該小說最初在西班牙出版,其後有16 篇被翻譯成 25 種語言發行。

2007年,威廉•吉布森 (William Gibson) 的小說《幽靈國度》(Spook Country),故事描述一個捲入國際陰謀的古巴華人家庭。

著名的古巴華人[编辑]

  • 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1901年1月16日-1973年8月6日),具有中国血统,1933年-1940年間为古巴实际的军事领导人,1940年-1944年間,成為古巴总统。1952年通过军事政变,成为古巴最高领导人。1959年,被菲德尔·卡斯特罗所领导的游击运动驱逐出境。
  • 林飛龍(1902年12月8日-1982年9月11日),西班牙文名Wifredo Óscar de la Concepción Lam y Castilla(威尔弗雷多·奥斯卡·德拉康塞普西翁·林·伊·卡斯蒂利亚),古巴超現實主義畫家。

參見[编辑]

腳註[编辑]

  1. ^ 「呂文」的稱呼源於清代閩粵一帶,指西屬東印度群島宋島的語,後來中華民國改用譯名「西班牙語」。「呂文」至2010年代仍通用於古巴華人和香港書籍。[2][3]

參考資料[编辑]

  1. ^ CIA World Factbook. Cuba. 2008. May 15, 2008.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cu.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雷競璇. 流落遠方的語詞. 香港蘋果日報. 2013-07-14 [2021-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0). 
  3. ^ 3.0 3.1 雷競旋. 古巴華僑口述歷史報告 (PDF). 香港大學香港人文社會研究所: 3-19. 2014年7月 [2021-03-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10). 
  4. ^ Isabelle Lausent-Herrera (2010). Walton Look Lai; Chee Beng Tan (eds.). The Chinese i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Brill ebook titles. BRILL. p. 143. ISBN 978-9004182134. Retrieved May 17, 2014.
  5. ^ Adam McKeown (2001). Chinese Migrant Networks and Cultural Change: Peru, Chicago, and Hawaii 1900-1936 (illustrated ed.).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 47. ISBN 0226560252. Retrieved May 17, 2014.
  6. ^ "Sino-Cubans: Race, gender and sexuality as discourse" (PDF). Retrieved December 31, 2011: (For a British Caribbean model of Chinese cultural retention through procreation with black women, see Patterson, 322-31).
  7. ^ Cuba: a Lonely Planet travel survival kit. Lonely Planet. 1997. ISBN 9780864424037.
  8. ^ Westad, Odd Aren (2012) Restless Empire: China and the World Since 1750. (New York: Basic Books), pp.227–28. ISBN 978-0465019335
  9. ^ «La más numerosa diáspora de ultramar radicada en Cuba es también la más desconocida». Havana Times. 17 de junio de 2014.
  10. ^ «Diario chino mantiene vigor en Cuba más de 80 años». Spanish.news.cn. 21 de marzo de 2011. Archivado desde el original el 22 de diciembre de 2014.
  11. ^ 改革開放
  12. ^ 12.0 12.1 Historia del Barrio Chino de La Habana hacia 1926, En Caribe.
  13. ^ «Diario chino mantiene vigor en Cuba más de 80 años». Spanish.news.cn. 21 de marzo de 2011. Archivado desde el original el 22 de diciembre de 2014.
  14. ^ «Havana's Chinatown». Vedado Havana.
  15. ^ «La más numerosa diáspora de ultramar radicada en Cuba es también la más desconocida». Havana Times. 17 de junio de 2014.
  16. ^ Riverhead Books, June 2008

延伸閱讀[编辑]

  • López-Calvo, Ignacio (June 2008). Imaging the Chinese in Cuban Literature and Culture. University Press of Florida. ISBN 0-8130-3240-7. 
  • López-Calvo, Ignacio. “Chinesism and the commodification of Chinese Cuban culture.” Alternative Orientalisms in Latin America and Beyond. Ed. Ignacio López-Calvo. Newcastle, England: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 2007. 95-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