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東斯拉夫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古東斯拉夫語
рѹсьскъ ѩзыкъ
rusĭskŭ językŭ
区域 東歐
年代 10至15世紀,後來發展成東斯拉夫諸語
語系
文字 西里爾字母
語言代碼
ISO 639-3 orv
语言学家列表 orv
Glottolog oldr1238[1]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東斯拉夫語,亦稱為古俄語[2]羅斯語[3]Rusian,來自羅斯一詞),是一種在10至15世紀時基輔羅斯及其繼承國的東斯拉夫人所使用的語言。古東斯拉夫語的使用者多分佈在今白俄羅斯烏克蘭北部及中部、俄羅斯西部、以及波蘭東部數

稱呼[编辑]

現今三個使用東斯拉夫語支的國家的語言學者均認為古東斯拉夫語是自己語言的前身,故對此稱呼各有不同。

  • 白俄羅斯:“古白俄羅斯語”(白俄羅斯語старажытнабеларуская моваstarazhytnabelaruskaya mova
  • 俄羅斯:“古俄語”(俄语:древнерусский языкdrevnerusskiy yazyk
  • 烏克蘭:“古烏克蘭語”(烏克蘭語давньо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davn’oukrains’ka mova)或“古基輔語”(烏克蘭語давньокиївська моваdavn’okyivs’ka mova

在白俄羅斯及烏克蘭亦有更中立、多國通用的稱呼,例如“古羅斯語”(白俄羅斯語старажытнаруская моваstarazhytnaruskaya mova烏克蘭語давньоруська моваdavn’orus’ka mova)。俄語中的“древнерусский язык”亦可解作“羅斯語”。“羅斯語”一詞亦被西方部分學者所使用。

概要[编辑]

古東斯拉夫語由原始斯拉夫語衍生,保留了很多原始斯拉夫語的特徵。其中一個最值得留意的現象是其充音英语pleophony(亦稱母音重複)現象(pleophony, 原始斯拉夫語中-ra-、-la、-re-、-le-音節在東斯拉夫語支演變成-oro-、-olo-、-ere-、-elo-的現象[4]),這亦是東斯拉夫語支的一大特徵。例如原始斯拉夫中的*gordъ英语Gord (archaeology)(城鎮)演變成 gorodъ*melko(牛奶)變成了moloko*korva(牛)變成了korova等。

由於現存的古東斯拉夫語書面記錄稀少,評估其統一的水平很難。若考慮構成基輔羅斯的部落和氏族的的數量,古東斯拉夫語可能有很多方言。現時我們只可以根據現存手稿對古東斯拉夫語作出可靠的分析,其中根據部份詮釋,自有歷史紀錄以來,這些地域差異早已存在。

隨着時間推移,古東斯拉夫語演變成更多種形式,包括白俄羅斯語俄語盧森尼亞語以及烏克蘭語的前身。烏克蘭語首先於約13至16世紀時分離,俄語在約18世紀時與白俄羅斯語分離。[3]這些語言都保存了很多古東斯拉夫語文法和詞彙。

在蒙古侵略的「韃靼枷鎖」時期之後,基輔羅斯的土地分屬於立陶宛大公國莫斯科大公國,自此西部的盧森尼亞語及東部的中古俄語分別在兩國發展。

基輔羅斯的書面語[编辑]

斯維亞托斯拉夫《雜記》的其中一頁(1073年)

公元988年,即基輔羅斯這個覆蓋現時白俄羅斯俄羅斯烏克蘭的統一政權立國一百年後,基督教傳入基輔羅斯,南斯拉夫語系的古教會斯拉夫語成為了其禮拜及書面語。 古教會斯拉夫語(又稱古保加利亞語,最初由保加利亞第一帝國的普雷斯拉夫學院發展)就是這樣經由保加利亞第一帝國傳入羅斯。當年東斯拉夫語的文獻很少,導致難以分析文語及口語之間的關係。

有部份阿拉伯及拜占庭文獻指出,基督教傳入前,基輔羅斯有某種形式的文字。雖然有些暗示性的考古發現,這種書寫系統的性質仍是不明。

諾夫哥羅德教堂碑文可見,格拉哥里字母曾被短暫使用過,但旋即被西里爾字母取代。在諾夫哥羅德發掘到的樺樹皮文書提供了有關俄羅斯西北部古諾夫哥羅德方言英语Old Novgorod dialect的重要資料,顯示其幾乎沒受到教會斯拉夫語的影響。此時,拜占庭希臘語的詞彙亦開始進入古東斯拉夫語,同時東斯拉夫語開始發展成為書面語。

往年紀事[编辑]

左面文字的圖像化版本(若無法顯示部份字元,請見此)

以下內容來自1110年的《往年紀事》(1377年拉夫连季編年史俄语Лаврентьевская летопись版本):

原文 Се повѣсти времѧньных лѣт ‧ ѿкꙋдꙋ єсть пошла рускаꙗ земѧ ‧ кто въ києвѣ нача первѣє кнѧжит ‧ и ѿкꙋдꙋ рꙋскаꙗ землѧ стала єсть.
現代俄語[5][6] Это повести прошлых лет, откуда пошла русская земля, кто в Киеве начал первым княжить, и как возникла русская земля.
烏克蘭語[7][8] Це повісті минулих літ, звідки пішла Руська земля, хто в Києві почав перший княжити, і звідки Руська земля стала бути.
白俄羅斯語[9] Вось аповесці мінулых гадоў: адкуль пайшла руская зямля, хто ў Кіеве першым пачаў княжыць, і адкуль руская зямля паўстала.
中文[10] 这就是往年纪事:罗斯人源自何处,是谁成为基辅第一任王公,而罗斯国家又是如何产生的。

伊戈尔远征记[编辑]

伊戈爾遠征記(Слово о пълку Игоревѣ,約1200年)的开篇部分(前11行):

原文 Не лѣпо ли ны бяшетъ братїє, начяти старыми словесы трудныхъ повѣстїй о пълку Игоревѣ, Игоря Святъславлича? Начати же ся тъй пѣсни по былинамъ сего времени, а не по замышленїю Бояню. Боянъ бо вѣщїй, аще кому хотяше пѣснь творити, то растѣкашется мыслію по древу, сѣрымъ вълкомъ по земли, шизымъ орломъ подъ облакы.[11]
轉寫 Ne lěpo li ny biašetŭ bratije, načiati starymi slovesy trudnyxŭ pověstij o pŭlku Igorevě, Igoria Sviatŭslaviča? Načati že sia tŭj pěsni po bylinamŭ sego vremeni, a ne po zamyšleniju Bojaniu. Bojanŭ bo věščij, ašče komu xotiaše pěsnĭ tvoriti, to rastěkašetsia mysliju po drevu, sěrymŭ vŭlkomŭ po zemli, šizymŭ orlomŭ podŭ oblaky.
中文[12] 弟兄们,且听我用从前熟悉的调子,来吟唱斯维亚特斯拉夫的公子——伊戈尔——出征的悲惨故事。我要讲的是真人真事,而不是依照博扬的构思。博扬博闻强识:若是他想歌唱谁,思绪就像松鼠在树上跳跃,像灰狼在野外奔突,像老雕在云间盘巡。

古東斯拉夫語文學[编辑]

古東斯拉夫語亦發展出自己的文學,而教會斯拉夫語的宗教典籍對其風格及詞彙產生了很大影響。現存的文字遺蹟有當時的法典《羅斯法典英语Ruska Pravda》(Руська правда)、聖徒傳和講道的集成、經典的伊戈爾之歌Слово о полку игореве /slovo o polku iɡorʲevʲe/)以及現存最早的往年紀事Повесть временных лет)中的拉夫连季編年史(1377年)(Лаврентьевский список)等等。

十世紀諾夫哥羅德法典英语Novgorod Codex中的第一頁,被認為是現存最古老的東斯拉夫語書籍

據聞在俄國內戰時發現、二戰時遺失的維列斯之書英语Book of Veles是唯一在基督教傳入前的古東斯拉夫語資料(假如不是偽造的話)。但發現時的解釋以及之後這份文件的命運(有人認為現存數張照片)仍是未知,而且當中的語言與公認的重構大相徑庭,大部份專業語言學家對此書的真偽都表示質疑。

最早可查證的古東斯拉夫語文件(更準確來說是有東斯拉語發音影響的古教會斯拉夫語)應為基輔都主教希拉利昂英语Hilarion of Kiev的《法律與恩典的講話》。在這篇文章中有東斯拉夫詩歌中英雄基輔的弗拉基米尔的頌詞。

其他十一世紀的作家包括基輔洞窟修道院的修士狄奧多西,以及諾夫哥羅德大主教盧卡·日佳塔 (Luka Zhidiata) 等。從狄奧多西的文書中可見,當時許多異教的習慣仍然在民間流行。他認為他們繼續這樣的做是錯的,亦為他們的痴迷感到可惜,連修士們也逃不過他的批評。日佳塔的風格則是較鄉土,他避免了拜占庭作者的慷慨激昂的語調。

再者,早期的東斯拉夫語文字資料多為聖人傳、主教傳等,例如11世紀後期的「鮑里斯與格列布英语Boris and Gleb傳」等。

除了聶斯特往年紀事之外,也有15世紀編纂的諾夫哥羅德第一編年史[13]基輔編年史、沃里尼亞編年史等多本編年史。

著名著作[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Old Russia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Documentation for ISO 639 identifier: orv. www.sil.org. [17 December 2011]. 
  3. ^ 3.0 3.1 Lunt, Horace G. Old Church Slavonic Grammar, Seventh Edition, 2001.
  4. ^ 東郷『研究社露和辞典』 Полногла́сие の項より
  5. ^ The Pushkin House, "Povest' Vremennykh Le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3-16.
  6. ^ BBM online library, "Povest' Vremennykh Let"[失效連結]
  7. ^ The Library of Ukrainian literature, "Povist' minulikh lit"
  8. ^ Russian online publications, "Povist' minulikh lit"
  9. ^ Staražytnaja litaratura uschodnich slavian XI – XIII stahoddziaŭ
  10. ^ 拉夫连季俄语Лаврентьевская летопись (编). 往年纪事. 商务印书馆. 2011: 3. ISBN 978-7-100-05927-5. 
  11. ^ СЛОВО О ПЛЪКУ ИГОРЕВЂ. Слово о полку Ігоревім. Слово о полку Игореве.. izbornyk.org.ua. [2017-11-17]. 
  12. ^ 李锡胤(译注). 伊戈尔远征记. 商务印书馆. 2003: 47. ISBN 7-100-03615-1. 
  13. ^ 和田『ロシア史』38頁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