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古無舌上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古纽研究结论
古无轻唇
古无舌上
古無正齒
娘日归泥
喻三歸匣
喻四歸定
照二歸精
照三歸知

古无舌上音音韵学中的一个假说,认为中古汉语中属于舌上音的三个声母上古汉语中不存在,是后来才从属于舌头音的三纽中分化而来的。这一论断最早由清代学者钱大昕在《十驾斋养新录‧卷五‧舌音类隔之说不可信》中提出。现今学界基本公认此一假说可信[1]:122-125

根据《切韵》,中古汉语三十六字母中的舌音包括两组。一组是舌头音,即端([*t][a])、透([*tʰ])、定([*d])、泥([*n]);另一组是舌上音,即知([*ʈ]或[*ȶ])、彻([*ʈʰ]或[*ȶʰ])、澄([*ɖ]或[*ȡ])、娘([*ɳ]或[*ȵ][2]:149。中古声母为端、透、定的字,在现代汉语普通话声母是 d 或 t;知、彻、澄则读 zh 或 ch [b]。则“古无舌上音”可以通俗的理解为:普通话中声母是d(ㄉ)、t(ㄊ)的字,和部分声母是zh(ㄓ)、ch(ㄔ)的字,在先秦两汉时期声母相同。

例证[编辑]

文献[编辑]

尚书·禹贡》:“大野既猪(知)[c]。”《史记·夏本纪》:“大野既都(端)。”

说文解字》:“田(定),陈(澄)也。”

《说文解字》:“冲(澄)读若动(定)。”

后汉书·文苑列传第七十上》:“催天督(端)。”文中“天督”即后世天竺(知)国。

文选·卷三十四·七发》:“逾岸出追。”李善注:“追(知),古堆(端)字。”

谐声偏旁[编辑]

读为舌头音 读为舌上音
桃、跳(定) 兆、晁(澄)
登、燈(端) 澄、橙(澄)
(定)、都、睹、赌(端) (知)、储、著(澄)
(端) (澄)
(端) (澄)

方言[编辑]

闽语是最能体现“古无舌上”现象的汉语方言,中古知组字读如端组,如[3]:224

方言 (知 (澄二) (知 (彻三) (澄三)
福州话 [tau][d] [ta] [tau] [tʰeiŋ] [tiʔ]
建瓯话 [tsau] [ta] [te] [tʰeiŋ] [tɛ]
厦门话 [ta] [te] [tau] [tʰan] [tit]
臺灣話 [ta] [te] [tau] [tʰan] [tit]
潮州话 [ta] [te] [tau] [tʰaŋ] [tik]
海口话 [ʔda] [ʔdɛ] [ʔdau] [haŋ] [ʔdit]

钱大昕的研究主要是根据文献中的声训异文、注音以及谐声偏旁,因此只能得出“古无舌头舌上之分”的结论:“古无舌头舌上之分,‘知、彻、澄’三母……求之古音,则与‘端、透、定’无异。”而后辈学者通过对方言的研究才认定“古无舌上”而非“古无舌头”。

英语中的“tea”[编辑]

宋朝元朝时,闽南泉州是非常繁华的港口,包括茶叶在内的大量商品经此出口。荷兰商人购买中国茶叶后转销到西欧各国,英国人就是从荷兰商人那里进口茶叶的。因此荷兰语中的“thee”和英语中的“tea”都和闽方言中的“茶”字音近[e],而与北方方言(包括普通话)、吴方言粤方言等其他各方言中的“茶”的发音区别较大。

分化条件[编辑]

上古端、透、定母字,韵母是二、三的,中古变为舌上音知、彻、澄母字。因此,后世韵图中端组只有一、四等字,知组只有二、三等字。

分化时间[编辑]

南史·列传第二十六》:“(羊戎)语好为双声……玄保曰:‘今日上(宋孝武帝)何召我邪?’曰:‘金沟清泚,铜池摇扬,既佳光景,当得剧棋。’”这里以“铜池”为双声, 而“铜”、“池”在作于隋朝的《切韵》中分属定母和澄母。据此可以推断,上古端组分化出舌上知组大约发生在时代。

娘母和泥母[编辑]

钱大昕指出了舌头音中端、透、定三母和舌上音中知、彻、澄三母的关系,但没有把结论推广到舌头音娘母和舌上音泥母的关系上,可能是由于例证不够充分。后来,章炳麟在《古音娘日二纽归泥说》中提出“娘日归泥”,补全了这一结论。

注释[编辑]

  1. ^ 星号“*”不表音,只表示国际音标为推测拟音,而非耳听笔录的描写。下同。
  2. ^ 可能有极个别例外。zh、ch的来源不一定是知、彻、澄,也可能是章组或庄组。
  3. ^ 用《广韵反切。下同。
  4. ^ 声调与此处无关紧要,故略去。下同。
  5. ^ 参见各语言对“茶”的称呼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许嘉璐. 传统语言学辞典. 石家庄: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0. ISBN 7543405709. 
  2. ^ 语言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语言学名词.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1. ISBN 9787100068710. 
  3. ^ 李小凡、项梦冰. 汉语方言学基础教程.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1158517. 

书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