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工作委員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共产党台北市工作委员会

Danghui R.svg

格言口号

为人民服务

第一届
(1947年-1950年)
中国共产党台北市工作委员会委员
书记 郭琇琮
副书记
委员 郭琇琮吳思漢
机构概况
上级机构 中共中央华东局社会部
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
机构类型 中国共产党台北市地方领导机构和地下工作机构
授权法源 中国共产党章程
联络方式
总部

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台北市工作委員會,簡稱台北市工作委員會中共台北市委,是中国共产党在台湾省台北市的地方组织,是中共台湾省委的派出机构。

中共台北市委為中國共產黨設置於台灣台北市之外圍組織,成立於1947年10月,以讀書會形式進行活動,由郭琇琮負責。台北市工作委員會轄下設有台灣大學附屬醫院支部、草山支部、菸酒公賣局支部、台北電信局支部、士林熱帶醫學研究所支部、雙園支部、和尚州支部及第一至第五之台北街頭支部等等。1950年,毛人鳳主導之保密局破獲該委員會,並立即逮捕委員會所有成員達51人。其中包含擔任委員會書記一職的郭琇琮在內,此「匪諜案」共有15人遭槍斃,36人被判1至15年有期徒刑。

台北市工作委員會為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最大直屬機構,株連政治犯甚多。而1950年代此「北工委案」的爆發,開啟以台北市為主的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此時期甚至可延伸到1970年代,甚至到1990年代該案才藉由口述歷史等活動得以部分平反。

成立背景[编辑]

郭琇琮原本在日治時代即參與反日組織,進而結識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也包含了台北二中李中志陳炳基等人,當時他們甚至考慮武裝攻擊日軍,發動策反或下毒方式來迎接盟軍[1],1945年戰爭結束後,部分台籍青年同情中共遭遇,並對毛澤東提出的新民主主義心生嚮往,以此,在中國的知識份子之間開始出現大幅度地的左傾,1945年開始,國府與共產黨的爭鬥益加劇烈,自此,中共開始大量滲透到非淪陷區,及至1946年沈崇案發生後,國府聲望一落千丈,各地學潮不斷,而大學生甚至為支持共產主義遊行並瘋狂引為風尚[2][3],此時期加入共產黨的台籍青年如吳克泰陳炳基或滲透至台灣的學者如黃肅秋等,開始結合舊日在台的同志,開始加入解放台灣的工作,此類工作早在1946年海南及其他國府掌控區域即不斷發生,只是當時無法可作為依據進行逮捕及審問,以此至二二八發生後,大量台籍菁英左傾,加上當時國府在中國戰事節節敗退,猶如風中殘燭,激起有志青年加入中共解放台灣的工作,當然也有少部分投機者認為國府不可能支撐超過1年,加以老台共如廖瑞發與回台後的蔡孝乾張志忠本來在日治時期即與部分反日青年相結合,因此雙方至此快速激盪,在1947年之後,地下黨的組織快速膨脹,台北市工作委員會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誕生。[4]

擷取三位臺大醫院相關者的回憶發言

李鎮源: 光復之初,台灣重回祖國懷抱,我們心裡都感到無比興奮,甚至寫了標語歡迎國軍到來。然而目睹了來接收的文武官員腐敗的行為,慢慢對國民政府感到失望。特別是二二八事件發生,台灣菁英,或者被殺、或者失蹤。一般民心,受到這事件影響,紛紛背離。而共產黨藉著宣傳優勢,獲得民心支持,迫使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來。因此當時﹙的﹚共產黨,不管是形象或者是民心,都比國民黨還要好,或多或少許多知識份子都受了這樣的影響。

顏世鴻:(取第二段) 事實上,許強他們一開始所認同的祖國是蔣介石領導的祖國,為什麼像他們這樣優秀的青年會對蔣介石政府失望?我想,最主要的就是:「二.二八事變」讓他們思考到必須在「紅色祖國」和「白色祖國」中選擇,最後,當然是選擇了前者。其實,這說起來也是很簡單的;因為在日據時期,年輕人讀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書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到處都可以買到這些書。日本人在思想上是不干涉的,他們在乎的是行動。

邱林淵:(取相關的一段) 看了許強給我們的關於解放區的資料以後,我感到他們共產黨人真的是在為中國奮鬥,比較有前途,而且,中國將來就應該有這樣進步的社會才對。所以,我覺得,為中國的革命工作,要比我去做一些無足輕重的事業,來得有意義。從那之後,我開始想離開台灣,到大陸解放區去。[5]

成立過程[编辑]

1947年6月,就教於台灣最高學府台灣大學附屬醫學院,擔任助理教授一職的台灣人郭琇琮經由友人參與中國共產黨,並以假名「蕭道應」擔任台大醫學院中國共產黨支部書記[6]。實際上,蕭道應也在台大工作,並被吸收入組織,郭琇琮組織支部及後來工作委員會之長官,是知名台灣共產黨黨員蔡孝乾。依陳英泰先生之紀錄有關地下組織之建立,北市工作委員會係由廖瑞發郭琇琮等人成立,後交徐懋德負責,郭琇琮則負責發展蘭陽支部,台北市工作委員會初由黃石岩廖瑞發主持,至破獲時又轉由郭琇琮負責,而陳英泰本人係由鄭文峰介紹加入,初期有11個支部,後期發展為29個支部,主要負責人有,委員:郭琇琮吳思漢,草山支部:鄧火生,和尚州支部:陳宇,士林電工廠支部:沈招檳,第一、第二至第五街頭支部:王耀勳張國雄盧志彬田進添高懷國,菸酒公賣局支部:高添丁,士林熱帶醫學研究所支部:朱點人,雙園支部:朱耀珈[7]

由於蔡孝乾郭琇琮運作,加上國民黨於大陸政權受到共產黨挑戰,及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國民黨政府於台灣亦喪失人民支持,臺大醫院多位醫生加入,其中以吳思漢謝湧鏡許強等為活動力較強人士。

保密局官方資料顯示,1947年10月,隸屬於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之台北市工作委員會成立,仍以臺大醫院台灣共產黨黨徒為主要幹部,另外,成立草山支部、菸酒公賣局支部(即日治時期專賣局)、台北電信局支部(台北北門)、士林熱帶醫學研究所支部、雙園支部(台北萬華)、和尚州支部(位於今新北市蘆洲區)及第一至第五之台北街頭支部等等。[7]不過,據口述歷史顯示,除台北市工作委員會正式成立之外,其餘支部並不存在,最多也僅以讀書會形式存在。[來源請求]

逮捕[编辑]

1949年10月,以讀書會等形式擴充委員會的共產黨員郭琇琮,將台灣省地圖與《台北市工作委員會工作報告書》等資料,執交林秋興共產黨黨徒,並經由香港準備交付位於中國大陸之共產黨工作人員。不過林秋興於啟程前於台灣基隆遭中華民國政府逮捕。據陳英泰先生回憶,林秋興本已潛逃至大陸,因急欲探望重病的母親而返台,並從事諜報活動遭監視並逮捕。[7]情治機構於是藉此工作書內容展開嚴密偵查,並於1950年1月逮捕郭琇琮、蔡孝乾、吳思漢等「重要幹部」。[8]

1950年5月, 中華民國國防部保密局官員與國立台灣大學校長傅斯年交涉後,再度擴大搜捕過程,其中,較為重要者有臺大醫院第三內科主任許強、眼科主任胡鑫麟、耳鼻喉科醫師蘇友鵬和皮膚科醫師胡寶珍[7]

審判與槍決[编辑]

中共台北市工委遭国防部保密局破獲後,中华民国政府即舉行未公開之審判,初判將讀書會成員中「涉案情節重大」的郭琇琮、吳思漢謝湧鏡、鄧火生、王耀勳、朱耀珈許強、高添丁、張國雄、盧志彬等10名判為死刑。9月21日,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註 1]將所謂「匪台北市工作委員會叛亂案」的判決書[9] 呈報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蔣經國,最後定奪。[10] 因為國民黨黨內政治氣氛更為緊縮,台灣政府又將初判時12年的劉永福、蔡炳、李東益3人與無期徒刑的謝桂林四名被改爲死刑,加上蔡瑞欽因他案遭槍決,於是牽涉該案而執行死刑的一共增加爲15名。另外,則有謝新傑、林義旭、林麗南、高明柏、楊成吳、呂聰明、胡寶珍、潘水匱、蘇友鵬、陳海清、吳定國、陳勤(女)、吳振壽等人則判1至15年徒刑,後據口述歷史顯示,絕多數人是遭台灣情治機構濫捕,諸如物證則有蘇友鵬閱讀之狂人日記、吳振壽代李東益修理之收音機。 由於早年口述歷史許多當事人有所顧忌,但隨著整個社會氛圍的改變,近年陸續坦露出其參加地下黨的事實、宣示、發展乃至群眾工作,許多過去被掩蓋真相,逐漸被發掘出來,當時表示不清楚不知道的無辜受害者,開始講述其加入共產黨的過程與心路歷程,對於當時宣稱不認識的人,也開始講述其認識與介紹加入共產黨的過程,如林麗南對高添丁與廖瑞發見面引薦加入共產黨經過[11]。有驚人記憶力的陳英泰,鉅細靡遺的紀錄了組織成員與他們的故事。

他案[编辑]

「台北市工作委員會案」爆發後,因受難者遭刑求及情治人員、線民謀求派案獎金等因素,大規模濫捕行動展開。1960年代之前,北工委案相關的白色恐怖案件計有

  • 台北街頭支部案,槍決兩人,判刑10人。
  • 學生工作委員會案,槍決11人,判刑29人。
  • 郵電總支部案,槍決2人,判刑33人。
  • 臺灣省工委會鐵路部分組織案,槍決5人,判刑20人。
  • 台北司機工會支部案,槍決1人,判刑19人。
  • 台北電信局支部案,判刑12人。
  • 松山第六機廠支部案,槍決2人。判刑2人。
  • 基隆市工作委員會案,槍決7人,判刑37人。
  • 桃園龜山支部案,槍決5人,判刑27人。

注释[编辑]

  1. ^ 政治犯之司法審判單位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藍博洲. 《尋找祖國三千里》. 日本: 台灣人民出版社. 2010-09-10. 
  2. ^ 藍博洲. 《天未亮——追憶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師院部分)》. 台北: 晨星出版社. 2000-04-01. 
  3. ^ 藍博洲. 《台灣學運報告:1945-1949》. 台北: 印刻文學. 2015-05-19. 
  4. ^ 陳正茂. 《臺灣早期政黨史略(一九○○─ 一九六○)》. 台北: 威秀資訊. 2009-03-01. 
  5. ^ 藍博州,《這個人,國家不能讓他活下去了》http://historio.asia/?p=277
  6. ^ 台灣,《安全局機密文件---歷年辦理匪案彙編第二輯》,P14-P22
  7. ^ 7.0 7.1 7.2 7.3 陳英泰. 《回憶,見證白色恐怖》. 唐山出版社. 2009-12-01. 
  8. ^ 〈叛徒林秋興 將地形圖潮汐表獻匪 搭船赴港時人證具獲〉. 台北: 中央日報. 1950-07-14. 
  9. ^ <39>1950年9月3日初判判決安潔字第2204號判決書(審判官:陳有齡;書記官:石璞)
  10. ^ 《安全局機密文件---歷年辦理匪案彙編第二輯》,p. 22.
  11. ^ 林傳凱. 《歷史臺灣第八期:大眾史學專題》「大眾傷痕」的「實」與「幻」探索「1950年代白色恐怖『見證』」的版本歧異. 臺灣: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01-06-29. ISBN 9788017131115. 

来源[编辑]

书籍
  •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彙編:《戒嚴時期台北地區政治案件相關人士口述歷史》,1999年,台北:台北市文獻委員會
  • 中华民国國家安全局 彙編:《安全局機密文件:歷年辦理匪案彙編》,第1輯,1991,國安局
  • 藍博州:《這個人,國家不能讓他活下去了》
网页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