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臺北松山機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台北松山国际机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臺北松山機場
Taipei Songshan Airport
Taipei International Airport.png
台北松山機場.JPG
第一航廈正景
机场概览
机场类型 軍民合用
所有者 交通部民用航空局國防部空軍司令部
營運者 軍用:
中華民國空軍
民用:
 中華民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
服務城市 臺北臺灣北部
地理位置  中華民國臺灣臺北市松山區敦化北路340之9號
啟用日期 1936年4月 (1936-04)
樞紐航空公司
  • 立榮航空
  • 遠東航空
  • 重點航空公司
  • 華信航空
  • 海拔高度 18英尺(5米)
    经纬度 25°04′11″N 121°33′09″E / 25.06972°N 121.55250°E / 25.06972; 121.55250坐标25°04′11″N 121°33′09″E / 25.06972°N 121.55250°E / 25.06972; 121.55250
    網址 www.tsa.gov.tw
    地圖
    TSA/RCSS在臺灣的位置
    TSA/RCSS
    TSA/RCSS
    機場在臺灣的位置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10/28 2,605 8,547 瀝青混凝土
    統計數據(2018年)
    客運量 6,225,932 人次
    貨運量 47,133 公噸
    起降架次 58,056 架次
    松山機場第一航廈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登錄等級 歷史建築
    登錄類別 其他設施-航空站
    登錄公告日期 2008-12-31
    位置 臺北市松山區敦化北路340之9號
    建成年代 民國52年
    詳細登錄資料
    臺北國際航空站國境口岸
    国家(地区)  中華民國臺灣
    位置 臺北市松山區
    类型 航空安檢站
    出入境
    管理机关
    內政部移民署國境事務大隊
    松山機場國境事務隊
    海关 財政部關務署

    臺北松山機場IATA代码TSAICAO代码RCSS),因其所在地又別稱為臺北機場松山機場松機,是位於中華民國臺北市松山區的機場,啟用於1936年,為臺灣第一座機場,與臺灣桃園國際機場同為臺北都會區的聯外機場。機場場區座落於臺北市中心的東北側,南連敦化北路終點、北接基隆河岸,並以民權東路民族東路與市區相隔,總面積2.13平方公里(213公頃)。

    松山機場為軍民合用機場英语Civil enclave民用部分為臺北國際航空站(英語譯名:Taipei International Airport),由中華民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管理,國內航線與國際航線並重(含兩岸航線),並在航線服務上與桃園國際機場分工,為臺灣的國內航線樞紐機場軍用部分為空軍松山基地(英語譯名:Songshan Air Force Base),隸屬於中華民國空軍,專用面積1.2451平方公里(124.51公頃),主要提供行政專機服務予中華民國總統中華民國副總統中華民國政府高階官員[1]

    松山機場在1979年桃園國際機場啟用前,為臺灣首要的民用機場,但隨著臺北市區的逐漸擴張而難以擴建;桃園國際機場落成後曾停止國際定期航線營運,至2008年重啟,並定位為首都商務機場[2][3][4]。由於場區上空在夏季午後很容易形成空氣對流、以及颱風經常侵襲臺灣的因素,航班起降時常受到影響。在臺北捷運內湖線於2009年通車後,松山機場成為繼高雄國際機場後,臺灣第二個有聯外捷運系統直接連接的民用機場。松山機場於2016年共服務614萬2996旅客人次,位居全臺第三,僅次於桃園國際機場與高雄國際機場[5]

    歷史[编辑]

    臺北飛行場[编辑]

    臺北松山機場創建於日治時期的1936年,當時稱為「臺北飛行場」,1935年,臺灣總督府就以告示第131號公告:位於松山的台北飛行場於9月25日設立。1936年3月24日,臺北飛行場竣工。

    二次大戰結束後,台北飛行場更名為「臺北航空站」,改為軍民共用,也曾開設臺北至上海航班。中華民國政府在1949年遷移到臺灣後,松山機場也逐漸擴建,以應付逐漸成長的境內和境外航班。

    國際線撤離後[编辑]

    松山機場雖然歷經多次擴建和改善工程,但是因其腹地遭基隆河和市區侷限而成效不彰,於是中華民國政府在1970年代進行的十大建設裡,規劃在鄰近的桃園縣興建新機場──中正國際機場(今臺灣桃園國際機場)。1979年,中正國際機場啟用,松山機場轉為服務國內航班為主,。國際線部份則僅提供特殊包機、或國內外政要專機起降;但若是國際線班機因故無法降落桃園機場時,除了高雄小港機場之外,松山機場也是轉降機場選擇之一[6],松山機場原本IATA代碼原本是「TPE」,但隨著桃園機場啟用後,就把這個代碼給了桃園機場,松山機場則是改用縮寫TSA(Taipei Songshan Airport)[7]。2008年7月起開始的兩岸假日包機,松山機場為起降機場之一,民航局亦開始對航廈進行整建以增加證照驗查及行李轉盤等設施[8]

    1999年初,為了減低當時在臺北市中心籌建中的世界第一高樓——台北101對飛航安全的影響,民航局考慮改變飛機航班進出松山機場的飛行路線。這問題在1999年年底時獲得解決,台北101大樓專案向後延伸一段距離,確保在2003年建造完成時依然可以成為世界第一高樓。

    國際與兩岸航線重啟[编辑]

    隨著馬英九政府的上臺,松山機場的定位轉為以服務商務旅客為主的次要輔助機場,並開放國際航班:2008年12月15日上午8時,兩岸假日包機正式邁向常態化,半世紀以來第一架直接由臺北飛航情報區切入上海飛航情報區的航班由松山機場起飛。2010年6月14日,松山機場直航上海虹橋機場的航線復飛,臺灣方面由中華航空長榮航空與復興航空營運[9]。10月31日,睽違31年後,松山機場往返東京羽田機場的航線也正式復飛,中華航空與日本航空、長榮航空與全日空共掛航班營運。

    2012年2月6日,民航局公布臺北松山機場至首爾金浦機場直飛航權的分配結果,臺灣方面為中華航空長榮航空[10];2月23日南韓方面公布兩家廉價航空公司——Eastar Jet(易斯達航空)、T'way航空(德威航空)勝出[11]。隨後經過了一度膠著的航權分配[12]、傳出中華民國民航局將航權內定給華航長榮等航權不公情事[13][14]、與原訂3月首航卻延後的結果[15],在一連串協商進展下,松山金浦航線最終定於2012年4月30日完成雙方互飛[16][17]。根據雙方航權協定,為了維持桃園-仁川航線運量穩定,並避免廉價航空以低廉價格對臺方航空造成衝擊[18],這條航線初期雙方僅開放各兩家航空公司經營,每天一方各飛一班,每週來回七班,飛航機種限定兩百人座以下之中小型航機,不採共掛班號營運。

    受到松山-金浦航線航權分配爭議影響,2012年7月19日,中華民國交通部次長葉匡時表示交通部已著手進行「國際航權分配及包機審查綱要」修正案,計畫調降松山機場航班門檻[19],使得松山-金浦航線有了增班餘地,引起其他四家落選臺籍航空卡位[20],其中又以復興航空最積極[21]。然到了同年底發現其航線載客率卻僅六成,遠低於對虹橋、羽田航線的八成,原計畫的年底增班談判遂遭擱置[22]

    隨著波音787-8復飛,全日空自2013年6月1日起,將波音787-8使用於東京羽田─臺北松山的NH1185/1186航班,取代原先的波音767-300ER,使臺北松山機場成為全臺灣第一座接受波音787商業航班起降的國際機場(該架飛機也是波音787-8首次降落在桃園機場的飛機)。NH1187/1188航班則不定期使用波音767-300ER/波音787-8飛行。自2014年10月26起,NH1187/NH1188使用波音787-8取代原本的波音767-300ER。在經過多年的協商後,臺北松山機場於2013年10月與日本松山機場包機直航,由中華航空波音737-800型客機執航[23]

    由於旅客持續增加,2013年9月9日的北京協商除確認了松山新增飛航福州、天津每週各四班、上海浦東每週六班外,並訂2014年春節加班機的期間為元月十七號到二月十四號,由航空公司視市場需求申請飛航。

    長榮航空自2014年1月1日起開航由臺北松山飛往金浦立榮航空飛往廈門的航班,由松山來往上海-浦東的航班則改用空中巴士A321-200取代MD-90飛航。

    日本航空航機調度因素,2014年2月1日至2014年3月29日及2014年10月26日至2014年11月30日東京羽田-臺北松山JL097/098航班,原為波音767-300ER執行改為波音787-8執行此航線,為繼全日空後第二家以波音787-8航機飛航臺灣。2014年12月1日起JL097/098航班將改為波音777-200ER飛行,成為臺北松山機場開場以來首次使用波音777航機飛航的航空公司。全日空於2015年10月9日、2015年10月12日執行第三年與日本松山機場包機直航,由波音767-300ER型客機執飛。

    臺北國際航空站大事紀[编辑]

    • 2014年10月1日,新版航務管理系統上線。
    • 2014年11月28日,與pchome合作建置Skype網路電話供入境旅客免費使用網路電話報平安或聯絡接機事宜。
    • 2014年12月1日,日本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日航)啟用波音777-200ER客機服務羽田機場-松山航線。
    • 2016年11月22日,復興航空即日起停飛所有航線。

    基本資料[编辑]

    跑道[编辑]

    東西向10/28號跑道,全長2,605公尺。(次於桃園機場3,800公尺,新竹機場3,661公尺,台中機場3,650公尺,高雄機場3,150公尺,台南機場3,050公尺,澎湖機場3,000公尺,花蓮機場2,751公尺。),28跑道頭設有EMAS
    由於28跑道無建置ILS,因此降落28跑道時多由較資深飛行員主飛。
    可供波音777-200ER波音787-9空中巴士A330等中型廣體客機起降,過去曾經服務過波音747-100大型廣體客機[24]

    停機坪[编辑]

    松山機場主要有軍用停機坪、民用停機坪,以及直升機停機坪,共有45個民用固定翼機位(加上航廈部分),7個直升機機位,目前遠東航空飛機大多數停放於松山機場。

    滑行道[编辑]

    共6條。

    登機門[编辑]

    臺北松山國際機場有12個登機門,其中8個配有空橋供班機乘客上下機。

    • 第一航廈(國際航站樓):6個空橋(近機位),2個遠機位。
    • 第二航廈(國內航站樓):2個空橋(近機位),2個遠機位。

    航廈[编辑]

    松山機場現有兩座航廈,最早設立的為第一航廈,為台灣第一座國際航廈。經多次擴建,於1971年完工後形成現今的建築樣貌。作為在1979年中正國際機場落成前台灣唯一的國際機場,其歷史價值使第一航廈於2008年被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列為歷史文化資產[25]

    第二航廈原為國際貨運站,在國際航線遷至中正國際機場之後,騰空租給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做為松山機場展覽館,在信義計劃區台北世貿展覽館落成後,於1996年收回停用,做為民航局辦公室之用。直到兩岸航線定期化後暫供兩岸航線使用。為了提高服務品質,第二航廈於2010年底開始封閉整修,直到2011年3月29日重新開放,轉為國內航線專用,第一航廈則轉為國際航線專用,也進行進一步之整修[26]

    航空管制[编辑]

    松山機場地面與跑道由松山塔台管制,起飛後轉由位於北部飛航服務園區的台北近場管制台管制。

    臺北飛航情報區無線電頻率與呼號[编辑]

    周邊景點[编辑]

    「飛機巷」濱江街180巷,就位在本機場西側的10跑道頭圍牆外,是許多臺北市民與外縣市和外國觀光客們必來的賞機景點之一。

    臺北松山機場於2011年11月9日正式對外開放位於第二航廈(國內線航廈)三樓樓頂的機場觀景臺,使臺北市民及外地旅客們多了一處可以安全賞機和兼顧休閒娛樂的好地點。

    航空公司與航點[编辑]

    國內航線[编辑]

    國內航線位於機場第二航廈,由立榮航空華信航空遠東航空營運澎湖、金門、馬祖南竿、馬祖北竿、花蓮及台東共6條航線,主要以ATR72-600、A321-200、ERJ190、MD82及MD83機型執飛。
    航空公司 目的地城市 目的地機場 班次 固定航機 航廈
    中華民國 立榮航空(B7) 中華民國澎湖 澎湖機場 每週49班 ATR72-600 2
    中華民國金門 金門尚義機場 每週67班 A321-200
    ATR72-600
    2
    中華民國馬祖 馬祖南竿機場 每週36班 ATR72-600 2
    中華民國馬祖 馬祖北竿機場 每週14班 ATR72-600 2
    中華民國花蓮 花蓮機場 每週14班 ATR72-600 2
    中華民國台東 台東豐年機場 每週22班 ATR72-600 2
    中華民國 華信航空(AE) 中華民國澎湖 澎湖機場 每週42班 ATR72-600 2
    中華民國金門 金門尚義機場 每週56班 ERJ190
    ATR72-600
    2
    中華民國台東 台東豐年機場 每週22班 ATR72-600 2
    中華民國 遠東航空(FE) 中華民國澎湖 澎湖機場 每週50班 MD82
    MD83
    ATR72-600
    2
    中華民國金門 金門尚義機場 每週51班 MD82
    MD83
    ATR72-600
    2

    國際與兩岸航線[编辑]

    包機/定期包機航線 即將開航 即將復航 即將停航 班表更新日期:2019年8月25日
    國家/地區 航空公司 目的地城市 目的地機場 班次 [註 1] 固定航機 [註 2] 備註
    台灣 臺灣 中華航空 中国 上海 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每週6班 A330-300
    日本 東京 羽田國際機場 每週14班 A330-300
    大韩民国 首爾 金浦國際機場 每週3班 737-800
    臺灣 華信航空
    中華航空營運
    中国 福州 福州長樂國際機場 每週3班 737-800
    中国 武漢 武漢天河國際機場 每週2班 737-800
    中国 溫州 溫州龍灣國際機場 每週2班 737-800
    臺灣 長榮航空 中国 上海 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每週6班 A330-300
    中国 重慶 重慶江北國際機場 每週2班 A321-200
    中国 天津 天津濱海國際機場 每週2班 A321-200
    日本 東京 羽田國際機場 每週14班 A330-300
    大韩民国 首爾 金浦國際機場 每週4班 A321-200
    臺灣 立榮航空
    長榮航空營運
    中国 上海 上海浦東國際機場 每週3班 A321-200
    中国 廈門 廈門高崎國際機場 每週3班 A321-200
    中国 杭州 杭州蕭山國際機場 每週4班 A321-200
    臺灣 遠東航空 中国 福州 福州長樂國際機場 每週3班 MD82、MD83
    中国 太原 太原武宿國際機場 每週1班 MD82、MD83
    中国 合肥 合肥新橋國際機場 每週1班 MD82、MD83
    中國大陸 中国 中國國際航空 中国 上海 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每週4班 A330-300
    中国 重慶 重慶江北國際機場 每週1班 737-800
    中国 天津 天津濱海國際機場 每週4班 737-800
    中国 中國東方航空 中国 上海 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每週7班 A330-300
    中国 上海航空 中国 上海 上海浦東國際機場 每週10班 787-9
    737-800
    中国 上海 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每週3班 A330-300
    737-800
    中国 廈門航空 中国 廈門 廈門高崎國際機場 每週7班 737-800
    中国 福州 福州長樂國際機場 每週6班 737-800
    中国 四川航空 中国 重慶 重慶江北國際機場 每週3班 A320-200
    A321-200
    中国 成都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 每週4班 A320-200
    A321-200
    日本 日本 日本航空 日本 東京 羽田國際機場 每週14班 777-200ER
    767-300
    787-8
    日本 全日本空輸 日本 東京 羽田國際機場 每週14班 787-8
    韓國 大韩民国 德威航空 大韩民国 首爾 金浦國際機場 每週4班 737-800 此航班與下者為共掛航班關係(1-3-5-7)
    大韩民国 易斯達航空 大韩民国 首爾 金浦國際機場 每週3班 737-800 此航班與上者為共掛航班關係(2-4-6)

    機場營運實績[编辑]

    歷年流量[编辑]

    歷年流量列表
    紅色字體為其列排行之首,藍色字體為其列排行之末[27]
    年度
    起降 (架次)
    旅客總運量 (人次)
    國內線 (人次)
    國際線 (人次)
    1994 141,943 9,608,781 9,608,781 0
    1995 172,399 11,802,136 11,802,136 0
    1996 190,398 15,204,650 15,204,650 0
    1997 187,998 15,394,038 15,394,038 0
    1998 174,060 13,733,447 13,733,447 0
    1999 176,242 13,809,154 13,809,154 0
    2000 161,919 10,092,269 10,092,269 0
    2001 151,617 10,092,269 10,092,269 0
    2002 139,112 8,789,651 8,789,651 0
    2003 118,886 8,108,710 8,108,710 0
    2004 110,806 8,349,732 8,349,732 0
    2005 98,479 7,596,578 7,596,578 0
    2006 87,955 6,728,709 6,728,709 0
    2007 68,064 4,470,859 4,470,859 0
    2008 49,264 3,101,854 2,951,716 150,138
    2009 44,655 3,091,066 2,512,961 578,105
    2010 48,925 3,712,841 2,639,398 1,073,443
    2011 58,185 5,258,975 2,927,370 2,331,605
    2012 58,170 5,676,411 2,940,366 2,940,366
    2013 60,066 5,847,275 2,873,358 2,973,917
    2014 61,881 6,105,403 2,804,295 3,301,108
    2015 57,642 5,861,133 2,515,170 3,345,963
    2016 59,351 6,142,996 2,781,734 3,361,262
    2017 53,854 5,943,153 2,795,034 3,148,119
    2018 58,056 6,225,932 2,969,361 3,256,571
    2019
    2020


    交通[编辑]

    市區道路[编辑]

    大眾運輸[编辑]

    公車資訊[编辑]

    目的地 編號 營運業者 營運路線或用途 備註
    往中和 214直 中興巴士 中和-松山機場
    往蘆洲 225 三重客運 蘆洲-民生社區
    往蘆洲 225 區間車 三重客運 蘆洲-松山機場
    往永和 254 欣欣客運 大鵬新城-民生社區
    往德霖科技大學 262 大都會客運 德霖科技大學-民生社區
    往中和 262 區間車 大都會客運 中和-民生社區
    往德霖科技大學 275 台北客運 德霖學院-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往三峽 275副線 台北客運 三峽-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往內湖/泰山 617 三重客運 泰山-內湖 ←搭乘本路線,請留意往返乘車方向
    往內湖/泰山 617副線 三重客運 泰山-內湖 ←搭乘本路線,請留意往返乘車方向
    往五股 801 指南客運 五股-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直行成泰路、明志路。
    往五股 803 指南客運 五股-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行經貿商二村、泰林路。
    往錦繡山莊 906 新店客運 錦繡-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行經水源快速道路。
    往錦繡山莊 909 新店客運 錦繡-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行經中國玫瑰城社區、北新路、新店區中華路、水源快速道路。
    往錦繡山莊 913 新店客運 錦繡山莊-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行經新店區安和路、中安大橋、水源快速道路。
    往林口 945 三重客運 林口-松山機場 屬於新北市區公車。
    往松山車站 棕1 首都客運 松山車站-松山機場
    往建國北路 688 大都會客運 建國北路-中和成功路
    往鶯歌 跳蛙公車 台北客運 鶯歌火車站-松山機場
    往林口長庚 1211 三重客運 長庚大學-台北市政府 屬於國道客運。
    往林口公賣局 1211 支線 三重客運 林口公賣局-台北市政府 屬於國道客運。
    往桃園 1662 統聯客運 桃園-松山機場 屬於國道客運、2019年5月29日通車。
    往基隆/三重 1802 國光客運 基隆-三重 屬於國道客運。
    往桃園機場 1840 國光客運 捷運松山機場站-桃園國際機場 屬於國道客運。
    經南崁往桃園機場 1841 國光客運 捷運松山機場站-南崁-桃園國際機場 屬於國道客運。
    經南崁、桃園機場往大園 1842 國光客運 捷運松山機場站-大園 屬於國道客運。
    往基隆 2002 國光客運 台北-基隆 屬於國道客運。
    往桃園 5116 桃園客運 桃園-松山機場 屬於國道客運。
    往南崁、大園遠雄 5250 亞通客運 台北-大園 屬於國道客運。
    往中壢 9025 桃園客運
    台北客運
    中壢-捷運松山機場站 屬於國道客運。

    未來發展[编辑]

    存廢爭議[编辑]

    由於臺北松山機場在臺北都市擴張後,其腹地已經深陷市中心,多年來都有將其搬遷的意見。1998年、2002年及2006年,馬英九郝龍斌代表中國國民黨陳水扁李應元謝長廷代表民主進步黨參選臺北市市長時,就已經提出廢除論[28];2008年經濟日報也以社論分析廢除松山機場代價很小但效益很大[29];2014年,民進黨籍立法委員姚文智士林、大同選區)參與台北市長初選時再次提出廢除臺北松山機場。2015年2月4日復興航空235號班機事故發生後,姚文智透過幕僚發出新聞稿,強調航空史上最嚴重的空難都是市中心被飛機場波及附近的民宅及大樓,雖然這次空難並無波及周邊民眾,惟長期而言,臺北松山機場非遷不可;這次空難為航機撞及高架橋,反映松山機場非遷不可。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羅淑蕾中山、松山選區)則指臺北松山機場後方設有大型油庫,前方則為基隆河,而且跑道鄰近民宅,使到臺北松山機場儼如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機場,應該予以淘汰或遷移。臺北市市長柯文哲則表示預定於2020年將松山機場廢除,並改建為中央公園[30]

    但政大教授徐世榮在復興事故同日,撰文反對松山機場遷移,認為有人藉死傷者的不幸,炒作機場遷址話題。並將松山機場遷址的問題,與桃園航空城議題掛鉤[31]。後又批評臺北人「自私」,認為遷址是將臺北不要的東西,強加在桃園人身上。並將松山機場遷址的問題,再次與桃園航空城議題掛鉤,認為後者剝奪桃園居民人權[32]

    意外事件[编辑]

    • 1936年,完成啟用,一場民用航空機於試乘過程中失事,一些記者與仕紳身亡。[來源請求]
    • 1970年4月19日,中華航空機型YS-11,由花蓮飛返臺北,降落前發現鼻輪無法正常伸放,最後成功迫降在松山機場的跑道。
    • 1970年8月12日,中華航空CI206航班、由花蓮飛返臺北松山機場的任務時,由於天候不佳,於進場時撞山墜毀(一說先撞上圓山飯店屋緣才撞山),全機31名乘客加上機組員共14名罹難、17名生還。
    • 1997年10月10日,一架中華民國空軍所屬的C-130H運輸機(編號1310)[35]於清晨降落松山機場時,於重飛拉起階段時墜毀於台北市濱江路民間拖吊場和松山機場交界處。機上5名機組員全數罹難。[36]
    • 2009年4月30日,一架中華航空機身編號B-18303,航班編號CI680的空中巴士A330-300班機,原定從雅加達香港,於下午3點05分(臺北時間)到達桃園國際機場,因側風過大以及機長研判油料可能不足等問題,因此轉降本機場,於下午3點23分抵達,近3個小時後重新抵達原定目的地,也創下同型客機首降本機場的紀錄。
    • 2011年9月26日,中華航空編號B-18303客機,執行CI202由上海返回松山的航班降落後滑行往停機坪時右主機輪不慎陷入滑行道旁草地動彈不得,直到9月27日才拖出,無人在此事件中受傷。初步調查指向機長人為疏失。[37]
    • 2012年9月13日,長榮航空BR189號班機由羽田機場返回松山機場降落時,在跑道1100公尺處滑出跑道,所幸217名旅客平安無事。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松指部沿革. 中華民國空軍. 2018-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9). 
    2. ^ 機場願景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臺北松山機場
    3. ^ 臺北國際航空站97年年報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交通部民用航空局臺北國際航空站
    4. ^ 民航局土地BOT 建首都機場園區.公視新聞.2012-08-09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5. ^ 民航運輸各機場營運量-按機場別分 (至2017年四月)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華民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
    6. ^ 華航大型機A330闖進松山機場油量不足臨時轉降. 中時電子報. 2009-04-30 [2010-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03). 
    7. ^ 「TPE」指桃機而非松機!旅客跑錯飆罵地勤.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5-01-13 [2018-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9). 
    8. ^ 松山機場飛兩岸 整裝上路. 中時電子報. 2008-05-23 [2010-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6). 
    9. ^ 松山─虹橋開航 臺北上海一日生活圈快易通. 中時電子報 (HiNet新聞網). 201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3). [失效連結]
    10. ^ 汪淑芬. 松山飛金浦 明年3月每天對飛. 中央通訊社. 2011-11-11 [2014-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19). 
    11. ^ 韓宣佈:兩家廉價航空 飛金浦至松山航線.中廣新聞網[永久失效連結]
    12. ^ 松山金浦航線 南韓業者爭航權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臺灣民航資訊網.2012-02-13
    13. ^ 航權論戰 捉對廝殺 長榮復興兩王子空戰 高來高去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臺灣民航資訊網.2012-02-19
    14. ^ 遠航大動作表不滿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臺灣民航資訊網.2012-02-06
    15. ^ 松山-金浦原定3月延後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6. ^ 松山金浦航權搶爆 三月難飛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臺灣民航資訊網.2012-02-19
    17. ^ 〈松山金浦線 下月首航〉.聯合報.2012-03-29
    18. ^ 《世界民航雜誌》2012年6月號,頁11,2012-05-15
    19. ^ 松機航線開放 門檻降至每週6班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自由電子報.2012-07-20[2013-01-13]
    20. ^ 〈飛金浦航線航權大戰 立榮「全力爭取」〉.聯合報.2012-07-20
    21. ^ 復興將加入松山金浦航線.中國時報.2012-07-13[永久失效連結][2013-01-13]
    22. ^ 金浦航線不如預期 暫不談增班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大紀元.2012-12-20[2013-01-13]
    23. ^ 松山飛松山 臺日同名機場直航.中央通訊社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4. ^ 波音七四七巨型客機來台.VCenter影音分享網站
    25. ^ 松山機場第一航廈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26. ^ 鍾錦隆. 松山機場花甲又逢春 二航廈整修啟用. 中央廣播電台. 2011-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02). 
    27. ^ 臺北松山機場. 營運實績. 臺北松山機場. [2019-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0). 
    28. ^ 遷移松山機場改森林公園 李應元:人命安全無法預測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ETtoday新聞雲.2015-02-05
    29. ^ 台灣經濟日報:馬英九的眼界要高過松山機場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浪網.2008-04-27
    30. ^ 《TAIPEI TIMES 焦點》 Ko seeks aid with Songshan airport move after ride on MR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自由時報電子報.2017-02-16
    31. ^ 唐詩.【復興空難】 學者徐世榮:藉機炒作松機遷移 非常不道德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民報.2015-02-04
    32. ^ 北市將廢松機?徐世榮:臺北人不要那麼自私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蘋果日報.2015-04-07
    33. ^ 「松山機場」與「印度獨立」的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Chandra Bose @ 雲程的雙魚鏡 Xuite 檔案館 :: 隨意窩 Xuite日誌。總督府所建立的「神社新境地」即將完工前,預計將神社於舉行「鎮座祭」的同時遷座於「護國神社」旁。但是在神社「遷座祭」來臨之前的10月25日,一架日本運輸機不幸失事,墜落在「台灣神宮新境地」(今圓山忠烈祠 )附近。
    34. ^ 松山機場歷史,不只六十年!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電子報
    35. ^ Military Aviation Accident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aiwanairpower.org
    36. ^ 空軍C-130運輸機墜毀五名機員罹難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華視新聞.1997-10-10
    37. ^ 汪淑芬. 華航機輪卡草坪 漏夜抽油拖離. 中央通訊社. 2011-09-26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9). 
    38. ^ 台湾で旅客機が墜落 けが人も.日本放送協會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2-04.

    註腳[编辑]

    1. ^ 班次不以日計算,以週計算。
    2. ^ 機型只列出固定飛航航機,臨時代飛或特殊因素改派飛航,不列入此頁面。

    網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