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日治時期鴉片政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台灣日治時期鴉片政策台灣日治時期為有效管理吸鴉片人口所採行的政策,因為漸進式禁絕鴉片的可行性比直接禁絕高許多。在初期,鴉片暴利是總督府的重要財政來源,然後總督府對鴉片暴利的依賴越來越少。總督府在殖民末期才提供戒癮醫療,其最重要原因除了醫學進步外、就是台灣人總算將吸鴉片視為惡行(在此之前,實際上是總督府比台灣人更反對鴉片),但當時也有人替鴉片政策辯護,如連橫的《新阿片政策謳歌論》(俗稱《鴉片有益論》)。

漸禁與嚴禁的爭論[编辑]

日本殖民初期,日本在爭論鴉片應該漸禁還是嚴禁,後來執行漸禁的原因為

  • 認為日本人不易染上鴉片
鴉片與酒相剋論:日本人嗜酒,且當時日本人認為如果同時吸鴉片又喝酒,會吐、很難過。
日本宣傳鴉片危害已經很成功。
日本人性急,不會浪費時間吸鴉片。
鴉片煙氣極臭。
  • 當時沒有低痛苦的戒癮療法,怕成癮者受不了。
  • 可以藉由鴉片專賣利益來控制臺灣人,減少抗日人士及匪徒的實力。
  • 鴉片專賣收入高,而當時也沒有將鴉片提煉出藥用嗎啡的方法。(這也是五十年才全面禁絕鴉片的原因)

最終成功的原因[编辑]

  1. 杜聰明等人發明新的戒癮方法,戒癮時低痛苦;在此之前,鴉片成癮者的自然死亡是使用率下降的主因。
  2. 日本人教育成功,讓臺灣人知道鴉片之害,且臺灣人現代意識覺醒(殖民初期,日方一直強調會允許以成癮者繼續使用,以減少抗日情緒;但也在學校向臺灣人宣傳鴉片危害,因而受到國際肯定)。
  3. 台灣上流社會及知識份子態度丕變:本來吸鴉片是台灣高級社交場所的日常景象,反而是日本警察經常在這種社交場所找麻煩、阻止未成癮者進入這種場所;但在1929年左右,台灣知識份子及上流社會突然轉向、要求總督府加強戒癮輔導。
  4. 醫學進步,鴉片可以提煉藥用嗎啡,而且日本在二戰時需要大量藥用嗎啡。
  5. 鴉片收入佔總督府收入銳減,停售鴉片也不會造成財政問題。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