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臺灣海峽中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台灣海峽中線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机在2020年9月19日越过海峡中线及进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活动的示意图,此圖由中華民國國防部绘制。
中华民国交通部民用航空局网站提供的台北飞航情报区航路图,虽未标注臺灣海峽中線,但显示中华民国方面在臺灣海峽中線东侧设立四个“restricted area(禁飞区)”。

臺灣海峽中線,簡稱台海中線海峽中線[1]海峽中心線[2][3]:268,是台灣海峽的一條無形界線,從北緯27度、東經122度延伸至北緯23度、東經118度,東北-西南走向的直线[a]。與上海飞行情报区台北飛航情報區之间的界線大致重疊[6][7][8][9]。全线处于两岸各自主张的領海之外[b]。海峽中線的制定者存在不同说法,一般指美國方面於1950年代向中華民國政府所建議劃定。2004年5月,中華民國政府官员对外公布座標[13][5]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方面秉持其政治立場,不承认“海峡中线”的概念[14],但在實際上有使用台湾海峡中线[15]、海峽中心線[10]一类名词。

1950年代起,中華民國空軍掌控中国东南地区制空權[c],中华民国海空军同时军事封锁台湾海峡,执行关闭政策。中华人民共和国军民船只因此长期不穿越台湾海峡。1970年代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海运方面逐步突破中华民国的军事封锁。1974年,解放军海军舰队首航台湾海峡[16]。198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民船以在台湾海峡中线西侧通过的方式,实现部分航行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在1992年时表示己方商船在台湾海峡有航行自由的权利,但出于船舶安全考虑,要求民船不要进入海峡中线东侧海域[15]

在1990年代,中华民国空军仍拥有台湾海峡空域制空权。持续越过台海海峡中线,对中国大陆进行抵近侦察、侦照、巡逻[17]1996年台海危机时,美国海軍第七舰队经过台湾海峡,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机数次飞越台湾海峡中线[18]。1999年7月,时任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提出两国论。解放军军机大举出海,数度逼近台海海峡中线。台湾媒体報導,在美國政府要求下,中华民国空军侦察、巡逻和训练范围局限于海峡中线东侧[17][19]。同时,除向金门马祖运输物资补给的军机军舰外,海峽兩岸的軍機與軍艦為了避免引發軍事衝突[3]:268,雙方都保持默契互不穿越海峽中線[20]。但偶爾仍有發生解放軍空軍刻意穿越中線的事件[21][22]

设定与座标 [编辑]

台海中線最早是第二次國共內戰、1949年後两岸分治的副產品。該界線的劃定者有數種說法:

  • 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USTDC)於1958年9月17日頒佈的第201-1號作戰命令中的「交戰規定」中,就提到空軍交戰程序:經管制官或飛行員判明為敵機,且若該機飛越戴維斯線以東時,即變為犯有敵對行為,將予迎擊並殲滅之。不明機出現於戴維斯線以西時,即予攔截與判明,若疑有敵對意向時予以監視之。當經美軍第13航空特遣隊(臨時)司令、副司令、作戰處處長或作戰組組長宣佈為敵對時,則可予以迎擊而殲滅之。

海峽中線的實際座標多年一直沒有公佈,直至2004年5月,時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李傑才在記者會上透露有關數字[13]。2008年报道提及,公佈的中線由五個坐標串連而成,最北處為北緯27度、東經123度;依序為北緯26度、東經122度;北緯25度、東經121度;北緯24度、東經120度;北緯23度、東經119度[5]。另外,中華民國國軍所使用的數據略有不同。中華民國國防部情次室次長陳國華中將在2019年7月30日公布的座標,是北緯27度、東經122度至北緯23度、東經118度的直線連線。同时,“台海中線的定義並沒有多種版本,國軍對於中線只有一個定義”[4]

此外,行政院農業委員會2014年1月公布《政府護漁標準作業程序》。附圖一:中華民國護漁範圍示意圖以30个编号座标相连,示意护護漁範圍。在台海海峡中,从北向南,以1号(北緯29度18分、東經124度)、30号(北緯25度、東經120度)、29号(北緯23度、東經117度30分)相连分界。与中华民国国防部对台湾海峡中线定义不同。附圖二:暫定執法線海域,则未在台湾海峡中标注分界线[29]。為了空防所需,中華民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在海峽中線以東與台灣西部海岸線間畫設R-8、R-9、R-11等數個禁航區[30]

歷史[编辑]

關閉政策[编辑]

自1940年代末起,由于美国和台北方面占据军事优势,中华民国政府得以在台湾海峡执行更为严苛的關閉政策。至1968年时,北京方面一直避免船只通过台湾海峡,中國大陆南北港口之间的航线由此中断20年。1968年,北京方面以绕行太平洋才恢复己方船只在南北航线的航行。此后,仍长期绕行太平洋。军用船只亦是如此。解放军海军南北调动鱼雷艇,需要经由火车运输。1974年1月,西沙海战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增援南海舰队。22日,舰艇编队通过台湾海峡,中华民国海军全程监控,飞机一路跟踪至广东潮阳企望湾,但未做出其他军事反应。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水面舰艇第一次通过台湾海峡[16]

台海復航[编辑]

1979年,中國大陸货轮在台湾海峡复航。同年9月12日,中华民国政府公告中止《戡乱时期截断匪区海上交通办法[31]。视为法理上终止关闭政策,但允许海军空军搜捕、击毁中华人民共和国籍船只的《投匪资匪之轮船公司及船只紧急处置办法》直到1992年1月方才废除[32]

1983年底,中國大陸客轮通过台湾海峡。當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完全恢复台湾海峡航行后,大抵以在海峡西侧通过的方式航行。1992年11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印发《关于我商船航行以台湾海峡问题的批复》,回复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的请示,并要求:“1,大陆商船通过台湾海峡时可自行选择航线。2.不要进入海峡中线以东海域和国民党占驻岛屿10海里内以内的海域”[15]

中線逐步確立[编辑]

1985年4月起,中華民國空軍減少了超过台海中线、进入中国大陆的日常侦照,仅「在必要时」实施[33]:154—155。1989年4月间,中華民國國防部颁布《国防部加强海防警(守)备工作实施计划》,中華民國海軍海防工作具体实施要领之一,“减少大陆沿海侦巡频率,改以台湾本岛西海岸近海侦巡为重点[……]”。1990年时,中華民國海軍“加强海上巡护防止我渔船被大陆不明渔船洗劫提报资料”中,海军护渔区域已局限于“台湾海峡中线以东之海峡正面海域。”[34]:81—83

中華民國空軍方面,仍有军机持续越过海峡中线抵近侦察、巡逻自一带至一带的中國大陆海岸线[35]。如1990年7月20日,中華民國空軍对主目标浙江台州路桥机场、副目标温州机场进行侦照活动,双方空军险些发生空战。1992年7月6日,中華民國空軍佛山沙堤泉州惠安厦门马巷等机场的紅旗2號防空飛彈进驻情况进行侦照[33]:154—155

1990年代初期,在中华民国国军拥有台湾海峡全部空域制空權的情况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机则基本都在中国大陆海岸线15海里内活动[17][19]。“中共机舰活动范围,甚少逾越海峡中线或是侵入专属经济水域[36]:46。”中華民國空軍飞行员更称,自1958年金门炮战后的四十年來,双方以中国大陆海岸线外15海里为「巡航界線,也有『你不出海,我不進大陸』默契」[19]。所以,解放军军机出海就被中华民国方面视为挑衅[5]

1996年,台灣海峽飛彈危機發生后,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機演習靠近台海中線,並有零星飛越台海中線的情況發生[37]。此时,解放军飞机不飛入台灣海峽,而是在海峽南北開口處出海飛行擺出姿態[19]中華民國國防部2006年国防报告书指,随着解放军海、空军军力增长,1996年后,原有情形“出现根本性转变”。1998年时,解放军军机在海峡中线以西巡弋次数为400架次[36]:46—47。解放军虽在1998年已换装第二代戰機[38],但此时,中華民國空軍军力仍占优。解放军的飞行被形容为“不知道何時會被擊落”的“自殺任務[19]

1999年7月9日,時任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提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数百架次的解放军军机出海,数度逼近海峡中线。局势在921大地震后缓和[e][19][17]中華民國空軍在军力占优的情况下,将侦察、巡逻和训练范围局限于海峡中线东侧[19]。这被视为台海双方新形成的默契,以海峡中线为活动范围边界[17]。对于中华民国空军的退守,《自由時報》报道指,这在美國政府介入两国论危机后,為避免兩岸發生戰事,要求中華民國不得採取軍事回應,並把空中巡航範圍限縮到海峽中線以東。时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唐飛[f]代表中华民国政府同意接受[19]。聯合報記者程嘉文發文對该说法存疑[g]

美国之音转引的台湾《中國時報》文章,将海峡中线的确立(公布確定位置)视为两国论的產物,认为這使得中华民国空军预警时间减少一半,训练空域也缩小了[40]。2001年出版、中國國防报编辑部编撰书籍则指,基于对台湾的领土主张,中国人民解放军“完全有理由、有权力越过海峡中心线直抵台湾近海沿岸进行巡逻”。[3]:269

另一方面,從台灣松山马祖的W2、W8航路、澎湖马公金门的W6航路,中華民國海軍对金马的运输任务[h]都穿越了海峽中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此不提异议。

默契形成[编辑]

2004年5月,時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李傑公佈海峽中線的實際座標[13]。9月27日,时任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乘「空軍一號」自台北飛赴澎湖視察。10月2日,时任中華民國副總統呂秀蓮乘專機飛赴澎湖。陈吕的行程均不需越过台湾海峡中线,但解放军的应对仍“打破双方默契”。9月27日当日,解放军军机大量出海,数量超过1999年7月两国论危机时的单日最多架次。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李傑及飛彈司令部司令谷風泰證實,9月下旬確有多批解放军戰機密切挑釁,而27日當天戰機「確實比平時多一點」,但並未越過海峽中線。中華民國空軍總部另外表示,解放军以多批次30餘架出海訓練,在近幾年相當常見,「不過當天起飛的戰機數量是多些」。此后《中國時報》、《聯合報》称,两次出行,解放军军机飞越海峡中线,意图攻击專機。11月11日,中華民國國防部新聞稿表示,陳水扁專機出動「當時」及呂秀蓮出訪「當日」都沒有中共戰機活動,「有關陳呂飛機曾被中共戰機鎖定的說法是完全不正確的」[41]

2008年5月,馬英九就任中華民國總統。6月,即开始兩岸兩會高層會談。两岸关系趋于缓和后,是否开放海峡中线被视为是两岸之间最大的歧见[40]。2008年当年,兩岸直航定期航班及海上航班分別開通[35]。2009年7月2日,时任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王毅接见中國國民黨籍立委组成的两岸金融观察团。观察团团长赖士葆转述[42],王毅主动提出增加两岸直航航班到每周700到800班次。此外,北方航线已经接近饱和,建议开放海峡中线。当日,陆委会记者会回应中的第三条“两岸有关航路的协商,必须在不影响国家安全的基础上进行,国家安全是必要考量,所以我方已在第三次江陳會談中明确表示,海峡中线航路不在协商规划之内[43]。”7月6日,中華民國國防部新闻稿回应,由于“台湾空域纵深短浅,空军重要训练空域位于海峡中线以东”,因此两岸空运直航的航线以不穿越海峡中线为原则,确保航班的安全,维护国军整体训练空域的完整。中華民國國防部军事发言人虞思祖美国之音说,开放海峡中线要以确保台湾国防安全为首要考量。他说:“海峡中线对我们国家空防安全关系极为重大,所以说,在中共没有放弃武力犯台,调整军事部署之前,两岸的空运航路应该以现行的南北航线来运作,以兼顾到国家经济的发展与国家安全。”正在巴拿马访问的馬英九回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在第三次江陳會談之前也提出过类似建议,但中华民国方面已经非常明确地告之,海峡中线是中華民國空軍的演训场所,实在无法开放。民進黨发言人莊碩漢认为,海峡中线是底线,绝不能开放,这是朝野的共识。据台湾媒体报导,王毅以书面传真形式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愿意通过海协会海基会的两会渠道继续就此进行协商[40]。有评论认为,馬英九“维持海峡中线,就是维持两岸「分裂分治」现状的底线”,而海峡中线“对台湾民眾,更是重要的心理防线。”[38]

2011年6月29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兩架Su-27戰鬥機欲攔截美軍一架U-2偵察機時飛越海峽中線,直到U-2北返日本領空才返回海峽中線以西[44][22]

2014年11月20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公布《政府護漁標準作業程序》中的中華民國護漁範圍示意圖。公布的台湾海峡护渔范围座标为三点连线[29]。与中华民国国防部公布的台湾海峡中线座标不同。

2015年1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為紓緩空中航路擁擠,中國民航局新設通過台海的四條新航線,分別為縱向的M503航路與由陸地橫向連接的W121、W122與W123航路[45]。新航路是在上海飞行情报区內,最近距海峽中線7.8公里,引發中華民國政府和輿論界的反彈,之後在雙邊的交涉下M503航路延後至2015年3月29日實施。W121等3條銜接航路於2018年1月4日啟用[46]

2015年5月8日,行政院海岸巡防署臺灣警察專科學校合办研讨会,讨论海域执法。此时,中国大陆渔船越过台湾海峡中线,进入东侧海域捕鱼已成为常见现象。福建龙海石狮东山渔民则已接近澎湖海域12海里线[26]:1,102—103

貿易戰之後至今[编辑]

2019年3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兩架殲11型戰機罕見飞越台海中線,時間長達10餘分鐘[47]。這是繼1999年後,解放軍軍機近20年來首度刻意飛越海峽中線[21][22]中華民國空軍派出戰機升空應對,中華民國國防部其後對此表達嚴正抗議與譴責[21]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公開表示中國大陸軍機越過台灣海峽中線的挑釁不得台灣人民民心,美國會依據台灣關係法堅守承諾[48]。7月30日,针对解放军在東山島海域的军演可能跨越台海中線的疑问,中華民國國防部情次室于十五年后再度公布台海中線座標[4]

2020年1月,蔡英文再度当选中华民国总统。2月2日至9日,中華民國副總統賴清德访问美国[49]:78。1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轟6等型機經巴士海峽進入西太平洋後循原航線飛返駐地,期間曾短暫飛越海峽中線,中华民国空军F-16升空驅離[50]。8月1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殲11殲10型機短暫飛越海峽中線,中华民国空军派空中偵巡機驅離。[51]

2020年9月18日,中國軍機大規模越过海峡中线。
2022年5月10日,直-10第一次越過海峽中線

國防安全研究院《2020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认为“共機擾台”与台美关系升温有直接关系[49]:78。中華民國副總統賴清德访美(2月2日至9日)、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访台(8月9日至12日)、美国国务次卿基思·克拉奇访台(9月17日至19日),解放军的军事活动频率均有增强。基思·克拉奇访台期间,“共機擾台”达到顶点。9月18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轟6殲16殲11殲10共18架軍機出現在台灣海峽,其中12架飛越海峽中線,台灣派F-16升空驅離。[52]隔日,轟6、殲16、殲11、殲10、運8共19架軍機飛越海峽中線,中华民国空军派遣F-16F-CK-1幻象2000-5掛載空對空飛彈多批次升空攔截,空軍防空暨飛彈指揮部也使用防空飛彈追蹤監控。 [53]此次越线,中华民国空军喊话“你已飛過海峽中線,立刻轉向脫離”,解放军空军则回應“没有海峡中线”[54]

2020年9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解放军台海军演问题应询时表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存在所谓的‘海峡中线’[14]”。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首次公開表態否定海峡中线的存在[55]國防安全研究院《2020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将中華人民共和國这一系列举动指為「對台灣軍事恫嚇的強度達到1996年台灣海峽危機以來的最高點」[49]:79

2022年5月10日,一架武装直升机直-10跨越海峽中線,這也是2020年9月之後,再有解放军軍機逾越海峽中線。[56]5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新闻局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在例行记者会,针对直-10越过海峽中線的问题,否认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存在海峽中線。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第2次公開表態否定海峡中线的存在[57]。2022年6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根據《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中国国内法,台湾海峡水域由两岸的海岸向海峡中心线延伸,依次为中国的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10]

參見[编辑]

备注[编辑]

  1. ^ 两点座标连成直线是中華民國國防部认可的说法[4],另有座标值近似,五点座标连成线的说法[5]
  2. ^ 2022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海峡水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內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10][11]中華民國大陸委員會認為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汪文斌的说法是「中共片面對台灣及台灣海峽宣稱的主張[……]『這是破壞台海現狀、進一步升高區域緊張的挑釁舉措,我方及國際社會不予承認、絕不接受』。[……]政府認為,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屬於中華民國領海範圍以外的水域均適用國際法『公海自由』原則。」[12]
  3. ^ 中华民国与美国方面划定的中華民國防空識别區江西浙江福建包括在内。
  4. ^ 陳有維線另有一說為美軍要求時任中華民國空軍作戰司令部司令陳有維上將命令國軍戰機執行一般偵察巡邏類任務,不得進入中國大陸沿岸15浬內。作戰司令部內部即稱由中國大陸沿海島嶼向外延伸15浬之距離為陳有維線。
  5. ^ 中國時報》的报道中,中华民国空军失去台湾海峡中线西侧制空权的时间点在1999年7月13日[39]
  6. ^ 相关报道原文[19]:“知情人士說,參謀本部派員前往美國開會,美方高層認為兩國論可做不可說,說出來引發緊張是台灣的不是,要求台灣不得採取軍事回應,並把空中巡航範圍限縮到中線以東,否則美方也會對台有所回應。我方逼不得已只好同意,參謀總長唐飛將此命令傳達到作戰部門,台灣正式喪失海峽中線以西的領空[……]”提出两国论的1999年7月,唐飛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
  7. ^ 相关报道原文[17]:“兩國論之後,兩岸形成新的默契,以海峽中線為活動範圍邊界,依據無法證實的消息,這是美國向雙方施壓斡旋的結果。”
  8. ^ 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1992年编撰的书籍,列举的中華民國海軍任务,对“、南沙[当指南沙群岛中的太平島]”的任务称“南巡、南运”,对”马祖东引”的任务称“北巡、北运”[34]:81

註釋[编辑]

  1. ^ 大陸常用辭語編輯委員會. 大陸常用辭語彙編. 台灣: 秀威出版. 2009: 374 [2022-06-20]. ISBN 9862211555 (中文(臺灣)). 
  2. ^ 劉國基. 「兩國論」全面觀察: 李登輝遜位前的世紀末豪賭. 台灣: 海峽學術出版社. 1999: 123 [2019-04-02]. ISBN 9579793069 (中文(臺灣)). 
  3. ^ 3.0 3.1 3.2 中囯囯防报编辑部. 台湾军力写眞. 北京: 長征出版社. 2001 [2022-06-18]. ISBN 7800156478 (中文(中国大陆)). 考虑到尽量避免发生冲突或误会,多年来习惯上以海峡中心线为界,人民解放军的舰艇和飞机一般不越过这条习惯线。[……]进行正常的巡逻,否则,“台独”分子还以为我们力所不及,是惧于台湾的军事实力呢。既然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人民解放军就完全有理由、有权力越过海峡中心线直抵台湾近海沿岸进行巡逻。 
  4. ^ 4.0 4.1 4.2 記者:游凱翔. 事隔15年 國防部再公布台海中線座標. 編輯:林興盟. 中央社 CNA. 2019-07-30 [2021-10-16] (繁体中文). 國防部上午召開例行記者會,國防部情次室次長陳國華中將表示[……]陳國華也提到[……]且對台海中線的定義並沒有多種版本,目前國軍對於中線只有一個定義,座標為「北緯27度、東經122度,北緯23度、東經118度」。 
  5. ^ 5.0 5.1 5.2 5.3 5.4 記者:許紹軒. 台海中線-1950年代美軍劃定 約束兩岸.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08-01-12 [2021-10-17] (繁体中文). 一九五○年代美國與中華民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由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名叫戴維斯的軍官劃定海峽中線,目的是確定美軍機艦活動範圍,並希望能約束蔣介石軍隊不要越界反攻大陸,而把美國拖下水,因而中線又被稱為「戴維斯線」,海峽兩岸都不願意公開承認中線的存在,以免限縮彼此的行動自由。國防部直到二○○四年五月才公開承認有中線,當時公佈中線由五個坐標串連而成,最北處為北緯二十七度、東經一百二十三度;依序為北緯二十六度、東經一百二十二度;北緯二十五度、東經一百二十一度;北緯二十四度、東經一百二十度;北緯二十三度、東經一百一十九度等五處。雖然中線由美國人所決定,但我方空軍戰機在一九九九年之前經常在福建東南沿海偵巡,中國空軍則是因為實力太差不敢正面對抗,當時只要中國軍機出海就被視為挑釁。 
  6. ^ 中國大陸開設M503航路:法律與航安觀點的評估,第101頁,全球政治評論 第六十二期,2018-04,"ICAO 亦認可「台北 FIR」和「上海 FIR」之間的既存界線(相當程度上與「海峽中線」重疊),在功能上作為臺灣與中國航空管制範圍的分界。"
  7. ^ 海峽兩岸新航路的實施務必以飛航安全為首要法廣,2015-03-01,"因為台灣和大陸的飛航情報區以海峽中線區隔"
  8. ^ 新聞眼/打破默契陸越中線恐成常態,Yahoo奇摩新聞,2020-09-22,"大陸長久以來默認兩岸間確有一條「分界線」,與台灣也有默契的「隔線分治」,例如台北與上海的飛航情報區就是大致沿著海峽中線劃分。"
  9. ^ ICAO. GENERAL INFORMATION East Asia FIR (PDF). ICAO. [2018-01-21]. 
  10. ^ 10.0 10.1 10.2 2022年6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22-06-13 [2022-06-18]. 彭博社记者:据本社报道,过去数月,中国军方官员在会晤美军官员时,多次声称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外交部对此有何评论?汪文斌: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海峡最窄处约70海里,最宽处约220海里。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中国国内法,台湾海峡水域由两岸的海岸向海峡中心线延伸,依次为中国的内水、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中国对台湾海峡享有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同时也尊重其他国家在相关海域的合法权利。此外,国际海洋法上根本没有“国际水域”一说。有关国家声称台湾海峡是“国际水域”,意在为其操弄涉台问题、威胁中国主权安全制造借口。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11. ^ 陸外交部:中國對台灣海峽享有主權與管轄權. 中國時報. 2022-06-13 [2022-06-18]. 
  12. ^ 沈朋達. 陸委會: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 非對岸擴張海域. 經濟日報. 2022-06-14 [2022-06-20]. 
  13. ^ 13.0 13.1 13.2 大陸常用辭語編輯委員會. 大陸常用辭語彙編. 台灣: 秀威出版. 2009-01-01: 374 [2019-04-02]. ISBN 9862211555 (中文(臺灣)). 
  14. ^ 14.0 14.1 sina_mobile. 外交部:不存在所谓“海峡中线”. news.sina.cn. 2020-09-21 [2020-09-23]. 
  15. ^ 15.0 15.1 15.2 关于我商船航行以台湾海峡问题的批复(1992.11.27)──交通部交安监发[1992]1153号文发布. 责任编辑:齐晓靖. 中国台湾网,来源:中国法院网. 2005-10-15 [2018-06-29] (简体中文). 
  16. ^ 16.0 16.1 西沙战事紧哪:1974年我海军战舰首次过海峡为何台军不拦截. 凤凰网. 2017-06-14 [2019-03-29] (简体中文).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程嘉文. 海峽中線默契 當初竟是美方限制國軍「反攻大陸」?. 聯合新聞網. 2019-04-02 [2022-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3) (繁体中文).   
  18. ^ 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第 13 卷,第 18-34 期. 台灣: 明報雜誌社. 1999: 36 [2019-04-02] (中文(臺灣)).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許紹軒. 兩國論後 我退出海峽中線以西領空. 自由時報. 2009-07-27 [2022-06-24] (繁体中文).   
  20. ^ 褚靜濤. 臺海衝突與交流. 台灣: 海峽學術出版社. 2007: 119 [2019-04-02]. ISBN 9867359704 (中文(臺灣)). 
  21. ^ 21.0 21.1 21.2 中國時報. 大陸軍機罕見越中線 滯留逾10分鐘. 中時電子報. 臺北. [2019-04-01] (中文(繁體)). 
  22. ^ 22.0 22.1 22.2 共軍越海峽中線 美官員:目的在恐嚇台灣. 中央社. 2019-04-03 (中文(臺灣)). 
  23. ^ 作者:郭添漢. 熱線: 兩岸軍事互信機制建構. 獨立作家-新銳文創, 2013. 2013-07-01: 238. ISBN 9789865915803 (中文(臺灣)). 
  24. ^ 蔡式“國防報告書”刻意“示弱”有何玄機?.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7-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1) (中文(臺灣)). 
  25. ^ 25.0 25.1 “海峡中线”:中国与台湾争议热点的过去与现在. BBC中文网. 2020-09-23 [2022-06-24] (繁体中文). 1955年,美国第十三航空队正式参与协防台湾并在海峡上空划定一条防空警戒线。美军还以空军首任驻台湾司令戴维斯准将(General Benjamin O. Davis Jr.) 的名字命名这一警戒线为“戴维斯线”。对美军当年的作用,中国大陆媒体似乎有意淡化。在中国媒体的报道中,戴维斯是进行图上作业的“低级幕僚军官”。 
  26. ^ 26.0 26.1 26.2 2015年海域執法學術與實務研討會 (PDF). 行政院海岸巡防署. 2019-04-02 [2019-04-02] (繁体中文). 
  27. ^ 台海中線多少事. 新世紀週刊(新浪雜誌). 2008-10-21 (中文(臺灣)). 
  28. ^ 程嘉文. 海峽中線默契 當初竟是美方限制國軍「反攻大陸」?. 聯合報. 2019-04-02 [2019-04-02] (繁体中文). 
  29. ^ 29.0 29.1 政府護漁標準作業程序.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网站. 2014-11-20 [2022-06-24] (繁体中文). 
  30. ^ 反制中國M503航路? 空軍實彈演訓出動IDF、幻象戰機. ETtoday. 2016-09-19 [2019-04-02] (繁体中文). 
  31. ^ 林宏一. 结论 (PDF). 《封鎖大陸沿海──中華民國政府的「關閉政策」,1949-1960》 (PDF) (碩士论文). 2009-06-00 [2019-07-09] (繁体中文). 
  32. ^ 蔡佳妘. 蔣介石是國際公認海賊王!派軍艦洗劫貨船,連英國、蘇聯都敢惹…揭台灣「海盜王國」黑歷史. 風傳媒. 2019-02-14 [2019-02-24] (繁体中文). 
  33. ^ 33.0 33.1 唐飞、王长河、葛惠敏. 《捍衛臺海的F-104-「用生命築長城」(四)》 (PDF). 空軍學術雙月刊 (臺北市: 空軍學術月刊社). 2020, (2020年10月第678期): 146–160. ISSN 1819-0812 (繁体中文). 
  34. ^ 34.0 34.1 研究主持人:黃異,共同主持人:丁维新、刘达材,研究员:尹章华、欧庆贤、林灿璋,研究助理:谢立功、张薰雅. 第六章 海防. 海上保安制度與組織之分析研究. 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編. 1992 (繁体中文). GPN:1008100244 
  35. ^ 35.0 35.1 直航對台北飛航情報區的影響. 世界民航雜誌. 2009-04: 54 (繁体中文). 
  36. ^ 36.0 36.1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编纂委员会. 第二章 中共军事发展. 中华民国九十五年——國防報告書 2006 (PDF). 台北市: 中华民国国防部. 2006. ISBN 9789860059298 (繁体中文). 
  37. ^ 新台灣新闻周刊. 新台灣新闻周刊, 第 170-182 期. 台灣: 本土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99: 30 [2019-04-02] (中文(臺灣)). 
  38. ^ 38.0 38.1 珍妮特. 看台海两岸的海峡中线. RFI-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09-07-06 [2022-06-24] (简体中文). 
  39. ^ 呂昭隆. 專訪》最後一位偵照大陸的飛官 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退役. 中國時報. 2020-05-10 [2022-06-13] (繁体中文). 自民國88年7月13日後,大陸奪回海峽中線以西空域,自此,我軍機巡弋即退到中線以東迄今,也再無戰機飛進陸區。 
  40. ^ 40.0 40.1 40.2 台湾驳回中国开放海峡中线要求. 美国之音网站. 2009-07-06 [2022-06-24] (简体中文). 
  41. ^ 蘇起. 兩岸史話-兩岸驚濤廿年紀實. 中时新闻网,来源:旺报. 2015-01-10 [2022-06-24] (繁体中文). 
  42. ^ 台湾以安全为由拒绝开放“海峡中线” 陆委会,海峡中线. 新浪网,来源:台海网. 2009-07-03 [2022-06-24] (简体中文). 
  43. ^ 例行记者会纪录. 中华民国大陆委员会网站. 2009-07-02 [2022-06-24] (简体中文). 
  44. ^ 陳建瑜. 共機衝海峽中線挑釁 軍事專家:中國玩軟硬兩手策略. 蘋果日報. 2016-04-01 [2019-04-07] (繁体中文). 
  45. ^ 台灣抗議中國大陸劃設海峽中線西航路. BBC中文網. 2015-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8) (中文(臺灣)). 
  46. ^ 陸啟用近海峽中線4航線 陸委會:有改變台海現狀疑慮. 聯合報. 2018-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1) (繁体中文). 
  47. ^ 獨家》中國2架殲11戰機今越海峽中線挑釁 我軍升空攔截. 自由時報. 2019-03-31 (中文(臺灣)). 
  48. ^ John Bolton. Twitter. 2019年4月1日 [2019年5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4月1日) (中文(臺灣)). 
  49. ^ 49.0 49.1 49.2 王綉雯、李冠成、汪哲仁等. 周若敏 , 编. 2020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 (PDF). 主编:洪子傑、李冠成. 台北巿: 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 2020. ISBN 9789865224141 (繁体中文). 
  50. ^ 國防部:共機短暫越海峽中線 F-16升空驅離. 中央社. 2020-02-10 (中文(臺灣)). 
  51. ^ 共機越海峽中線 空軍地面防空飛彈全程監控. 中央社. 2020-08-10 (中文(臺灣)). 
  52. ^ 美次卿訪台|18架共機擾台 僅距本島68公里 解放軍3度越線挑機大喊:沒海峽中線!. ETtoday新聞雲. 2020-09-18 (中文(臺灣)). 
  53. ^ 共機19架今再擾台逾越中線 空軍防空飛彈追蹤監控. 中央社. 2020-09-19 (中文(臺灣)). 
  54. ^ 兩岸飛行員對話 大陸飛行員說沒有海峽中線 - 政治. 中国时报. 2020-09-18 [2020-09-21] (中文(臺灣)). 
  55. ^ 陸官方首次稱「海峽中線」不存在 專家:以實際舉動強化一中原則. 香港01. 2020-09-22 [2020-09-22] (繁体中文). 
  56. ^ 中國軍機擾台「跨越海峽中線」 2020年9月後再度逾越. 民視. [2022-05-10] (繁体中文). 
  57. ^ 李文輝. 共軍直升機台海越界 大陸國防部重申:哪來海峽中線? - 兩岸. 中時新聞網. 2022-05-26 [2022-06-13] (繁体中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