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台灣與法國關係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台灣與法國關係史臺法關係史)是指台灣信史以來至今與法國雙方在歷史上不同階段的關係。随着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后,实际上與其国家外交关系重疊。

清治時期[编辑]

開港通商前法國對臺灣的關心與調查[编辑]

法國人對福爾摩沙的關心,最早可追朔到18世紀初。1704年法國人喬治·撒瑪納札(George Psalmanazar)出版了《福爾摩沙歷史與地理的描述》,雖然該書對福爾摩沙島史地的描述純屬杜撰,被證明是偽書。但也是當時法國社會對福爾摩沙島感到關心與好奇的佐證。

1756年法國人依據馮秉正等人對臺灣測量所繪的福爾摩沙島,花蓮被視為三個斷開的島嶼

1708年(清康熙四十七年)至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間,清康熙皇帝曾諭西洋天主教土到全國測繪地圖。使用較為科學的方法測繒地圖,後來定名為「皇輿全覽圖」。

當中,在臺灣部分。則於1715年4月至5月(清康熙五十三年三月至四月),由3名法國耶穌會教士馮秉正英语Joseph-Anne-Marie de Moyriac de Mailla(Joseph Marie de Mailla,1669-1748)、雷孝思英语Jean-Baptiste Régis(Jean-Baptiste Regis,1663-1738)、德瑪諾(Romain Hinderer)奉清康熙皇帝之命,親赴澎湖群島、臺灣西部進行土地丈量。馮秉正負責臺灣南部;雷孝思和德瑪諾負責臺灣北部。[1]:174-175其中,馮秉正在返清後不久,便在法國出版《臺灣訪問記》,介紹福爾摩沙島的大要,並在歐洲社會引發迴響。[2][3]:102-104

根據馮秉正的報告,他將臺灣分成東部與西部交戰的兩部分,並認為只有西邊才屬於中國。此外亦提到漢人曾為了淘金而想開發東邊的荒地,並認為這是「心懷不軌」的行為,在他看來,漢人為了奪取金礦而不惜殺害原住民。此外馮秉正亦發現臺灣並沒有綿羊山羊,但母雞、鹿猴子很多。臺灣首府臺灣府則極為熱鬧,貨物很多,但沒有絲織品。馮秉正並提及會說原住民話的中國中間人,批評他們將原住民榨取的一文不剩,是可恥的小暴君。[1]:175-177

1768年至1769年波蘭匈牙利貴族莫利斯·貝尼奧斯基(Maurice August Benyowsky)在波俄戰爭期間被俄羅斯軍隊俘虜,脫逃後於1771年8月來到福爾摩沙東岸,9月離開,停留三個星期。[1]:178貝尼奧斯基與臺灣原住民發生衝突。貝尼奧斯基返回歐洲後,曾向歐洲君主提出殖民福爾摩沙的計劃。包括1772年向法王路易十五提出殖民福爾摩沙,雖然最終未獲採納。但亦刺激法國社會對福爾摩沙的想像和關心。日後才有《福爾摩沙見聞錄》的出版。[3]:104

1785年,法王路易十六因對地理特別感興趣,因此派遣旅行家到各處探險旅行。[1]:177當中法國探險家、海軍軍官拉彼鲁兹伯爵让-弗朗索瓦·德·加洛(或譯「拉貝魯斯伯爵」、「貝胡斯伯爵」,Jean François de Galaup, comte de Lapérouse)在1787年(清乾隆五十二年)4月,率領探險隊曾來到今日的臺南安平,並在熱蘭遮城對岸下錨。當時貝胡斯伯爵基於在海軍學校的訓練與實務經驗,判斷此時島內社會動盪,恐不宜貿然上岸。[3]:前言10-11並聽說臺灣人民暴動,中國政府出動兩萬士兵鎮壓。[1]:178然而拉貝魯斯伯爵也對福爾摩沙島作出評估:「自清廷征服該島後,移往福爾摩沙定居的總人口達五十萬人,而首府則有居民五萬人。福爾摩沙地處要津,任何國家若能佔有該島建構防禦設施,並在澎湖群島佈下若干船艦,即可安穩立身,向位居弱勢的清廷予取予求。」[3]:前言11此外,拉貝魯斯伯爵也曾抵達蘭嶼,他說蘭嶼南邊有三個比較重要的村子,然而因為天氣不好,無法登陸而作罷。[1]:178

而當拉貝魯斯伯爵在太平洋音信全無時,路易十六曾請海軍軍官唐特卡斯鐸(Joseph Antoine Bruni d' Entrecasteaux,1737-1793)出航尋找拉貝魯斯伯爵。而當唐特卡斯鐸率艦停留廣州時,聽聞福爾摩沙島上的暴動。對此唐特卡斯鐸曾寫信給中國皇帝,提議由法國派兵平息動亂、嘗試與中國當局接觸。遭到當時兩廣總督不在時的代理廣東巡撫圖薩布的委婉拒絕。[1]:180-181而唐特卡斯鐸也留下「臺灣島可以視為中國南部省份的穀倉」,並認為「任何一個國家擁有此島,就可以控制中國」。[1]:182

開港通商後法國在臺灣的活動與往來[编辑]

1858年(清咸豐八年),清政府在第一次英法聯軍戰敗後,與英國等國簽訂《天津條約》。在6月27日(清咸豐八年五月十七日)對法國《天津條約》第六款中增開臺灣(今安平港)、淡水港口。

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牡丹社事件爆發,清政府派沈葆楨協防臺灣,修築炮臺(億載金城)。當時法國海軍軍官日意格(Prosper Marie Giquel)亦曾與沈葆楨同行,從事招募洋教習教槍法、電線洋匠到臺議價,甚至與日將西鄉從道交涉。在興築億載金城的過程,亦有日意格聘請法國工程師帛爾陀(M. Berthault)及魯富負責幫辦設計。[4]:304

在1884-1885年法清戰爭後期,法國海軍戰場轉闢中國東南沿海一帶,自1884年8月起(清光緒九年七月)法軍正式入侵當時由清帝國統至下的台灣北部(雞籠滬尾),一度封攻佔基隆港佔據煤礦,但卻於滬尾之役受挫清軍(劉銘傳領導的淮軍),爾後,法軍指揮孤拔鑒於台灣北部久攻不下,便改為鎖台灣沿海的戰略,於是將目標轉往佔據台灣西部的澎湖群島,做為與清廷交涉的中繼和補給據點。

1885年3月(光緒十一年二月),法軍發動澎湖之役,攻占澎湖群島。6月9日法使與清廷簽訂〈中法新約〉,法軍主帥孤拔因水土不服於6月11日病逝澎湖媽宮澳,6月13日法艦接獲和談通知,陸陸續續開始撤軍,直到8月4日法軍才完全撤離澎湖。

台灣民主國[编辑]

1895年(清光緒二十一年、日明治二十八年)4月,清國因甲午戰爭戰敗,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確定將臺灣割給日本。臺灣曾尋求外力干預,當中法國一度對割臺反應積極。據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載,早在3月日本著手攻略澎湖之際,法國巡洋艦Beautemps及Beaupre二號開入媽宮(今馬公市),求見澎湖廳通判陳步梯、鎮副將林福喜[註 1],表示日本將發艦隊來攻,勸清方欲避免被占領,不如將臺灣暫時讓與法國,於事局結束後當即歸還清國,澎湖官員報告駐於臺南的臺灣防務幫辦劉義,劉義則鑒於清法戰爭對法的兵戎相見,對此拒斥不顧。[5]:761

三國干涉還遼期間,張之洞唐景崧透過法國將干涉範圍擴及臺灣,當中策劃者為留法學生、曾任駐法使館參贊的陳季同[6]1895年5月19日有法艦來訪,22日法將德尼訪唐景崧道:「為中國爭回土地則難,為臺灣保臺則易,必須臺自立,有自主之權...臺能自立,可保護」。[7]勸臺灣先宣告獨立,讓法國有介入正當性。台灣民主國成立後,陳季同出任外交部長,然而法國發生加強控制其保護國馬達加斯加島,準備第二次馬達加斯加戰爭而未能兼顧,[5]:761最終未介入。日軍登臺後,陳季同也隨唐景崧等人逃走。

日治時期[编辑]

外部圖片链接
顏水龍,《坎城海港》,1932年,油彩‧畫布,52x44cm,私人收藏

日本統治初期,由於當時日本殖民政府在台施政屢受挫折,日本政界曾一度出現放棄台灣、並將其賣給法國的「台灣賣卻論」;但後來因對台灣的統治成效漸入佳境而作罷。

日治時期,隨著日籍教師將西洋畫傳入臺灣。此時期也出現臺灣年輕藝術家前往法國留學,如陳清汾顏水龍楊三郎劉啟祥、許武略等人。陳清汾於1928年赴法留學,1930年入選巴黎沙龍美展;[8]顏水龍在留法期間(1930年至1931年)到過巴黎坎城,創作了《蒙特梭利公園》(1931年)、《坎城海港》(1932年)等作品。[9]楊三郎於1932年與劉啟祥赴法國深造,翌年以「塞納河」入選法國沙龍展。[10]劉啟祥於1932年6月與楊三郎同赴法國留學,並抵達馬賽港受顏水龍迎接。劉啟祥臨摹馬奈的《吹笛少年》,還有塞尚的《賭牌》等作品。並於1933年以人物坐像畫《紅衣》入選法國秋季沙龍。劉啟祥於歐洲留學長達三年,直到1935年。留學巴黎期間,劉啟祥多次申請進入羅浮宮臨摹多幅19世紀下半葉的人物畫。[11]

外部圖片链接
1932年劉啟祥(中)與楊三郎(左)初抵法國馬賽港時,與前來迎接的顏水龍(右)合影

此時期臺灣人赴法留學者除修習美術外,亦有赴巴黎大學就讀的李萬居(社會)、游彌堅(政經)等人,以及留學醫學的郭松根[12]、學史的黃聯鑣。據1941年調查的《臺灣歐美同學會名簿》及有關資料統計,赴法留學者有11人,在留學歐美者中僅次於美國(31人)、英國(19人,含香港7人)。[13]

中華民國臺灣時期[编辑]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法國亦在首都台北保留法蘭西共和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館,但僅派駐代辦而非大使。

1950年11月30日,法國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否決中共代表伍修權等提出之「美國侵略台灣案」。[14]

1960年代,法國開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關係正常化行動,當時中華民國政府極力阻止,其間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還致親筆信給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以穩固邦交。

1964年1月27日,法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中華民國外交部抗議法國與中共政權建交,表明反對「兩個中國」;1月25日,法國總統戴高樂派前駐華大使貝志高英语Zinovy Peshkov向總統蔣中正解釋;2月7日,外交部重申反對「兩個中國」,指戴高樂中立政策是分期投降;2月10日,宣布與法國斷交。[15]:69812日,關閉大使館。[16]除了總部在法國巴黎的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之外,兩國關係全面中斷。[17]

斷交後,直到1989年成立法國在台協會整併相關業務進行外交。

2001年11月,總統夫人吳淑珍前往法國,先在巴黎參訪兩天後,再轉赴東部史特拉斯堡歐洲議會,代表總統陳水扁接受國際自由聯盟頒發的「2001年自由獎」,並會見歐洲議會議長方亭英语Nicole Fontaine。隨同前往的包括外交部次長、總統府第三局長等人。對於此行,法國政府也提供相關的禮遇與接待。[18]

2018年7月25日,立法院長蘇嘉全率團訪問法國國民議會,創下立法院長進入國民議會議場的首例。[19]

註釋[编辑]

  1. ^ 原書作「林福善」,編譯本已改林福喜。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鄭順德、Chantal Zheng. 〈十八世紀法國人對臺灣的看法〉. 臺北: 《臺灣史研究》第十卷第一期. 2003年6月. 
  2. ^ 史話0 54 康熙教士測繪台灣地圖. 教會史話. 
  3. ^ 3.0 3.1 3.2 3.3 林呈蓉. 《典藏台灣史(五) 19世紀強權競逐下的台灣》. 玉山社. 2019年6月. ISBN 978-986-294-233-8. 
  4. ^ 何培夫. 〈億載金城史蹟研究〉. 臺南: 《成功大學歷史學系歷史學報》. 
  5. ^ 5.0 5.1 伊能嘉矩著,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編譯. 《臺灣文化志》下卷. 新北: 大家出版;遠足文化發行. 2017年12月. ISBN 978-986-95342-7-7. 
  6. ^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台北:曉園出版,1994年,頁325。
  7. ^ 王樹枬編,《張文襄公全集》,卷一四五,〈唐撫台來電〉(四月二十七日寅刻到、四月二十九日午刻到)。臺北:文海出版社,1963年。
  8. ^ 陳清汾. 台灣大百科全書. 
  9. ^ 顏水龍的巴黎追夢之旅.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10. ^ 莊永明. 以色彩敷設人生──楊三郎. 莊永明書坊. 
  11. ^ 劉啟祥的法國旅居生活.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12. ^ 郭松根 1903─?. 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 
  13. ^ 吳文星,《日治時期臺灣的社會領導階層》,臺北:五南。2008年5月初版。頁112-113。
  14. ^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正式紀錄 第七十二號 第五三0次會議. 紐約發拉星草場: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1950-11-30 [2015-08-24] (中文(繁體)‎). 
  15. ^ 呂芳上總策畫,朱文原、周美華、葉惠芬、高素蘭、陳曼華、歐素瑛編輯撰稿.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大事記》. 台北: 國史館. 2012. ISBN 978-986-03-3586-6. 
  16. ^ 《中華民國88年外交年鑑》〈附錄五、我國與世界各國關係一覽表〉. 中華民國外交部. 
  17. ^ 駐館與駐地關係. 中華民國駐外單位聯合網站. 
  18. ^ 總統晚間為夫人吳淑珍女士送行. 中華民國總統府. 2001年11月11日. 
  19. ^ 曾詩婷. 國會外交!蘇嘉全率團訪歐洲 英國上議院議長親自會晤. 風傳媒. 2018年7月29日.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