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量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史量才
史量才.jpg
出生 (1880-01-02)1880年1月2日
 大清江蘇省松江府青浦县
逝世 1934年11月13日(1934-11-13)(54歲)
 中華民國沪杭公路
职业 申报董事长
配偶 庞明德

史量才(1880年1月2日-1934年11月13日),原名家修,祖籍江蘇江宁中华民国大陆时期申报》掌门,中國著名報業家。后於1934年返沪途中遭到暗杀

生平[编辑]

出生於上海青浦縣的商人家庭,1898年参加松江府府试,1899年入松江府婁縣縣學,因被查出异地投考,以冒籍降为附生,而后抛弃科舉,开始讲求实学。1901年秋考入杭州蠶學館(今浙江理工大学),毕业后赴上海。

1904年創辦女子蠶桑學校,同时在育才学堂南洋中学等任教。1905年發起成立江蘇教育總會。后来狄楚青在上海创办《时报》,应邀担任编辑,1908年后任主笔。1912年9月与张謇等人出资十二萬元购得《申报》产权,10月20日正式移交,自任总经理。三年后合伙人悉数退出,《申报》归其一人所有。1919年10月,世界报业大会檀香山举行,被推选为大会副会长。1929年,陆续购进《新闻报》、《时事新报》大部分股权,一跃成为上海报业巨擘。

九一八事變爆發後,反對國民黨共產黨内战,主张抗日。一·二八事变時發起成立上海市民地方維持會,被推选为会长,积极筹集款项,支持十九路军抗战。维持会解散后,被推选为上海地方协会会长、上海市参议会议长,对上海地方事务多有主持。同时借《申报》出版60周年之际,邀请民主人士黄炎培陶行知戈公振等进入报馆,对《申报》进行改革。

1932年創辦「申報流通圖書館」,出版《申報月刊》,一面編著《稱謂雜記》,紀錄民間逸事與個人讀書的心得。1934年10月前往杭州調養胃病,1934年11月13日,与二夫人沈秋水秋水山莊回家途中在滬杭公路翁家埠(今浙江省海宁市许村镇翁埠村)遭暗殺身亡,史量才和他儿子的同学、司机3人遇害,其子逃脱[1]。14日,《申報》刊出《本報總理史量才先生噩耗》,全國輿論嘩然,全國各地舉行追悼會。1935年3月15日,追查案件的魯滌平身亡,案件成为谜团。1936年,葬於杭州天馬山吉慶山麓。章太炎撰《史君墓志铭》:“史氏之直,肇自子鱼。子承其流,奋笔不纡。”“唯夫白刃交胸,而神气自如。”

死因[编辑]

  • 中共建政后,国民党起义人员、原军统总务处处长、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在其回忆录中称此事件是军统特務所为[2]:“参加这一次罪恶行动的特务除赵理君外,还有行动组副组长王克全、组员李阿大、施芸之、许建业等六人。”
  • 根据新闻、申两报内部传说,辛亥革命时,史有一位好友担任沪军都督府的军需官,因隐瞒华侨捐款,被都督陈英士枪杀,其次妻(即上海名妓沈秋水)携带赃款避居史家,史即人财两得。后来那位朋友的儿子声称要报此仇,史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经常练习拳术,并雇用保镖,备有钢甲避弹汽车。……据说凶手就是杭州笕桥飞机场的航空人员,为首一人就是声称要报家仇的陶某。[3]
  • 据原《申报》编辑龚德柏回忆,由于以前史量才打输过一场官司,被判罚36万银元,即白银25万两,史量才便找日商洋行借了25万两。后来,龚德柏将史量才亲口所说“借了日本人的钱,不能骂日本人”的真相整理成一份黑材料,交给了申报的竞争对手,并由他们再上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多年以后,这位龚编辑还在回忆录中愤愤不平地写道:“我这种行动,对于史量才虽不利,但对于国家是绝对应该的。因为他们以中国第一大报,与日本——而且是绝对敌人日本,订有卖身契约,这是何等重大的卖国行为”。[4]

轶事[编辑]

  • 史量才生前友人冯亚雄回忆,有一次,史量才在南京受国民党要人盛宴款待,席间有人故意宣传当道的威力,说有雄兵千万,足以安内攘外。史不以为然,嘲弄说:“我只能在报言报,约略估计,有数千万读报者拥护。”合座为之默然。[5]
  • 黄炎培自述《八十年来》中记载:“……实际上如史量才这一群朋友,对爱国抗日思想热诚的高度怎样呢?说一件故事:1931年9月18日日军占领沈阳之夜,我从申报馆到史家。史正和一群朋友打牌。我说:电报到了,日本兵在沈阳开火了,沈阳完全被占了,牌不好打了。一人说:中国又不是黄任之独有的,要你一个人起劲!我大怒,一拳打牌桌中心,哭叫:你们甘心做亡国奴吗!别人说:收场罢!……”[6]
  • 据《胡适之批评史量才》一文说:“若论《申报》的政治主张,九一八以前向来是再稳重和平不过的,唯近年以来也不大安于现实;所以有人骂他,只顾推扩销路,迎合一般年轻人好乱的心理;尤其是以‘自由谈’供左翼作家作用武之地,最为一部分人所不满。”[7]

家庭[编辑]

  • 配偶:
    • 大夫人——庞明德(1904年)
    • 二夫人——沈秋水(上海名妓)
  • 子女:史泳赓(庞明德所生)

参考文献[编辑]

  1. ^ 报业巨子史量才被暗杀. 光明日报. 2004年11月13日 [2009-06-12] (中文(简体)‎). 
  2. ^ 沈醉《我這三十年》:“如暗殺愛國民主人士楊杏佛、史量才等等,都是我間接或親自進行的。”
  3. ^ 政协文史研究委员会编,《文史资料选辑》第4辑(中国文史出版社合订本,1989年),页139注3。
  4. ^ {{龚德柏回忆录,转引自王勇,史量才遇刺的另一种说法}}
  5. ^ 冯亚雄,《〈申报〉与史量才》,收于《文史资料选辑》合订本第五册第17辑(中国文史出版社,1989年),页161-162
  6. ^ 黄炎培,《八十年来》(文汇出版社,2000年再版),页136。
  7. ^ 傅国涌:报业巨子史量才为何遭暗杀?. 共识网. 2010-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