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合肥侯东汉宗室,原名失考。

汉灵帝中平元年(184年)六月,冀州刺史王芬听信术士襄楷所言“天文不利宦者,黄门、常侍真族灭矣”,与南阳许攸、沛国周旌合谋,借口围剿黑山贼向灵帝请求增兵,实则意欲趁灵帝回河间省亲之际发动政变,先诛杀黄门中常侍,再废掉灵帝,改立合肥侯为帝。他们还试图说服议郎曹操平原高唐华歆及华歆同郡名士陶丘洪也参加,[1]但曹操拒绝了,认为:“废立是不祥之事,只有伊尹霍光能成功,现在你们结党的势力,和西汉七国之乱相比如何?合肥侯的尊贵,和吴王楚王相比如何?这不危险吗?”[2]陶丘洪本欲参加,但华歆也称废立是伊尹、霍光才能做的难事,以王芬的性格,此事必然无成,而招致灭族之祸,劝止了陶丘洪。[1]后因北方有赤气贯天,太史对汉灵帝说这是阴谋之兆,灵帝没有成行,下令王芬罢兵并征其入朝,王芬畏惧自杀,此事果然失败。[3]王芬畏罪自杀。[4][5]史书并未记载合肥侯是否因此事受到惩罚,也再无合肥侯的记载。而原本自以为比华歆明白的陶丘洪也因此对华歆服气。[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同郡陶丘洪亦知名,自以明见过歆。时王芬与豪杰谋废灵帝。语在武纪。芬阴呼歆、洪共定计,洪欲行,歆止之曰:“夫废立大事,伊、霍之所难。芬性疏而不武,此必无成,而祸将及族。子其无往!”洪从歆言而止。后芬果败,洪乃服。——《三国志·华歆传》
  2. ^ 夫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古人有权成败,计轻重而成之者,伊尹、霍光是也。伊尹怀至忠之诚,据宰臣之势,处官司之上。故进退废置,计从事立。及至霍光受托国之任,藉宗臣之位,内因国太秉政之重,外有群卿同欲之势;昌邑王即位日浅,未有贵宠,朝乏谠人,议出密近,故计成如转圜,事成如催朽。今诸君徒见曩昔之易,未睹当今之难。诸君自度:结众连党,何若七国?合肥之贵,孰若吴、楚?而造作非常,欲望必克,不亦危乎!——曹操《拒王芬辞》
  3. ^ 顷之,冀州刺史王芬、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连结豪杰,谋废灵帝,立合肥侯,以告太祖,太祖拒之。芬等遂败。——《三国志·武帝纪》
  4. ^ 会北方有赤气,东西竟天,太史上言“当有阴谋,不宜北行”。帝乃止。敕芬罢兵,俄而徵之,芬惧自杀。——《九州春秋》
  5. ^ 《资治通鉴》卷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