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吉姆·琼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吉姆·琼斯
Jim Jones in front of the International Hotel.jpg
出生詹姆斯·沃伦·琼斯
(1931-05-13)1931年5月13日
 美國印第安纳州林恩
逝世1978年11月18日(1978歲-11-18)(47歲)
 圭亚那琼斯镇
职业人民圣殿教创始人、领袖

吉姆·琼斯(英語:Jim Jones,原名詹姆斯·沃伦·琼斯,英語:James Warren Jones,1931年5月13日-1978年11月18日)是美国人民圣殿教的创始人、领袖。1978年11月18日,在圭亚那琼斯镇武力威逼900多名信徒一起集体自杀

琼斯自称是神的化身,几千年前轉世释迦牟尼,创建了佛教;后来又轉世為耶稣基督,创建了基督教;之后短期化身轉世为巴孛,建立巴哈伊信仰;最后轉世為列宁,将社会主义发扬光大[1][2]

生平[编辑]

吉姆·琼斯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东部的一个小镇,其父是三K党成员。

1949年,进入印第安纳大学学习。后曾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卫理公会教堂供职,但卻因热心帮助穷人、反对种族歧视而遭到排斥。

1953年,吉姆·琼斯自己建立了一座小教堂,自任牧师,宣传自己的主张。琼斯曾参与其他基督教会的活动,但其教派越来越偏离正统的基督教。这期间吉姆·琼斯亦曾加入过美国共产党。该组织声称要建立教徒社会主义[3][4]因此向相信宗教的成员宣扬新的教化——社会主义。[5][6]

吉姆·琼斯极其善于演说蛊惑人心,逐渐拥有忠实的追随者。其打着“人民”的名义成立的新教派先对底层贫民很有吸引力。他们设立免费饭堂、日间托儿所、老年人诊所及提供各項社会服务。琼斯也举起了反对种族隔离的旗帜,受到一些非裔美国人的欢迎。

1965年,由于琼斯非正统基督教的言行在印第安纳受到大量批评和指控,他预言将要发生社会大崩溃并爆发核彈大战,带领30名骨干成員迁移到加利福尼亚州的红杉谷,建起一座“人民圣殿基督教堂”和一处教团营地[7][8]

1970年代,人民圣殿教不断壮大,在最高峰时曾有数千信众。[9]在加利福尼亚的其他地方,包括洛杉矶旧金山設立了分部。1971年后,吉姆·琼斯将总部搬到旧金山[5],此时人民圣殿教宣称有信徒3万人,逐渐成为影响民意的一股强大势力。琼斯一呼百应,成为政要结交的资本。

民主党首先与其靠拢,通过捐赠款项或实物来支持他的宗教组织,以获得大量人民圣殿教教徒的选票[10]。据信在1974年与1976年的美国大选中起到了支持民主党政要的巨大作用。吉姆·琼斯也热衷于跟政要保持密切联系,包括新当选的总统吉米·卡特夫妇也与其显示亲密。旧金山市长莫斯科恩任命吉姆·琼斯为旧金山市住房委员会主席[11]

琼斯读过《资本论》,他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及原教旨主義奉为人民圣殿教教义。在传教过程中,他还自称是列宁转世。琼斯不否认自己是狂热的赤色分子,還声言在美国传教,目的就是实现他的共产主义理想[12]。他用所谓的新教义包装着与基督教完全相对的敌基督的社会主义教义,却获得了“优秀牧师”与“人道主义”的称号荣誉。

然而之后有关吉姆·琼斯的丑闻相继曝光,包括窃取信众财产、假装神迹治病、凌霸剥夺人权等。情报局特工开始监视人民圣殿教的活动,因希望退出教派而惨遭毒打的教徒也纷纷揭露真相,媒体先后发表文章要求当局进行调查。[13]

1977年吉姆·琼斯逃離美國,声称要建立一个没有邪恶的天堂,约一千核心信众跟随他迁到南美洲圭亚那,建立了一座农村型人民公社——琼斯镇。之前两年中,琼斯已经与圭亚那政府签订了相关移民协议。圭亚那政府还批准了人民圣殿教进口货物免税的申请。同时,通过向圭亚那海关缴纳一定的费用,圣殿教能够在海关的保护下自如地进口武器和毒品。[14]琼斯声称要把琼斯镇建设成为世界上最纯粹的共产主义社会[15]像许多限制移民的社会主义国家例如苏联中国古巴朝鲜一样,琼斯不允许教徒擅自离开琼斯镇。[14]

幻想着进入社会主义天堂跟着迁到圭亚那的人很快发现现实的残酷。他们与世隔绝,极其贫穷,每天白天工作,收入全部归教会,没有任何财产和个人自由[13]。晚上要听琼斯用电台宣讲洗脑,每天要按照要求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表示出忠诚教主和开拓性的革命事业。而琼斯则享有特供生活,随便奸污任何妇女。为防止不满和逃跑,他还建立了私人武装,监视教徒,鼓励互相揭发告密[16],对反抗者实行酷刑。在琼斯镇存在的时间里,公社的育儿室共有33个婴儿出生。[17]他们被要求接受公共照料,尊称琼斯为爸爸,偶尔只允许在晚上简短地和自己的亲生父母见面。琼斯也被成年人尊称为父亲或爸爸。[18]

美国的民主党政府组织每月向琼斯镇住民提供合计高达65000美元的社会福利金,而这些钱都移交给了人民圣殿教的管理层。[19]琼斯镇住民在接受美国驻圭亚那大使馆的官员采访时,没有一个人说被迫在移交福利的支票上签字,或是想要离开琼斯镇,或违背了自己的意愿[20]。到1978年末,据估计人民圣殿教的财产已达到了约两千五百万美元。[21]

琼斯多年公开表明:“美国政府不是我们的母亲,苏联才是我们精神的故土。”[22] 他后来对圭亚那政府不满,计划迁移到朝鲜或苏联,并因此跟这两国外交使团展开联系洽谈 [23]。1978年10月2日,苏联驻圭亚那大使费奥多·季莫菲耶夫在琼斯镇做了两天访问并发表了演说。他伊始就表明苏联政府向这个美国和全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区致以最深切最诚挚的问候,还说:“我祝福你们,亲爱的同志们,祝你们正在从事的大事业取得成功。”[22]

逃亡的圣殿成员极力要求对人民圣殿开展调查,事情被反映到国会,引起议员们关注,媒体也发表了要对圣殿教起诉的文章。但很多支持者认为是诋毁圣殿教的“阴谋论”。哈维·米尔克总统吉米·卡特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对人民圣殿教的支持[24]。他写道:琼斯具有极高的人格品质[24]。那些人试图用无耻的谎言诋毁琼斯神父的声誉[24]。1978年6月,人民圣殿教的逃亡者德博拉·雷顿(Deborah Layton)向关注的亲属团体提供了一份更加详细的书面陈述,详细描述了人民圣殿教的犯罪行为,以及琼斯镇人民低标准的生活状况[25]。其他证人也现身作证。

1978年11月,美国众议员里奧·瑞恩来到琼斯镇进行调查对吉姆·琼斯一些罪行的指控。琼斯已经排练过如何让瑞恩调查团相信这里的所有人都生活幸福。[26]:270 。接待仪式很友好,但琼斯咆哮着谴责了政府的阴谋以及媒体与敌人的攻击。一些认清琼斯镇是“共产主义集中营”[26]:273的教徒们表示要跟瑞恩回美国。11月18日众人到达当地的一个小型机场,在那里遭受琼斯私人武装守卫队的开火袭击。里奧·瑞恩、三位新闻工作者及一位打算离开的信众被杀,多人受伤 [27]

琼斯自知罪责难逃,在1978年11月18日当晚胁迫全体信徒与他一起自杀。他命令信眾飲下掺有氰化物鎮靜劑的果汁,抗拒命令之人被射殺、勒死或被注射氰化物。這次集體自殺事件共有914人死亡,包括276個兒童[27]。琼斯的屍體被發現在頭上有一處槍傷,體內亦有高劑量的藥物。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 一、世界邪教组织的概况·人民圣殿教》. 人民网. 2001-07-19 [2009-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中文(简体)). 
  2. ^ Drinking the Kool-Aid: A Survivor Remembers Jim Jones. The Atlantic. 2011-11-18 [2013-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8). He said he was Gandhi, Buddha, Lenin 
  3. ^ Dawson, Lorne L. Cults and new religious movements: a reader. Wiley-Blackwell. 2003: 194. 
  4. ^ Time Magazine, "Mass Suicide at Jonestown: 30 Years Later", 2008
  5. ^ 5.0 5.1 Layton, Deborah. Seductive Poison. Anchor, 1999.
  6. ^ Jones, Jim. "Transcript of Recovered FBI tape Q 1053." Alternative Considerations of Jonestown and Peoples Temple. Jonestown Project: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7. ^ Catherine Wessinger (2000) "How the Millennium Comes Violently: From Jonestown to Heaven's Gate"
  8. ^ The Religious Movements Homepage Project: Peoples Temple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06-09-07.
  9. ^ 《一、世界邪教组织的概况·人民圣殿教》,载于人民網,2001年7月19日
  10. ^ Jonestown: The Life and Death of Peoples Temple. PBS.org.
  11. ^ (墨)巴特尔著; 郑畅译《人民圣殿教内幕》, 长江文艺出版社, 1986
  12. ^ 世界七大邪教(一):轰然倒塌的“人民圣殿”—中新网
  13. ^ 13.0 13.1 魏雅华《血腥的邪教——美国“人民圣殿教”内幕》, 科学与无神论, 2001年04期
  14. ^ 14.0 14.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raven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5. ^ Jones, Jim. "Transcript of Recovered FBI tape Q 50." Alternative Considerations of Jonestown and Peoples Temple. Jonestown Project: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16.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journal201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7. ^ Reiterman, Tim, For Those Who Were There, Jonestown's A Part Of Each Day, Los Angeles Times, November 18, 1998.
  18. ^ An Analysis of Jonestown. Guyana.org. Accessed April 9, 2007.
  19. ^ Layton, Deborah. (1998) Seductive Poison. Anchor, 1999.
  20. ^ Pear, Richard. "State Explains Response to Cult Letters." Washington Star News. November 26, 1978.
  21. ^ Reiterman, Tim, "Peoples Temple's $26 million financial empire", San Francisco Examiner, January 9, 1979.
  22. ^ 22.0 22.1 Jones, Jim. "Transcript of Recovered FBI tape Q 35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10-16. Alternative Considerations of Jonestown and Peoples Temple. Jonestown Project: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2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moore165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4. ^ 24.0 24.1 24.2 Milk, Harvey 1978年2月19日给吉米·卡特总统的信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5. ^ "Affidavit of Deborah Layton Blake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3-05. Alternative Considerations of Jonestown and Peoples Temple. Jonestown Project: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26. ^ 26.0 26.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gone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7. ^ 27.0 27.1 Mass suicide leaves 900 dead. BBC News. [2013-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