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吉盧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吉盧語
Jruʔ, ຈຼ໌ຣູະ
母语国家和地区 老挝
母语使用人数2.81万(2007)[1]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lbo
Glottologlave1248[2]

吉盧語Jru' )(國際音標:[ɟruʔ])是屬於南亞語系的一種語言,使用人口約2.8万人,主要分布在寮國南部。[3]吉盧語也被稱為“Loven”、“Laven”或“Boloven”,來自寮語LavenLoven,而這又源自高棉語布拉萬高原

分類[编辑]

吉盧語是西巴拿语支拉文語的一種變體。

地理分佈[编辑]

吉盧語是吉盧族人的母語。他們是生活在寮國極南端中部的占巴塞省塞公省阿速坡省孤立山區中的一個山地部落[3],從事咖啡和荳蔻種植以及其他農業活動。 此處所描述的變體主要在占巴塞省巴衝區英语Paksong District的巴衝(Paksong)、Houeikong、Tateng等附近村莊使用。

音系[编辑]

吉盧語的音素和音節結構具有東部南亞語系巴拿语支的典型特徵。儘管一些單詞有一些小的前音節,但其大部分的單詞都僅有單音節,其語序也保留了經典的南亞語系的語序結構。 其他高棉語言所具备的音區在吉盧語中並沒有被發現。與周圍的優勢語言相反,吉盧語沒有發展出區分音素的聲調[3]

輔音[编辑]

吉盧語的輔音與其他同族語言相似,共有五個發音部位,且塞音被區分為濁音、清音及送氣(清)音。如下表:[3]

雙脣 齒齦 硬顎 軟顎 聲門
塞音 送氣
清音 p t c k ʔ
濁音 b d ɟ ɡ
鼻音 濁音 m n ɲ ŋ
擦音 清音 s h
近音 濁音 w l r j

元音[编辑]

吉盧語從原始高棉語繼承了三個元音高度(閉、半閉、開)和三個元音舌位(前、中、後),再加上後來發展出的半開元音,共形成10個元音位置。所有的元音都具有長短音的分別,故共有20個單元音。 但與東南亞的其他語言不同的地方是,吉盧語元音的長度對立不是「長」和「短」,而是「正常」和「特別短」。[3]

特別短 正常 特別短 正常 特別短 正常
/i/ // /ɨ/ /ɨː/ /u/ //
半閉 /e/ // /o/ //
半開 /ɛ/ /ɛː/ /ə/ /əː/ /ʌ/,/ɔ/ /ʌː/,/ɔː/
/a/ //

吉盧語另有三組雙元音/ia//ɨə//ua/。在某些環境中,雙元音/ie//uo/也分別作為/i//u/的同音異體出現。[4]

音節結構[编辑]

吉盧語的最長的單音節字可表示為(C1)C2(R)V(C3),其中C1是任何清音輔音,C2是除了與C1(或R,如果存在)相同的任何輔音,R是/r//l/,V是任何元音或雙元音,C3可以是除了濁音或吸氣音的任何輔音。括號中的組成部分不在所有詞語中出現。[3][4]

吉盧語的最長的一個半音節字詞(sesquisyllabic word)可表示為C1əC2(R)V(C3),其中C1/p//k//t/,C2/h/, /r//l/,C3可以是任何輔音,除了濁音或吸氣音。[3][4]

文字系統[编辑]

公字的部分字母。

與大部分的同族語言一樣,吉盧語沒有自己原生的文字系統。而在歷史上,寮文和越南國語字都曾被借用以書寫吉盧語。然而,在二十世紀初的翁科叛亂(Ong Keo Rebellion)中,該地區的部落曾聯合抵制法國和寮國的統治,期間一位阿拉克语者發明了一個叫做「公字英语Khom」的複雜文字系統。這套系統屬於表音文字,通常將一個音節拆成「元音前輔音」及「元音及元音後輔音」兩者,並各自表記。公字在1924至1936年間曾被用來書寫吉盧語。[3][4][5]

另外,語言學家帕斯卡爾·雅克(Pascale Jacq)在母語人士的幫助下,開發了一套基於寮文的拼字法,試圖為吉盧語者提供一種標準化的語言書寫方法,並以此編寫了一本吉盧-老挝-英-法語字典。

外部鏈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吉盧語于《民族语》的链接(第18版,2015年)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Lave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Jacq, Pascale. The Development of a Lao-based orthography for Jrù (PDF). Mon-Khmer Studies Journal. 2004, 34: 97–112 [2012-06-2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4. ^ 4.0 4.1 4.2 4.3 Jacq, Pacale. A Description of Jruq (Loven): a Mon-Khmer language of the Lao PDR. Doctoral Dissertation.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5. ^ Sidwell, P 2008, 'The Khom script of the Kommodam Rebell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 vol. 2008, no. 192, pp. 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