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吕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呂纂
概要
姓名 呂纂
庙号 --
谥号 灵皇帝
陵墓 白石陵
政权 後涼
在世 ?-401年
在位 399年-401年
年号 咸宁:399年十二月-401年正月

呂纂(?-401年),永緒,略陽(今甘肅天水人。十六國時期後涼國君主,後涼開國君主呂光庶長子,母親是趙淑媛[1],隱王呂紹兄。呂纂在呂光死後不久即以政變逼死呂紹登位,但在位一年多就在呂超等人的變亂被殺。

生平[编辑]

入涼為將[编辑]

呂纂年少時已熟練騎射,雖然入了太學但不愛讀書,只會交結公侯。淝水之戰前秦國亂,呂纂逃到上邽(今甘肅天水市),至太安元年(386年)才到達後涼都城姑臧(今甘肅武威市[2],拜虎賁中郎將。麟嘉四年(392年),呂光派了呂纂進攻南羌彭奚念,但在盤夷大敗而還。呂光遂親率大軍再攻,讓呂纂及楊軌沮渠羅仇進軍左南(今青海西寧市東),逼得彭奚念憑湟河自守,然呂光還是派兵渡過湟河,攻下枹罕(今甘肅臨夏市),令彭奚念敗走甘松(今甘肅叠部縣東南)。

龍飛元年(396年),呂光稱天王,以呂纂為太原公。次年,呂光攻西秦,派呂纂、楊軌及竇苟等率三萬兵攻金城(今甘肅蘭州市),攻陷了金城。同年,呂光殺沮渠羅仇及沮渠麴粥,令得羅仇侄沮渠蒙遜反叛。蒙遜堂兄沮渠男成也推了建康太守段業為主,呂纂奉命討伐段業,然而因為沮渠蒙遜率眾到臨洮為聲援段業,呂纂在合離大敗給段業。同時,太常郭黁在姑臧作亂,呂光立即召回呂纂,當時諸將顧慮段業會乘大軍撤退而從後跟隨,建議乘夜暗中撤走,不過呂纂看准段業無謀略,乘夜退走只會助長敵人,於是在退兵時前派了使者向段業說:「郭黁作亂,吾今還都。卿能決者,可出戰。」段業果然不敢追擊。郭黁派軍於白石邀擊呂纂,呂纂大敗,但不久因西安太守石元良率兵援救才得以擊敗郭黁,攻入姑臧。呂纂隨後在城西擊破郭黁將王斐,令郭黁勢力開始衰敗。不過郭黁卻推了楊軌為盟主,讓楊軌前赴姑臧支援自己。時呂弘為段業所逼,呂纂就前去迎接呂弘,楊軌認為這是機會,於是率兵邀擊,但卻為呂纂所敗,郭黁於是出奔西秦,楊軌隨後亦奔廉川,亂事終告平定。

龍飛四年(399年),吕纂与吕绍一同统兵攻打北凉天王段业,段业求救于南凉天王秃发乌孤,秃发乌孤之弟秃发利鹿孤率援军赶到,段业坚守不战,吕纂、吕绍于是退兵。

政變登位[编辑]

同年,呂光病重,立呂紹為天王,以呂纂為太尉,掌握軍權。呂光死前曾向呂纂及呂弘說:「永業並非治理亂世的人才,只不過因嫡長的規舉才讓其處元首之位。現在外有強寇,人心不定,你們兄弟和睦則會讓國家流傳萬世;若果自己內鬥,則禍亂立即就會來了。」[3]另也特別對呂纂說:「你本性粗豪勇武,很令我擔心。開展基業本來就艱難,守成也不容易。好好輔助永業,不要聽讒言呀。」[4]不久呂光去世,呂紹懼怕呂纂,曾經想要讓位給呂纂,然而呂纂以嫡庶之別拒絕;另呂光侄呂超又勸呂紹殺了呂纂,但呂紹不肯。可是不久吕纂就在呂弘的煽動下反叛,夜裏率壯士數百進攻廣夏門,守融明觀的齊從抽劍攻擊呂纂,擊中其額,但為呂纂部眾制服。呂紹所派部隊因懼怕呂纂而潰散,吕紹被逼自殺。呂纂遂即天王位,改年號咸寧

咸寧二年(400年),呂弘舉兵反叛,但為呂纂將焦辨擊敗,出奔廣武(今甘肅永登縣),不久為呂方所捕,被殺。呂纂隨後縱兵大掠,以原屬呂弘的東苑中之婦女賞給軍士,呂弘的妻兒都被士兵侵辱。呂纂笑著對群臣說:「今日一戰怎樣呀?」侍中房晷卻答:「天要降禍給涼室,故藩王起兵釁。先帝駕崩不久,隱王幽逼而死,山陵才剛建好,大司馬就因驚懼疑惑而反叛肆逆,京邑成了兄弟交戰的戰場。雖然呂弘自取滅亡,亦是因為陛下沒有棠棣所說的兄弟之義。現在應該反思自省,以為向百姓謝過,卻反而縱容士兵大肆掠奪,侮辱士女。兵釁因呂弘而起,百姓有甚麼錯!而且呂弘的妻子是陛下的弟婦,女兒也是陛下的姪女,怎能讓她們成為無賴小人的婢妾。天地神明怎會忍心見到這樣!」[5]呂纂聽後向房晷道歉,又接回呂弘的妻兒到東宮。

隨後,呂纂不顧中書令楊穎反對堅決攻伐南涼,卻為南涼將禿髮傉檀所敗。呂纂不久又不聽姜紀諫言而攻北涼,圍攻張掖(今甘肅張掖)並攻略建康郡地,然而禿髮傉檀果如姜紀所言進攻姑臧,呂纂亦被逼退兵。呂纂在位時沉溺於酒色,又常常出獵,諸大臣皆曾勸阻,然而呂纂皆不能聽從。

胡奴斫頭[编辑]

咸寧三年(401年)呂纂因番禾太守呂超擅攻鮮卑思盤一事召呂超及思盤入朝,呂超因恐懼而事先結交了殿中監杜尚。呂纂憤怒地斥責呂超,更聲言「要當斬卿,然後天下可定」,嚇得呂超叩頭稱不敢。不過呂纂及後就和呂超及眾大臣宴會,呂超兄呂隆於是頻頻向呂纂勸酒要灌醉他。呂纂飲至昏醉便乘坐步輓車與呂超等人在宮內遊走,在到琨華殿東閤時步輓車過不了去,呂纂親將竇川駱騰於是放下配劍推車。呂超乘此機會拿起二人配劍襲擊呂纂,呂纂試圖下車抓住呂超但被對方刺穿胸部;呂超又殺了竇川和駱騰。呂纂后楊氏下令禁軍討伐呂超,但杜尚卻命禁軍放下武器。將軍魏益多遂斬下呂纂的頭,聲言:「呂纂違反先帝遺命,殺害太子、沉溺飲酒和田獵、親近小人、輕易殺害忠良、視百姓為草芥。番禾太守呂超以骨肉之親,恐懼國家傾覆,已經除去他了。上可以安寧宗廟,下可為太子報仇。但凡國人都應歡慶。」[6]

陵墓[编辑]

呂隆不久繼位,諡呂纂為靈皇帝,葬白石陵。

逸事[编辑]

  • 即序胡安據曾盜張駿的墓,獲得大量珍寶,呂纂誅殺安據和其親黨五十多家人,派使者弔祭張駿,並復修其陵墓。
  • 咸寧二年,有母豬生下小豬,一身三頭,又有飛龍夜裡從東廂的井中出現[7][8],名僧鳩摩羅什以為不祥,勸纂廣施仁德。一日羅什與呂纂玩博戲,呂纂吃多子,玩笑道:“砍胡奴頭!”羅什糾正說:“不斫胡奴頭,胡奴斫人頭。”預言了呂纂因小字「胡奴」的呂超而被殺的命運。[9]

妻子[编辑]

註釋[编辑]

  1. ^ 《太平御覽》引《十六國春秋·後涼錄》:「呂纂,字永緒,光之長庶子。母趙淑媛。」
  2. ^ 《太平御覽》引《十六國春秋·後涼錄》:「少便弓馬,不好書。大安元年,至于姑臧。」
  3. ^ 《晉書·呂光傳》:「又謂纂、弘曰:『永業才非撥亂,直以正嫡有常,猥居元首。今外有強寇,人心未甯,汝兄弟緝穆,則貽厥萬世。若內自相圖,則禍不旋踵。』」
  4. ^ 《太平御覽》引《十六國春秋·後涼錄》:「光臨薨,執手戒之曰:『汝性粗武,深為吾憂。開基既難,守成不易。善輔永業,勿聽讒言。』」
  5. ^ 《晉書·載記·呂纂傳》:「纂笑謂群臣曰:『今日之戰何如?』其侍中房晷對曰:『天禍涼室,釁起戚藩。先帝始崩,隱王幽逼,山陵甫訖,大司馬驚疑肆逆,京邑交兵,友于接刃。雖弘自取夷滅,亦由陛下無棠棣之義。宜考己責躬,以謝百姓,而反縱兵大掠,幽辱士女。釁自由弘,百姓何罪!且弘妻,陛下之弟婦也;弘女,陛下之姪女也,奈何使無賴小人辱為婢妾。天地神明,豈忍見此!』」
  6. ^ 《晉書·載記·呂纂傳》:「將軍魏益多入,斬纂首以徇曰:『纂違先帝之命,殺害太子,荒耽酒獵,昵近小人,輕害忠良,以百姓為草芥。番禾太守超以骨肉之親,懼社稷顛覆,已除之矣。上以安宗廟,下為太子報仇。凡我士庶,同茲休慶。』」
  7. ^ 太平廣記·卷八十九·異僧三》《鳩摩羅什傳》:「咸寧二年,猪生子,一身三頭,龍出東箱井中,到殿前蟠臥,比旦失之。纂以為美瑞,號大殿為龍翔殿。俄而有黑龍升於當陽九宮門,纂改為龍興門。什奏白:『此日潛龍出遊,豕妖來異。龍者陰類,出入有時,而今屢見,則為災眚。必有下人謀上之變,宜克己修德,以答天戒。』纂不納」《晉書·載記·呂纂傳》亦有載鳩摩羅什語,然後寫「纂納之」與此不同。
  8. ^ 《晉書·五行志下》:「呂纂末,龍出東廂井中,到其殿前蟠臥,比旦失之。俄又有黑龍升其宮門。纂咸以為美瑞。或曰:『龍者陰類,出入有時,今而屢見,必有下人謀上之變。』後纂果為呂超所殺。」
  9. ^ 《高僧传》:「与什博戏,杀棋曰:『斫胡奴头。』什曰:『不能斫胡奴头,胡奴将斫人头』。此言有旨,而纂终不悟。光弟保有子名超,超小字胡奴,后果杀纂斩首,立其兄隆为主,时人方验什之言也。」

參考資料[编辑]

  • 《資治通鑑》(卷一百零八至一百一十二)
  • 《晉書·載記·呂纂傳》
前任:
弟隱王呂紹
後涼君主
399-401
繼任:
堂弟建康公呂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