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廷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吴廷翰(1491年-1559年),字崧柏,又字嵩伯崇伯,别号苏原,别署苏原居士、苏原山人。中国明朝哲学家南直隶无为州(今安徽省无为县)人。濡须吴氏四世吴景昭之长子。

吴廷翰十二岁时学习《易经》,补县学生员。当时吴景昭督遣备至,吴廷翰婉为承顺,名声鹊起。明武宗正德十三年(1518年),他被府守向公、督学林公所知,都非常赞赏他,次年吴景昭命他改学《礼记》,长进明显。正德十四年(1519年)中举,正德十六年(1521年)中进士。历任兵部主事户部主事、吏部文选司郎中。吏部铨选时因为推荐直言谏官,得罪上司,调任广东佥事,转任岭南分巡道兼督学政。他以廉洁著称。曾奉命采买端溪砚,而自己不留一砚。他弹劾权贵,权贵不敢以私事嘱托,改任浙江参议山西参议。山西荒年,他力请赈济,出库金,救活饥民。中年即辞官归里。

他平生综览博洽,晚年也手不释卷,勤于著述。早年曾上书王守仁,又与王守仁门徒歐陽德辩论。后来受王廷相影响,反对程朱理学。吴廷翰诗文著述,哲学文学都入较高境界。他的文章以叙事清晰为长,其诗则以七言诗著称。他哲学上坚持气一元论,在其著作《吉斋漫谈》中指出:“一阴一阳之谓气”,“天地之初,一气而已矣”,气是“天理万物之祖”,批判宋朝理学家“太极即理”之说,认为“理即是气之条理”,把理看成自然界的规律、秩序。提出了“德行之知必实以闻见乃为真知”的命题。主张性即气即生,反对先天“气禀”,但又认为气有清浊美恶,决定人的仁义多寡厚薄,故有善和不善,把道德规范纳入人性中。

吴廷翰的学说至迟在17世纪时已对日本学术界发生了广泛影响,“日伊藤仁斋(1627~1705)读吴廷翰书而开悟”[1],在日本成为堀河学派的理论渊源,其巨大影响不让朱熹、王守仁。他的许多著作在日本发现。有《吉斋漫录》、《从言》、《苏原全集》等,主要哲学著作为《吉斋漫录》;其著散佚,少见著录,1984年中华书局出版《吴廷翰集》。包括《吉斋漫录》、《瓮记》二卷,《椟记》二卷,《湖山小稿》三卷,文集二卷,诗集二卷,《洞云清响》(曲集)一卷。卷前有容肇祖《吴廷翰的哲学思想概述》等文章,卷末有其小传。《全明散曲》辑录其套数三篇,皆抒写归隐山林后的闲情逸致,清丽自然,雅俗兼得,浑然成趣。

参考文献[编辑]

  • 《中国哲学大辞典》
  1. ^ 朱谦之《日本的古学及阳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