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吳猛(生卒年不詳),世云豫章分宁(今江西南昌)人,晉朝著名道士神仙,為《二十四孝》中恣蚊饱血的主角,世稱大洞真君,為淨明道西山十二真君之一。臺灣地區盛行的閭山派,將許遜徐甲吳猛董奉四真人共稱,即為四法主信仰[1]

生平[编辑]

二十四孝之恣蚁饱血讲的就是吴猛的故事。

吳猛八岁時,已顯得十分孝順。因吳猛家中非常貧困,連床榻都沒有圍帐,每到夏天夜晚,吳猛便會任蚊子叮他的的皮膚,吸血到飽。蚊雖多但都不敢驱趕,怕牠們去叮父母。

吳猛後來學習道法,四十歲時,遇到一名道士丁義,授他神方,十分靈驗。便回到豫章,途中在江上遇上急迫波濤,吳猛不用船隻,站在白羽扇上在水面滑行渡江,圍觀的人都甚覺神奇、怪異。

江州刺史庾亮遇上重疾,聽到吳猛如此神異,便迎接他見面,問自己的病情如何。吳猛認為自己已經壽算當盡,推辭不告,並要求準備棺木、壽衣。一個月後吳猛逝世,但仍形貌如生。未到大斂時,屍體遺失。有識之士認為這對庾亮是一個不祥之兆,庾亮果然一病不起。

宋朝宋徽宗政和年間,被封為真人。民間尊稱吳猛為大洞真君

傳說中,吳猛是道教淨明道閭山派開派始祖許遜同窗,一說是吳猛是許遜的老師。

其女吴彩鸾,亦仙真也,在唐时还有一段相当动人的故事,其故事“文萧”见于《唐传奇》《仙传拾遗》。[註 1]

評價[编辑]

晉書》贊曰:「傳敘災祥,書稱龜筮。應如影響,協若符契。怪力亂神,詭時惑世。崇尚弗已,必致流弊。」

二十四孝》詩曰:「夏夜无帷帐,蚊多不敢挥。恣渠膏血饱,免使入亲帏。」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大和末岁,有书生文萧者,海内无家,因萍梗抵钟陵郡。生性柔而洽道,貌清而出尘,与紫极宫道士柳栖干善,遂止其宫,三四年矣,钟陵有西山,山有游帷观,即许仙君逊上升地也。每岁至中秋上升日,吴、越、楚、蜀人,不远千里而携挚名香、珍果、绘绣、金钱,设斋醮,求福佑时钟陵人万数,车马喧阗,士女栉比,数十里苦癏阓其间有豪杰,多以金召名姝善讴者,夜与丈夫闲立,握臂连踏而唱,其调清,其词艳,惟对答敏捷者胜。时文萧亦往观焉,睹一姝,幽兰自芳,美玉不艳,云孤碧落,月淡寒空。聆其词理,脱尘出俗,意谐物外。其词曰:“若能相伴陟仙坛,应得文萧驾彩鸾,自有绣襦并甲帐,琼台不怕雪霜寒。”生久味之,曰:“吾姓名其兆乎?此必神仙之俦侣也。”竟植足下去。姝亦盼生。 久之,歌罢,秉烛穿大松径将尽,陟山扪石,冒险而去。生亦潜蹑其踪。烛将尽,有仙童数辈,持松炬而导之。生因失声,姝乃觉,回首而洁:“莫非文萧耶?”生曰:“然。”妹曰:“吾与子数未合而情之忘,乃得如是也。”遂相引至绝顶坦然之地,侍卫甚严,有几案帷幄,金炉国香,与生坐定,有二仙娥各持簿书,请姝详断,其间多江湖沉溺之事。 某日,风波误杀孩稚。姝怒曰:“岂容易而误耶?”仙娥持书既去,忽天地黯晦,风雷震怒,摆裂帐帷,倾覆香几。生恐惧不敢傍视。姝仓皇披衣秉简,叩齿肃容,伏地待罪。俄而风雨帖息,星宿陈布,有仙童自天而降,持天判,宣曰:“吴彩鸾以私欲而泄天机,谪为民妻一纪。”姝遂号泣,与生携手下山而归钟陵。生方知姝姓名,因诘曰:“夫人之失,可得闻乎?”姝曰:“我父吴仙君猛,豫章人也。《晋书》有传。常持孝行,济人利物,立正祛邪。今为仙君,名标洞府。吾亦为仙,主阴籍,仅六百年矣。睹色界而兴心,俄遭其谪,然子亦因吾可出世矣。”生素穷寒,不能自赡。姝曰:“君但具纸,吾写孙愐《唐韵》。”日一部,运笔如飞,每鬻获五缗。缗将尽,又为之。如此仅十载,至会昌二年,稍为人知,遂与文生潜奔新吴县越王山侧百姓郡举村中,夫妻共训童子数十人。主人相知甚厚,欲稔。姝因题笔作诗曰:“一斑与两斑,引入越王山。世数今逃尽,烟萝得再还。萧声宜露滴,鹤翅向云间。一粒仙人药,服之能驻颜。”是夜,风雷骤至,闻二虎咆哮于院外。及明,失二人所在。凌晨,有樵者在越山,见二人各跨一虎,行步如飞,陟峰峦而去。郡生闻之惊骇,于案上见玉合子,开之,有神丹一粒,敬而吞之,却皓首而返童颜。后竟不复见二人。今钟陵人多有吴氏所写《唐韵》在焉。
  1. ^ 百善孝為先的感天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