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廣 (明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廣(1474年-1531年),字克之南直隸蘇州府崑山縣(今江蘇省崑山縣)人,明朝政治人物,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弘治十八年(1505年),周廣登進士,历官莆田縣吉水縣知縣。正德年間,因政績最佳授監察御史,其上疏陳述勸阻明武宗遠離喇嘛、樂工、小人等,并指名彈劾錢寧[1]。錢寧見到上疏后,扣留不下,并傳旨謫廣東懷遠驛丞。主事曹琥論救,也被貶官。錢寧仍憤怒不已,派人在路中企圖刺殺周廣。周廣得知后改名易裝,潛行四百餘里后方得免。武定侯郭勛鎮守廣東,秉承錢寧旨意,假以白金賄賂,周廣拒而不授。於是等他拜見御史時,逮捕至軍門,鞭打幾乎致死,御史搶救方得免。兩年后,他升任建昌知縣,有惠政。而錢寧矯旨再謫他為竹寨驛丞[2]

世宗即位后,周廣復職,歷任江西副使,提督學校。嘉靖二年,因治理卓異而被舉薦,擔任福建按察使。鎮守中官以百金賄賂,周廣把其放入庫中,將彈劾。太監感到恐懼,只能謝罪,自此不敢再侵擾。嘉靖六年,以右僉都御史巡撫江西,貪官污吏得知后望風而逃。次年升南京刑部右侍郎,兩年后暴病而亡。嘉靖末年,贈右都御史[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周廣,字克之,崑山人。弘治十八年進士。歷知莆田、吉水二縣。正德中,以治最徵授御史,疏陳四事,略言:三代以前,未有佛法。況剌麻尤釋教所不齒。耳貫銅環,身衣赭服,殘破禮法,肆為淫邪。宜投四裔,以禦魑魅,奈何令近君側,為羣盜興兵口實哉!昔禹戒舜曰:「毋若丹朱傲,惟慢遊是好。」周公戒成王曰:「毋若商王紂之迷亂,酗於酒德。」今之伶人,助慢遊迷亂者也。唐莊宗與伶官戲狎,一夫夜呼,倉皇出走。臣謂宜遣逐樂工,不復籍之禁內,乃所以放鄭聲也。陛下承祖宗統緒,而羣小獻媚熒惑,致三宮鎖怨,蘭殿無徵。雖陛下春秋鼎盛,獨不思萬世計乎?中人稍有資產,猶畜妾媵以圖嗣續。未有專養螟蛉,不顧祖宗繼嗣者也。義子錢寧本宦豎蒼頭,濫寵已極,乃復攘敓貨賄,輕蔑王章。甚至投刺於人,自稱皇庶子,僭踰之罪所不忍言。陛下何不慎選宗室之賢者,置諸左右,以待皇嗣之生。諸義兒、養子俱奪其名爵,乃所以遠佞人也。近兩京言官論大臣禦寇不職者,陛下率優容,即武將失律亦赦不誅。故兵氣不揚,功成無日,川原白骨,積如丘山。夫出師十萬,日費千金。今海內困憊已骨見而肉消矣,諸統兵大臣如陳金、陸完輩可任其優游玩寇,不加切責哉!請定期責令成功,以贖前罪。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寧見疏大怒,留之不下,傳旨謫廣東懷遠驛丞。主事曹琥救之,亦被謫。寧怒不已,使人遮道刺廣。廣知之,易姓名,變服,潛行四百餘里乃免。武定侯郭勛鎮廣東,承寧風旨以白金試廣,廣拒不受。伺廣謁御史,攝致軍門,箠繫幾死,御史救之始解。越二年,遷建昌知縣,有惠政。寧矯旨再謫竹寨驛丞。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世宗即位,復故官,歷江西副使,提督學校。嘉靖二年舉治行卓異,擢福建按察使。鎮守中官以百金餽,廣貯之庫,將劾之。中官懼,謝罪,自是不敢撓。六年以右僉都御史巡撫江西,墨吏望風去。將限豪右田,不果。明年拜南京刑部右侍郎。居二年,暴疾卒。嘉靖末,贈右都御史。廣初以鄉舉入太學,師章懋。在里閈,與魏校友善。平生嚴冷無笑容。居官公強,弗受請託,士類莫不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