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周正毅(1961年4月23日[1],出生于上海杨浦区,前上海地產控股有限公司(HKEX #0067)董事會主席,原农凯集团公司董事长,曾被國際知名雜誌福布斯封為上海首富,目前仍被香港廉政公署通缉,控罪为:[2]

  • 串謀詐騙:於2001年10月至2003年5月期間,以欺詐手段誘使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股東接受調低了的收購價格
  • 公司董事作出虛假陳述:於2002年4月至2002年8月期間,於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公布、要約文件及通告中發布虛假陳述

經歷[编辑]

出生於上海楊浦區的周正毅,上有3個姐姐1個哥哥,一家7口靠在國有企業做工人的父親養活,家境自然貧困。17歲時,只有小學文化的他離家打工,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街道工廠做會計。月薪30多元,雖然不高,卻鍛煉了周正毅對數字的敏感,為以後在資本市場馳騁風雲增添了經驗。

有了一定積蓄,周正毅不再滿足於工廠的刻板生活和少得可憐的收入。1979年初,他拿出所有積蓄在楊浦區開了一家餛飩店。顯然,餛飩店老板不是周正毅的終極目標。在混沌多於秩序的年代,精明的周正毅不甘偏於餛飩店這"錢途"黯淡的一隅。他渾水摸魚,踏上了去往日本的飛機,美其名曰"留學",實則暗渡陳倉,走私商品去日本銷售,"帶的貨物很多,記不清楚,好像是章光101生發水"。

在日本,混得不算理想的周正毅有一次在咖啡館裏扮演了英雄救美的角色,救下了一個被人調戲的香港女子。這位女子後來和他同居,並資助他600萬港幣用於發展事業。靠著這些錢,周正毅返回上海,在上海北京路開了家生意還蛮火爆的美通飯店,同時經營桑拿和卡拉OK。

三心二意的周正毅還是放棄了香港女子。對方由愛生恨決心報復,在珠海花50萬港元雇兇欲斷其一手,好在命大的周正毅躲過一劫。而與周正毅幾乎同齡的新歡毛玉萍,的確是個精明能幹的角色。她年輕時頗有姿色,後闖蕩商海多年,在香港積累了大量的人脈,最終因有兩名東南亞富豪的幹爹發跡,身價過千萬。兩人結合也算是一對不折不扣的"黃金搭檔"。此後,二人攜手踏上了瘋狂的斂財之路,販賣服裝、開點心店、搞"阿毛燉品"……只要能夠賺錢的生意,都做過嘗試。

直到1995年,周氏夫婦才完成了由"個體戶"向"投資家"的轉變過程。那年,正值國企職工股上市流通的高峰期。和如今全民炒股熱相反,那時的國企員工對股票一知半解,幾乎所有人都對股票敬而遠之。只要有人願意用同等價值的現金購買,他們一般都會拋之不及。多年的從商經驗,讓周正毅看到股票的升值希望。他傾囊投資,獲利甚豐,"很多國企排隊上市,我用個體戶名義,收購職工股。購進的股票等到上市,由幾元升到幾十元,最厲害的是格力空調,由二三元一股升到二十多元。

這次收購讓周正毅獲利數億,同時貫穿其此後商業生涯的投資理念一一"低價買進別人不要的東西,再等時機高價賣出"由此而生。中國另外兩個資本大鳄唐萬新袁寶璟莫不由此方式"斂財"。巧合的是,三人成功的因素幾乎驚人的相似,且結局都令人扼腕,即便每個人身觸紅線的方式各有千秋。

亞洲金融風暴突至,香港股市一片低迷。周氏夫婦大量購進長江實業、和記黃埔等李嘉誠旗下的藍籌股。等到股市強勁反彈,周氏夫婦再次獲利數億港元。與此同時,周正毅看中正處於低潮時期的上海房地產。1997年10月他的上海農凱集團剛剛成立,就以每平方米6000多元和每平方米4100元的價格收購江寧路上的"爛尾工程"興業大廈與古北新區的"爛尾樓"倫敦廣場,隨後分別增資一億元完工且裝修。兩項投資,用周正毅的話說"獲利均在3億元以上"。

短短幾年,周正毅在上海投資了房地產金融貿易農業高科技產業5大行業。有了錢的他以6200萬港幣的價格購入灣仔會景閣西翼頂層復式豪宅和價值200多萬元港幣賓利一部,從此邁入香港上流富豪圈。而後,他又耗資8600萬元購入渣甸山一幢900多平方米豪宅,與劉銮雄香港著名富豪為鄰,僅裝修費就花去了3000萬港幣。直到2000年,豪宅被竊130萬港幣現金後,周正毅"上海首富"的名頭才為外人所知曉。

也就是2000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估算周正毅資產為0.66億美元,名列富豪榜第94位。得知排名後的周正毅不屑地說"不止這麽少。我的家族在上海以發展房地產及基建為主,總資產近150億元人民幣,每年營業額達40多億元。投資的一些公路項目,數十億元。靜安的地皮,總銷售面積約63萬平方米,總投資約50億元。"2002年胡潤編制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時,周正毅主動找到胡潤。這一次,他排名列第11位。

周正毅不止一次流露出和李嘉誠一比高下的心思,"李嘉誠如果有1000億元現金,其中也有可能有1500億元的借貸"。鮮有富豪願意公開自己的顯赫家底,他的特立獨行讓人感到了一種對財富的幾乎瘋狂的顯擺欲望。

2002年6月任香港上市公司上海地產董事會主席,2001年至2002年輝煌期,控制大陸的上市公司海鳥發展(澄海發展前身,600634)、英雄股份(丹化科技前身,600844)和香港的的上市公司上海商貿(01104,HK),上海地產(00067,HK,已除牌)

刑罰[编辑]

2003年5月中银香港前副董事长兼总裁刘金宝案发,因刘金宝“在上海分行任总经理期间,批出1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予周正毅”[3],2003年5月27日周正毅被上海市有关部门调查。

中银香港于2003年6月9日发表公告称,“2002年6月,中银香港向新农凯提供一项额度为21.07亿港元、为期一年(可续期半年)的过渡性贷款,作为新农凯收购上海地产控股有限公司(上海地产)股权的资金。新农凯最终实际提取的贷款金额为17.7亿港元……新农凯的主要资产为上海地产75%的股权。上海地产是一家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的公司,其主要资产包括位于上海的多项物业投资项目。”这笔貸款涉嫌“最初的風險未被充分考慮”和在中銀香港風險管理部門嚴重警告下仍然發放貸款。2003年6月10日,中銀香港成立香港金融管理局認可的專責委員會,全面审查银行贷款审批程序、风险管理及内控机制等事宜。负责企业银行和金融机构部以及资金业务的中銀香港副总裁、代理總裁柯文雅被专责委员会停职。[4]2003年9月5日,中银香港專責委員會发表调查报告,称“新农凯搭挢贷款申请显然非常重要,因为17.7亿元的金额几乎是银行资本金的4%,虽然金额未大到需要董事会批准,但已经超过了柯文雅的权限,需要提交信贷委员会审批(柯文雅是信贷委员会主席),并最后需要经当时的总裁刘金宝批准。”专责委员会认为,尽管在信贷委员会的几次会议上,风险管理部门持续地提出保留意见,这些风险包括对“上海地产”董事长周正毅资产净值了解不足、使银行面临与贷款收益不相称的信贷和信誉风险以及复杂而费力的贷款管理安排等,但柯文雅不断地为这笔贷款作强劲辩护,使风险管理部门的要求未得到满足。专责委员会发现,柯未能对新农凯的背景作充分调查;柯还同意了几个来自新农凯方面的要求,如减少抵押和担保。专责委员会让柯文雅申请退休的建议,得到了中银香港董事会的采纳。[5]

2003年9月5日,周正毅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批准逮捕。2004年6月1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周正毅案作出一審判決: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罪判刑二年6個月、以虛報註冊資本罪判刑一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處罰金4000萬元,刑期从2003年5月27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扣查算起。一審判決後,周正毅沒有上訴。2005年9月,香港廉署通缉周正毅,控罪为“串谋诈骗”,此时周正在上海服刑。2006年5月26日,周正毅刑满出狱。很快又因香港上市公司上海地产买壳案,被香港廉政公署二度通缉。

2006年8月16日,上海市有关机构开始调查周正毅在狱中受特殊照顾,以致在狱中居然可以主持公司董事会一事。2006年8月22日,周正毅在監獄裏的管教上海提籃橋監獄二監區刑務處嚴管隊教導員俞金寶被“雙規”,周正毅再次因“協助調查”而失去自由[6]。2007年1月21日,周正毅因涉嫌行賄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被上海市人民檢察院逮捕[7]。上海市人民檢察院在偵查上海社保基金案過程中,發現周正毅涉嫌這些犯罪[8]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交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二分检在2007年4月8日出具第一份起诉意见书。2007年11月30日上午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上海農凱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周正毅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判10年,个人行贿判3年,挪用资金判6年,单位行贿及对企业人员行贿两项罪名,免于对其个人处罚;数罪并罚共执行有期徒刑16年;其中335万元罚金是针对单位行贿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两项。[9][10]。據《財經》雜誌披露,周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再向多家銀行貼現套取資金共計八十二億元人民幣。周將大部分資金用於歸還銀行貸款,另部分轉入證券帳戶,其中近一億元被用於炒作「徐工科技」的股票[11]。起诉书中指控周和他旗下的农凯集团在1999年到2003年期间共购进电解铜199.79万吨,其中现货来源30.63万吨,仓单169.16万吨,虚开电解铜增值税专用发票4.02万余份,涉及电解铜虚假交易161.87万吨,价税合计260.01亿余元,税额37.78亿余元,其中"涉及贴现而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0.84万余份,向银行贴现84.22亿余元,扣除贴现利息1.91亿余元,实际贴现款82.3亿余元。"[12]

一审宣判后,农凯集团及周正毅均不服,于2007年12月10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08年1月21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农凯集团和周正毅的上诉,维持一审原判。[13]

逸闻[编辑]

2006年5月26日,周正毅出獄,據傳現已改名“鄒振義”,與上海話發音相同,但該傳聞被獄方否認。監獄的生活沒有給他帶來些許風霜,出來時依舊春風滿面,頻繁與以前的商業夥伴接觸。很多上海人會經常看到周正毅不時出沒於南京西路的"繽紛年代"夜總會,"有時過去為人埋單,有時消遣娛樂"。

2007年一場轟動全國的上海社保基金案,周正毅再次牽涉其中,因涉嫌行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上海市檢察院依法逮捕。時任上海市委代理書記的韓正針對擾亂經濟秩序的周正毅,表態"一定要堅決依法查辦,讓其在上海無立足之處"。11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認定周正毅犯單位行賄罪對企業人員行賄罪行賄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挪用資金罪,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16年。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