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加尼牙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和加尼牙孜
Khoja Niyaz.jpg
國籍  中華民國
出生 大清光緒十五年(1889年
 大清新疆省哈密直隸廳
逝世 1941年
 中華民國新疆省迪化市(今烏魯木齊市
信仰 伊斯蘭教
經歷

和加尼牙孜(1889年-1941年),尊称和加尼牙孜·阿吉維吾爾語خوجا نىياز ھاجى拉丁维文:Xoja Niyaz Haji),中國新疆哈密人,維吾爾族中華民國大陸時期政治人物,1931年哈密暴动的領導者,曾為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共和國總統,後出任新疆省副主席。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光緒十五年(1889年),和加尼牙孜出生於新疆哈密縣的七道溝。其父為伊敏尼牙孜,是哈密回王的王府官員。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和加尼牙孜參加了反對哈密回王沙木胡索特吐爾巴克暴動。1912年又參加了鐵木爾·尼牙孜(تۆمۈرنىياز)領導的哈密暴動。鐵木爾失敗後,和加尼牙孜逃往奇臺木壘,又來到博樂一帶,以打獵和販賣鹿茸為生。後輾轉投奔托克遜縣長庫爾班·尼牙孜,經舉薦回到哈密。沙木胡索特欣賞和加尼牙孜的槍法,赦免其罪,令其擔任王府侍衛隊的副隊長。

1931年哈密暴動[编辑]

1930年,哈密回王沙木胡索特病逝,其子聶孜爾嗣位。新疆省主席金樹仁乘機對哈密進行改土歸流,將聶孜爾調往省會迪化(今烏魯木齊)任職,又收回貴族的土地,廢除了清代以來哈密回王的特權。由于吏治腐敗,加之改革措施不當,造成維、漢矛盾和地方矛盾加劇。1931年2月,伊吾縣駐軍的首領阿不都·尼牙孜·米拉甫聯絡地方勢力,率先舉事。駐紮哈密的新疆省軍師長劉希曾派兵鎮壓。和加尼牙孜與舊王府的官員(都爾嘎)紛紛趁亂起事,成為哈密暴動的主導力量。金樹仁任命的哈密警備旅長堯樂博斯也在暗中協助暴動勢力。和加尼牙孜率部尾隨並伏擊省軍,繳獲了大量軍械;又派人四處聯絡維、哈、回各族長老和阿訇,聲勢日益壯大,成為哈密各派反對勢力的首領。

在省軍屢屢失利的情勢下,金樹仁不得不派人招撫和加尼牙孜。和加尼牙孜要求省政府撤回哈密縣長和省軍,恢復哈密王制;並任命自己負責哈密地方防務[1]。金樹仁不能接受其條件,將劉希曾撤回,以阿克蘇行政長朱瑞墀為師長,率旅長熊發有等再次進剿。但省軍內部腐敗嚴重,又不熟地形,無法剿滅暴動勢力。堯樂博斯因不滿受到監視,憤而逃出哈密漢城,投奔和加尼牙孜。當時哈密有回、漢、滿三城:回城即原哈密王府駐地;漢城又稱老城,為省軍主力駐地;滿城又稱新城,為清代滿營駐地。和加尼牙孜欲乘省軍未到時搶佔哈密回城,但回城民眾閉門不納,於是改為進攻哈密漢城。和加尼牙孜久攻不下,只得派堯樂博斯、司馬依前往首都南京向中央政府陳情,並尋求外部支援。

和、馬同盟[编辑]

馬仲英第一次入新[编辑]

入新作戰的馬仲英

堯樂博斯等人剛離開哈密,行至甘肅肅州酒泉),就被當地的回族軍閥馬仲英探明底細。此時的馬仲英遭到青海馬步芳等勢力圍攻,敗退至甘肅西部。馬仲英設宴款待堯樂博斯,二人一拍即合。堯樂博斯放棄入京請願,馬仲英則決定率軍進入新疆,聯合和加尼牙孜,推翻金樹仁政府。馬仲英入新後,全省局勢逐漸陷入極度混亂之中。[2]

1931年5月19日,馬仲英以“奉命出關”為名,率國民革命軍第36師的500餘人離開肅州,進軍哈密。在和加尼牙孜的策應下,馬軍吳英琦部夜襲哈密漢城,被守軍擊退後,轉而攻下哈密回城。不久,馬仲英攻克鎮西縣(今巴里坤縣)與哈密滿城,繳獲了大批武器和給養,朱瑞墀孤軍被圍困於漢城。金樹仁急命魯效祖為“東路剿匪總司令”、盛世才為督署參謀長率援軍馳援。馬仲英在瞭墩(位於七角井與哈密之間)大敗省軍先鋒杜國治旅,省軍受挫,金樹仁派田國禎與馬仲英議和,作緩兵之計。

馬仲英將從省軍手中所獲的大量武器彈藥全部運回甘肅,引起和加尼牙孜的強烈不滿,但此時二人矛盾並未公開化。不久,金、馬達成協議:哈密、鎮西兩地劃為馬仲英防區,僅在名義上隸屬於新疆省政府。和議完成後,金樹仁於8月密調伊犁屯墾使張培元接替魯效祖之職,盛世才仍為參謀長,省軍捲土重來。此時馬仲英負傷在身,也難以再次抵抗數倍於己的省軍,只得分批撤回甘肅,徐圖再舉。於是馬仲英留下馬世明馬全祿等少量部隊,率主力回到甘肅安西縣敦煌縣玉門縣一帶駐紮。和加尼牙孜、堯樂博斯只得以孤軍抵擋張培元大軍。張培元於9月到任後,在乏馬塘(瞭墩與七角井之間)擊退馬世明、馬全祿,解哈密省軍之圍;熊發有也順勢佔領了哈密回城。和加尼牙孜率部退入哈密北部的八大石山中,繼續與省軍周旋。

退守山中[编辑]

和加尼牙孜的副手堯樂博斯

省軍收復哈密後,和加尼牙孜與堯樂博斯之間的矛盾因軍隊指揮權問題而激化。此時,蘇聯共產黨外蒙古人民革命黨政權派出江森多爾濟(蒙古人)、阿寶(哈薩克人)、哈森木(維吾爾人)等代表與和加尼牙孜會晤,主動提供武器和資金,鼓勵其繼續從事反對漢人的“革命鬥爭”,並在和加尼牙孜、堯樂博斯之間調停。隨後,和、堯二人在七道溝召開會議,抱經宣誓,鞏固團結,和加尼牙孜被推舉為首領,並確定繼續執行聯馬抗金的政策。和加尼牙孜在蘇聯的直接援助下,很快恢復元氣。然而和、堯二人矛盾並未弭除,在軍隊指揮上仍各自為政,堯樂博斯的聲望甚至高於和加尼牙孜。

在省軍方面,張培元收復哈密後,並未出兵清剿叛軍餘部,而是採取和談手段拉攏堯樂博斯。金樹仁卻聽信其弟金樹信之言,懷疑張培元按兵不動是“別具用心”,突然將其免職,令其回迪化覆命。張培元憤而出走伊犁,與金樹仁決裂。金樹仁又調塔城行政長黎如海為東路警備司令,坐鎮哈密圍剿和加尼牙孜,並派盛世才、劉傑三赴援,下令務必將山中叛軍一鼓蕩平。但和加尼牙孜得到馬仲英派出的小股部隊(馬赫英)增援,劉傑三聽聞馬家軍之名不戰自潰,全軍覆沒。和、馬聯軍遭到省軍飛機的進攻,又避入山中。

自哈密事起,省軍在征討中喪失了杜國治、劉傑三兩個旅的兵力,金樹仁只得“改剿為撫”,派出一個由商人、翻譯組成的非政府官員代表團,先後與堯樂博斯、和加尼牙孜單獨和談。堯樂博斯拒絕會談,代表團轉而與和加尼牙孜達成協定:和加尼牙孜將其所有的兩千餘支鋼槍上繳(數量實為虛報),省府則向其提供小麥一百石、白銀四萬兩。但雙方都無誠意,最終也未履行協議。

1932年夏,省政府内以魯效祖為首的主戰派又佔了上風。金樹仁任命盛世才為“東路剿匪總指揮”,率富全、張毓秀楊正中巴平古特四路大軍圍剿和加尼牙孜。和加尼牙孜與堯樂博斯不得不再次平息內鬥,合力抗擊。和軍避實就虛,不與盛軍正面交戰;盛軍則步步為營,將和軍從天山五道溝逼至頭道溝,最後圍困於雪山鞍部的皮條曲。此時,和加尼牙孜、堯樂博斯又發生分歧,和主張堅守皮條曲,堯主張撤往鄯善,二人分道揚鑣。盛軍開進皮條曲時,和加尼牙孜派人詐降,獻上五十條槍為掩護,連夜逃出哈密,後來追上堯樂博斯的隊伍,前往鄯善。此後,叛亂於南疆復燃。盛世才則向省政府報捷,稱和加尼牙孜已逃出省界。

轉戰吐魯番[编辑]

1932年8月,馬仲英派馬世明棗騮團入新支援和加尼牙孜。馬世明與和、堯會面後成立了聯合指揮部,由馬仲英任司令、和任南路軍總指揮、堯任“宣慰使”。馬世明勸說和加尼牙孜由哈密轉戰吐魯番,和加尼牙孜則認為應當先回師攻打哈密。馬世明遂假借和加尼牙孜之名進軍,並四處煽動地方勢力叛亂。

12月2日,馬世明攻佔鄯善;29日到達吐魯番的屬城魯克沁,謊稱和加尼牙孜來到吐魯番的三堡,鼓動當地的麻木提等人舉事。麻木提、馬世明合兵一處,擊退前來增援的省軍,又繳獲大批軍械。鄯善失陷後,金樹仁已無兵可調,只得起用熊發有前往平叛。熊發有於1933年1月5日攻克鄯善城後,為泄哈密被圍之憤,濫殺城內百姓,激起更大的民憤。馬世明、麻木提回軍攻打吐魯番,吐魯番守將馬福明倒戈,誘殺了由鄯善前來平叛的熊發有,局勢更為混亂。

吐魯番變亂直接威脅到省會迪化的安危,金樹仁急調盛世才赴吐魯番平亂,並加派“南疆剿匪總指揮”陳品修、副指揮西里克率蒙古騎兵前往鎮壓。盛世才率4000餘人從哈密出發,連克鄯善、托克遜、吐魯番等城。麻木提派人向和加尼牙孜求援,和加尼牙孜動身來到魯克沁。1月底,馬世明率部前往焉耆,在此成立“三十六師剿匪總司令部”,自任司令。麻木提殘部則繼續於托克遜、吐魯番一帶活動。3月中旬,麻木提殘部被盛軍擊潰,和加尼牙孜再度逃往吐由克。

馬仲英第二次入新[编辑]

第二次進入哈密的國民革命軍36師維吾爾族部隊

實力壯大的馬仲英已於1933年1月再次進入新疆,目標直指省會迪化。3月17日,因馬全祿部隊攻打迪化,金樹仁召盛世才從托克遜撤回,援救省城。4月,迪化發生四·一二政變,金樹仁被迫下野。不久,手握軍權的盛世才控制了省政府。馬世明、麻木提得到喘息機會,鼓動各地反對勢力叛亂。此後,輪台庫車阿克蘇疏勒(今喀什市)、和闐也相繼被當地亂軍佔據,南疆陷入全面動亂之中。為解救危局,盛世才利用和加尼牙孜與馬仲英的舊隙,採取拉攏分化的政策,成功瓦解了和加、馬同盟。5月,盛世才派代表與和加尼牙孜會談,雙方達成協議並簽字。按照協議,盛世才任命和加尼牙孜為“南疆警備司令”,並允諾不派軍進入南疆,事實上將南疆軍政大權授予和加尼牙孜。

1933年6月,和加尼牙孜與麻木提乘盛世才、馬仲英在阜康縣紫泥泉大戰之際,佔據了吐魯番、鄯善一帶。馬仲英在紫泥泉戰敗後,由木壘河南下,再次佔領吐魯番。7月,和加尼牙孜在焉耆被馬世明擊敗,向西退至庫車。此時,原本佔據阿克蘇的馬世明部下馬占倉,正坐鎮疏勒(喀什噶爾漢城)與烏斯滿鐵木爾等人混戰,和加尼牙孜又趁此機會來到阿克蘇。9月,國民政府派司法行政部長兼外交部長羅文幹赴迪化視察,與盛世才、劉文龍等確定省政府委員人選,劉文龍為省主席,盛世才、張培元、朱瑞墀、和加尼牙孜等十三人被任命為省政府委員。

短暫的總統生涯[编辑]

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共和國旗幟

1933年馬仲英、盛世才在天山北路大戰之際,喀什噶爾和闐的局勢也十分混亂。2月,和闐人穆罕默德·伊敏墨玉縣截獲了金樹仁政府進口的軍火,發動叛亂,南下攻佔了和闐。伊敏推舉沙比提大毛拉為首領,成立“和闐臨時政府”,不久又出兵喀什噶爾。

1933年8月,伊敏來到喀什噶爾,打敗了柯爾克孜軍頭目烏斯滿,佔據疏附縣城(喀什噶爾回城)。伊敏遂與沙比提大毛拉醞釀建立伊斯蘭教國家的事宜。11月12日,穆罕默德·伊敏在疏附宣佈成立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共和國,缺席推舉和加尼牙孜為總統,沙比提大毛拉任總理。此時和加尼牙孜仍在阿克蘇,正派人赴烏什用牲畜換取蘇聯的武器。為爭取和加尼牙孜共同反對盛世才,沙比提派出使者,敦請和加尼牙孜就任總統。和加尼牙孜也欲借此擴張自己的實力,於是派麻木提前往疏附,與沙比提聯合攻打控制疏勒的馬占倉。

1934年1月13日,和加尼牙孜率領三四千人來到疏附,就任總統。和加尼牙孜上任後,立即召開會議,決定派外交部長喀司木加納阿吉向蘇聯購買武器,並遣使赴阿富汗土耳其印度等國,尋求外界的承認。然而,和加尼牙孜的總統生涯十分短暫。2月6日,馬仲英的先遣隊馬福元與馬占倉、喀什行政長馬紹武聯合,攻下了疏附城,東土耳其斯坦政權隨即瓦解,官員四散而逃。和加尼牙孜逃往烏恰縣,沙比提逃往莎車縣,伊敏逃回和闐。

加入盛世才政府[编辑]

和加尼牙孜在烏恰县時,蘇聯派人來到中苏边界处的伊尔克什坦与其交涉,要求和加尼牙孜遵守與盛世才訂立的協議,並抓捕沙比提等人。和加尼牙孜感到“不僅自己的性命發生了危險,而且失掉俄人的信任”[3],於是同意解散東土耳其斯坦政權,接受了省方的條件。盛世才保舉和加尼牙孜為新疆省副主席,和加尼牙孜則保證服從省政府的領導。1934年3月2日,沙比提大毛拉在莎車縣召開內閣會議,宣佈和加尼牙孜為叛徒。5月,和加尼牙孜抓捕沙比提,將其押解至迪化交給省政府。7月,和加尼牙孜留下麻木提的部隊在喀什噶爾駐紮,在蘇聯軍事顧問馬林科夫的陪同下前往迪化。10月12日,和加尼牙孜就任省政府副主席[4]。和加尼牙孜的親信阿不都熱合滿出任省財政廳副廳長。

陰謀暴動案[编辑]

和加尼牙孜出任省副主席後,1934年8月,麻木提統率的維吾爾、柯爾克孜士兵1500餘人被改編為新疆陸軍步兵第七師,麻木提任師長。盛世才任命代理伊犁屯墾使劉斌為喀什警備司令,監視麻木提的動向。麻木提原本就反對和加尼牙孜出任省副主席,又對盛世才的監控不滿,於1937年發動叛亂。劉斌率省軍迅速平叛,麻木提逃往印度。但麻木提的叛亂很快牽連到和加尼牙孜。1937年8月,盛世才製造“陰謀暴動案”,開始大規模清洗省政府官員。和加尼牙孜被誣陷為麻木提在省城的內應,於10月11日在歡送陳立夫的宴會結束後被捕。1941年,和加尼牙孜在獄中被害[5]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中國經營西域史》,五四四頁
  2. ^ 《新疆風暴七十年》,1748頁
  3. ^ 穆罕默德·伊敏,《新疆近代史》,1949年迪化出版
  4. ^ 古拉穆丁·帕赫塔,《中蘇在東突厥斯坦的合作:1933年起義》
  5. ^ 《哈密地區志》第三十二编人物傳

书籍[编辑]

  • 張大軍,1970,《新疆風暴七十年》,台北:蘭溪出版社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族研究所編,1978,《新疆簡史》,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 新疆社會科學研究院,《“双泛”研究译丛》第三辑,1993年1月
  • 哈密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1997,《哈密地区志》,烏魯木齊:新疆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563109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