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水之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咒水之难是指明末清初在緬甸境內爆發的流血事件,發生於1661年8月13日,最後永曆帝朱由榔被緬甸莽白的軍隊所俘,送交清將吳三桂。朱由榔被殺。

经过[编辑]

永曆十五年(1661年),清軍攻入雲南,永曆帝流亡緬甸首都瓦城,被緬甸王莽達收留。後吳三桂攻入緬甸[1],五月二十二日,莽達之弟莽白乘機發動政變,殺死其兄後繼位[2]

七月十九日(1661年8月12日),莽白誘騙永曆帝身邊大小官員及侍衛、內官等前往者梗之睹波焰塔饮咒水盟誓,卻發兵殺盡永曆帝侍從近衛,包括松滋王朱儼鎦、大學士文安侯马吉翔马雄飞王维恭蒲缨王祖望杨生芳裴廷谟邓士廉杨在、节愍侯邬昌期、编修涂宏猷、皇亲任国玺邓居诏、典簿齐应巽、学录潘璜郭,总兵王自金陈谦龚勋吴承爵张宗位、通判安朝柱,锦衣卫掌卫事任子信、金书张拱极丁调鼎刘相来宋宗宰、宗宰刘广银宋国柱等,還有司礼监李国泰、秉笔李茂芳李崇贵杨宗华杨强益雷躍龍、吉王府官张伯宗、周某(失名)、卢某(失名)、曹某(失名)、沈某(失名) 等,靖来将军魏豹、总兵王启隆王升曾反擊,但被殺,而黔国公沐天波殺九人後被击杀。[3]只有內官13人和跛足總兵鄧凱留守於永曆帝行宮才幸免於難。

緬甸軍直取永曆帝行宮搜取财币,贵人宫女及各官妻孥自缢者甚众。永曆帝聞訊,心生恐懼,打算自盡,被部下侍衛總兵鄧凱說:“太后年老,飄落異域。皇上丟失社稷已經是不忠,今丟下太后又不孝,何以見高皇帝于地下?”而勸止。[4]。此時吉王朱慈煃同妃自缢薨、皇亲标下总兵兵文相黄华宇熊惟宝、马某(失名)、秦某(失名)、锦衣卫赵明鉴王大维王国相吴承胤朱文魁郑文远李既白凌云尹朱议添、千户吴某(失名)、百户严某(失名)、内官陈德远、永曆帝后宮刘贵人杨贵人、松滋王妃、姜承德與妻杨氏俱于十九日自缢死。又起陆诸人,先后遇害者:通政朱蕴金潘世荣向鼎忠范存礼温如珍、副总兵高陛李胜武岗用、岷王马九功、王皇亲(失名)、标下刘典隆、戴某(失名)、张某(失名)、陶某(失名)、内府刘九皋刘衡汪国泰段能忠谢安祚

永曆帝与太后等二十五人俱聚于一小房,经险二时。此時通事引守护缅官至,乃喝曰:“不可害皇上与沐国公!”彼时尸横遍地,缅官请上移出。沐国公房内大小二百四十余人,恰住一楼,母子啼哭,声闻里外。[5]王妃哀求出家比丘尼,說:“君自为王,仅求留命,吾等当奉佛以度残生”,莽白不准。朱由榔一家被軟禁於木屋內,由寺庙僧人送来饮食,勉強活命。軟禁期間,朱由榔生了一場病,他曾後悔表示:“当日朕为奸臣所误,未将白文选亲王馬寶郡王,以致功臣隳心,悔将何及?”[6]自此,永曆帝已經完全失去抗清復明的鬥志。

顺治十八年十二月初一日,清军迫近缅甸阿瓦,缅甸王將永曆帝獻給吳三桂[7]。被押回云南昆明,圈禁在世恩坊原崇信伯李本家中[8]

永曆十六年四月二十五日(1662年4月14日,清康熙元年)[9],永曆帝在昆明篦子坡被清軍用弓弦勒死,家属押送北京[10]。吴三桂因功,进封为亲王[11]

参考文献[编辑]

  1. ^ 《求野录》載:“时清师平西王吴三桂既留镇,其固山杨珅谋效黔国公世守滇土,以为磐石之计,必入缅取帝以献乃可。遂上疏固请严檄缅甸,令献帝自效。缅人于是谋杀从官以孤帝势。”
  2. ^ 刘健《庭闻录》卷三和倪蜕《滇云历年传》卷十记老缅王名莽达喇,其弟名莽猛白。哈威《缅甸史》中译本记缅甸王名叫平达格力(Pindalo),其弟為莽白(Pye)
  3. ^ 刘健《庭闻录》记:“七月十九日,缅酋尽杀永历从臣。”《行在阳秋》记六月“十九日,缅酋杀我文武官僚三十余人”。
  4. ^ 《也是录》记载:“上闻,与中宫皆欲自缢,内侍之仅存者奏曰:上死固当,其如国母年高何?且既亡社稷,又弃太后,恐贻后世之讥,盍姑缓以俟天命。上遂止。”
  5. ^ 戴笠<<行在阳秋>>
  6. ^ 《狩缅纪事》
  7. ^ 刘健《庭闻录》卷三记十二月初二日,吴三桂派遣高得捷等往迎,“是日日昃,缅绐永历曰:‘晋王(李定国)至矣。今送帝出就晋王军。’缚竹椅为肩舆舁永历入舟,及岸,水浅舟胶,高得捷负以登岸。永历问其名,曰:‘臣平西王前锋高得捷也。’永历曰:‘平西王,吴三桂也。今来此乎!’遂默然。初三日,永历至旧晚坡。”
  8. ^ 《狩缅纪事》
  9. ^ 見《狩緬紀事》;《求野錄》及葉夢珠《續綏寇紀略》卷四《緬甸散》。《也是錄》記四月「初八日,上被難」。
  10. ^ 康熙三十五年《云南府志》卷五《沿革》记:吴三桂“遣固山杨珅、章京夏国相等缢永历于篦子坡,焚其尸扬之,家属送京。”
  11. ^ 《清圣祖实录》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