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哈利波特中的魔法物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哈利波特》系列小說中,人們使用各式各樣的魔法物品

溝通[编辑]

巫師們一般會以金加隆、銀西可、銅納特作為貨幣。

魔法硬幣[编辑]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赫敏·格兰杰以魔法製作假的巫師世界金錢—加隆(Galleon),用於跟鄧不利多的軍隊(DA)成員之間的溝通。那些就如真的加隆[1]一樣,硬幣的邊緣周圍有數字;在一般的加隆上,其序號象徵著鑄造該硬幣的妖精;而妙麗製作的魔法加隆上,其使用方式與一般的加隆是有不同的:硬幣上的數字是代表著下次會議的日期和時間,數字並會自動隨著哈利·波特於其硬幣上所設置的數字而更改。由於硬幣被施了變化咒(Protean Charm),一旦哈利·波特改變其硬幣上的形狀或數字,其他的硬幣也會隨之而改變。當硬幣上的數字發生變化時,它就會變熱以提醒DA的成員留意自己的硬幣。

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跩哥·馬份使用一對附有魔法的硬幣來繞過霍格華兹的通訊限制,從而設法讓他跟被施了蠻橫咒(Imperius Curse)的羅梅塔夫人(Madam Rosmerta)保持聯繫。馬份透露該想法是他從妙麗·格蘭傑的鄧不利多軍隊的硬幣而來,其靈感來自佛地魔以黑魔標記來跟其食死人溝通。

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奈威·隆巴頓利用鄧不利多軍隊的硬幣來提醒其他成員(如露娜·羅古德金妮·衛斯理)指哈利、榮恩和妙麗已回到霍格華兹的消息,後來他們於1998年5月2日回到萬應室參與霍格華兹之戰。

咆哮信[编辑]

榮恩·衛斯理收到的咆哮信。

咆哮信(Howler)是一種猩紅色的信,通常用來把發信人的不快或憤怒直接傳達給收信人。當信件被打開的時候,信中的內容會對著收信人大吼,發信人的聲音會被魔法放大至震耳欲聾的音量並公開地讀出,以表達發信人極度憤怒的訊息。當咆哮信把訊息內容吼叫完畢後,它就會把自己撕碎,最後透過燃燒自動毀滅[2]。若咆哮信沒有或延遲被打開,它就會吼叫得更大聲及猛烈地爆炸,並且會比正常情況更大的聲量把訊息叫喊出來。在電影版本中,咆哮信會以摺紙的方式把嘴唇和牙齒折疊出來,然後大聲地讀出訊息,最後就會自動撕成碎片再燒成灰燼。

  • 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榮恩·衛斯理偷走了父親的魔法汽車並跟哈利一起飛到霍格華茲後,便收到來自他的母親茉莉·衛斯理寄給他的咆哮信;
  • 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奈威·隆巴頓承認他曾經從他祖母奧古斯塔·隆巴頓(Augusta Longbottom)那裡接到咆哮信,指責他敗壞家族名聲,並指自己忽略了它後來得到可怕的後果。隨後天狼星·布萊克利用他的密碼列表進入葛來分多公共休息室後,奈威收到其祖母的另一封咆哮信;
  • 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在魁地奇世界盃結束後,由於食死人的破壞,導致許多巫師對魔法部的無能感到不滿,並要求魔法部賠償那些受到損壞的物品,仍於國際魔法交流合作部門工作的派西收到許多抱怨的咆哮信;
    • 麗塔·史譏於《女巫周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虛構的指妙麗周旋於哈利與喀浪之間並欺騙他們的感情,引致一些人寄了數封咆哮信給她,而妙麗更收到一封咆哮信(電影版本中並沒有提到此事);
  •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阿不思·鄧不利多催狂魔發動攻擊期間,威農姨丈準備把哈利趕出家門時,鄧不利多給哈利的姨媽佩妮·德思禮寄了一封咆哮信,提醒她曾答應讓哈利住他們那裡的協議。
    • 另外在電影版中,魔法部給哈利寄了一封會說話的信(原著中的是普通的信),這封信嚴格來說並不算是咆哮信,因為它並不是紅色的,而且在說完話後也沒有自動燒毀。

隱藏工具[编辑]

熄燈器[编辑]

熄灯器

熄燈器(Deluminator)是阿不思·鄧不利多發明的魔法裝置之一[3],它類似於打火機,用於熄去或收集(還可以回復)來自附近街道上任何光源的光,這樣能為使用者提供掩護,以防麻瓜看見他們。

  •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鄧不利多利用熄燈器(當時稱為消光器)使德思禮一家居住的水臘樹街變得昏暗。
  •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鄧不利多把熄燈器借給穆迪,他利用它把哈利從德思禮家那裡送到古里某街12號天狼星·布萊克的家)。
  • 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鄧不利多在接送哈利之前再次利用熄燈器把水臘樹街變得昏暗。
  • 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鄧不利多把熄燈器以遺物的方式饋贈給榮恩·衛斯理[3]
    • 在小說的後段,當榮恩於憤怒下離開他的好友之後,熄燈器展示了額外的功能,這類似於尋回的裝置,以幫助榮恩找到哈利·波特和妙麗·格蘭傑:榮恩透過裝置聽到自他離開以後妙麗首次呼喚他名字的聲音,當他點擊它時,它發出的光球穿過他的身體,並讓他能夠定位並以幻影顯形到哈利和妙麗的營地近處的影像。J·K·羅琳指鄧不利多把熄燈器留給榮恩是因為他相信榮恩可能需要比哈利和妙麗多一點的指導。

隱形斗篷[编辑]

哈利波特的世界中,隱形斗篷用於使穿著者隱形。只要披上這件斗篷,別人便看不到你。所有這些服裝都非常稀有且昂貴,因為很可能是由在遠東發現的魔法草食動物—幻影猿的毛皮紡製而成,而一般斗篷也可以是帶有幻身咒(Disillusionment Charm)或是以障眼法(Bedazzling Hex)製成。 在《死神的聖物》中,露娜的父親贊諾曾解釋,真正有價值的隱形斗篷跟一般被施過咒的隱形斗篷並不一樣,還解釋一般斗篷變成隱形斗篷的做法是,把斗篷浸泡滅幻咒,並在上面施展炫眼魔法,或者以幻影猿毛編織而成,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斗篷雖然一開始能使人隱形,但是經過一段時間後將會失去其隱身的能力或者損壞,最終會變得不透明而且容易被各種咒語穿透,而伊諾特的隱形斗篷則可以將使用者完全隱形,卻又永不失效。

  • 哈利·波特從他的父親詹姆·波特那裡承傳下來的隱形斗篷是死神的三件聖物之一,它是真正的隱形斗篷,並能永遠保持隱形。這件斗篷大到可以容納哈利、榮恩與妙麗三人,不過隨著三人日漸長大,它漸漸難以足夠容納三人。哈利於霍格華茲就讀期間,曾多次靠着隱形斗篷度過不少難關,並且能夠躲避佛地魔的追殺,這也是哈利到最後唯一保留的死神聖物。
  • 眾所周知,瘋眼穆迪擁有兩件隱形斗篷:其中一件是史特吉·包莫鳳凰會工作的過程中借來的,另一件則是來自老巴提·柯羅奇,他曾經把其兒子小巴提·柯羅奇藏匿,以阻止他被送往巫師監獄—阿茲卡班監獄
  • 在該系列中,一眾角色經已多次被證明懷疑,或以其他方式「感應」得到哈利正穿著隱形斗篷:
    • 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當康尼留斯·夫子來到海格的小屋把海格帶到阿茲卡班監獄,魯休思·馬份把鄧不利多的停職信交到他手上。二人交談時,鄧不利多感應到哈利與榮恩在海格小木屋的下方。鄧不利多透過謹慎地執行一種非語言的揭示人類存在的咒語來感應得到在隱形斗篷下的哈利與榮恩[4]
    • 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石內卜被哈利跟踪時發覺很可疑,他甚至伸出手去抓住空氣。
    • 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儘管哈利穿著隱形斗篷,但他無意中移動了附近的物件,使馬份意識到他正在其火車車廂裡,並成功地利用全身束縛咒(Petrificus Totalus)使哈利全身動彈不得。

死神的聖物[编辑]

死神聖物的符號包括著接骨木魔杖、重生石和隱形斗篷。

死神的聖物是由三件魔法物品組成,那是《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焦點所在,它們分別是:接骨木魔杖、隱形斗篷和重生石。據說當由一個人同時擁有三件物品時,他就能夠主宰死亡。這些物品通常作為巫師童話三兄弟的故事》的一部分而被記住,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變成了神話,但包括鄧不利多在內的少數巫師仍然相信它們的存在並尋找它們。根據J·K·羅琳的說法,關於這些物品如何誕生的故事是基於傑費利·喬叟的《赦免者的故事英语The Pardoner's Tale[4]

根據故事,三兄弟逃避了讓他們可以選擇一件他們想要東西的死神,大哥選擇了在戰鬥中無法擊敗的魔杖,二哥請求讓逝者復活的辦法,而三弟則選擇了一件可讓穿著者隱形的斗篷,甚至連死神自己都看不到。最終,大哥被殺,二哥自殺死了,最後三弟跟死神成為朋友並把隱形斗篷交給他的兒子[5][6]。儘管很少有人真的相信這個故事是完全真實的事,人們普遍認為這個故事所指的是幾個世紀前的佩弗利爾三兄弟。鄧不利多認為佩弗利爾一家簡直就是特別強大和聰明的巫師發明家。死亡聖物的標誌也被黑魔法巫師蓋勒·葛林戴華德採納為個人標誌。因此,就如維克多·克魯姆般的許多巫師,他們都錯誤理解為那是黑魔法的象徵。

鄧不利多一直在尋找死神聖物,最初據說它們被賦予的力量,鄧不利多於年輕時是葛林戴華德的朋友,但後來為了挽回妹妹意外死亡的手段而反目。他最終得出的結論為他「不配」擁有它們。鄧不利多認為哈利可以成為一個更「值得的」保管者,但也擔心哈利會被它們的力量迷住,因此他以迂迴的方式引導哈利找到它們。

相比之下,由於佛地魔之前的魔杖莫名其妙地無法殺死哈利·波特後,據稱傳說中的那根魔杖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以致佛地魔只是一直在尋找它。他並沒有意識到那根魔杖本就是三件死神的聖物的其中之一,也沒有尋找另外兩個死神聖物。他擁有重生石,但只是將其用作分靈體。鄧不利多說即使佛地魔得知它們存在的話,連他自己也懷疑佛地魔會否對那斗篷和石頭感興趣[7]

隱形斗篷[编辑]

隱形斗篷

根據傳說,隱形斗篷(Invisibility Cloak)具有保護穿著者不被死神看見的力量。那是《三兄弟的故事》中屬於三弟的聖物,由於他不相信死神,故穿起斗篷來躲避他,只有當他老了並準備死亡的時候才放棄。在整個電影系列中,這件聖物都是歸哈利所有,但直到後來他才發現它的意義和起源。這件隱形斗篷跟已知存在的其他隱形斗篷有所不同,這是一種真正的隱形斗篷,因為它能夠完全保護穿著者和遮擋他人視線,並且不會被時間或法術磨損;隨著時間的推移,其他隱形斗篷將會失去隱藏穿著者的能力或變得破舊,但作為聖物的隱形斗篷永遠都不會褪色或損壞。在《死神的聖物》的結尾,鄧不利多向哈利解釋該斗篷真正的魔法在於它可以屏蔽和保護其主人以及其他人,當它在《死亡的聖物》中把哈利、榮恩和妙麗隱藏時,這一點很明顯。妙麗稱這是她會選擇的聖物,引用哈利發現其用處。

這件隱形斗篷最初屬於《三兄弟的故事》中的三弟伊格諾圖斯·佩弗利爾(Ignotus Peverell)。在他死後,斗篷透過父傳子的方式傳到佩弗利爾的後代,來到其孫女—高錐客洞的伊奧嵐·佩弗利爾(Iolanthe Peverell),她嫁給格洛斯特郡波特家的哈德溫·波特(Hardwin Potter),然後直至傳給詹姆·波特[8]。由於詹姆·波特在他被謀殺那天的較早前把其隱形斗篷借給了鄧不利多,因為鄧不利多對死神聖物非常感興趣,並懷疑波特家族的傳家之寶比它看起來的還要多,所以在詹姆·波特被謀殺的那天晚上,那件隱形斗篷根本不在波特手上。十年後,鄧不利多在哈利·波特在霍格華茲的第一年將這件斗篷以聖誕禮物的方式還給哈利。哈利在整個電影系列中都有使用到這件斗篷,以便於學校周圍進行各種的冒險和躲開佛地魔的追殺。哈利的父親也曾經將這件斗篷用於類似目的。這足以讓榮恩和妙麗陪伴他度過六年的校園生活,而且他們經常都這樣做。

在麻瓜和巫師看不見穿著者的同時,有些生物能夠感應得到隱藏於它下面的人。例如,蛇無法看穿隱形斗篷,但牠們可以以某種方式發現隱藏它下面的人。飛七先生飼養的貓—拿樂絲太太在哈利穿上隱形斗篷時似乎也感應到他。穿著者也能夠被揭示人類存在的咒語檢測得到[4]

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鄧不利多警告指,催狂魔對人類的感知是不受隱形斗篷的影響,因為它們是盲的,只通過情感感知人類的存在[9]。在《火盃的考驗》中,穆迪的魔眼可以看到隱形斗篷下的哈利。

在戲劇《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中,哈利把其隱形斗篷傳給其長子詹姆·波特,並指他「從那時起就一直在談論隱形斗篷」,然而,那件隱形斗篷被詹姆的弟弟阿不思(戲劇中的主角)偷了並用它來躲避霍格華茲的惡霸。

接骨木魔杖[编辑]

電影中使用的接骨木魔杖的玩具複製品。

接骨木魔杖(Elder Wand),在歷史上被稱作死神魔杖(The Deathstick)或命運之杖(Wand of Destiny)。

它是一種以騎士墮鬼馬(Thestral)的尾羽毛為杖芯製成15英吋長的接骨木魔杖,是一種擁有力量極強的魔杖[10]。這是在三件死神聖物中流傳最廣、最多相關消息的一件,許多魔法界知名決鬥中的魔杖都是它,甚至不知道死亡聖物的魔法界人士都曾聽聞過這支魔杖的存在。雖然大多數巫師都聽說過巫師歷史上所謂的這根無敵魔杖,但魔杖專家和死神聖物的探索者也意識到這些都是同一根魔杖,其傳承方法是戰勝上一任的擁有者,並會定期重新於新主人的手中出現。露娜·羅古德的父親謝諾菲留斯·羅古德(Xenophilius Lovegood)甚至以「接骨木魔杖的血腥記憶貫穿了整部巫師歷史」來形容它。

根據傳說,魔杖的效忠只能透過殺掉其前任主人來贏得,因此其「血跡已濺滿於巫師世界歷史的書頁上」,使其成為最容易被驗證是真實物體的聖物。然而,哈利・波特從奧利凡德先生(英語:Mr. Ollivander)那裡發現魔杖製造者們認為這種流行的理解是不正確的;接骨木魔杖實際上會在其前任主人被擊敗或解除武裝時把其忠誠度轉移(不一定是殺死其前任主人),否則它永遠不會完全適用於新主人。這種微妙的區別成為了佛地魔最終被擊敗的基礎:當他相信自己透過殺掉把鄧不利多殺害的石內卜來贏得魔杖的效忠,而哈利意識到事實上他已經解除了魔杖真正主人馬份的武裝,在這之前,馬份於石內卜把鄧不利多殺害之前把他的武裝解除了,因此哈利於跟佛地魔的最後相遇中成為了魔杖新的真正主人,而非佛地魔。

根據巫師世界的民間傳說,接骨木魔杖的真正主人不能於決鬥中被擊敗;這是不正確的事,因為鄧不利多能夠擊敗傳說中的黑魔法巫師蓋瑞·葛林戴華德,當時他是接骨木魔杖的主人[11]。魔杖似乎也有一定的感知能力(就如所有的魔杖一樣),它不會容許自己對其真正主人造成真正的傷害。若果其主人在沒有被擊敗或是被解除武裝的情況下自然死亡,該魔杖的特殊力量將會隨著其擁有人的逝去而消失,因為它從來沒有被人從前任主人手中贏過來。

接骨木魔杖的力量在歷史上首次展現,是在佩弗利爾三兄弟英语Supporting Harry Potter characters#The Peverell brothers神話故事中的老大安條克·佩弗利爾(Antioch Peverell),他跟一個早就想打敗的敵人決鬥,他贏了並讓他的敵人死在地上;然而,安條克在吹噓自己那無與倫比的魔杖之後,他在睡夢中被一個想要奪走魔杖的對手搶劫並殺害。魔杖最終落入保加利亞的魔杖製造者米丘·格雷戈羅維奇(Mykew Gregorovitch)的手中。格雷戈羅維奇吹噓自己擁有接骨木魔杖,並相信這會提高他的知名度,當他面臨跟奧利凡德的競爭時,他試圖把他的秘密進行逆向工程,後來它被鄧不利多從前的朋友葛林戴華德盜去,他試圖在世界上強加巫師的力量。葛林戴華德於「權力的巔峰上」被鄧不利多擊敗,他在晚年認為它「只有他才適合擁有聖物,不要吹噓它或用它來殺人,而是要馴服它」。

鄧不利多跟石內卜安排自己的死亡,部分原因是為了讓石內卜「最終得到接骨木魔杖」。由於他的死亡是預先安排好的,並非他被擊敗的結果,他希望這會破壞魔杖的力量。然而,跩哥·馬份 在鄧不利多死於石內卜之手前解除了其武裝,導致鄧不利多與石內卜的計劃失敗了;魔杖被埋於鄧不利多的墳墓裡,但馬份在不知不覺下已成為了魔杖的新主人,儘管他從未於其手中。在哈利解除了馬份的武裝後(即使馬份從沒有使用過那魔杖),魔杖反而效忠於哈利。

在最後的一本小說中,佛地魔由於他之前的魔杖失敗了,他為了打敗哈利而尋找魔杖,並闖入鄧不利多的墳墓,把魔杖據為己有。在霍格華茲大戰期間,他明白魔杖並沒有如傳說中所說的那樣為他效力,並錯誤地得出結論指這是因為當石內卜殺害鄧不利多時,它的效忠轉到石內卜身上,並且只有在他殺掉石內卜後才會對他表示忠誠。因此他把石內卜殺掉,並相信魔杖此後會為他效勞並且是無與倫比的,但在他跟哈利在最後的決鬥中,他的殺戮咒被反彈讓他死了,正如哈利警告過他的那樣—因為接骨木魔杖不會讓自己被他用來對抗其真正的主人。

佛地魔死後,哈利以接骨木魔杖來修復自己那折斷的冬青及鳳羽魔杖,他說自己「跟它一起更開心」,並說自己決定把接骨木魔杖歸還至鄧不利多的墳墓,感覺若他安詳地死去,接骨木魔杖的特殊力量也會隨之消逝。在電影中,哈利意識到接骨木魔杖再度落入壞人之手是太危險的事,所以他把魔杖折成兩半,然後扔到霍格華茲橋下的廢墟當中。榮恩表示接骨木魔杖是他會選擇的死神聖物,僅僅因為它是「無敵的魔杖」,爭辯說這只會對提出要求的兄弟來說造成危險,因為他一直在談論著對它的擁有權,並鼓勵人們與他戰鬥。妙麗則抱著懷疑態度(她指自己會選擇隱形斗篷),提醒他那魔杖就其本質而言會讓其擁有者過於自信和狂妄自大。J·K·羅琳在一次訪問中透露,《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的首個作品題為「哈利波特與接骨木魔杖」[12]

重生石[编辑]

重生石(Resurrection Stone)能夠讓擁有人以半實體的形式把已故的親人帶回自己身邊,並能與他們溝通。重生石所產生天狼星·布萊克的影像告訴哈利,重生石所產生的他和其他人都是哈利的一部分,而其他人是看不見的。這似乎表明這些幻影是從記憶中召喚出來的,並不是真正復活的人。

根據有關死亡聖物起源的童話故事,由於重生石的擁有者利用它把其已故的未婚妻從死裡復活了,由於她認為自己不屬於那裡,故她在現實世界中很不開心。這塊石頭後來由《三兄弟故事》中的二哥卡德馬・佩弗利爾(Cadmus Peverell)傳至魔佛羅·剛特(Marvolo Gaunt)的手中時,它被鑲嵌在一個帶有死亡聖物符號的象徵家族指環上,不知情的剛特誤信這就是佩弗利爾家的紋章,並對它珍而重之;他以這枚戒指來吹噓自己的祖先與血統純潔。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都想得到這塊魔法石,但出於不同的原因:鄧不利多希望使用它跟死去的家人交流,但據稱葛林戴華德打算用它來創建一支像喪屍一樣的陰屍(Inferi)軍隊。哈利說這是他最想要的聖物,就如鄧不利多一樣,他可以說出他想再次與之交流的人。

佛地魔意識到指環的古老性並最終將其用作分靈體—盛載其靈魂的容器,然而他並不知道那魔法石還有額外的魔法屬性。在佛地魔取得指環後,將它變成了分靈體並把詛咒施加於其中並收藏在剛特已毀的小屋內。鄧不利多從魔佛羅的莊園找到了指環,認出它既是分靈體又是其中一件死神聖物,並意外地發現指環上的寶石正是重生石。他忘記了該指環是作為分靈體的容器,這很可能是受到佛地魔詛咒的保護,鄧不利多被個人慾望蒙蔽,他試圖利用重生石跟他已故的家人交談,被施加在指環上的詛咒所傷。詛咒把他的手毀了,並開始蔓延至他全身。雖然蔓延部分被石內卜以魔法局限於已破壞至變黑的手,但鄧不利多註定了最多只剩下一年的壽命。

哈利最終得到了全數三件死神聖物:那件從他父親詹姆·波特那裡繼承得來的隱形斗篷,後來他得知自己是佩弗利爾其中一名兄弟的後裔;鄧不利多以遺物留給他的金探子,內裡藏著鄧不利多為他準備的重生石;以及當接骨木魔杖被擊敗及鄧不利多去世的時候,跩哥·馬份不知不覺地從他身上贏得它,其忠誠掌握於馬份手中,後來馬份被擊敗並且被解除武裝後,接骨木魔杖的擁有權轉移到哈利·波特手中。

佛地魔死後,他把接骨木魔杖毀了並丟到霍格華茲橋下的廢墟,再把重生石丟在禁忌森林中,並決定不去尋找它,以希望沒有巫師或女巫能夠擁有這三件聖物。最後,他把繼承而得到的隱形斗篷保留下來,想到有一天他可能會把它傳給自己的孩子。

探測器[编辑]

穆敵的魔眼[编辑]

阿拉特·穆敵當年在第一次巫師世界大戰期間與食死人戰鬥時失去了他的左眼,於是他在空眼窩處利用施了魔法的玻璃眼球取而代之,此後他就得到「瘋眼穆敵("Mad-Eye" Moody)」的綽號。這枚魔眼上面有許多神奇的結界,賦予它有著看穿牆壁和其他固體物件的能力,尤其是隱形斗篷。該魔眼能以360°轉動,甚至也能夠看穿自己的後腦杓,並且能夠完全從頭部移除。在《火盃的考驗》中,穆敵在鄧不利多邀請下到霍格華茲任教後,就被食死人小巴堤·柯羅奇綁架了,並奪走其魔眼和義肢,小巴堤·柯羅奇以變身水偽裝成穆敵的外貌混進霍格華茲。事後,穆敵發現其非常靈敏的魔眼自從被小巴堤·柯羅奇穿戴過後便出現一點故障,偶爾會在旋轉時卡住,他曾抱怨指其眼球一直黏著,說:「自從那個人渣戴了它」[13]。後來穆敵也曾經利用魔眼來嚇唬哈利的威農姨丈。

穆敵於1997年7月27日在哈利從水臘樹街4號的逃走計劃中被殺後,其屍體落入食死人之手後,該眼球就交給了桃樂絲·恩不里居。在魔法部淪陷後,她把該眼球置於其辦公室的門上,這樣她就能監視她的員工。哈利等人在潛入魔法部期間順帶把魔眼偷走了,並將它埋於舉辦魁地奇世界盃的森林裡[14]

仇敵鏡[编辑]

仇敵鏡(Foe-glass)是一面不論在焦點內或外都可以檢測並顯示其擁有者敵人的鏡子,具體取決於它們的距離[15]食死人小巴堤·柯羅奇在模仿穆迪時說,當他們的眼白可見時,他就有麻煩了。當小巴堤·柯羅奇在第三個任務後攻擊哈利時,哈利在石內卜、麥教授和鄧不利多出現之前就從鏡中看見他們走近房間。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在哈利利用萬應室進行鄧不利多軍隊(D.A.)的會議時,房間裡掛著一塊仇敵鏡。正如所有黑暗探測器一樣,它可以被愚弄,就如哈利在第一次的D.A.會議開始時所說的那樣。

劫盜地圖[编辑]

劫盜地圖

劫盜地圖(The Marauder's Map)是雷木思·路平、彼得、天狼星·布莱克和詹姆·波特(分别称为“月影”、“蟲尾”、“獸足”和“鹿角”)在霍格沃兹上学的时候共同制作的,专门用来搞恶作剧。在得知好朋友雷木思·路平的狼人身份之后,詹姆·波特、天狼星布莱克和佩迪魯彼得成為了化獸師,在月圆之夜分别变身为雄鹿、狗和老鼠,与狼人路平一起四处游荡,进行夜间探险。这使得他们对霍格沃兹的地下通道有很多了解,他们将这些秘密通道绘制成了地图,并在上面写上了仅限彼此知道的昵称。衛斯理双胞胎弗雷德和乔治称赞他们为:“高尚的人啊,不倦地工作,为的是帮助新一代破坏法规的人。”

乍看起来,这张地图仅仅是一张空白的羊皮纸,但当使用者用魔杖指着地图说出“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的时候,“魔法恶作剧制作者的辅助物供应商月影、虫尾、獸足與鹿角诸位先生自豪地献上活点地图”和霍格沃兹的详细地图就会浮现出来。当用魔杖指着羊皮纸说出“恶作剧完毕”的时候,地图就会变回原来空白的状态,以防止别人看到。

在《哈利波特和阿兹卡班的逃犯》一书中,弗雷·衛斯理和乔治·衛斯理将劫獵地圖送给了哈利·波特,这样他就可以通过秘密通道去活米村。地图是双胞胎以前在费尔奇办公室的抽屉里偷来的,可能是飛七在没收了活点地图后并没有弄明白它的使用方法,才随手将它放在了放置危险物品的抽屉里。后来石內卜教授发现了哈利的这张地图,就试图找出其中的秘密,却被地图嘲笑和羞辱了一番。当时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路平(地图制作者中的一位)表示他会调查这件“黑魔法物品”,就将地图带走了,不过在他辞去了霍格沃兹的职位后,他就将地图还给了哈利。从那以后,劫獵地圖就成为了哈利最有用的魔法道具之一。[16]

在《哈利波特与火盃的考驗》中,小巴蒂·柯羅奇喝过變身水扮成疯眼汉穆迪曾发现了劫獵地圖,并知道了它的作用,用来为伏地魔效力。(但也有人于此提出疑问,既然活点地图能够显示出穿隐形衣哈利和假穆迪的姓名。那为何看着一个假穆迪在城堡中到处走动许久却从来没有过疑问。真穆迪在箱子中长期不移动,又为何哈利不能察觉。当然,也有人对此解释为故事中的箱子被施加了某种魔法。)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哈利在寻找魂器的途中一直带着活点地图,一是可以间接地了解霍格沃茨学校发生的事,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能在地图上找到金妮,这给哈利很大的安慰与鼓励。最后,哈利等人潜入霍格沃茨寻找伏地魔的分靈體时,也是用的活点地图。

變身水和隐身斗篷都不能迷惑劫獵地圖,例如被认为已经死亡的小矮星彼得其实是变成老鼠逃脱了(《哈利波特和阿兹卡班的逃犯》)和小巴蒂·克劳奇喝了复方汤剂变成疯眼汉穆迪(《哈利波特和火盃的考驗》)都在地图上显示了出来。但是一些地方在活点地图上并不能显示,例如萬應室和密室。这或者是因为几位制造者并不知道这些地方,或者是因为这些地方在地图上是不可标绘的。

当在一次在线问题提问中被问及“哈利会将劫獵地圖留给他的哪个孩子”时,罗琳女士回答说:“我有一种感觉,他没有把地图给任何一个孩子,但是有一天詹姆(哈利最大的儿子)偷偷地从他爸爸的桌子里拿走了地图。”[17]

誠實探測器[编辑]

誠實探測器(Probity Probe)能夠探測隱藏法術和隱藏魔法物品的工具。這種探測器首次出現在《鳳凰會的密令》的魔法部中,是一根細細的金棒。佛地魔捲土重來後,該探測器被用作古靈閣提高安全性的一部分,以及用於掃描霍格華茲的學生以尋找黑暗物品。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它們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哈利、榮恩和妙麗於抵達古靈閣搶劫貝拉・雷斯壯的金庫以尋找佛地魔其中一個分靈體。

測奸器[编辑]

測奸器(Sneakoscope)充當黑魔法探測器[18]。該裝置被形容為一個微型玻璃陀螺,在探測到存在欺騙的情況下會發出刺耳的噪音,例如,當附近出現不值得信賴的人或附近發生欺詐行為時,它便會亮燈旋轉並發出聲響。

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哈利於13歲生日時收到榮恩送給他的袖珍版測奸器。據比爾指袖珍版的測奸器並不可靠,因為它會在晚餐時無緣無故地亮起並旋轉。那是因為弗雷與喬治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一些甲蟲放到比爾的湯裡。測奸器再次出現的地方是在霍格華茲特快列車上,以及哈利與榮恩的宿舍裡。哈利後來發現,榮恩飼養的老鼠斑斑(Scabbers)每次於測奸器旋轉時都在場,他其實就是化獸師兼食死人彼得·佩迪魯

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穆敵有幾個他不知怎麼弄壞的測奸器,他聲稱:「它不停吹口哨」,並把它們放在其魔法行李箱的七個隔間之一。測奸器持續在他面前不斷發出警報是因為他是以變身水變成穆敵的小巴提·柯羅奇。

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妙麗於哈利17歲生日時送給他一個測奸器,他們後來在躲藏時用作瞭望台。

記憶球[编辑]

記憶球(Remerbrall)是一顆透明細小的玻璃球,大小約為一顆大彈珠。當它檢則到拿著它的使用者忘記了某些事情時,球內的煙霧就會變成紅色[19]。但不幸的是,它並不能會告知使用者究竟他忘記了甚麼事情。健忘的奈威·隆巴頓於《神秘的魔法石》中收到由他祖母寄來的一個記憶球,但不久後還是把它弄丟了。記憶球被禁止用於普通巫術等級測驗(O.W.L.)[13]

現形擦[编辑]

現形擦(Revealer)一種鮮紅色的特殊擦膠,用於在不必使用符咒的情況下,讓利用隱形墨水英语Invisible ink所書寫的隱藏文字顯現出來。

它首次出現於《哈利·波特与密室》中,妙麗試圖讓隱藏的文字出現於湯姆·瑞斗的日記中[20]

秘密感應器[编辑]

秘密感應器(Secrecy Sensor)是一種被形容為「一個看起來像個特別彎曲的金色電視天線的物體」的黑魔法探測器,當偵測到謊言與隱瞞之事時,感應器即時會震動[18]

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穆敵任職於霍格華茲時把它放置於其辦公室,後來由於太多學生因沒繳交作業而撒謊,導致它不斷震動而使其失效。但與其說是秘密感應器本身失效,其實應該是因為穆敵本身就有很多秘密,所以才會一直震動個不停;穆敵(嚴格來說是小巴提‧柯羅奇)提到它「在這裡當然沒用,干擾太大—各方的學生都在撒謊為何他們沒有完成作業」。然而,這可能是回應穆迪自己的欺騙行為,因為他是由小巴提‧柯羅奇偽裝而成。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魔法部的中庭櫃檯使用了秘密感應器來接待進入政府部門的訪客。在該小說的後面,哈利向鄧不利多軍隊提到,他們很容易像其他黑魔法檢測對應物一樣被愚弄。

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由於霍格華茲實施新的嚴格安全措施,霍格華茲教職員#阿各·飛七(Argus Filch)被指派使用秘密感應器來檢查每個進入城堡的學生。所有飛進霍格華茲的貓頭鷹也被置於這一措施之下,以確保沒有黑魔法物體透過郵件進入城堡。妙麗·格蘭傑後來解釋說,雖然秘密感應器可以檢測到不祥物、詛咒和隱藏咒,但它們無法檢測到愛情魔藥,因為它們不被視為黑魔法。

衛斯理家的鐘[编辑]

衛斯理家的鐘。

位於洞穴屋的衛斯理家,他們家中有個特別的時鐘,當中具有九支指針,每支指針代表著每位家庭成員。除了告知時間,該時鐘還會顯示每位家庭成員的位置或狀態。一些已知的地點包括:家、學校、工作、出遊、迷路、醫院、監獄和致命的危險。衛斯理一家是該系列中唯一提到擁有這種時鐘的家庭。鄧不利多曾指那時鐘「非常好」,並且似乎對它具深刻的印象[21]

「致命危險」的位置通常在於數字12所在的位置。在首五部小說中,手的變化反映了各家庭成員的不同狀態,但在第六部小說中,除了有人在出遊,全部九隻手都指向「致命危險」。衛斯理太太認為這意味著隨著佛地魔的捲土重來,每個人總是處於致命的危險之中,但她無法證實這一點,因為她不知道還有誰擁有著像她那樣的時鐘。不同的粉絲利用手機中的虛擬實境來為自己的家庭重新創造其魔法時鐘[22][23]

遊戲[编辑]

噼啪爆炸牌[编辑]

噼啪爆炸牌(Exploding Snap)是巫師世界的一種紙牌遊戲,跟麻瓜的紙牌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這種紙牌隨時可能突然於遊戲中全部爆炸,容易讓玩牌者受傷。這個遊戲在霍格華茲的學生中很受歡迎。

  • 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由於弗雷和喬治·衛斯理以這場遊戲耽誤了哈利和榮恩的時間,以致二人無法調查蜘蛛為何逃離霍格華茲;
  • 榮恩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時曾在葛萊芬多的交誼廳嘗試利用紙牌堆砌城堡,但紙牌於完成的一刻全部爆炸起來,並把他一邊的眉毛燒掉了;
  •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學生李·喬丹桃樂絲·恩不里居懲罰,由於他指恩不里居不能因為玩這個遊戲而責備衛斯理兄弟,因為她的一項教育法令規定教授只能跟學生談論他們所教的科目。
  • 在舞台劇《被詛咒的孩子》中,金妮·衛斯理記得在密室事件後跟哈利玩過這個遊戲,並指出這有助於她從創傷中恢復過來(其他學生知道真相後都避開了她)。

多多石[编辑]

多多石(Gobstones)是除了巫師棋和爆炸牌以外,小說中年輕巫師所玩的眾多魔法遊戲之一。這個遊戲貫穿整個系列,霍格華茲裡甚至還有一個多多石的俱樂部。

多多石類似於麻瓜的波子法式滾球,不同的是在多多石遊戲中,當他們失分時,那些球會向另一方球員的臉上吐出/噴出一種氣味難聞的液體。

在小說系列中還提到,艾琳·普林斯(石內卜的母親)在學時,她於15歲成為了霍格華茲內多多石俱樂部的會長。

魁地奇球[编辑]

魁地奇球由一個稱為快浮(Quaffle)的紅色大球,它是遊戲的三種球體中唯一一種不能自行移動的球,追蹤手(Chaser)需要把球穿過球場上的三個圓形球門,每次成功將獲得十分;兩個搏格(Bludger),它們被施了魔法並於球場中四處飛,試圖把對方球員從掃帚上面擊落;和一個帶翅膀的金探子(Golden Snitch),其體積約為核桃的大小,它的速度移動非常快,快到難以看見的金色小球,每支球隊的搜捕手(Seeker)必須捕獲它才能完成比賽,並獲得150分。魁地奇球員會戴上手套、腿墊、護頭軟墊,偶爾也會戴上護目鏡。

自動洗牌的紙牌[编辑]

自動洗牌的紙牌(Self-Shuffling Playing Cards),是一種帶有魔法並可以自動洗牌的紙牌。

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有人提到一款自動洗牌的紙牌,那是在榮恩位在洞穴居的房間地板上亂扔的其中一件物品[24]

巫師棋[编辑]

電影中的棋子。

巫師棋(Wizard chess)不論棋子和棋盤跟普通的國際象棋幾乎是一樣的,當中的規則也是不變的。這些棋子具有活生生的神奇動畫效果,玩家在下棋時就像指揮軍隊一般,棋子在遊戲時會猛烈地互相攻擊,把捕獲的棋子擊碎並將其拖離棋盤[25]。玩家需要利用代數象棋符號來命令棋子移動。

榮恩的祖父把一副巫師象棋留給他,而哈利首次下棋的是從西莫·斐尼甘那裡借來的棋子,因為他們不信任他,所以他不停地向他大喊建議。哈利後來在霍格華茲的首個聖誕節期間得到一套屬於自己的巫師棋。

在小說《神秘的魔法石》第16章,哈利、榮恩與妙麗在一場真人巫師棋遊戲中成為了人類棋子英语Human chess,由於榮恩出色的指揮和作為整體棋子的犧牲,讓哈利在比賽中獲得勝利。在電影中,那些棋子的描繪是使用劉易斯棋子的複製品。

分靈體[编辑]

分靈體(Horcruxes)是一種用於儲存某人部分靈魂的物體,保護他免於真正的死亡(類似於其他奇幻作品中的護命匣的功能)。若分靈體擁有人的肉身被毀,那麼留在身體中的那部分靈魂依然會存在於世上,不會過渡到另一個世界,而是以一種能夠被另一個巫師復活的非物質形式存在,就如《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和《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所述的那樣。若一個人的分靈體被全數摧毀,那麼靈魂在物質世界中唯一的支柱就是其肉身,破壞其肉身將導致其最終死亡。分靈體的創造被認為是所有魔法中最黑暗和非常邪惡的那種,也極為殘酷[26],然而它沒有一個可以自由使用的肉體。

佛地魔選擇了這種方法來獲得永生。這個概念是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引入的。J·K·羅琳利用赫瑞司·史拉轟的說明性對話揭示了分靈體的創造需要一個人犯下謀殺罪,作為至高無上的邪惡行為—撕裂靈魂[27]。在謀殺他人之後施一個咒語,將被撕裂了的部分靈魂注入到一件物體中,然後它就變成了分靈體。 作者羅琳從未發表過實際的魔力。在該系列的最後一部小說中,妙麗在一本名為《最黑暗魔法的秘密(Secrets of the Darkest Art)》的書中找到了這個咒語[28]。羅琳透露,她打算在她長期提及的《哈利波特百科全書》中對創造分靈體的過程和咒語作詳細說明[29]

活生生的有機體和無生命的物體都可被用作分靈體,儘管前者被認為使用起來的風險會更大,因為生命體可以自己移動和思考(被分靈體化的生物能免疫索命咒)。女巫或巫師能夠創造的分靈體於數量上沒有限制。每製作一個分靈體(每分裂一次靈魂)就必須殺一個人,而且靈魂被分裂後會使創造者變得非常脆弱,古代曾只有邪惡的巫師或女巫把靈魂分成兩半的紀錄,然而佛地魔卻把靈魂分裂了七次,製造了六個分靈體(第七個藏於哈利・波特的體內)。隨著創造者的靈魂被分成越來越小的部分,他所失去的自然人性便會更多,並且靈魂也會變得越來越不穩定。因此,在非常特殊的條件下,靈魂碎片可以在沒有創造者的意圖或知識下密封在一個物體中。雖然受到影響的物體會像任何分靈體一樣保持創造者永生不朽,但它不會變成「黑暗物體」[30]。例如,伏地魔對娜吉妮有著不同尋常的控制[31],因此娜吉妮能夠與佛地魔就著《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哈利於高錐客洞的出現而溝通。

由沒有生命的物體所製成的分靈體被摧毀的難度極難。它們無法通過粉碎、折斷或燃燒等常規手段來摧毀。若要摧毀分靈體的話,一般的魔法是做不到的,它必須被摧毀至無法透過魔法手段來進行修復的程度。鮮有魔法物品或咒語足以實現這目標(曾提到的包括咒語惡魔之火(Fiendfyre)、葛萊芬多劍及蛇妖的毒牙,由於蛇妖毒牙中毒液的滲透到後兩者中,故它們只能造成傷害)。一旦分靈體受到無法修復的損壞,當中的靈魂碎片會被摧毀。如果製作分靈體的人想要取回自己的靈魂,他必須經歷真心誠意的懺悔,只有在創造者對其製造分靈體的謀殺過程經歷了深深的悔恨才能被神奇地撤銷,這種悔恨的痛苦是如此的難以忍受,以至於這個過程可能會把創造者殺掉。

已知能夠摧毀分靈體的物件/材料:

  • 蛇妖的毒液:當哈利在《消失的密室》中殺死蛇妖時,他的手臂曾被蛇妖的尖牙刺傷,不久之後,湯姆·瑞斗指:「很了不起,不是嗎?蛇妖的毒液滲透身體的速度有多快。」他還指哈利會在一分鐘內死去。蛇妖的尖牙永久地浸泡著毒液,使它們在摧毀分靈體方面非常有效。
  • 葛萊芬多劍:該把劍不能以任何方式改變、變樣或損壞其形狀或形態,因為它是由妖精製造的。它只能以一種使它比以前更強的方式來發生變化。由於刀片上存在毒液,當它被用來殺死蛇妖時,使刀片能夠一刀致命,並使其有能力摧毀分靈體。
  • 惡魔之火:除非燃料耗盡,否則無法熄滅的魔法火焰。它燃燒得異常熱,幾乎沒有甚麼能抗拒其力量。它可以透過簡單的咒語召喚,但非常難以控制。其傷害是無法彌補的,從而使它有機會能夠摧毀分靈體,但可能會在此過程中殺死施咒的人,就像克拉於萬應室召喚火焰試圖殺害哈利、榮恩和妙麗時那樣。

佛地魔所創造的分靈體成為了《哈利波特》系列小說後段故事情節的核心。由於數字「七」在魔法上是一個強大的數字,佛地魔打算以此將他的靈魂分裂成六個分靈體,而最後一個藏於哈利・波特的體內[32]。當佛地魔襲擊波特一家,其肉身被反彈的索命咒摧毀,其靈魂碎片隨即依附在房間裡唯一的生命體—哈利·波特身上,這類似於製造分靈體的方式[30]。後來,佛地魔透過把他的蛇妖娜吉妮(Nagini)變成最後一個分靈體來完成其六個分靈體的收集,從而將他的靈魂一共分成八塊(計算其體內的那個),而不是七個。在那時候,佛地魔自己也不知道,第一個分靈體(日記)經已被摧毀,因此那七個分靈體從未在同一時間點同時存在。佛地魔故意製造的所有分靈體都是利用那些對他來說很重要,或是具象徵意義的物品製作而成。他小心翼翼地把當中的一些藏起來,以免讓任何人發現和摧毀它們,但有幾次利用娜吉妮進行命令時,該日記一直打算成為執行佛地魔將麻瓜出身者從霍格華茲移除計劃中的武器。即使沒有魔法保護,分靈體也不能被任何巫師或女巫以魔杖或物理性摧毀。在《消失的密室》中,哈利故意利用蛇妖的毒牙來摧毀日記來讓金妮擺脫其影響[33],儘管他當時並不知道它是分靈體。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日記的發現被揭示為導致鄧不利多開始尋找其他分靈體的證據,因為它不僅絕對證明了佛地魔分裂其靈魂,但考慮到佛地魔把日記用作武器所冒的風險,可能還有其他更好的保護方法。

J·K·羅琳在《Pottermore》上透露指,在哈利於霍格華茲的第一年裡,當佛地魔的靈魂佔據了奎若教授的身體時,其身體就充當了一個臨時的分靈體。然而,一個顯著的區別是,奎若教授體內的靈魂碎片能夠在沒有容器的情況下存在,是因為奎若教授的靈魂被他該遺棄,並任由他死於地下室裡[34]

湯姆·瑞斗的日記[编辑]

湯姆·瑞斗的日記,與摧毀分靈體的蛇妖毒牙。

湯姆·瑞斗於霍格華茲的第五年以他自己的學校日記創造其首個分靈體。他利用蛇妖把他的同學愛哭鬼麥朵謀殺了之後施展了這個咒語[35]。該日記在小說《消失的密室》的第13章中被介紹,並在同一小說的高潮期間被哈利·波特以蛇妖的毒牙摧毀。

在佛地魔倒台之前,他把分靈體委託給魯休斯·馬份保管[35]。雖然意識到其腐敗的魔法屬性,然而馬份並不知道該日記是個分靈體,佛地魔向他告訴指它作為武器的價值,但相信自己能夠協調馬份對它的使用。為了詆毀亞瑟·衛斯理以及處置一個表明有罪的黑暗物體,魯休斯·馬份把該日記藏於金妮·衛斯理的大跟她其他的書混在一起。湯姆·瑞斗的靈魂碎片以此途徑附在金妮身上,並透過她來把密室之門重新打開,最終開始從她身上汲取其生命。在第二本小說的結尾,哈利救回了金妮,並利用蛇妖的毒牙刺向日記使它銷毀,使它成為第一個被摧毀的分靈體。哈利向鄧不利多報告了日記的行為,這是鄧不利多首次向他暗示佛地魔可能不僅創造了一個分靈體,而且還創造了幾個,他說:「最讓我感好奇和擔憂的是,這本日記既是一種武器,也是一種保護措施[36]」,暗示著佛地魔一定有某種形式的備份。據說魯休斯·馬份打算等待佛地魔的授權,然後才允許把日記偷運到霍格華茲,而在佛地魔第一次失敗之前,他從未收到過它。佛地魔直至強迫盧休斯·馬份說出真相才得知日記被毀的事實。

對J·K·羅琳來說,該日記是一件非常可怕的物體,她在接受訪問時說:「特別是對一個年輕女孩來說是個誘惑,就是把心思傾訴於日記上。」羅琳的妹妹黛安很容易出現這種情況,她非常害怕有人會閱讀她的日記。這讓羅琳產生了寫日記的想法,這本日記本身就是反對傾訴者的[37]。當被問到若金妮死了而瑞斗設法逃脫會發生甚麼事時,羅琳透露「這將會大大加強了當時佛地魔的力量[38]。」

魔佛羅的指環[编辑]

帶有重生石的魔佛羅·岡特指環。

湯姆·瑞斗於15歲那年就讀於霍格華茲的六年級前的那個夏天,利用其外祖父魔佛羅·岡特(Marvolo Gaunt)的指環來製作其第二個分靈體。他以謀殺其父親來製作該分靈體。這枚戒指於《混血王子的背叛》的第四章中獲介紹,並且已被阿不思·鄧不利多以染有蛇妖毒血的葛來分多寶劍摧毀[39]

儲思盆的記憶中,它透露瑞斗從他的叔叔—莫爾芬·岡特(Marvolo Gaunt)那裡拿走了一枚金指環,上面有著一個刻有神奇符號的黑色石頭,他謀殺了其麻瓜父親和祖父母,並通過改變其叔叔的記憶來誣陷他。瑞斗於霍格華茲就讀期間都戴著這枚戒指,但最終還是把它藏在岡特一家曾居住過的房子裡。它一直隱藏於地板下的金色盒子中,並受到多種魔法的保護,直至鄧不利多在《鳳凰會的密令》與《混血王子的背叛》之間的暑假期間發現了它。鄧不利多以高錐客·葛萊芬多的劍把第二個分靈體摧毀,但是正如《死神的聖物》中所揭示的那樣,他還辨認得出戒指中的黑色石頭是三件死神的聖物之一的重生石。重生石是三件死神的聖物中鄧不利多最想得到的那個,希望減輕他對其妹妹阿蕊安娜(Ariana)之死的愧疚。雖然鄧不利多在事後認為這是完全不明智之舉,他希望把它激活並向其死去已久的家人道歉,於是他將指環戴在手上,但他當時似乎忘記了它也是個分靈體,因此很可能受到破壞性魔法的保護。他因魔法指環的詛咒而受到致命傷。該傷勢使他的右手永久毀容,若不是石內卜干預的話,這很快便會讓他致命。石內卜減緩了對鄧不利多右手和手臂枯萎的詛咒,若順其自然的話,便無法阻止它最終把他殺死的事實[40]。被銷毀的指環暫時保留在校長辦公室的桌子上。

赫夫帕夫的金盃[编辑]

海加·赫夫帕夫的金盃。

湯姆·瑞斗利用海加·赫夫帕夫的金盃來製作其第三個分靈體,該金盃於小說《混血王子的背叛》的第20章中被介紹,並於《死神的聖物》的第31章中被妙麗和榮恩在密室以蛇妖的毒牙摧毀。

海加·赫夫帕夫的金盃由其遠親赫普茲巴·史密夫(Hepzibah Smith)擁有。湯姆·瑞斗把史密夫毒殺並把金盃偷去,然後陷害她的家庭小精靈霍基(Hokey)犯罪[35]。佛地魔把金盃託付給貝拉·雷斯壯,她將它保存在她於古靈閣的銀行金庫中,哈利猜想曾經身無分文的佛地魔總是渴望跟這個地方建立聯繫。額外的保護咒,包括複製咒(Gemino)、烈火咒(Flagrante)被用來保護保險庫的內容。哈利、榮恩和偽裝成貝拉·雷斯壯的妙麗闖入銀行並把金盃偷走。妙麗後來在霍格華茲大戰期間於消失的密室裡,以仍然留在該處的蛇妖遺骸上的尖牙摧毀該分靈體[41][42]

史萊哲林的小金匣[编辑]

史萊哲林的小金匣。

湯姆·瑞斗利用其祖先史拉扎·史萊哲林的小金匣來製作其第四個分靈體,它曾經屬於瑞斗的母親梅洛普·岡特(Merope Gaunt)。這個咒語是在瑞斗謀殺一個麻瓜流浪漢後施放的[43]。該小金匣於小說《鳳凰會的密令》的第六章中作簡要介紹,它僅被描述為「一個沒有人能夠打開的沉重小盒子」,並於《死神的聖物》中被榮恩以葛萊芬多寶劍摧毀。

史萊哲林的小金匣透過代代相傳至最終落到梅洛普·岡特的手中。在她被其丈夫老湯姆·瑞斗拋棄後,梅洛普以10個加隆的價錢把小金匣售予波金與伯克氏商店的店主卡拉克塔克斯·伯克(Caractacus Burke),那是價錢只是小金匣真實價值的一小部分。小金匣最終被賣給赫夫帕夫的遠親赫普茲巴·史密夫(Hepzibah Smith)。在謀殺赫普茲巴·史密夫之後,瑞斗把小金匣及赫夫帕夫的金盃偷去。當小金匣變成分靈體後,佛地魔把它藏於一個受魔法保護的海邊洞穴裡。鄧不利多和哈利·波特於《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尋找小金匣,卻在盆地的底部找到一個假的。

幻想破滅的食死人獅子阿爾發·布萊克從他的家庭小精靈怪角(Kreacher)那裡得知分靈體及其藏身之處,他原本自願陪同佛地魔藏匿分靈體。為了讓佛地魔最終倒台,他和怪角利用魔法保護並偷走了小金匣,用假的小金匣取而代之以愚弄伏地魔。當布萊克在努力中被周圍的陰屍殺死時,怪角將小金匣帶回了他們位於古里某街12號的家。由於無法按照獅子阿爾發·布萊克的命令把小金匣摧毀,怪角多年來一直保護著小金匣。當鳳凰會利用這座房子作為總部時,小金匣就被一個小偷和該會的成員蒙當葛·弗列契偷去。當桃樂絲·恩不里居發現他出售贓物時,他將其送給她作為賄賂。

在得知這些細節後的兩星期,哈利、榮恩和妙麗潛入了桃樂絲·恩不里居所工作的魔法部把小金匣偷去。當哈利把它戴在頸上並試圖從迪恩森林的湖底取回葛萊芬多劍時差點被它勒死,後來榮恩把他救回來。當榮恩嘗試摧毀小金匣時,當中的靈魂碎片幻化成哈利和妙麗的形態,並利用榮恩擔心其兩個好友於他不在的期間發展浪漫的戀愛關係的恐懼來影響他。就在這時,榮恩的眼睛就像佛地魔般閃爍著猩紅色的光。在同一個森林裡,榮恩以葛萊芬多劍把小金匣摧毀。

雷文克勞的王冕[编辑]

羅威娜·雷文克勞的王冕。

湯姆·瑞斗利用羅威娜·雷文克勞的王冕創造其第五個分靈體。該王冕在《混血王子的背叛》小說的第24章中被簡略介紹,它在萬應室中被描述為「一個失去光澤的頭飾」,但後來在《死神的聖物》第31章中被正式引入,並且被哈利在萬應室中以蛇妖的毒牙刺穿,再被文森特·克拉(Vincent Crabbe)以咒語惡魔之火摧毀(原作是被惡魔之火燒毀)。

雷文克勞的女兒海倫娜,為了比其母親更聰明而將媽媽的王冕偷去,她逃到阿爾巴尼亞,她在血腥男爵尋找她時,她把王冕隱藏在樹洞裡。海倫娜被血腥男爵謀殺後,她成為了雷文克勞的學院幽靈。湯姆·瑞斗在學時,曾迷惑她告訴其王冕的位置。在湯姆·瑞斗離開霍格華茲不久及赫普茲巴·史密夫被謀殺後,他前往阿爾巴尼亞並奪取該神器[44]。佛地魔謀殺了一名阿爾巴尼亞農民以將王冕變成分靈體[43]。多年後,當佛地魔回到霍格華茲重新申請黑魔法防禦術的職位時遭到阿不思·鄧不利多拒絕,他把王冕收藏於萬應室中。由於佛地魔相信自己是唯一發現該房間的人,因此他從未在王冕周圍施放任何詛咒[44]

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當哈利匆忙地把石內卜的舊魔藥學課本藏於萬應室時,他首次接觸到王冕。在第六部小說中,該王冕僅被稱為「舊的褪色頭飾」;哈利以它來有助於標記位置,以便他日後可以找到自己把書放置的地方。後來,在雷文克勞的幽靈向他描述了王冕後,哈利想起了這一幕並趕緊從萬應室取回它[44]。當跩哥·馬份、文森特·克拉和格瑞·高爾於萬應室內攻擊哈利、榮恩和妙麗時,王冕被克拉施放的惡魔之火(Fiendfyre)無意中摧毀了[44]。在電影版本中,哈利用另一顆蛇妖的尖牙來刺向王冕,當惡魔之火來到門口的時候,榮恩把王冕踢進萬應室裡去,王冕從而被銷毀了。

佛地魔的蛇妖納吉尼[编辑]

佛地魔的第六個分靈體是一直隨身攜帶在身邊的蛇妖納吉尼(Nagini)。這個分靈體是佛地魔躲在阿爾巴尼亞森林時創造的;他發現了娜吉妮,並且被蛇迷住了,然後他以謀殺受害者柏莎·喬金(Bertha Jorkins)來製作分靈體,並與之相連[43]

在《死神的聖物》最終章裡,娜吉妮被奈威·隆巴頓以葛萊芬多劍砍殺掉,最後僅餘分靈體的毀滅使佛地魔變成凡人。

哈利·波特[编辑]

就在《神秘的魔法石》的開篇之前發生的事件中,當初佛地魔殺害哈利的父母,當他試圖以索命咒謀殺哈利時,咒語因反彈而把佛地魔一小部分的靈魂碎片封印於哈利的體內,這類似於製作分靈體的方式,然而這是無意中製作的。羅琳明確地表示,由於分靈體的咒語並沒有施放,因此哈利從未成為一個真正的「黑暗物體」[30]。無論如何,就像所有分靈體一樣,只要佛地魔的靈魂碎片還留在哈利體內的話,他就會長生不死[45]。然而在《死神的聖物》第34章結束時,佛地魔在接骨木魔杖的幫助下,無意中把他自己的那部分靈魂摧毀了。

當佛地魔的致命殺戮詛咒反彈時,哈利還是個在房間裡的嬰兒。佛地魔的靈魂已被他不斷的謀殺和他從前創造的分靈體所削弱和變得不穩定。在詛咒失敗後,佛地魔的靈魂碎片依附在哈利身上,使哈利變成了分靈體。哈利額頭上閃電狀的疤痕是該次謀殺未遂的直接結果,由此形成的關聯被用作解釋幾個重要的情節點。在整個系列中,哈利能夠洞察佛地魔的精神和情緒狀態,讓讀者能夠竊聽該系列主要敵對者的思想。這種洞察力通常伴隨著哈利額頭上疤痕的疼痛。哈利透過佛地魔繼承了爬說嘴理解及說話的能力。羅琳在一次訪談中還透露,當佛地魔活躍、靠近或感受到強烈的情緒時,哈利的傷疤戒會經常感到疼痛,這實際上是因為其被困的靈魂碎片渴望從哈利的身體離開,並重新回到其主人的靈魂之中[46]

這種嚮往也是佛地魔於禁忌森林中對哈利所施放的索命咒把哈利體內的佛地魔靈魂碎片確實摧毀了的原因之一,但這只會讓哈利的靈魂陷入瀕死的狀態。儘管被接骨木魔杖的殺戮咒擊中,但哈利仍然可以返回自己的身體,因為佛地魔在《火盃的考驗》中利用哈利的血來恢復了其全部力量,也因為接骨木魔杖的真正主人跩哥·馬份被哈利打敗,讓哈利成為了接骨木魔杖的新主人。哈利對用於詛咒的魔杖的擁有權,以及佛地魔與哈利之間類似於分靈體般的相聯,減少了佛地魔的詛咒並保護哈利免於不可逆轉的死亡[47],這就等於佛地魔親手毀了自己的第七個分靈體。

雖然佛地魔確實知道自己跟哈利有著心靈感應般的聯結,然而他從未意識到自己在不經意間把其靈魂的碎片給了哈利。隨著這一切被摧毀,二人之間的聯繫也被打破了,哈利再也感覺不到他的傷疤疼痛。羅琳透露哈利也因此失去了爬說嘴的能力。

在《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中,由於佛地魔與貝拉·雷斯壯的女兒德爾菲(Delphi)的崛起,哈利的傷疤再度開始疼痛起來,他也恢復了理解爬說語的能力,哈利和他的兒子阿不思·賽弗勒斯與他的盟友們把她被擊敗並被送往阿茲卡班[43]。在最後一部電影的尾聲中,哈利額頭上的疤痕經已褪色,變成了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疤痕。

傳說中的魔法文物[编辑]

分類帽[编辑]

在主題公園景點哈利波特與禁忌之旅英语Harry Potter and the Forbidden Journey設於排隊區域的分院帽。

分類帽(The Sorting Hat)是一頂古老而破爛並且會說話的帽子,那是一件用於霍格華茲的智慧人工製品,它利用攝神取念(本質上是讀心術的能力)來決定學生所屬的學院—葛萊芬多赫夫帕夫雷文克勞史萊哲林,每名新生都將會以此分配到他們所屬霍格華茲的各個學院[48]。該帽子酷似一頂破舊的錐形皮革寬邊巫師帽,其褶皺和撕開的位置使它看起來有眼睛和嘴巴。在每個學年開始的開學宴上,該帽子都會戴在每名一年級新生的頭上。該帽子會把其選擇大聲地宣布出來,然後該學生會加入被選定的學院。分類帽會在學生被分類時跟他們交談,並願意在作出決定時考慮學生的偏好,然而有時它不需要這樣做:例如,分類帽在把跩哥·馬份送到史萊哲林學院之前幾乎沒有碰到他的頭;分類帽對於哈利的分配有感十分困難,差點把他送進史萊哲林學院,然後經過他特別明確地要求不要這樣做之後便不作此決定[48],分類帽反而決定把他分配到其父母所屬的學院—葛萊芬多[48]

分類帽最初屬於霍格華茲的四位創始人之一的高錐客·葛來分多(Godric Gryffindor),這四位創始人曾經親自為他們的學院挑選學生,但後來意識到他們死後必須由其他人來擔任,故葛萊芬多把自己的帽子摘下來,並與其他三個創辦者一起為它注入思想和給它施了魔法,來讓它自行挑選[49]。從那時起,分類帽就有了生氣,它就一直被用於評價新生和為新生挑選其所屬的學院。由於年代久遠,它看起來「被磨損和補綴,以及而且非常骯髒」。一千年以來,分類帽被歷任校長代代相傳,在每年的開學宴開始前,它會被放在交誼廳的一張三腳凳(有時是四腳凳)上。在每年對學生進行分類之前,分類帽都會背誦一首新的開場歌曲。這些歌曲偶爾會警告即將到來的危險,例如在《鳳凰會的密令》的那一年。分院帽的歌曲不論在長度和內容上各不相同,但總是包括對每個學院的簡要說明。

此外,分類帽展示了從帽簷下召喚葛萊芬多劍(Sword of Gryffindor)的能力,不論寶劍身在何處,它也可以被所有勇敢的葛來分多學院的人從帽子中把它抽出來,如兩個實例所示:兩次都用於斬殺蛇妖—在《消失的密室》中,它為哈利提供了斬殺蛇妖的劍;在《死神的聖物》中,此劍本來經已被妖精拉環拿走,但後來它為奈威·隆巴頓提供葛萊芬多劍,讓他用於斬殺蛇妖納吉尼。鄧不利多於《消失的密室》中明確指出,只有真正的葛萊芬多傳人才有能力以這種方式把寶劍召喚出來。分類帽於《死神的聖物》中被佛地魔點燃,儘管分類帽看起來並沒有被摧毀,因為奈威能夠立即從當中抽出葛萊芬多劍並將佛地魔的蛇妖娜吉妮斬首。在《死神的聖物》尾聲中,分類帽的生還得到了證實,因為哈利告訴他的小兒子指分類帽會考慮他的喜好。

J·K·羅琳於《Pottermore》上表示:「分類帽因拒絕承認對學生進行分類時犯了錯誤而臭名昭著,在那些場合如史萊哲林學生表現出無私或利他主義的時候;當雷文克勞學生的所有考試不及格時;當赫夫帕夫的學生被證明是懶惰但在學術上具天賦時;及,當葛萊芬多的學生表現出怯懦時,分類帽都會堅定地支持其當初的決定。然而,總體來說,分類帽在其幾個世紀的工作以來幾乎沒有犯過任何判斷錯誤[50]。」

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分類帽是由演員萊斯利·菲利普斯英语Leslie Phillips聲演。

魔法石[编辑]

魔法石。

根據古代煉金術的思想,魔法石(Philosopher's stone)具有傳奇色彩,因為它能夠將所有金屬都鍊成黃金,並且可以提煉出一種長生不老的魔藥,讓飲用者長生不朽。這塊魔法石在《神秘的魔法石》中首次被提及,並由鄧不利多的老朋友尼可·勒梅持有[51]。這塊石頭儘管魔法石在整個系列中多次被引用,然而它只出現在第一本和最後一本小說中。最後在弗拉梅爾的同意下,鄧不利多於第一本小說的尾聲中把它銷毀。

在美國版本中,這塊魔法石被稱為男巫士之石(the sorcerer's stone)。

火盃[编辑]

閒置時的火盃。

火盃(The Goblet of Fire)是由一個木製的高腳杯,當中燃起藍白色的火焰,並且在每屆三巫鬥法大賽開始時使用。它僅用於選擇參賽學校的冠軍代表,三所參賽學校分別為霍格華茲、波巴洞、德姆蘭,鄧不利多形容它為「公正無私的裁判」。三所院校具有參賽資格的學生皆可向火盃把寫有自己姓名的羊皮紙丟進火盃裡,以作三巫鬥法大賽的潛在候選人。

三巫鬥法大賽獎盃。

在火盃使用期間,它被放置在入口大堂,鄧不利多以魔法咒語於火盃旁設立了年齡分界線包圍著,以防止年齡不符規定的未成年學生報名。任何未成年人試圖以老化藥(Ageing Potion)來瞞騙火盃時,他們都會留著長長的白鬍子,就如電影中的衛斯理雙胞胎兄弟那樣。在指定時間內,寫有參與學生姓名的羊皮紙會從火盃中的魔法火焰噴泉中被噴出來,每所學校均會選出一名代表。偽裝成穆迪教授的小巴堤·柯羅奇曾表示,火盃是「一個異常強的魔法物品」,除非有人施展出異常強大的混淆咒(Confundus Charm),否則它很難被蒙蔽。偽裝的穆迪教授以非常強的迷糊咒來瞞過火盃,使哈利·波特成為了三巫鬥法大賽歷史上首位第四名鬥士。

三巫大賽獎盃是授予三巫鬥法大賽冠軍的獎盃,在第三項任務期間放置於迷宮的中心。該獎盃於迷宮的比賽事前被小巴堤·柯羅奇偷偷把它置為港口鑰,因此當哈利·波特與西追·迪哥里同時握住獎盃時,二人立刻被送往小漢果頓的墓地,後來哈利帶著西追的遺體透過握住作為港口鑰的獎盃逃回霍格華茲。

在閒置的時候,火盃會保存於鄧不利多衣櫥內的珍品小盒裡。

葛萊芬多劍[编辑]

葛萊芬多劍。

高錐客·葛萊芬多劍(Godric Gryffindor's Sword)是一把由妖精鑄造的劍[52],劍柄的圓球鑲嵌大紅寶石。它曾經為霍格華茲的中世紀其中一位創始人高錐客·葛萊芬多所有。在《消失的密室》中,哈利從分類帽中把它拔出跟史拉扎·史萊哲林的蛇妖戰鬥並將其殺死[53]。當鄧不利多得知哈利擔心自己並不屬於葛萊芬多學院時,其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如佛地魔一樣懂得爬說語,鄧不利多讓他知道,只有該學院的真正成員才能在他需要的時候把劍召喚出來,以讓他放下心頭大石。這把劍在《死神的聖物》中也發揮了關鍵作用,當它被用來對付蛇妖後,據說它在那裡已經沾滿了蛇妖的毒液,從而「把它吸收從而變得更強大」。它隨後被用作摧毀三件佛地魔的分靈體

由於該寶劍是由妖精鑄造的,故它是堅不可摧的。根據妖精拉環(Griphook)所述,這把劍最初是由妖精萊格納克一世(Ragnuk the First)鑄造,後來被葛萊芬多「偷去」,因為在第七本小說中,貝拉·雷斯壯的金庫被哈利等人突襲時,寶劍從哈利手中滑落,於是寶劍就被拉環奪走了。後來當奈威將它從分類帽中取出並用它把佛地魔的蛇妖娜吉妮斬首,寶劍回到巫師的手中。這表示無論當時寶劍身在何處,當葛萊芬多學院的真正成員需要它時,它便會重新出現於分類帽中。

羅琳經已證實葛萊芬多並沒有從萊格納克一世那裡把劍偷走,並且這種信念只是拉環對巫師的不信任和偏見的一部分[54]。高錐客·葛萊芬多委託妖精萊格納克一世按照他的規格為他把寶劍製作出來。當萊格納克一世製作了這把劍,在他把它呈現給葛萊芬多之後,他發現自己非常喜歡它,後來他告訴妖精指它被偷了,並派僕人替他取回來。葛萊芬多以魔法把妖精打敗但沒有把它們殺掉,並給它們施了魔法讓它們回到萊格納克一世那裡,並說若它再試圖把劍拿起的話,他便會以它來對付它們。萊格納克一世認真對待那威脅,但直到它去世的那一天仍然堅稱該寶劍是從他那裡偷來的[55]

《死神的聖物》中提到葛萊芬多劍理應由賽弗勒斯·石內卜放於貝拉·雷斯壯的金庫內。貝拉·雷斯壯也不知道,該把寶劍只是一件複製品。當哈利、榮恩和妙麗被抓住並被帶到馬份莊園時,她在一名打算保留它的搶奪者附近發現到這把劍。她把他殺了,並把其餘的人趕出房間,然後折磨妙麗以獲取有關這把劍的信息。但在哈利的要求下,拉環撒謊指這把劍是贗品。貝拉·雷斯壯對其金庫可能被闖入的反應使哈利相信分靈體也被放置於其金庫中。

鏡子[编辑]

意若思鏡[编辑]

荷李活環球影城中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內的意若思鏡。

意若思鏡(Mirror of Erised)是哈利·波特於《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霍格華茲的一間廢棄課室裡發現的神秘鏡子,鏡子頂部寫著:「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斯(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當鏡像的文字以正確間隔並重新整理後顯示,它會寫成:「我所展示的不是你的臉,而是你內心的渴望(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就正如「厄里斯(erised)」一詞反向拼寫便是「慾望(desire)」,因此該鏡子就是「慾望之鏡(Mirror of Desire)」。

哈利遇到鏡子後,他從鏡中可以看見他的父母,以及似乎是一群親戚;而榮恩看見自己成為學生會的男生主席,以及手握著學院盃的魁地奇隊長,從而表明他很希望擺脫他兩位非常成功的哥哥,以及其更受歡迎的好友哈利的影子。鄧不利多是小說中為數不多的面向鏡子的角色之一,他表示自己拿著一雙他一直想要的襪子,並告訴哈利指「一個人永遠不會有足夠的襪子」,並感嘆自己在聖誕節連一雙襪子也沒收到,因為人們會堅持給他送書(然而第七部小說說明了鄧不利多並沒有說出真話,因考慮到鄧不利多的經歷,他可能很希望看到他的家庭能夠再度團聚,而羊毛襪子在英國文學中寓意著親情,因此他所說的也並非全是假話,而是說明他表面上擁有桃李滿門、受人尊敬的風光,但卻永遠無法重獲失去了的親情,包括仍然在世的弟弟阿波佛在內)[56]。然而哈利懷疑這不是真的,因為在《死神的聖物》中暗示他真正看到的是他的整個家庭都還活著,再次幸福快樂地聚在一起,就像哈利一樣[57]

鄧不利多曾告誡哈利,指這塊鏡子本身既不提供知識,也不提供真相,它只能展示人們心中最深切渴望,人們在它前方被他們所看見的影像迷住而浪費了他們的生命,唯一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才能把意若思鏡作為一般的鏡子使用。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意若思鏡被鄧不利多用於給予魔法石的最後保護。他把魔法石藏於鏡子裡,他知道只有找到但不會利用魔法石的人才能得到它。否則,任何人若看見自己製作長生不老藥或將事物點石成金之類畫面的話,便永遠無法得到它。

意若思鏡於霍格華茲大戰後會發生甚麼事就不得而知了。

雙面镜[编辑]

雙面鏡(Two-way mirrors),天狼星·布萊克於《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哈利於古里某街的大宅度過他的聖誕假期後,哈利收到來自天狼星·布萊克以包裹寄來的鏡子。那塊鏡子是布萊克跟哈利的爸爸詹姆·波特被單獨拘留時用於互相交流的一面鏡子,它是一組雙向鏡子,透過握住其中一面並說出另一面擁有者的名字來把它們啟動,使其樣子出現於來電者的鏡子上,反之亦然。起初,哈利選擇不打開包裹,他最初以為是能讓天狼星離開古里某街而拒絕拆封(所以後來哈利才會兩次冒險從沒被監視的火爐試圖聯絡天狼星),直到天狼星·布萊克死後才打開包裹,那時他才發現到該塊鏡子,然而那時它已不能再起作用。因為墜入死亡拱門的天狼星並沒有帶著鏡子,失落的哈利於是把自己那面鏡子砸成碎片。

雙面鏡第二次出現於《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當蒙當葛·弗列契於古里某街的大宅把它掠奪,並將天狼星的鏡子賣給阿波佛·鄧不利多,阿波佛·鄧不利多利用它在《死神的聖物》中看顧哈利。當哈利絕望地向魔法鏡子的碎片(在他的行李箱底部破裂)尋求幫助時,一顆屬於阿波佛的明亮藍眼睛(哈利曾誤認為那是阿不思·鄧不利多的眼睛)出現了,他派遣多比前去馬份莊園協助哈利等人脫險並逃至貝殼居

玩笑用品[编辑]

衛斯理兄弟的惡作劇物品[编辑]

衛氏巫師法寶店的惡作劇商品由店主弗雷和喬治·衛斯理共同設計及製作,他們往往在自己和其他霍格華茲學生身上測試他們的新作品。

  • 金絲雀奶油(Canary Cream)
它會讓食用者短暫地變成一隻大金絲雀。當效果消失時,食用者會脫毛並在一會兒後復原。
  • 诱饵炸弹(Decoy Detonator)
黑色喇叭狀模樣古怪的物體。若希望聲東擊西的話,只要偷偷丟一個,它便會逃去無蹤,還會發出很大的聲響。曾於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裡出現。
  • 可食用黑魔標記(Edible Dark Mark)
由弗雷和喬治·衛斯理設計以黑魔標記製作的一種糖果,吃下去會生病。曾於《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出現。
  • 伸縮耳(Extendable Ears)
它是一根肉色的長繩子連著一個耳朵,其一端伸進用戶的耳朵中,另一端置於遠離對話或聲音的位置用作竊聽。這就像聽音裝置一樣,用戶能夠就像距離聲源更近般聽到聲音。弗雷與喬治在《鳳凰會的密令》中首作介紹,當他們利用伸縮耳偷聽鳳凰會的會議,直到其中一個被妙麗的貓—歪腿(Crookshanks)摧毀並吃掉。
  • 十秒消除脓疱特效灵(Guaranteed Ten-Second Pimple Vanisher)
它能出色地對付從痘子到黑頭的一切粉刺。曾於《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出現。
  • 無頭帽(Headless Hat)
無頭帽能創造了一個有限的隱形領域,能夠覆蓋了佩戴者的頭部,戴上一秒後便能使其頭部跟帽子一同隱形。藉由某種隱形咒擴大隱形範圍,但功效似乎不會持續太久。當摘下帽子或是待咒語失效之後便會恢復正常。其對應物是能使小魔法或咒語轉向的防咒帽(Shield Hat),穿戴者若被咒語攻擊時會自動施展屏障咒將其彈開,但只限於較無強大殺傷力的咒語。儘管弗雷和喬治把它設計成一種惡作劇道具,但魔法部官員對其實用價值具深刻印象,並訂購500個以保護一眾正氣師(Auror)。隨著屏障帽的成功,衛斯理兄弟也有開發及出售防咒斗篷(Shield Cloaks)及防咒手套(Shield Gloves)等產品。
  • 愛情魔藥(Love potion)
這依賴於那個男孩的體重,還有使用者(女孩)的吸引力。愛情魔藥非常受女生歡迎,據說藥效最長的一次可以持續24小時。曾於第六集出現。
  • 麻瓜魔術道具(Muggle Magic)
例如麻瓜日常接觸得到的東西,如撲克牌等物品。
  • 專利白日夢咒(Patented Daydream Charms)
這些套件能讓使用者進入他們所想像的現實中30分鐘的白日夢,並且可以輕鬆進行個人定制以適應任何課程。
  • 便携式沼泽(Portable Swamp)
顧名思義,那是逼真的彈出式沼澤,那是由類似臭樹汁的物質形成的沼澤。在恩不里居被任命為校長之後,其首次出現於鳳凰會。弗雷與喬治在霍格華茲的走廊裡放了一個,部分原因是為了分散恩不里居的注意力,以便哈利可以使用她的壁爐,另外部分是為了引起普遍的混亂。它們似乎很難被移除:恩不里居無法把它移除,並迫使飛七先生把學生踢過去,而弗立維教授在小說的後期幾乎消失了(由於二人此時已離開了霍格華茲,於是他原封不動的把一小塊留下來以向弗雷和喬治致敬)。
  • 迷你毛毛球(Pygmy Puffs)
牠是一種會滾來滾去、發出細細尖叫的超可愛絨毛圓球,是「衛氏巫師法寶店」裡的新貨,連金妮都忍不住養了一隻。其名稱是有圓圓粉粉矮小東西的意思,就如泡芙或是粉撲那般。
  • 摸魚點心盒(Skiving Snackboxes)
    • 一種是旨在讓使用者暫時生病以跳過或逃課的糖果。每種零食盒都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如嘔吐、昏厥或流鼻血。有些甜食的一端會引起疾病,而另一端則在隨後治癒疾病如吐吐糖。點心盒可讓食用者藉機離開課室到去醫院廂房,或者到處摸魚。
    • 糖果盒內的糖果如:
      • 噴血泡泡豆(Blood Blisterpod)
      • 昏幻糖(Fainting Fancy):食用者有如被一枝巨大的隠形木棍敲中,吐出長長的舌頭,並在幾秒內昏倒。
      • 發燒軟糖(Fever Fudge):食用者會發高熱,其副作用是在尷尬的地方長膿包。
      • 鼻血牛軋糖(Nosebleed Nougat):食用者會狂噴鼻血。
      • 吐吐糖(Puking Pastilles):有兩端,吃了橘色的那一端會嘔吐,吃了紫色的一端會止嘔。
      • 肥舌太妃糖(Ton-Tongue Toffee):食用者的舌頭會被不斷伸長及腫脹,瞬間增長到驚人的大,正如《火盃的考驗》中所述那樣,當弗雷「不小心」於哈利的表哥達力面前丟了一些,達力吃掉了他們「忘記」取回的一顆。
  • 戏法魔杖(Trick Wand)
它是最便宜的魔法假魔杖,當有人試圖使用它們時,該魔杖一揮便會變成一個愚蠢的東西(如橡膠雞、錫鸚鵡或一條褲子等)。最昂貴的種類則會出其不意地拍打那些不警覺的使用者的頭部和頸部。
  • 便秘仁(U-No-Poo)
它會導致食用者便秘,或者正如弗雷德和喬治所說:「便秘的感覺正在席捲全國。」其名字取自「不能說出名字的人(You-Know-Who)」,通常用來指代佛地魔。
  • 韦斯莱嗖嗖—砰烟火(Weasleys' Wildfire Whiz-bangs)
一種具有過於壯觀和顯著效果的魔法煙花,在小說中,它們被設計成不會產生任何可能有害的熱量、火光或噪音的煙火。魔法煙火有基本型和豪華型兩種,並可變成五顏六色的火龍或火箭等。若利用消失咒對付它,其煙火效果會增加一倍;若以昏擊咒對付的話則會引致大爆炸。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衛斯理兄弟利用煙火幻化成一條巨大的火龍追趕著桃樂絲·恩不里居,對校園造成極大的混亂,並且讓恩不里居狼狽不堪,最後讓她渾身被煙灰覆蓋。

還有一些惡作劇商品是由衛斯理兄弟從別處進口的,例如:

  • 秘鲁隐身烟雾弹(Peru Instant Darkness Powder)
祕魯進口。撒一把後會使四周陷入漆黑之中,不能被魔杖的光或任何魔法手段穿透,然而此效果會在幾分鐘內消失,故用作快速脫身非常方便。跩哥·馬份於《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以它作為掩護,以避開鄧不利多軍隊的成員;在同一電影中,它也被哈利用於霍格華茲特快列車上,用作躲藏於跩哥·馬份桌子上方的行李空間;還有被馬份利用作為帶領從消失櫥櫃來到霍格華茲的食死人離開萬應室,以成功避開在門口看守的榮恩、金妮和奈威並登上塔頂。

佐科笑话店[编辑]

  • 佐科笑话店(Zonko's Joke Shop)
該店是霍格華茲學生於霍格莫德村之旅中最喜歡購物的地方。它帶有「笑話和把戲,甚至可以實現弗雷德和喬治最瘋狂的夢想」。此類產品包括:打嗝糖果(Hiccough Sweets)、青蛙產卵肥皂(Frog Spawn Soap)和咬鼻子的茶杯(Nose-Biting Teacups)。在哈利六年級的時候,弗雷與喬治試圖買下這個地方來擴大他們於在活米村商店的版圖,但由於霍格華茲大戰的黑暗時代即將來臨,他們否決了這個計劃。

其他[编辑]

其他惡作劇物品包括打嗝粉末(Belch ​Powder)[58]、爆炸後產生一團糟極度難聞氣味的粪弹(Dungbombs)和,被拋出後反覆擊中目標的永不停息的迴旋鏢(Ever-Bashing Boomerangs)。

尖牙飛盤(Fanged Frisbees)實際上是帶有尖牙的普通飛盤,鄧不利多校長於《火盃的考驗》的開學演講中首次提及到它是作為飛七先生最新的受限物品之一。然而,當榮恩於葛萊芬多公共休息室把它轉了一圈,使它們於《混血王子的背叛》中首次出現,它以自己的想法改變了飛行方向,並且從掛毯上咬了一口。

更多物品包括使用時會大聲尖叫的尖叫搖搖(Screaming Yo-Yos),以及用來分散級長和老師的注意力並散發出最難聞氣味的臭弹(Stink Pellets)[58]

由於使用上述物品具有受傷的可能性,故此大部分這些物品於霍格華茲是被禁止使用的。

儲存容器[编辑]

赫敏的手提袋[编辑]

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赫敏對她的珠繡手袋施展了無痕伸展咒,在不影響其物理尺寸的情況下顯著地擴大了手提袋的內部容量。此外,放置於其手提袋中的物體質量也會被抵消,使手提袋易於攜帶。與此類似的手袋也曾出現於小說內容中,例如《魔域奇遇》中的「持有之袋(bag of holding)」,或許多其他遊戲中的「魔法小背包(magic satchel)」,以及菲力貓的「一袋絕技(bag of tricks)」。《歡樂滿人間》的瑪莉似乎也有類似用途的手提袋。

電影中,當哈利等三人穿越英國尋找分靈體時,赫敏利用它來攜帶他們所需要的一切物品。

变形蜥蜴皮袋[编辑]

变形蜥蜴皮袋(Mokeskin pouch)是一種只能由擁有者操作的拉繩袋。哈利從海格那裡收到一個作為他17歲的生日禮物,他利用作為存放一些具有個人意義的物品,例如他的金探子、其折斷了的魔杖、假的小金匣、天狼星的雙面鏡碎片,還有劫盜地圖。

穆迪的魔法行李箱[编辑]

穆敵的魔法行李箱

阿拉特·穆敵擁有一個奇怪的魔法行李箱,在它上面有七把鎖,而每把鎖能打開藏著不同種類物品的箱子。但最值得注意的是,第七個隔間大約有10英尺(3米)深,這可能是由於使用了無痕伸展咒,小巴蒂·柯羅奇把真正的穆迪囚禁於這裡。

該魔法行李箱內的其他隔間包含了咒語的書籍、黑暗探測器和穆迪的隱形斗篷。

冥想盆[编辑]

沉思石盆。

冥想盆(Pensieve)是一個用於回顧記憶的石盆,它設於霍格華茲內的鄧不利多校長辦公室和石內卜的辦公室。它的上方雕刻著神秘的符文所覆蓋,當中包含著物理形式既不是氣體又非液體的記憶。女巫或巫師可以提取自己或別人的記憶,把它們存儲在儲思盆之中以供日後查看,尤其當大量訊息充斥大腦而變得混亂時,它還可以緩解思緒的壓力。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儲思盆查閱別人的記憶,而湯姆·瑞斗的日記也可能有類似裝置。這也能夠讓查閱者完全沉浸在已儲存的記憶當中,這就像現實中虛擬實境的魔法形式。

這個裝置的使用者會從第三人稱的角度來查閱記憶,提供對所保存事件的近乎全知的視角,有一點像在看電影。進入儲思盆裡的人必須跟隨著主角(提供記憶的人的分身),而進入儲思盆的人可以看見主角遺忘了,或是不留意的東西。

J.K.羅琳證實即使過去事件發生時人們並沒有注意到或是記起它們,儲思盆中的記憶可以讓人們查閱事情發生的細節,並表示「這就是儲思盆的魔力,它能讓事物活了過來」[59]。儲思盆中所包含的記憶具有銀線的外觀。記憶會因年齡漸長而退化,或者被大量操縱或篡改以改變視角(如史拉轟教授的),這可能會看起來變得厚實和果凍狀,並提供模糊的視覺效果。能夠觀看的記憶並不僅限於人類,因為家庭小精靈霍基也提供了記憶給鄧不利多。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鄧不利多辦公室中的儲思盆符合了小說中的描述。然而在第六和第八部電影中,它看起來像是一個懸浮在半空的淺金屬盤,裡面裝滿了類似水銀的液體。儲思盆最後一次出現於《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哈利從石盆中取出儲思盆,以便他利用它來揭開石內卜過去記憶所知的真相。

由《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都可以看出有部分時間哈利會使用冥想盆,其中兩集先後和石內卜、鄧不利多一起使用。

運輸工具[编辑]

亞瑟·衛斯理的飛天汽車[编辑]

電影中衞斯理一家的汽車。

在小說中魔法世界的設定,汽車都是比較古典的,但擁有麻瓜汽車做不到的功能,如內裡空間比外觀大,以及能夠輕鬆滑過水溝等。亞瑟·衛斯理就擁有一輛讓他著迷的飛天汽車,那是1960年的福特安格利亞105E英语Ford Anglia,該輛車可以飛行也可變得隱形。儘管它以前沒有具魔法的內部尺寸(無痕伸展咒)和其他功能,但它仍足以接載著衞斯理一家。

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這輛車被弗雷、喬治和榮恩借來用作從德思禮家營救哈利。及後由於通往9 34月台的大門被家庭小精靈多比封鎖後,榮恩和哈利把車子偷去以往返霍格華茲。當他們到達學校後,車子降落並撞上渾拚柳後,車子把哈利、榮恩和他們的行李彈出後,它無視著榮恩要求它回來的請求便一直衝進禁忌森林。後來,由於有七個麻瓜看見該輛汽車飛越倫敦市中心和英國鄉郊地區,以致亞瑟·衛斯理很快便要面臨魔法部的調查,並被迫支付巨額罰款。

當哈利與榮恩到禁忌森林拜訪阿辣哥和牠的蜘蛛子孫時,該輛汽車再次出現:巨蛛群試圖吞噬哈利和榮恩時,車子攻擊蜘蛛群,並將男孩們帶到安全的地方。二人靠著這部汽車逃脫,儘管車子救了榮恩和哈利,然而它並沒有回到衛斯理家,而是重新進入森林並獨自留在那裡。該車子目前的狀況未公開;榮恩評論指,該輛具魔法的汽車經已變得很「狂野」,因此可以像野生動物一樣自主活動。根據榮恩的說法,這輛汽車不需要燃料,它可以一直行駛有至被摧毀為止。正常情況下,它仍然在禁忌森林中漫遊,等待著衛斯理一家再次需要使用它。

電影中出現的福特安格利亞105E英语Ford Anglia其中一輛汽車。

電影中所使用的1962年福特安格利亞汽車被飾演榮恩·衛斯理魯拔·格連特收購,而它目前在博利厄國家汽車博物館英语National Motor Museum, Beaulieu內展出[60]。在拍攝飛天汽車撞向渾拚柳的場景中,共有14輛福特安格利亞汽車被撞毀。處於野生狀態下飛天汽車的複製品可於冒險島樂園的「龍之挑戰英语Dragon Challenge」雲霄飛車的排隊隊列中看到。偶爾,當其運動探測器感應得到遊客站在它前方或從它身邊走過時,它會閃爍它的前燈和鳴笛示意。

飛天掃帚[编辑]

在《華納兄弟倫敦工作室之旅:哈利波特的製作》中所展示的飛行掃帚。

飛天掃帚(Broomsticks),是魔法世界中用於各個年齡段的巫師和女巫的交通工具,也被用於參與魔法世界的運動比賽魁地奇(Quiddich)。這種具有魔法並且可以飛行的掃帚,是巫師和女巫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它具有一套完整的歷史,就像真實生活中的汽車一樣。它們的用途類似於飛毯,儘管後者被英國魔法部禁止。然而,即使使用了減震咒(Cushioning Charm),它們對於長途旅程的應用也會讓使用者感到不舒適,因此許多女巫或巫師更喜歡在這些旅程中使用其他方式的交通工具。

掃帚在魔法世界中被視為一種主要的消費品,當中有許多製造商和型號的掃帚以供選擇,包括狂風(Cleansweep)和彗星(Comets),它們於功能上各不相同。這些產品的範圍從距離地面飛行僅幾英尺的幼兒玩具掃帚,以至昂貴的高性能型號,再到可容納多人並在座位區下方設有行李箱的家庭式掃帚也應有盡有。

作為霍格華茲的一年級學生,原則上是不能擁有掃帚的,不過哈利·波特卻獲得通融,讓他可以參與所屬學院的魁地奇球隊。由於哈利·波特參與魁地奇的關係,其飛天掃帚從光輪2000(Nimbus 2000)及至後來的火閃電(Firebolt),於小說系列中最為突出。其首支飛天掃帚—光輪2000是在鄧不利多的特別同意下,透過選擇了他為葛萊分多搜捕手的麥教授贈送給他的[61]。在魁地奇比賽期間,哈利的掃帚被渾拚柳摧毀後,他的教父天狼星·布萊克送他火閃電作為聖誕禮物[62]。火閃電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快的掃帚,超越了之前的記錄保持者—光輪2001(Nimbus 2001),跩哥·馬份也擁有此型號,其父親魯休思·馬份作為禮物送給整個史萊哲林隊以賄賂讓其兒子作為他們的搜捕手。火閃電的價格如此之高,只能應要求提供[63]

哈利波特中的掃帚系列:

  • 流星號(Shooting Star) — 非常老舊的型號,被許多人稱之為「古董」,是霍格華茲飛行課用的制式掃帚。
  • 銀箭號(Silver Arrow) — 一款已經停產的老式掃帚,據霍格華茲的飛行教練胡奇夫人所言性能相當不錯,堪稱老式掃帚裡的火閃電。
  • 橡木柄'79(Oakshaft 79)— 由掃帚製造師艾利斯·葛林史東於1879年製造的,外型極為優美,配有橡木做的粗實把柄,專門為長途旅行設計,能夠抵禦強風。但由於過於笨重,漸漸不被重視靈巧性的人使用。此飛天掃帚於《穿越歷史的魁地奇》中提到。
  • 光輪系列(Nimbus)— 該品牌成立於1967年,哈利·波特使用的第一枝掃帚就是該系列的光輪2000;在哈利二年級以後,史萊哲林的魁地奇球隊是使用的是光輪2001系列。
  • 火閃電系列(Firebolt)— 只有火閃電,以及於2007年推出的至尊火閃電(Firebolt Supreme),哈利於第三集之後使用火閃電。該系列同時也是第四集魁地奇世界盃的標準比賽專用掃帚[64]
  • 彗星(Comet)系列 — 榮恩·衞斯理在第五集以前使用的掃帚是其中的彗星260號(Comet 260)。馬份家的掃帚是彗星120號(Comet 120)。
  • 横扫(Cleansweep)系列 — 1926年由歐樂頓三兄弟成立品牌。衞斯理的雙胞胎兄弟,以及《阿茲卡班的逃犯》中的雷文克勞代表隊使用横扫7(Cleansweep 7)的系列,榮恩在第五集當上級長後也改用此系列的横扫11(Cleansweep 11)。

呼嚕粉[编辑]

呼嚕粉(Floo Powder)是一種閃閃發光的粉末,巫師及女巫可以利用綠色的呼嚕粉來出遊和通過壁爐來進行交流。它是由伊格納蒂亞·懷爾德史密斯(Ignatia Wildsmith)(1227-1320)發明,並以煙道命名,那是從壁爐通向煙囪並允許熱氣體逸出的通道。

呼嚕粉可用於任何連接到任何呼嚕網(Floo Network)的壁爐,若要從一個運輸點到另一個,使用者必須首先站在壁爐前燃點出發點的火,然後將一把呼嚕粉扔進火焰中使之變成翠綠色,及後走進壁爐並以清晰而有目的之聲音說明預定的目的地名稱便可以了;或者,使用者先向壁爐中投入呼嚕粉(有沒有點燃都可以)再走進去,這好像是一個點對點的城市軌道交通系統,但使用者必須經過噁心的旋轉過程才能到達目的地。

此外,呼嚕粉也可用於通訊,巫師或女巫可以跪在壁爐前,並把身體任何一個部份伸入呼嚕粉的火焰中(例如頭及臉部),這樣呼嚕粉的火焰就會出現在目標壁爐之中,這樣就可以讓巫師或女巫不用全身到達目的地也能自由跟別人進行交談。眾所周知,其他身體部位也可透過呼嚕粉傳輸,天狼星布萊克第二次透過呼嚕網跟哈利交談時幾乎被恩不里居抓住。語音也可以通過呼嚕網傳輸,就如石內卜於《阿茲卡班的逃犯》中看到的那樣,他在審問哈利關於劫盜地圖的事情時透過其辦公室的壁爐召喚路平。

在《哈利·波特与密室》,衛斯理一家利用呼嚕粉來到斜角巷,然而哈利卻由於在呼嚕粉的煙霧和灰燼中咳嗽,他並沒有清楚地說出地點,結果被送到夜行巷波金與伯克氏商店;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亞瑟·衛斯理利用他在魔法部的職位把德思禮一家的壁爐暫時連接到呼嚕網,但他並不知道那壁爐已被封鎖了;在同一小說中,天狼星·布萊克也通過該網絡跟哈利聯絡;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哈利使用葛萊分多的壁爐來跟天狼星通訊,後來由於恩不里居開始監視著進出霍格華茲的所有「呼嚕網」(除了其辦公室的壁爐外),故他被迫使用恩不里居的那個。

呼嚕網由魔法部控制,該部門在其總部還有700多個壁爐,以便官員和工人可以直接上下班,而毋需乘坐掃帚港口鑰般喧囂—或不得不好像於《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所描繪的那樣,承受著通過公共廁所內的馬桶來把自己沖下去的恥辱。

根據《Pottermore》的說法,英國唯一獲得呼嚕粉許可的生產商是一家總部位於斜角巷的公司飛路嘭(Floo-Pow),過去從未有過呼嚕粉短缺的報導,也沒有人知道任何製造它的人。其價格在100年來一直保持不變:一勺為兩枚西可(Sickle)[65]

飛毯[编辑]

飛毯(Flying carpets)是一種具有魔法飛行能力的地毯,通常它是一個厚厚的毯子,通常是中東地區製造的。對於飛天掃帚,其優勢在於它可以乘坐多人,而且舒適程度顯然比騎掃帚為高。它曾經是英國魔法界公認的旅行方式。儘管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以亞洲為主)仍然是合法使用的,但由於它被被定義為麻瓜製品而被禁用魔咒物品登記處(the Registry of Proscribed Charmable Objects)禁止使用[66],因此在歐洲(至少在英格蘭)中,在地毯上施咒或用作飛行是違反英國巫師法的[67]。由於衛斯理先生濫用麻瓜文物辦公室的職位,他積極參與了這項立法的制定。據透露,該禁令是相對最近的,不僅是因為衛斯理先生的參與,也是因為巴堤·柯羅奇的祖父於飛毯被禁前擁有並操作著一張具12座位的阿克明斯特花毯(Axminster),他曾在《火盃的考驗》提及過此事。

霍格華茲特快列車[编辑]

霍格華茲特快列車(The Hogwarts Express)是《哈利波特》小說及電影中的一輛魔法列車,這輛列車於霍格華茲的每個學期開始和結束時接送學生往返倫敦及霍格華茲,還會接送有意回家度過聖誕假期的學生往返。該列車路線的起點站設於倫敦王十字車站穿越的9號及10號月台之間的魔法牆壁以進入9月台,其終點位於活米村車站。列車上隨時都有女巫推著餐車為學生供應購買餐點及糖果小吃。

騎士巴士[编辑]

在《阿茲卡班的逃犯》中所看見的騎士巴士,現存放於華納兄弟利維斯登工作室

騎士巴士(The Knight Bus)是一輛行駛於麻瓜及魔法世界的紫色三層公共汽車,其車前的擋風玻璃上印著一排「騎士巴士」的金色字樣,用於為女巫與巫師們提供緊急的交通工具,然而麻瓜是看不到的,但如果發生意外還是會察覺到的。無論任何想要乘坐巴士的人在一天中的哪裡時間或身在何處,他們可以伸出其拿著魔杖的手來迎接它,只要舉起魔杖車子便會停下來,車子會把乘客送到陸地上他們想要到的任何地方。騎士巴士比乘坐飛天掃帚更快,但不如近乎瞬時的呼嚕粉和現形術(Apparating)那樣快。對於喜歡使用騎士巴士或無法通過其他方式外遊的女巫和巫師來說,它是一種便捷的公共交通工具。

電影中的騎士公車。

該巴士首次出現於《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當時哈利在無意中伸出其揮動魔杖的手臂以阻止自己摔倒時便迎接了它。乘客似乎被來自英國各地的巴士接走了,並將他們帶到各自選擇的目的地,而它似乎沒有固定的路線。它會在麻瓜完全看不見的街道上疾馳而過,並導致其他物體在短途中躲避它(而不是相反)。它是按距離收費—哈利從小惠因區破釜酒吧需要支付11枚西可(Sickle)。巴士上備有熱水瓶、牙刷和熱巧克力等便利設施供乘客使用,使用需要支付少量額外費用[68]。對於更長途的距離,騎士巴士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和顛簸,它會立即瞬間躍起100英里(160公里)。巴士的內部會根據一天中的時間而作出變化,日間有座位,晚間有床位。根據榮恩和哈利的說法,那裡非常的不舒適。騎士巴士唯一提到其旅程限制的是它無法於水中航行。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那是哈利跟他的朋友們最後一次乘坐騎士巴士。

騎士巴士的車長是史坦·桑派(Stan Shunpike),而其司機為厄尼·爾蘭(Ernie Prang)。在第三集電影中,厄尼伴隨著一個由連尼·亨利配音的會說話縮頭術腦袋在一起。正如《Pottermore》所透露的那樣,騎士巴士於1865年首次投入服務,作為一種讓未成年或體弱的巫師謹慎地運送到某個地方的方式。這個想法是由時任魔法部部長杜格爾德·麥克菲爾(Dugald McPhail)提出,他在許多其他想法例如帶邊車的飛天掃帚被否決後,他從當時相對較新的巴士服務中汲取靈感,從而設計出來[69]

在電影改編中所看到的騎士巴士實物是由倫敦AEC Regent III RT英语AEC Regent III RT巴士通過嫁接頂層甲板到另一輛RT巴士的頂部而建造的,該兩款巴士最初都是為倫敦運輸而建造;「RT」是標準的倫敦柴油動力雙層巴士,從1939年至1950年代中期生產了約4,000輛(並在1979年之前用於日常服務)。其實際上使用的是型號RT3882的巴士(其註冊型號為LLU681),額外的頂層甲板前身為RT2240(其註冊型號為KGU169)。此外,它還使用了RT4497(OLD717)的零件[70]

騎士巴士的複製品座落於佛羅里達環球影城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的倫敦門面前方,作為一個小型觀眾互動節目的舞台,當中有個跟史坦·桑派長得一模一樣與縮頭術腦袋在一起的裝置。

港口鑰[编辑]

港口鑰(Portkey)是亞瑟·衛斯理於《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首次介紹的,它是現形術(Apparation)的替代品,但也可用於同時運送一群人,若進行跨洲旅程時會比現影術來得更加穩定,不過轉移過程類似呼嚕網,也是有著讓人狼狽不堪的過程。它是由製造港口鑰的咒語「港口現(Portus)」來建立,它可以設置為將任何接觸到它的人傳送至指定的位置,或者在預定時間啟動並將其自身和任何接觸到其設定地點的人傳送至指定目的地[71]。它可以是設置為單程、一次性使用或運送持有者往返特定地點而建;此外,它也可以設置為在特定時間啟動或自動運送首個接觸到它的人。一般來說,港口鑰的建立受到魔法部透過魔法運輸港口鑰辦公室的高度限制和控制,設立港口鑰必須向魔法部登記。康尼留斯·夫子反對鄧不利多自發地創造一個,他指鄧不利多並沒有得到授權;在小說中第三章的某個地方,路平說:「…設置一個未經授權的港口鑰比我們的生命更有價值[72]。」由於創建港口鑰的咒語極為簡單,故它常常遭到濫用。

任何物品都可以用作港口鑰。作為防止毫無戒心的麻瓜撿起並啟動它們的安全措施,巫師們於使用時被建議使用老舊及毫無價值的物品[73]。《哈利波特》系列中所使用港口鑰的物品包括一個足球和一個舊的惠靈頓(靴子)。當咒語被施在一個物體上,它就會發出藍光並輕輕振動;當它安頓下來後就變成了港口鑰。當港口鑰被啟動時,使用者會感受到一個鉤子從他們的肚臍後方猛拉的感覺。其腳下的地板會消失,離開他們最後的位置,然後他們會在色彩和聲音的旋風中向前飛行,最後突然出現在他們的目的地[71]。若經過足夠練習的話,可以實現優雅的落地:在第四輯電影中,魁地奇世界盃的港口鑰之旅後,衛斯理先生、西追·迪哥里及阿莫斯·迪哥里(Amos Diggory)能夠以雙腳落地,而包括哈利般經驗不足的青少年則倒在地上。

港口鑰於《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有著重要的角色。在「三巫鬥法大賽」結束時,該大賽的獎盃獲透露被小巴提·柯羅奇變成了港口鑰,把哈利及西追送往墓地,西追在那裡被殺,使佛地魔恢復其身體形態。最後哈利於其父母靈魂的提示下,利用港口鑰帶著西追的屍體逃回霍格華茲。

天狼星·布萊克的魔法摩托車[编辑]

天狼星・布萊克的摩托車。

天狼星·布萊克擁有一輛飛行摩托車,他在哈利父母去世的那天晚上把它借給了海格。在第一部小說中,當海格把嬰兒時期的哈利送到水蠟樹街4號時,該摩托車首次出現,然後海格於最後一部小說中利用它把哈利送往安全屋時再次出現。在《死神的聖物》中,衛斯理先生對摩托車進行了各種修改,讓它產生一面從排氣管噴出的磚牆或一張網,並能從排氣管中射出龍的火焰,促使摩托車突然加速。海格和哈利在被佛地魔追趕時使用龍火的功能發揮了很好的作用。然而,衛斯理先生確實警告指他並不確定其安全性,故他們應該只在緊急情況下使用它。他這麼說是對的,因為摩托車的邊車會在突然加速後不受到海格魔法的影響而脫落。

當海格和哈利在車上時,這輛摩托車撞進了泰迪·東施(Ted Tonks)與美黛·東施(Andromeda Tonks)花園池塘,導致嚴重損壞了。衛斯理先生偷偷告訴哈利,他計劃於「有空」的時候把摩托車放回原處,這意味著當衛斯理太太分心或忘記這件事的時候。他把摩托車藏於雞舍裡並設法修復它,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尾聲和結束之間把它交給了哈利。該輛摩托車至今仍為哈利擁有,但他不會使用它。

時光器[编辑]

時光器。

时间转换器(Time-Turner)可用於短暫的時光旅行妙麗·格蘭傑於《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的學期開始時獲麥教授借出時光器,好讓她能同時參與所有她希望修讀科目的課堂(因為有些學科會在同一時間上課)[16]。妙麗奉命對所有人保密,包括她的好友哈利和榮恩,儘管二人確實留意到她的日程安排具可疑的不可能,以及有幾次奇怪的失蹤並重新出現。在小說的結尾,為了利用時光器來拯救天狼星·布萊克以及鷹馬巴嘴,妙麗最終也讓哈利和榮恩得知這個秘密。由於她感受到課業帶來了沉重的壓力,妙麗終在小說的結尾把它還給麥教授。然而,在電影版本中,只有麥教授、鄧不利多校長和哈利得知她擁有時光器,因為榮恩親眼目睹哈利及妙麗於醫務室裡一再穿越時空,但後來於電影快要結束時又看到他們站在一起。

如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所述,魔法部保存了大量的時光器;然而,在該小說所描述的事件中,妙麗提到與食死人於魔法部大戰時,魔法部內的一個裝有時光器的玻璃櫃子被摧毀,裡面的時光器存貨全數被摔毀了。由於它們具影響時間的特性,該玻璃櫃子後來被看到反覆跌下、粉碎和自我修復。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妙麗引用了《預言家日報》的一篇文章,該文章稱「魔法部內時光器的全數庫存」於那次事件中被摧毀了。該系列小說並沒有討論除了魔法部以外,還有誰可能有著時光器的擁有權。若時光器落入錯誤的人之手是非常危險的事,因為據說許多巫師在面對未來並意外地把未來的自己殺死,從而步向死亡,所以魔法部非常小心地發出該裝置。

魔法部曾經有個作為緘默人的女巫艾蘿·敏塔布(Eloise Mintumble)於1402年因利用時光器而被困5天,其身體於回到現實時其年齡增加了五個世紀,並且受到無可挽回的傷害,最終死於聖蒙果魔法傷病醫院。此事還導致至少25名她在過去曾遇到之人的後代從此現世憑空消失,變成「從未出生」[74]。除此之外,由於過去的時間受到了干擾,以致她重新出現之後的那個周二時間度過了2.5天,而周四卻是短暫的四小時。從此魔法部對時光旅行設置了嚴格的限制[75]

妙麗的時光器類似於項鍊上的金色沙漏墜飾;目前尚未清楚它們是否全部都是這樣。使用者需要扭動沙漏墜飾,扭動的次數跟所需的回程時數相對應[76]

時光器於《被詛咒的孩子》中是個重要的裝置,據透露一項稱為郭魯克定律(Croaker's Law)的原理,其原則是限制所有合法的時光器最多回到五個小時前的過去(任何更長的時間都會產生連鎖反應,損害時光旅行者或時間本身),儘管盛傳指跩哥·馬份的兒子天蠍·馬份(Scorpius Malfoy)是佛地魔的兒子,而天蠍·馬份的母親利用它讓此事成為可能。魔法部從一名黑魔法巫師手中沒收了一個能夠穿越多年的非法時光器(儘管官方消息仍然說所有時光器都被摧毀了),後來它被阿不思·波特和天蠍·馬份打算回到過去以阻止西追·迪戈里的死亡而把它偷去。不幸的是,他們很快便發現該時光器是個廉價製造的原型版本,結果只帶他們回去五分鐘便強行把二人送回了現在。在意外地創造(後來撤銷)了佛地魔的倖存並接管世界的另一個現實之後,阿不思和天蠍決心摧毀該時光器,但二人被故事中的反派人物強迫進入另一次時光旅行,並在該時光器被摧毀時被困在過去。回到現在,跩哥·馬份透露他擁有一個不受郭魯克定律或五分鐘缺陷約束的專業製作時光器,然而由於擔心它會讓人一直相信圍繞著他兒子的謠言,而且他本人從未使用過它,故他從不承認其存在(儘管承受著其已故妻子能再次活著的可能性所誘惑)。當阿不思和天蠍能夠向各自的父母發送信息時,跩哥·馬份立即以其時光器拯救那兩個男孩。

消失衣櫥[编辑]

消失衣櫥(Vanishing Cabinet)是以兩個為一組並且可以互通的櫃子,一個設於霍格華茲內的萬應室,另一個在博金-博克商店,若使用得當的話,使用者踏進其中一個櫃子可立即從另一個櫃子中踏出來。消失衣櫥首次出現於《哈利·波特与密室》中,當時哈利透過呼嚕網意外地到了波金與伯克氏商店後,他為了避開馬份父子以躲進衣櫥裡;由於他並沒有完全關上衣櫥,以致其運輸功能沒有被啟動;當幾乎無頭的尼克說服調皮搗蛋的皮皮鬼(Peeves)以把它丟到霍格華茲教職員#阿各·飛七(Argus Filch)的辦公室(從而把它摔毀)來協助哈利擺脫在泥濘追踪的拘留,這可能就是導致消失衣櫥壞掉的原因。

消失衣櫥於《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被衛斯理雙胞胎兄弟弗雷與喬治用於強迫作為史萊哲林魁地奇球隊隊長及恩不里居偵查小隊的成員蒙太(Montague)進入其中,以撤銷他從葛萊分多學院扣除的分數。跩哥·馬份後來得知蒙太的經歷,才發現到消失衣櫥可以進行互通,而另一邊消失衣櫥則位於波金與伯克氏商店。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就讀六年級馬份設法修復位於霍格華茲那個壞掉了的消失衣櫥,以便把食死人引進至高度戒備的霍格華茲城堡當中,以協助他把阿不思·鄧不利多暗殺。雖然該設置是該系列小說中唯一提到的一個,然而在該部小說的電影版本中卻揭示了它在佛地魔首次執掌時變得很受歡迎,因為它可以讓人們在緊急情況下快速逃離佛地魔與食死人的迫害。

書寫工具[编辑]

  • 防止作弊羽毛筆(Anti-Cheating Quill)— 那是一種帶有防止作弊符咒的羽毛筆,最早出現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第五本小說中,它被分配給每名參與O.W.L.考試的學生—大概還有那些參與其他考試的人—為了防止學生於筆試中作弊。
  • 自動應答羽毛筆(Auto-Answer Quill)— 那是一種被施了魔法的羽毛筆,當它接觸到羊皮紙上的問題時,它會立即寫下答案。O.W.L.考試禁止使用此羽毛筆,每次考試開始時都會檢查墨水。
  • 鮮血羽毛筆(Blood Quill)— 那是桃樂絲·恩不里居於整齣《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用來懲罰那些被她拘留學生的所用酷刑羽毛筆。它被形容為有一個異常鋒利黑色筆尖的羽毛筆。當使用者書寫時,該羽毛筆神奇地而且非常痛苦地劃破使用者的手背,並用他或她的血液作為墨水。在第五部小說中,哈利多次被恩不里居課後留校;他被要求寫下句子—我不可以說謊,並且直到恩不里居相信「該信息已被牢牢記著」之前,他不會被釋放。若該懲罰長時間反復地進行,這會導致永久性疤痕,就正如哈利在最後兩本書中向昆爵(Scrimgeour)所展示的那樣。每當哈利聽到恩不里居的名字時,該疤痕都會刺痛,但不清楚這是心理作用還是就像佛地魔活躍時期哈利額頭上的傷疤一樣;這種懲罰方式的另一名受害者是李·喬丹;在這本小說的電影改編版本中,鄧不利多的軍隊成員也被迫使用這些羽毛筆。擁有鮮血羽毛筆被認為是不合法的事。
  • 接納之筆(Quill of Acceptance)— 根據《Pottermore》的說法,那是一種可以檢測到具有魔法能力孩子出生的神奇物體,它設於霍格華茲裡,那裡並且有一本大型的名冊記錄著那些孩子的姓名。麥教授查閱此名冊,當那些孩子年滿11歲時,隨後她就會派出貓頭鷹送遞霍格華茲錄取通知書。它用於《Pottermore》封閉測試版的註冊用戶,使它非常受歡迎[77]
  • 速記羽毛筆(Quick Quotes Quill)— 它是一種速記工具,其顏色呈酸綠色,麗塔·史譏利用它把其訪談對象的對話以更色情或更戲劇化的方式筆錄下來。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史譏以該羽毛筆來採訪哈利,在其《預言家日報》的專欄中報導有關他參與「三強爭霸賽」的事情。儘管哈利不斷地提醒她注意羽毛筆所寫的不準確,然而她一直都不理會;此外,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史譏在其《預言家日報》的採訪中提到由她所著的鄧不利多死後傳記,其速記羽毛筆協助她於鄧不利多身故後如此迅速地完成了這本書。
  • 拼字校正筆(Spell-Checking Quill)— 它能在使用者書寫期間暫時糾正拼寫錯誤,然而一旦魔法消失了的話,即使用戶正確拼寫字詞,它也會不斷地拼錯單字。最顯著的例子是它於《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把榮恩的名字拼錯為「Roonil Wazlib」。它是透過弗雷和喬治·衛斯理開設的惡作劇商店—衛氏巫師法寶店英语Places in Harry Potter#Weasleys' Wizard Wheezes有售。

黑魔法物品[编辑]

光榮之手[编辑]

光榮之手(Hand of Glory)是一隻萎縮的人手,在夜行巷的波金與伯克氏商店(Borgin and Burkes)中有販賣,波金先生說在光榮之手手上插上蠟燭後,只有持有者才會見到燭光,光亮甚至能够穿透秘鲁隐身烟雾弹製造的黑暗,因而此物品是小偷強盜的最愛。在電影版中,哈利觸摸光榮之手時立即被它牢牢抓住。

黑魔標記[编辑]

黑魔標記(The Dark Mark)是佛地魔之標記,由骷髅及其口中伸出的一條蛇組成。於其勢力全盛時期,每當食死人殺掉一個人時,便會向天空射出一個黑魔標記。並非每個食死人的左前臂都有黑魔標記,只有最高級者才有。皮膚上,黑魔標記遠看仿如艷紅刺青,在天空中的則是由翡翠綠星所組成。只要佛地魔本人觸碰任何一食死人的黑魔標記,所有的食死人都會感到灼熱,便會立即跟佛地魔會合。在《死神的聖物》中,佛地魔對食死人下令,只要逮到哈利波特的話,便可以按手臂上的黑魔標記來召喚他。

其他未能分類的魔法物品[编辑]

以下這些物品仍未歸類,因為它們於各自領域中是唯一的東西。

[编辑]

不同尺寸大小的釜。

是用於釀製魔藥的魔法容器,它們可以在位於斜角巷的帕特奇大釜店中購買。大釜店內有許多不同的尺寸和材料的釜以供選擇,霍格華茲的學生被要求購買一個簡單的錫製2號大釜,儘管在第一本小說中哈利曾表示對一種純金大釜的渴望。

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由於派西·衛斯理認為外國進口產品存在著安全風險,他為其魔法部的新工作寫了一份關於大釜的報告,以希望能夠推動對釜底厚度的監控。

不滅火[编辑]

不滅火(Gubraithian fire)是一種永恆的魔法火焰,只能由技藝精湛的巫師創造出來。海格和奥琳璞·马克西姆能夠給出一捆由鄧不利多變出來的不滅火,作為禮物送給巨人領袖古爾格(Gurg),以讓他們能夠站在鄧不利多的一方(食死人正試圖讓他們站在他們那方)。

魚鰓草[编辑]

魚鰓草(Gillyweed)能夠讓食用者可以於水下呼吸,並讓其手和腳上長有蹼,但據說並不怎麼好吃。它的效用為一個小時(第四集中奈威指在鹹水與淡水中的效果維持時間並不一樣)。

全效望遠鏡[编辑]

全效望遠鏡(Omnioculars)是是哈利、榮恩和妙麗在第四本小說的魁地奇世界盃期間所使用的一對魔法黃銅雙筒望遠鏡。該雙筒望遠鏡除了具有雙筒望遠鏡的放大功能外,還有許多其他有用的功能。雖然副作用是鏡頭中的視圖不是現時的,並且可能會導致對比賽狀態的混淆,但它們有能力放慢或重播透過鏡頭看到的東西。它們還具有逐個播放的功能,當中魁地奇球員的名字以亮紫色字母在全效望遠鏡上顯示。全效望遠鏡還能夠列出球員的姓名和號碼,並且可以快速把球員歸零。

魔法膠帶[编辑]

魔法膠帶(Spellotape)是一種神奇的魔法膠帶。其名稱取自Sellotape英语Sellotape,那是英國的一個受歡迎透明膠帶品牌的通用商標[78][79]

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榮恩在試圖阻止其父親衛斯理先生的飛行汽車逃走時把其魔杖弄斷了,於是他利用魔法膠帶來修理他的魔杖;赫敏於《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也利用它來綁著教科書《照顧魔法動物(怪獸之書)》以防止它咬到自己,並且在該系列的後期被家庭小精靈怪角用以修補貝拉·雷斯壯的照片;金妮於《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使用它來修補其教科書《一千種魔法草藥和真菌》的副本。

照片與肖像[编辑]

霍格華茲內的肖像。

魔法世界裡的照片與肖像,當中的人物或動物都會動。照片中的人像會依照拍照當時的心情與個性做出動作,就像洛哈強行摟住哈利一起拍照,照片會看到當中的洛哈拖著正想逃出框外的哈利之手;大部分的紀念照片內的人都會看似不會手酸一樣的一直在揮手微笑,而肖像內的人物不僅會動還會說話,離開自己的肖像到別的肖像中串門子更是家常便飯。利用這些特性,有些肖像被委託傳令或守衛的工作,例如葛萊分多宿舍的入口有一幅胖女士的畫像擋住,要向她說出正確通關密語才能進入。

魔杖[编辑]

不同種類的魔杖。

魔杖是一種木棒狀物體,在魔法世界中可被用作工具和武器。它是作為巫師及女巫運用法術(符咒、變形術等)時所使用的媒介,用於引導魔法力量並從而增加其力量,否則只能使用有限的魔法(魔法力量大打折扣)。使用時需同時說出咒語(也能在不說出咒語下施咒,這會讓巫師有一瞬間的先機),因此它們幾乎是所有魔法的一個重要方式,並且非常重視魔杖的掌握。魔杖通常放在巫師及女巫的長袍內或隨身攜帶;然而,它們可以放置於其他對象中。例如,魯霸·海格把其折斷為兩半的魔杖藏在雨傘中;在電影改編版本中,魯休斯·馬份把其魔杖藏於其手杖裡。在魔法世界中,當一個巫師被霍格華茲開除時,他們的魔杖會折斷為兩半。這種對魔杖的損害幾乎是無法修復的,儘管哈利能夠在強大的接骨木魔杖協助下成功修復他被妙麗不小心下折斷了的魔杖。

魔杖是由一位精通魔杖學的魔杖製造者製作的,它通常來自優質木材或是由能夠維持魔法的優質「魔杖木」手工製成,例如冬青木、紫杉木、烏木、葡萄藤木(vinewood)、桃花心木櫻桃木和橡木等,其杖芯從上到下插進魔杖中間,這使它具有產生魔法神奇效果的能力。常見的杖芯包括的心弦、獨角獸的尾毛和鳳凰尾羽,有些也會利用媚娃的毛髮,但由於它是不穩定的物質,故不太常用。由於沒有任何一頭鳳凰、龍及獨角獸是相同的,故此每一根魔杖都是獨一無二。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接骨木魔杖被形容為唯一一根杖芯由騎士墜鬼馬的尾羽製成的魔杖[10]。小說中唯一出現的魔杖店是位於斜角巷奧利凡德魔杖店,它也是一家魔杖製造商。

加里克·奧利凡德 (Garrick Ollivander) 是一位魔杖製造者,他對魔杖有著遺覺記憶,並且能夠識別魔杖的顯著特性。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奧利凡德評估了兩根外地魔杖:維克多·喀浪的是由格雷戈羅維奇(Gregorovitch)所製,其杖芯使用了龍的心弦所製,異常厚實;而花兒·戴樂古的則由一位不知名的魔杖製造者所創造,由玫瑰木帶有媚娃的杖芯製成。奧利凡德認為媚娃的毛髮會產生「喜怒無常」的魔杖,因此一般不會使用它。

霍格華茲創始人之一的薩拉札·史萊哲林,其魔杖裡包含著一塊蛇妖角(basilisk horn)的碎片,這讓史萊哲林和其他擁有它的爬說嘴(Parselmouths)能夠在遠距離透過爬說嘴施法。在美國,魔杖的杖芯由河蛇的角、貓豹毛髮、鳥形龍的心弦和長耳鹿角大野兔的鹿茸製成,這種做法起源於17世紀,由第一位美國魔杖製造者伊索·瑟爾(Isolt Sayre)所造,他是一位愛爾蘭移民,並於馬薩諸塞州創立了伊法魔尼巫術與魔法學校,以及作為史萊哲林魔杖的最後一位主人。她把其魔杖埋在了校園外,一棵未知品種的蛇木樹於一年之內從墓地里長了出來。它抵制了所有修剪或殺死它的企圖,但人們在幾年後發現該樹木的葉子含有強大的藥用價值[80]

接骨木魔杖。

魔杖通常被認為是非常個人的物品。屬於其他巫師的魔杖可以被借用,但會導致效用相對較弱的效果。哈利於《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裡不得不嘗試了很多根魔杖,才找到「選中他」的魔杖。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據透露二人各自的魔杖都包含著來自佛客使的一根尾羽,那是屬於鄧不利多的鳳凰。同一來源杖芯的魔杖當被迫互相決鬥時會產生奇怪的效果—符咒倒轉(Priori Incantatem),就像哈利與佛地魔的魔杖一樣。在「符咒倒轉」出現後,魔杖才開始認識到其對立面的主人,就如《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所述。雖然根據奧利凡德的說法,若巫師足夠強大的話,任何物體都可以作為引導魔法的媒介,魔杖只是因其效率而成為最常用的東西(因應擁有者與魔杖本身的聯繫)。這可以解釋一些巫師如何能夠在沒有魔杖的情況下使用法術。此外,魔杖可以從巫師或女巫手中勝出而成功讓對方繳械,從而讓它們對勝出者臣服以改變其忠誠度。這就正如奧利凡德所解釋的那樣,當哈利從馬份莊園拿走了跩哥的魔杖就是這種情況,因此該魔杖的忠誠轉投向哈利;並且,由此推展到接骨木魔杖的忠誠也是如此經過多次易手。

魔杖字符[编辑]

巫師可以用魔杖在空中寫字。

帳篷[编辑]

哈利波特中的帳篷,是利用魔法(無形伸展咒)將內部放大至一間小公寓,不論是帳篷有多麼小。第四集和第七集中,哈利所用的帳篷是魔法部官員薄京不用的,不過已經棄置。

斗篷[编辑]

是巫師居家必備、旅遊外出的最佳良伴。與飛毯不同的是,斗篷一次僅能讓一人使用,大一點的也最多僅三人以內使用,飛毯則不論人數多寡、體重輕重皆能使用。

劇情中出現過的斗篷:

  • 旅行斗篷:經常外出洽公的巫師使用,鄧不利多、石內卜、麥教授都各有一件,另外鳳凰會中的衛斯理家族擁有至少四件,分屬為亞瑟、比爾茉莉(不常使用)和派西(魔法部給予)。
  • 黑斗篷:食死人使用,功能不明。
  • 隱形斗篷:波特家族代代相傳的寶物寶物,為皮福雷家族中僅存的私人所用物。使用時會讓使用者「完全隱身」,但是聲音不能,一旦碰到警報或是知道這件斗篷的巫師、使用魔法的時候就會露出馬腳。原則上一次僅能一人使用,但必要時也能使2-5人使用。後來有一段時間被鄧不利多借去使用,之後歸還給哈利波特。這件斗篷幫助哈利、榮恩、妙麗等人逃過許多威脅,令敵人不能找到。

水晶球[编辑]

哈利·波特三年級時,西碧·崔老妮教授在占卜學課程上運用水晶球來教學,不過包括哈利與榮恩在內的一些學生只能從中見到一團團白色的漩渦[81]。崔老妮教授也在霍格華茲大戰中利用水晶球對抗食死人,狼人首領焚銳·灰背就是被她用水晶球給擊倒的。

参考资料[编辑]

  1. ^ Quinn, Shannon. Could You Afford to Live in the World of Harry Potter?. MoneyWise. [2021-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5) (英语). 
  2. ^ Delmonico, Monica. DIY: Harry Potter Howler. Popcorner Reviews. 2018-03-17 [2021-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5) (美国英语). 
  3. ^ 3.0 3.1 Wizarding World. www.wizardingworld.com. [2021-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4) (英语). 
  4. ^ 4.0 4.1 4.2 Online Chat Transcript. Bloomsbury. 31 July 2007 [31 Jul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14). 
  5. ^ Rowling, J.K. 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 A&C Black. 2008. 
  6. ^ A lesson on the Hallows. Pottermore. [2018-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2) (英语). 
  7. ^ 《死神的聖物》第340頁:哈利說:「而佛地魔從來都不知道聖物的存在?」鄧不利多答:「我不這麼認為,因為他認不得自己把重生石變成分靈體的模樣。但即使他知道它們,哈利,除了第一個以外,我也懷疑他會否感興趣。他不會認為自己需要斗篷,至於那石頭,他想讓誰從死裡復活?他害怕已死去的人,因為他不懂愛。」
  8. ^ J.K. Rowling Web Chat Transcript. Accio Quote. 30 July 2007 [19 Octo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4). 
  9. ^ Harry Potter at Bloomsbury. Bloomsbury.com.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14). 
  10. ^ 10.0 10.1 Extra Stuff. J.K.Rowling Official Site. [2021-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08). 
  11. ^ 《比德爾吟遊詩人故事》第104頁。
  12. ^ News: Transcript of JK Rowling web chat. Hpana.com. 2007-07-30 [2017-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1). 
  13. ^ 13.0 13.1 Rowling, J.K. Harry Potter and the Order of the Phoenix. New York, NY: Scholastic. 2003: 708–709. 
  14. ^ Template:HPref
  15. ^ Kern, Edmund. The Wisdom of Harry Potter. Prometheus. 2010: 84 [25 July 2021]. ISBN 9781615921225. 
  16. ^ 16.0 16.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b3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7. ^ J.K. Rowling and the Live Chat, Bloomsbury.com, July 30, 2007 (2.00-3.00pm BST).. Accio Quote!. [2018-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4). 
  18. ^ 18.0 18.1 Riphouse, Acascias. The Harry Potter companion. College Station, TX: Virtualbookworm.com Pub. 2004: 247. ISBN 1-58939-582-4. OCLC 63888263. 
  19. ^ Harry Potter: Why Neville's Remembrall Turned Red. ScreenRant. 2021-06-21 [2021-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7) (美国英语). 
  20. ^ Rowling, J. K. Harry Potter and the Chamber of Secrets. Mary GrandPré. [England]: Pottermore. 2012. ISBN 978-1-78110-008-0. OCLC 779348871. 
  21. ^ 《鳳凰會的密令》中,鄧不利多說:「這將是佛客使的工作,當牠完成監視任何接近的人保持警惕時,但她可能已經知道了…… 她那出色的時鐘……」。
  22. ^ This ‘Harry Potter' Fan Made An Epic Real-Life Version Of The Weasley Clock.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1). 
  23. ^ Weasley Clock in 9 Steps.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8). 
  24. ^ Template:HPref
  25. ^ Mark Weeks. Elsewhere on the Web: Harry Potter Wizard Chess. 23 July 2005 [2021-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10-22). 
  26. ^ Horcrux. Dictionary.com.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美国英语). 
  27. ^ Rowling, J.K. (2005). Half-Blood Prince (in English). London: Bloomsbury Publishing, et al. p. 465. UK ISBN 0-7475-8108-8.
  28. ^ Rowling, J.K. (2007).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in English). London: Bloomsbury Publishing, et al. p. 465. UK ISBN 0-7475-8108-8.
  29. ^ MuggleNet. Mugglenet.com. Mugglenet.com. 17 November 2004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24). 
  30. ^ 30.0 30.1 30.2 Transcript of Part 1 of PotterCast's JK Rowling Interview. The-Leaky-Cauldron.org. 23 December 2007 [28 November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6). 
  31. ^ 鄧不利多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向哈利提及。
  32. ^ 混血王子的背叛(美國學術教育精裝版)第506頁。
  33. ^ 《混血王子的背叛》(美國學術教育精裝版)第504頁。)
  34. ^ Rowling, J.K. Professor Quirrell. Pottermore. [7 Ma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35. ^ 35.0 35.1 35.2 Wizarding World. www.wizardingworld.com.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2) (英语). 
  36. ^ 羅琳,《混血王子的背叛》(亞瑟·A. 萊文圖書版)第500頁。
  37. ^ Diary of Tom Riddle. The Harry Potter Lexicon. [2017-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5). 
  38. ^ In 'Chamber of Secrets', what would have happened if Ginny had died and Tom Riddle had escaped the diary. jkrowling.com. J.K.Rowling Official Site. [25 Dec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3-16). 
  39. ^ Marvolo Gaunt's Ring. Harry Potter Lexicon.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美国英语). 
  40. ^ 羅琳,《死神的聖物》(亞瑟·A. 萊文圖書版)第680–683頁
  41. ^ Hufflepuff's cup. Harry Potter Lexicon.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美国英语). 
  42. ^ Twitter, Lauren Anderson Twitter; Articles, More; April 4, 2021. 'Harry Potter': The Impressive Amount of Time It Took to Find and Destroy Voldemort's Horcruxes. Showbiz Cheat Sheet. 2021-04-05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美国英语). 
  43. ^ 43.0 43.1 43.2 43.3 J.K. Rowling Web Chat Transcript. The Leaky Cauldron. 30 July 2007 [30 Jul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4). 
  44. ^ 44.0 44.1 44.2 44.3 Rowling, J. K.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Bloomsbury; Children's edition (21 July 2007). ISBN 0-7475-9105-9. 
  45. ^ J.K.羅琳(2007),《哈利波特與死神的聖物》(英文版),紐約市學術等出版,第686頁。「而雖然佛地魔沒有遺漏那塊靈魂碎片,但它仍然依附於哈利身上並受到他保護。佛地魔因此不會死。」
  46. ^ PotterCast 130: The One with JK Rowling Transcript Part 2 (16:09 - 32:17) (Archived copy; original website no longer valid) web.archive.org copy of pottercast.the-leaky-cauldron.org, accessed 29 March 2020
  47. ^ Rowling, Joanne Kathleen.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United Kingdom: Bloomsbury Publishing, plc. 21 July 2007. ISBN 978-0-545-01022-1.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access= (帮助)
  48. ^ 48.0 48.1 48.2 Harry Potter: Gryffindor Is the Only House a Student Can CHOOSE to Be Sorted. CBR.com. [22 November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9). 
  49. ^ Wizarding World. www.wizardingworld.com. [2019-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5). 
  50. ^ The Sorting Hat. Pottermore. 1999-02-22 [2016-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8). 
  51. ^ 朱利安·哈里森. 哈利波特:魔法簡史. 大英圖書館. [2018-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06) (中文). 
  52. ^ Harry Potter: 10 Secrets About The Sword Of Gryffindor That Only True Fans Know. ScreenRant. 2020-12-30 [2021-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3) (美国英语). 
  53. ^ Relive the Best Harry Potter Movie Moments Ever. E! Online. 2021-07-15 [2021-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9). 
  54. ^ Gryffindor did not 'steal' the sword, not unless you are a goblin fanatic and believe that all goblin-made objects really belong to the maker. Accio-quote.org. 30 July 2007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4). 
  55. ^ Sword of Gryffindor. Pottermore. October 2012 [5 January 2013].  需註冊
  56. ^ 存档副本. [2014-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31). 
  57. ^ Melissa. J.K. Rowling Web Chat Transcript – The Leaky Cauldron. The-leaky-cauldron.org.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31). 
  58. ^ 58.0 58.1 Template:HPref
  59. ^ MuggleNet Emerson and Melissa's J.K. Rowling Interview Page 3. Mugglenet.com. 16 July 2005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10). 
  60. ^ On Screen Cars | Beaulieu, New Forest. Beaulieu.co.uk. 2014-06-20 [2017-03-01]. 
  61. ^ 《神秘的魔法石》
  62. ^ 《阿茲卡班的逃犯》
  63. ^ 《阿茲卡班的逃犯》
  64. ^ 存档副本. [200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6). 
  65. ^ Rowling, J.K. Floo Powder. Pottermore. [7 Ma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3). 
  66. ^ Dictionary.reference.com. Dictionary.reference.com.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4). 
  67. ^ Dictionary.reference.com. Dictionary.reference.com.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4). 
  68. ^ [阿茲卡班的逃犯]
  69. ^ Rowling, J.K. The Knight Bus. Pottermore. [7 Ma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70. ^ Countrybus.org. Countrybus.org. [25 Nov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3). 
  71. ^ 71.0 71.1 Template:HP4, "The Portkey", p.69[需要解释]
  72. ^ Template:HP5, "The Advance Guard", p. 51[需要解释]
  73. ^ Template:HP4, "The Portkey", p.66[需要解释]
  74. ^ 艾蘿·敏塔布fandom. [2021-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1). 
  75. ^ Time-Turner. [2018-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2). 
  76. ^ Template:HPref
  77. ^ The Quill of Acceptance and The Book of Admittance. Pottermore. 1999-02-22 [2016-12-28]. 
  78. ^ Boyle, Fiona. A Muggle's Guide to the Wizarding World: Exploring The Harry Potter Universe. ECW Press. 2004: 363. ISBN 1-55022-655-X. 
  79. ^ Whited, Lana A. The Ivory Tower and Harry Potter: Perspectives on a Literary Phenomenon.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2: 280. ISBN 0-8262-1549-1.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access= (帮助)
  80. ^ Ilvermorny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 Pottermore. 1999-02-22 [2017-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2). 
  81. ^ 索菲亞·史密斯·蓋勒. 魔幻新展:啟發哈利·波特靈感的真實物品. BBC 英伦网. 2017-11-08 [2018-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0)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