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準噶爾戰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哈薩克-準噶爾戰爭,是哈薩克汗國玉茲準噶爾汗國之間的一系列長期衝突。準噶爾人的戰略目標是通過佔領屬於哈薩克汗國的鄰近土地來擴大領土[1]。準噶爾不僅被哈薩克人視為威脅,而且對中亞其他地區和俄羅斯帝國也構成威脅。由於動盪不安和局部衝突,以及與哈薩克汗國和清朝的幾次戰爭,準噶爾部人口減少了90%,到准噶尔被清打敗滅族時已不復存在。

第一階段 (1643–1718)[编辑]

1643年,在哈薩克南部的奧爾布拉克峽谷,揚吉爾汗以600名有火器的哈薩克族士朮和20000名撒馬爾罕埃米爾派出的援軍打腋了10000名準噶爾士兵[2]揚吉爾汗在1635年,1643年和1652年參加了三場與準噶爾汗國的戰爭。取得了不同的成功。1680年,噶爾丹入侵七河地區和南哈薩克斯坦;哈薩克統治者頭克汗被擊敗,他的兒子被俘。由於1683年至1684年的戰役,準噶爾佔領了塞蘭塔什干奇姆肯特和塔拉斯。1683年,噶爾丹姪兒策妄阿拉布坦打敗了兩支哈薩克人的軍隊,到達了錫爾河。1690年,準噶爾汗國與清帝國之間爆發了戰爭。哈薩克汗國在1718年頭克汗逝世前,成功抵抗準噶爾入侵者。

在每年1710年至1719年由準噶爾軍隊領導的戰役引起了哈薩克族之間的爭執和動盪,因為人們每年都擔心準噶爾族人的入侵。此外,他們也對俄羅斯帝國構成了嚴重威脅,對哈薩克人而言則更為嚴重。因為當時準噶爾人已使用火器,哈薩克人仍只使用弓箭,軍刀和長矛,只有少數人使用火器。

準噶爾的入侵削弱了哈薩克人的力量。準噶爾軍隊憑藉其軍事優勢,暫時佔領了七河地區的部分地區,而前鋒部隊也到達了哈薩克斯坦中部的薩雷河。這在哈薩克斯坦內部引起了警報,汗國的長老、貝伊巴圖魯和年青人和最有遠見的速檀也努人團結抵抗,1710年夏天在卡拉庫姆區肇行了一次庫里爾台,決定由博根巴伊·巴特尔率領軍隊抵抗。

1711年,三個玉茲的一支部隊設法擊退了襲擊。結果,準噶爾撤退東部。1712年,哈薩克軍隊反攻準噶爾領土,但以失敗告終。1714年再次入侵哈薩克斯坦。1718年春,哈伊甫汗和阿布勒海爾汗在阿亞古斯河地區戰役中被擊敗,那裡的30,000名哈薩克人遭到小型準噶爾邊防支隊的襲擊,在峽谷中僵持了`3天,在最後一天,因擁有槍枝,準噶爾人擊敗了30000人的哈薩克軍隊。

第二階段(1718–1723)[编辑]

在17世紀末和18世紀初,哈薩克汗國的外交政策處境艱難。伏爾加河的卡爾梅克人烏拉爾河的哥薩克人從西部不斷襲擊哈薩克人,北方是西伯利亞哥薩克人和巴什基爾人,南部是布哈拉和希瓦人,但主要的軍事威脅來自東方的準噶爾人。在1720年代初準噶爾人頻繁入侵哈薩克斯坦領土,規模驚人。在1722年與準噶爾人長期交戰的康熙皇帝去世後,準噶爾與滿清建立了休戰協定,使策妄阿拉布坦可以將更多注意力集中在哈薩克人的土地上。

準噶爾在1722年的侵略(被哈薩克人稱為“大災難年代”),帶來了苦難,飢餓,道德價值觀遭到破壞,對有效的平民力量的發展造成了不可逆轉的破壞,數千名平民,婦女和兒童被捕,在準噶爾部隊的壓力下,哈薩克人為其無能為力的蘇丹和可汗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被迫放棄了擁有數百年曆史的有人居住的土地,這導致部分中玉尊人流離失所,一部分逃往河中,一部分人進入西伯利亞定居在靠近托博爾斯克附近,一小茲人則沿烏拉爾河逃入俄羅斯。

“大災難年代”(1723-1727年)由於其破壞性後果而經常與13世紀初的蒙古入侵相提並論,而因哈薩克人的逃亡亦惡化了汗國與周邊民族的關係。準噶爾入侵造成的巨大動盪以及牲畜基本財富的大量損失導致了經濟危機,加劇了執政的哈薩克族精英之間的政治爭端。

第三階段(1723–1730)[编辑]

第四階段[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Казахско-джунгарские отношения.Нашествие джунгар 1723г — Мегаобучалка. Megaobuchalka.ru. [2018-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7). 
  2. ^ Жангир-хан -. Famous.ukz.kz. [201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