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船长,我的船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惠特曼在本诗的一个版本上的修改笔记
惠特曼就林肯的演讲邀请函,1886年

哦,船长,我的船长(英語:O Captain! My Captain!是美国诗人瓦尔特·惠特曼为纪念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之死而作的著名诗篇。最早和其他18首诗一同发表在Sequel to Drum-Taps上,另一首悼念诗是《當去年的紫丁香在庭前綻放》。该诗后收入惠特曼的《草叶集》,出现在1867年第4版中。全诗凸显了伤感和悲痛。

分析[编辑]

惠特曼在1865年林肯遇刺后写了本诗。本诗为挽歌,悼念林肯总统。惠特曼1819年生、1892年卒,南北战争成为他人生中心事件。惠特曼坚决拥护联邦,最开始对林肯不感兴趣,但随着战争的推进逐渐拥戴他,但两人从未见面。[1]

倒下的船长指代林肯,船只指美国。第1行诗句奠定了气氛,人们从内战结束获得解脱,“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第2行的船,即美利坚“安渡过惊涛骇浪”,意味着国家经历内战的跌宕;“寻求的奖赏”是指保全国家“已赢得手中”。下一行表述了联邦胜利后的喜悦,“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然而,下一行话锋一转,提及船只的威严和战争的黑暗。无数人在战争中牺牲,在胜利的凯歌中人心依然作痛。第五行的重复特写诗人巨大的悲痛,船长倒下离世。毫无疑问,这指代林肯遇刺,惠特曼伤感不已。

第二段,叙述人再次呼唤船长“起来吧,请听听这钟声”,一起庆祝胜利。后三段邀请船长“起来”狂欢因为这是为他准备的。他是庆祝的理由:“为你,无数花束、彩带、花环--为你熙攘的群众在呼唤,转动着多少殷切的脸”。所有人多在欢庆林肯的成就;一场恶战后,奴隶制被废除,人民得到团结。诗人再次呼唤船长,似乎他依然站立。诗人不愿意承认敬爱的船长已经不在,以至于他问这是不是场噩梦(第15行),船长“已死去,已冷却”。

第三段的气氛凝重,诗人终于承认船长已经撒手。诗句生动地描绘黑暗的画面:“他的双唇惨白、寂静”,读者可以想象船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脉搏、没有生命”。在第17行,诗人疾呼“我的船长”,在第18行,诗人称船长为“我的父亲”。这里指代林肯为美国国父。第19和20行总结全诗。美利坚“已安全抛锚碇泊”。它现在安全,脱离战争,“航行已完成,已告终,胜利的船从险恶的旅途归来,我们寻求的已赢得手中” 。第21行的“欢呼,哦,海岸!轰鸣,哦,洪钟”再次说明全国欢庆,而“可是,我却轻移悲伤的步履,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整篇诗词格律独特,就惠特曼来说并不常见,每段依次为AABCDEFE、GGHIJEKE和LLMNOEPE。两个头韵是第10行的“flag is flung”和第19行的“safe and sound”。重复出现了多次,如“哦,船长,我的船长”和“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

《哦,船长,我的船长》成为惠特曼最著名的诗篇之一,并在林肯遇刺纪念会结束时诵读。惠特曼与此诗画了等号,以至于晚年时他喃喃道:“我去,我的船长...写了这首诗我差点后悔。”[2]

内容[编辑]

惠特曼手抄稿,1887年

O Captain! My Captain! our fearful trip is done;
The ship has weather'd every rack, the prize we sought is won;
The port is near, the bells I hear, the people all exulting,
While follow eyes the steady keel, the vessel grim and daring:

But O heart! heart! heart!
O the bleeding drops of red,
Where on the deck my Captain lies,
Fallen cold and dead.

O Captain! My Captain! rise up and hear the bells;
Rise up—for you the flag is flung—for you the bugle trills;
For you bouquets and ribbon'd wreaths—for you the shores a-crowding;
For you they call, the swaying mass, their eager faces turning;

Here captain! dear father!
This arm beneath your head;
It is some dream that on the deck,
You've fallen cold and dead.

My Captain does not answer, his lips are pale and still;
My father does not feel my arm, he has no pulse nor will;
The ship is anchor'd safe and sound, its voyage closed and done;
From fearful trip, the victor ship, comes in with object won;

Exult, O shores, and ring, O bells!
But I, with mournful tread,
Walk the deck my captain lies,
Fallen cold and dead.

哦,船长,我的船长!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哦,船长,我的船长!起来吧,请听听这钟声,
起来,——旌旗,为你招展——号角,为你长鸣。
为你,岸上挤满了人群——为你,无数花束、彩带、花环。
为你熙攘的群众在呼唤,转动着多少殷切的脸。

这里,船长!亲爱的父亲!
你头颅下边是我的手臂!
这是甲板上的一场梦啊,
你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我们的船长不作回答,他的双唇惨白、寂静,
我的父亲不能感觉我的手臂,他已没有脉搏、没有生命,
我们的船已安全抛锚碇泊,航行已完成,已告终,
胜利的船从险恶的旅途归来,我们寻求的已赢得手中。

欢呼,哦,海岸!轰鸣,哦,洪钟!
可是,我却轻移悲伤的步履,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后续影响[编辑]

1996年,为纪念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遇刺英语Assassination of Yitzhak Rabin一周年,以色列音乐家拿俄米·舍莫尔将这首诗译为希伯来语并谱曲。

1997年邓小平逝世后,亦有海外华人引用此诗悼念邓小平,并称邓小平为改革开放的“船长”。[3]

1989年好莱坞电影《死亡诗社》中反复引用了“O Captain! My Captain!(哦,船长,我的船长)”这一句诗。在影片最后,罗宾·威廉姆斯饰演的基廷老师被驱逐的时候,学生们登上桌子,对他说“哦,船长,我的船长!”以示对他的支持。[4]2014年8月12日,罗宾·威廉姆斯辞世,全世界影迷纷纷用这句话向他致意、道别。[5][6]

参考资料[编辑]

  1. ^ Peck, Garrett. Walt Whitman in Washington, D.C.: The Civil War and America’s Great Poet. Charleston, SC: The History Press. 2015: 85. ISBN 978-1626199736. 
  2. ^ Peck, Garrett. Walt Whitman in Washington, D.C.: The Civil War and America’s Great Poet. Charleston, SC: The History Press. 2015: 120. ISBN 978-1626199736. 
  3. ^ 张悦; 赵蕾. 十年前,那个令人悲伤的夜晚. 南方周末. 2007-02-08 [2014-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2). 
  4. ^ Dead Poets Society-imdb. [2014-08-12]. 
  5. ^ 哦,船长,我的船长!(图). [2014-08-12]. 
  6. ^ 再见 我的船长. [2014-08-12].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