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舌冠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唇舌冠音是有两个调音部位辅音: 用唇([p][b][m])并用舌(部位在牙龈,也就是“齿龈音”[t][d][n],或是更靠后的齿龈后音[ʃ][ʒ])调音

一些语言被确认拥有此类辅音,如尼日利亚的Margi和Bura语。但多数学者将其解释为唇音和舌冠音的紧密结合,这在非洲更常见。巴布亚新几内亚羅塞爾島的Yélî Dnye语非常独特地区分了唇齿龈音和唇龈后音,如下。(齿龈音前移且龈后音只是轻微地后移,所以它不能被描述为卷舌音。)

Yelî Dnye中的塞音 唇音 齿龈音 齿龈后音 软腭音
塞音 paa taa t̠oo kaa
前鼻音化塞音 mbee nde 食物 n̠d̠e ŋɡaa
鼻音 maa nii 果汁 n̠aa 宴会 ŋa 松开
Yelî Dnye中的塞音 唇齿龈音 唇齿龈后音 唇软腭音
塞音 t͡pənə t̠͡pənə k͡pene 椰子包
前鼻音化塞音 n͡md͡boo 果肉 n̠͡md̠͡boo ŋ͡mɡ͡bo
鼻音 n͡mo n̠͡mo 我们 ŋ͡mo 乳房

唇-舌冠同位异音[编辑]

在一些如Dagbani语和Nzema语的加纳语言中,有腭化了的唇軟顎音同位异音。它们有时会被错误地识别成唇齿龈音,但比起齿龈音,其实更接近齒齦後音硬腭音的调音部位。

西北高加索语系北高加索语系的几种语言如阿布哈兹语和Lak语中唇化齿龈塞音也有类似情况。虽然将塞音叠加的调音可能更广泛,它们仍被认为本来是唇化齿龈音,因为唇塞成分弱且成阻部位在唇内表面,像[w]中的那样突出。在这些语言中,这和普通的[p]的成阻截然不同。唇部成阻也可能实现为颤音。比较尤比克语中的以下最小对立体

da 现在 dʷa ~ d͡ba ~ d͡ʙa 锥子 ba
ta 怀孕 tʷa ~ t͡pa ~ t͡ʙa 樱桃 pa
tʼə 公羊 tʷʼə ~ t͡pʼə ~ t͡ʙʼə 带出来

一些宏语使用者在某些情况下有唇搭嘴音/ʘ/的唇齿同位异音:[ʘ͡ǀ](或[ʘ͡ʇ])。(Traill 1985: 103–104)

忽视搭嘴音否则是腭/舌气流机制而不是双重调音,世界上几乎所有其他协同发音辅音都是唇软腭音。唇齿龈在一些乍得语族语言中是有顺序的/tp//db//nm//dɓ/,不是一个单独的辅音。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