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景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景崧
唐景崧

籍貫 廣西桂林府灌陽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維卿
出生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
廣西桂林府灌陽縣
逝世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
 大清廣西省桂林府
親屬 (弟)唐景崇唐景崶
出身
  • 咸豐十一年辛酉科廣西鄉試第一名舉人(解元)
  • 同治四年乙丑科進士出身
經歷
  • 翰林院庶吉士(1865年-?)[1]
  • 吏部主事(1868年-?)[2]
  • 福建臺灣道(1885年-1891年)[3]
  • 按察使銜(1885年-1891年)[2]
  • 臺灣布政使(1891年-1895年)[4]
  • 署臺灣巡撫(1894年-1895年)[5]
  • 臺灣民主國總統(1895年)
著作
  • 《請纓日記》
  • 《寄閑吟館詩存》
  • 《詩畸》八卷
  • 《外篇》一卷
  • 《看棋亭雜劇》

唐景崧(1841年-1903年),維卿中國清朝政治人物,廣西省桂林府灌陽縣人。同治年間以進士詞林,改吏部主事。中法戰爭期間,請纓南下越南,招撫黑旗軍劉永福,且領軍與法軍激戰有功,歷升道員布政使,署末代臺灣巡撫。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臺灣割讓日本後,曾出任短暫存在的臺灣民主國大总统

生平[编辑]

初入仕途[编辑]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唐景崧生於桂林府灌陽縣一個書香之家。其父唐懋功,舉人出身,但入仕無門,以課館爲業。唐景崧幼時家境貧寒,母親早逝,與弟唐景崇唐景崶三人均刻苦讀書不倦。後來,唐懋功被桂林王姓富商聘爲私塾教師,兄弟三人隨同前往。咸豐十一年(1861年),唐景崧中式辛酉科廣西鄉試第一名舉人(解元[6]同治四年(1865年),考取乙丑科二甲第八名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散館吏部主事,多年不得升遷[7]

請纓抗法[编辑]

光緒八年(1882年),法國越南發生衝突,河內南定等地相繼失陷。唐景崧主動請纓,自薦前往越南,招撫天地會首領劉永福及其黑旗軍。朝廷降旨,令其聽雲貴總督岑毓英差遣。唐景崧先到廣東,拜謁曾國荃,得到資助出關。次年到達越南保勝,會見劉永福,成功勸其內附,功賞四品卿銜。

中法戰爭期間的清朝軍隊

光緒十年(1884年)中法戰爭時,唐景崧駐軍興化北寧告急,岑毓英命其與劉永福救援。此後,奉張之洞之命募勇入關,編成四營,號“景字軍”,迎戰法軍,挫敵鋒芒,岑毓英賞識景崧才幹,又撥潘德繼之滇軍聽其指揮。唐景崧兵力日益雄厚,進軍三江口。不久,法軍進攻劉永福軍吳鳳典營,景崧馳騁援助,大獲全勝。清軍進逼宣光,會同桂軍等,攻城數月。法軍拼死抵抗,清軍久攻不下。唐景崧擔心後援被切斷,於是退兵。繼而朝廷下旨停戰,唐景崧即帶兵入關。因功賞花翎,賜號“霍伽春巴圖魯”,加二品秩,任福建臺灣道[8]

經略臺灣[编辑]

光緒十三年(1887年),唐景崧正式到臺任職。他頗好文事,聘請施士浩主講海東書院,對庠生頗為禮遇。還修葺道台官署內舊有之斐亭,組成「斐亭吟社」,閒暇時邀請同僚、下屬舉行詩文酒會。

光緒十七年(1891年),唐景崧升任臺灣布政使,改駐臺北。又時邀名士吟詠於官署,詩會時曾由海上運來數十盆牡丹,遂名為「牡丹詩社」,亦多作詩鐘。光緒十九年(1893年),取歷年唱稿,分門編輯,錄佳作十卷,命名《詩畸》,為臺灣詩鐘選集之濫觴。作品1301聯,律詩68首,另包括宦台及本省名士佳作,如施士浩、丘逢甲汪春源林啟東及淡水舉人黃宗鼎等56人之作品。唐景崧在臺南及臺北帶動地方文風,有功於詩歌傳播。此後,飭纂《臺灣通志》,自任監督[9]

光緒二十年(1894年),日本朝鮮尋釁,與清朝開戰,甲午戰爭爆發。朝廷以臺灣為東南重鎮,命劉永福率兵至臺防守。八月,唐景崧與到達的劉永福商議軍事。九月,臺灣巡撫邵友濂辭職,唐景崧署任臺灣巡撫。上任伊始,即整飭軍政,命劉永福鎮守臺南,棟軍統領林朝棟鎮守臺中[10]

然而,光緒二十一年春,日軍攻破澎湖,守將周振邦潛逃。清軍節節敗退,命李鴻章赴日議和[11]。三月二十三日(1895年4月17日),李鴻章與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民眾激憤,上書景崧:“萬民誓不服倭,割亦死,拒亦死,寧先死於亂民之手,不願死於倭人手。”五月初二(5月25日),士紳丘逢甲等擁立唐景崧爲臺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身著朝服而出,遙拜宮闕方向謝罪,然後北面受任,大哭而入(因為他不是自願的,是被士紳、丘逢甲等人拿槍威脅),就任總統,劉永福為大將軍,年號“永清”(代表著永遠效忠清朝)[12][13]

五月初十(6月2日),清廷割臺特使,李鴻章之子李經芳在臺灣基隆外海的日本軍艦上,正式與日本海軍大將樺山資紀辦理交割事宜。次日,日軍攻陷基隆之後,唐景崧逃至滬尾(今淡水區)的德商忌利士洋行(Douglas),後來乘德國籍輪船鴨打號(Arthur)棄職逃亡至廈門。此時,民主國立國僅僅七天[14]

凄凉晚景[编辑]

唐景崧內渡後,朝廷念其舊功而並未降罪,僅命其休致返鄉[15],但聲望從此一落千丈。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卒於桂林,享年63歲。

家族[编辑]

唐景崧之父唐懋功教子有方,同治至光緒初年,唐景崧、景崇景崶三兄弟相繼考中進士,且都選入翰林院,以“同胞三翰林”之譽榮耀一時。

唐景崧有運溥(字度周)、運涵(字佩馴)、運深(字晉端)、運澤(字葆厚)四子。

唐景崧孫女,運澤長女唐篔是史學家陳寅恪之妻。

佚事[编辑]

  • 雖然唐景崧、景崇景崶聯捷科第,唐懋功本人卻屢次應會試不第,憤懣不已。由於翰林經常出任會試考官,每逢考期降至,唐懋功都會堵坐在家門前,不許兒子們前往,以免分到閱卷任務,導致自己作為考官親父,需要迴避而喪失應考機會。不久,朝廷以其子為官,下達封誥。按規定,榮膺封誥者,從此便不得再赴科舉。唐懋功因此怒不可遏,手持大棍追打三個兒子,唐景崧兄弟倉皇逃出家門,又請鄉人再三勸慰,唐懋功方才作罷[16]
南天民主國,回首一傷神。
黑虎今何在,黃龍亦已陳。
幾枝無用筆,半打有心人,
畢竟天難補,滔滔四十春。

遺跡[编辑]

唐景崧故居至今尚存,位於灌陽縣新街乡江口村。故居爲清代磚木穿斗式建築,占地面積約410平方米,梁、枋、門等雕刻精美。現為灌陽縣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保護狀況較差[18]

參考文獻[编辑]

注釋[编辑]

  1. ^ 《清代職官年表》第4冊
  2. ^ 2.0 2.1 《清代官員履歷檔案全編》第5冊,398-399頁
  3. ^ 《清代職官年表》第3冊,1951頁
  4. ^ 《清代職官年表》第3冊,1951-1954頁
  5. ^ 《清代職官年表》第2冊,1734-1735頁
  6. ^ 《清秘述聞續·卷六》
  7.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唐景崧,字維卿,廣西灌陽人。以編修轉部。性豪爽,饮酒赋诗,遨游公卿间。
  8. ^ 《清史稿·列傳二百五十》:唐景崧,字維卿,廣西灌陽人。同治四年進士,選庶吉士,改吏部主事。光緒八年,法越事起,自請出關招致劉永福,廷旨交岑毓英差序。景崧先至粵,謁曾國荃,韙其議,資之入越。明年,抵保勝,見永福,為陳三策,謂:「據保勝十州,傳檄而定諸省,請命中國,假以名號,事成則王,此上策也;次則提全師擊河內,中國必助之餉;若坐守保勝,事敗而投中國,策之下也。」永福從中策。戰紙橋,敵潰,為作檄文布告內外,檄出,遠近爭響應。越嗣君為法脅,莫能自振,景崧乘間勸內附。永福意猶豫,景崧曰:「子能存亡繼絕,即所以報故主也。且阮福時已薨,無背主嫌。」永福意稍動,於是廣招戎幕謀大舉。上念景崧勞,賞四品銜。
    景崧上書言:「越南半載之內,三易國王,欲靖亂源,莫如遣師直入順化,扶翼其君,以定人心。若不為籓服計,不妨直取為我有,免歸法奪,否則首鼠兩端,未有不敗者也。」十年,駐興化,會北寧告急,毓英令景崧導永福往援。初,桂軍黃桂蘭等方守北寧,劉團被困山西,坐視不救,永福憾之深。至是景崧力解之,始往;並勸桂蘭離城擇隘而守,弗聽。景崧輕騎入諒山,與徐延旭量戰守。適扶良警,請還犒劉軍,行至郎甲,涌球陷,阻弗達。回諒,謂延旭曰:「寇深矣!亟宜收潰卒,定人心,備糗糧,集軍械,分兵守險,以保茲土。」於是令綜前敵營務,扼巴塘嶺。敵再至,再卻之,廣軍氣稍振。
    會張之洞令其募勇入關,乃編立四營,號景字軍,為規越廣軍之一。朝廷賞加五品卿。景崧遂取道牧馬,行千二百里,箐壑深岨,多瘴厲,人馬顛隕不可稱計。既至,數挫敵鋒。毓英高其能,復以潘德繼滇軍屬之,兵力乃益厚,進頓三江口。逾月,法人攻劉軍吳鳳典營,景崧率談敬德馳救,大捷。敵既退,遂先薄宣光。城外地故荒服,乃督軍開山斬道,首龍州,訖館司,創設臺站,滇桂道始達。已而軍其南門,敵開壁出盪,疾擊之,逼城而壘,槍彈雨坌,攻益力。是時天霪雨,運饋絕,吏士無人色。逾歲,滇軍丁槐攻城,桂軍雖飢疲,然猶據山巔轟擊。法人殊死斗,不可敗。毓英慮其斷後援,令勿拚孤注,於是退頓牧馬。有旨罷戰,遂入關。論宣光獲勝功,賞花翎,賜號霍伽春巴圖魯,晉二品秩,除福建臺灣道。
  9.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臺為海中奧區,人材蔚起,景崧雅好文學,聘進士施士浩主講海東書院,庠序之士,禮之甚優。道署舊有斐亭,葺而新之,暇輒邀僚屬為文酒之會。又建萬卷堂,藏書富。太夫人能詩,每一題成,主評甲乙,一時臺人士競為詩學。十七年,升布政使,駐臺北。臺北新建省會,遊宦寓公,簪纓畢至。景崧又以時勛之,建牡丹詩社,飭纂通志,自為監督,未成而遭割臺之役。
  10.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二十年春,日本以朝鮮之故,進兵漢城,布告開戰。清廷以臺灣為東南重鎮,命永福率師防守,幫辦軍務。六月,至台南,巡視沿海,駐旗後。八月,上省,與景崧議戎機。……九月,邵友濂奏請辭職,以景崧署巡撫。既受事,整剔軍政,以永福守臺南。棟軍統領林朝棟守臺中,而福建水師提督楊歧珍亦率軍駐北。士客新舊凡三百數十營,每營三百六十人,需餉孔巨,妻請協濟。旋奉部撥五十萬兩、南洋大臣張之洞許助壹百萬兩,以次劃匯,而戰守急矣。
  11.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二十一年春二月,日軍破澎湖,守將周振邦逃,奉省亦軍敗艦降。詔以北洋大臣李鴻章為全權議和,日廷索割台灣。
  12. ^ 唐景崧致清政府電文:臺民聞割臺後,冀有轉機,未敢妄動。今已絕望,公議自立為民主之國,於五月初二日齊集衙署,捧送印旗前來,印文曰:「臺灣民主國總統之印」,旗為藍地黃虎,強臣暫留保民理事,臣堅辭不獲。伏思倭人不日到臺,臺民必拒;若炮臺仍用龍旗開仗,恐為倭人藉口,牽涉中國,不得已暫允視事,將旗發給各炮臺暫換,印暫收存,專為交涉各國之用。一面布告各國,並商結外援,嗣後臺灣總統均由民舉,遵奉正朔,遙作屏藩。俟事稍定,臣能脫身即奔赴宮門,席藁請罪。
  13.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四月,煙台換約,詔飭守土官撤回。歧珍率所部歸廈門,景崧電詢永福去就,復曰:「與台存亡。」而自主之議成。五月初二日,紳士邱逢甲率人民等公上大總統之章,受之,建元永清,檄告中外。景崧亦分電各省大吏曰:「日本索割台灣,台民不服,屢經電奏,不允割讓,未能挽回。台民忠義,誓不服從。崧奉旨內渡,甫在摒擋之際,忽於光緒二十一年五月初二日,將印旗送至撫署,文曰台灣民主國總統之印,旗用藍地黃虎,不得已允暫主總統。由民公舉,仍奉正朔,遙作屏藩,商結外援,以圖善後。事起倉猝,迫不自由,已電奏,並布告各國。能否持久,尚難預料,唯望憫而助之。」翌日,又以大總統之銜告示台民曰:「日本欺凌中國,大肆要求,此次馬關議款,賠償兵費,復索台灣。台民忠義,誓不服從,屢次電奏免割,本總統亦多次力爭。而中國欲昭大信,未允改約,全臺士民不勝悲憤。當此無天可吁,無主可依,臺民公議自主,為民主之國。以為事關軍國,必須有人主持,乃於四月二十二日,公集本衙門遞呈,請余暫統政事。再三推讓,復於四月二十七日相率環吁,五月初二日公上印信,文曰臺灣民主國總統之印,換用國旗藍地黃虎。竊見眾志已堅,群情難拂,故為保民之計,俯如所請,允暫視事。即日議定改臺灣為民主之國,國中一切新政,應即先立議院,公舉議員,詳定律例章程,務歸簡易。唯臺灣疆土,荷大清經營締造二百餘年,今雖自立為國,感念舊恩,仍奉正朔,遙作屏藩,氣脈相通,無異中土。照常嚴備,不可疏虞。民間如有假立名號,聚眾滋事,借端仇殺者,照匪類治罪。從此清內政,結外援,廣利源,除陋習,鐵路兵船,次第籌辦,富強可致。雄峙東南,未嘗非臺民之幸也。」
  14. ^ 《清史稿·列傳二百五十》:十七年,遷布政使。二十年,代邵友濂為巡撫。
    臺灣自設巡撫,首任劉銘傳,治臺七年,頗有建設,詳銘傳傳。銘傳去,友濂繼之,丈地清賦,改則啟徵,迭平番亂,建基隆砲臺。及景崧蒞任,日韓啟釁,亟起籌防。永福分鎮南澳。景崧自與永福共事,積不相能,乃徙永福軍臺南,而自任守臺北,未幾而李文奎變作。文奎故直隸匪,從淮軍渡臺,居景崧麾下為卒。有副將余姓者,緣事再革之,文奎忿甚,即撫署前斬其頭,護勇內應,爭發槍,將入殺景崧。景崧出,叛卒見而怖之,斂刃立,並告無事。景崧慰之,翻令文奎充營官,出駐基隆。於是將領多離心,兵浸驕不可制。
    割臺議起,主事邱逢甲建議自主,臺民爭贊之。乃建「民國」,設議院,推景崧為總統。和議成,抗疏援贖遼先例,請免割,不報,命內渡。臺民憤,乃決自主,制藍旗,上印綬於景崧,鼓吹前導,紳民數千人詣撫署。景崧朝服出,望闕謝罪,旋北面受任,大哭而入。電告中外,有「遙奉正朔,永作屏籓」語,置內部、外部、軍部以下各大臣。命陳季同介法人求各國承認,無應者。無何,日軍攻基隆,分統李文忠敗潰。景崧命黃義德頓八堵,遽馳歸,詭言獅球嶺已失,八堵不能軍,且日人懸金六十萬購總統頭,故還防內亂,景崧不敢詰也。是夜,義德所部譁變。平旦,日軍果占獅球嶺,潰兵爭入城,城中大驚擾亂,客勇、土勇互仇殺,屍遍地。總統府火發,景崧微服挈子遁,附英輪至廈門,時立國方七日也。二十八年,卒。
  15. ^ 《清史稿·德宗本紀二》:(光緒二十一年)夏四月丁卯,召唐景崧來京。……庚子,唐景崧休致。
  16. ^ 《清稗類鈔·門閥類》:兄弟翰林:灌陽唐氏薇卿名景崧,文簡公名景崇,禹卿名景崶,當同治朝,同懷昆季,先後入翰林。其封翁懋功猶應禮部試屢下第,輒憤懣無已。每值考試試差,封翁設几於門而坐焉,尼公子輩毋許赴試,恐其分校會闈,親父須迴避也。未幾,遇覃恩,膺誥命,封翁則盛怒,凡膺封誥者,毋得鄉、會試。索大杖杖三太史,亟走避,並浼鄉人數輩為之再三緩頰,廑乃得免。
  17. ^ 吳學昭的《聽楊絳談往事》212頁也提到胡適曾寫這首詩送給錢鍾書,這張卡片一直保留到文化大革命前夕。
  18. ^ 唐景崧故居 桂林旅遊網

書目[编辑]

  • 《清代職官年表》
  • 《清代官員履歷檔案全編》
  • (清)法式善等,《清秘述聞三種》,中華書局,清代史料筆記叢刊,ISBN 7101017428
  • 趙爾巽等,《清史稿》
  • 連橫,《臺灣通史》
  • 〈唐景崧〉,翁聖峯,《台灣文學辭典》
  • 《清稗類鈔》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参见[编辑]

官衔
前任:
陳鳴志
按察使銜分巡台灣兵備道
光緒十三年(1887年)上任
繼任:
程起鶚
前任:
沈應奎
福建臺灣布政使
光緒十七年(1891年)上任
繼任:
顧肇熙
前任:
邵友濂
福建臺灣巡撫
光緒二十年(1894年)署任
台湾割让
新頭銜 臺灣民主國大總統
永清元年(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5月2日-6月4日
繼任:
劉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