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灭高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朝时期的高昌与周边国家

唐灭高昌,贞观十四年(640年),唐太宗派遣军队平定了高昌国(今新疆吐鲁番地区),延续了140多年的麹氏王朝就此灭亡。唐朝政府在高昌国故地设置了西昌州(后改为西州),并在吐鲁番西北的交河城设置了安西都护府,这时唐朝初年的一个重要事件,标志着唐朝政的统治开始进入西域地区。

高昌历史[编辑]

高昌王国是公元460年——640年建立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吐鲁番地区的一个地方封建政权。从汉武帝经略西域,设立高昌郡,中国历代史书均有对高昌王国的记录。从公元460年柔然阚伯周为高昌王,作为高昌国之始。在这两百多年的历史中,高昌经历了阚氏、张氏、马氏、麴氏高昌王国政权[1]

麴氏高昌创始人麴嘉,于499年即王位,至640年为唐朝所统一,经历九世,麴姓王族统治高昌达140年。

高昌古城
交河故城

丝绸之路[编辑]

高昌地处西域与内地之间,是中西交通的重要枢纽。自西汉至隋朝,由内地通往西域的主要交通线分南、中、北三道。从敦煌出发,南道通过鄯善;中道通过高昌、北道通过伊吾(也可以通过高昌)至波斯达于欧洲。古代“丝绸之路”的三条主要通道,高昌占了两条[2]。丝绸之路对古代东、西方的文化、经济交流起着重要的作用。尤其在隋唐时期,由于内地社会经济的发展日趋繁荣,大量商品通过丝路与西域各国进行贸易交换。中国的丝绸、瓷器等物品,远销波斯、大食(阿拉伯地区)以至于东罗马帝国等地;而西域各国商人经营的奇珍异宝,也是中国封建统治阶级奢侈生活的必需品。从新疆地区和中国内地出土的许多文物中都得到了证明,可以想象,当时中西贸易往来的规模是多么的巨大,西域各国的富裕也由此可知。

随着中西贸易的繁荣,高昌国的发展,由北魏时期的八城,北周时期的十六城,隋时期的十八城,递增至唐时期的二十二城。它的国境的东西距离,也由北魏时期的二百里,周隋时期的三百里,扩展到唐时期的八百里。特别是在隋末战乱之后,中西交通途经鄯善的南道废弃,途经焉耆的碛路闭塞,“西域朝贡皆道高昌,”[3]高昌的重要性愈加突出。第六代国王麹伯雅同隋朝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他在隋炀帝时曾入朝觐见,受封为左光禄大夫、车师太守、弁国公,并将外戚宇文氏女封为华容公主许配给他为妻[4]

高昌与唐朝的关系[编辑]

唐朝建立后不久,麹伯雅去世,其子麹文泰继位。他继续保持对唐朝的友好关系,武德七年(623年)刚即位即遣使向唐朝报丧,并献雌雄“拂菻狗”一对,高六寸,长一尺多,能听人号令“曳马衔烛”。唐高祖也派河州刺史朱惠表前往吊唁;贞观元年(627年)又遣使献“玄狐裘、玉盘”,并且“西域诸国所有动静,辄以奏闻”,极力表示效忠于唐朝;贞观四年十二月,又亲自入朝,受到唐太宗的盛大款待。其妻宇文氏被赐姓李氏,归属唐宗室,封常乐公主[4]

同时,高昌国也是西突厥的附属国。据《麹斌造寺碑》记载,西魏时期,麹氏高昌就已向西突厥称臣。以后历代均有通婚。麹文泰的妹妹就嫁给了统叶护可汗的长子呾度设。唐高祖武德年间,西突厥统叶护可汗(619年—628年在位)统一了西域地区,授予西域诸国王以“颉利发”官号,并且派遣吐屯一人监统,督其征赋。由于西突厥此时对唐朝也保持着友好关系,对于高昌与唐朝的交往也采取支持的态度。

高昌与唐朝的交恶[编辑]

贞观二年(628年),统叶护可汗因内乱被杀,西突厥逐渐陷入分裂。各部酋长各起纷争,战事连年不息。高昌与西突厥欲谷设结成盟友,唐朝所立的咥利失可汗未能维持统一,不得不分其国为十部:左厢咄陆五部和右厢弩失毕五部。咄陆五部不久被拥立欲谷设为乙毗咄陆可汗,与咥利失可汗分庭抗礼。两方后以伊犁河为界,分称北庭、南庭[4]

贞观六年(632年),焉耆王突骑支遣使入贡,请求恢复由焉耆通往中原的碛路以便往来,得到了唐太宗的允许。这条碛路以便亦为中西交通中道的支线。高昌王麹文泰得知后,大为愤怒,作为咄陆可汗的盟友,他开始追随咄陆可汗对抗唐朝。麹文泰派兵袭焉耆,大掠而去。此后又联合西突厥攻击归属唐朝的伊吾。贞观十二年(638年)再次与西突厥处月、处密两部“攻拔焉耆五城,掠男女一千五百人,焚其庐而去。”[5]十三年,与西突厥乙毗咄陆可汗再次联兵攻打已成为唐朝西伊州的伊吾[4]

此外,麹文泰又“遏绝西域朝贡,”拘留各国遣唐使,以至于出现“伊吾之右,波斯以东,职贡不绝,商旅相继。珍宝遭其寇攘,道路由其拥塞”的状况[6]。他甚至还挑拨一些西域部族和唐朝的关系,公然对薛延陀部落酋长说:“既自为可汗,与汉天子敌也,何须拜谒其使”[4]

麹文泰在对抗唐朝时,对唐朝采取了两面派的态度。一方面在受到唐太宗谴责的时候派遣官员去谢罪;另一方面又“增城深堑,预备讨伐”,进行军事抵抗的准备。他公开对唐朝的使臣说:“鹰飞于天,雉窜于蒿,猫游于堂,鼠安于穴,各得其所,岂不活耶!”表明不再臣服于唐朝的态度[4]

高昌与唐朝的战争[编辑]

唐太宗在平定东突厥吐谷浑后,进而统一西域成了其主要目标。对于唐军的武威,西域各国纷纷派遣使者向唐朝臣服。贞观十三年,薛延陁部落遣使上书,请求为唐军向导,讨伐高昌。至此,唐太宗下诏征麹文泰入朝,想给麹文泰最后一次机会,示以祸福,冀其悔过。麹文泰称疾不至[4]

同年十二月,唐朝中央任命吏部尚书、陈国公侯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左屯卫大将军、永安郡开国公薛万均、左屯卫将军、通川县开国男姜行本为副总管,左骁卫将军薛孤吴仁、左武卫将军牛进达等人为行军总管,征调“山东善为攻城器械者,悉遣从军”,集结大军,联合突厥契苾等部族兵马,步骑数万征伐高昌[4]

唐军未至时,麹文泰还持乐观态度,对所亲近的人说:“吾往者朝觐,见秦、陇之北,城邑萧条,非复有隋之比。设今伐我,发兵多则粮运不给;若发三万以下,吾能制之。加以碛路艰险,自然疲顿,吾以逸待劳,坐收其弊,何足为忧也?”又言:“唐国去此七千里,涉碛阔二千里,地无水草,冬风冻寒,夏风如焚。风之所吹,行人多死,当行百人不能得至,安能致大军乎?若顿兵于吾城下,二十日食必尽,自然鱼溃,乃接而虏之,何足忧也!”[4]

贞观十四年五月十日唐军到达伊吾,副总管姜行本先出伊州,在天山柳谷百余里外,依山制造攻具。此时麹文泰病死,其子麹智盛继位。侯君集大军汇集于柳谷,诸将请求攻击安葬麹文泰的高昌国人,侯君集认为此举不合礼义。于是唐军开始攻打田地城。田地城作为高昌最为重要的三城之一(中间为国都高昌城,西面为车师前国故都交河城,东面为戊己校尉故治所田地城),守军严密。侯君集先是劝降,不果。唐军于是采木填壕,推撞车撞其城楼,于数丈外挖地道,以抛石车投石击其城中,“其所当者无不糜碎”,高昌守军以氈被抵挡抛石,但也阻碍了守军的防御,唐军乘机登城,田地城被攻下,城中男女七千余人被俘。仍进军围攻其都城高昌。麹智盛致书于侯君集:“有罪于天子者,先王也。天罚所加,身已丧背。智盛袭位未几,不知所以愆阙,冀尚书哀怜。”侯君集不从,让其开城投降。麹智盛犹在抵抗不出。唐军填壕抛石,又设立十丈高楼,俯视城内,有行人被飞石所中,皆高声喝彩。守军多躲在室避石。至八月,麹智盛在得知西突厥盟军欲谷设西走千余里躲避唐军,绝望之下开门投降[4]。之后唐军分兵掠地,高昌三郡、五县、二十二城(根据出土文书、墓志等,认为是三府、五郡、二十二县[7])皆被拿下。

唐朝对高昌的统治[编辑]

唐朝在平定高昌麹氏王朝后,鉴于高昌地区的重要性,决定按照中原的制度在高昌实行州县制,以高昌为西州,并在交河城设置了安西都护府。又设置了折冲府,以便唐朝政府能够在西州地区征集一部分军队[2]。这些折冲府的府兵对打击西突厥、抵御吐蕃、维护丝绸之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

侯君集在十二月凯旋归朝,把麹智盛和高昌宗室重臣带回长安。在经过太庙献俘等一系列盛大仪式后,麹智盛仍被委任为左武卫将军、金城郡公;其弟麹智湛为右武卫中郎将、天水郡公[4]。贞观十八年(644年)唐太宗征辽东的时候,还曾任命麹智盛为行军总管,隶属于李世勣麾下[4]

在按照中原地区实施均田制、租庸调制、驿站制度后,以及修建水利及设置官市,唐朝对高昌的统治迅速稳定下来[2]。唐高宗永徽初年,唐朝政为了更好的统治西州,又把高昌宗室旧部派回西州。任命麹智湛为安西都护府都护、西州刺史[4]。在唐朝致力于经营西域的时候,委任麹智湛为西州刺史,说明唐朝在西州的统治已经很巩固了。

继平定高昌后,贞观十八年,唐军平定焉耆,设焉耆都督府;贞观二十二年,唐军平定龟兹。此后,唐朝政府在西域地区设置了龟兹(今新疆库车县)、疏勒(今新疆喀什市)、于阗(今新疆和田县)、碎叶(今吉尔吉斯北部托马克城附近)四镇,移安西都护府于龟兹,合称“安西四镇”[4]。到唐高宗显庆四年(654年),唐军击灭西突厥,在其地设置昆陵和濛池两个都护府及一系列的行政、军事管理设施。唐朝在西域的统治达到了一个高峰。

参考文献[编辑]

  1. ^ 陈国灿《从吐鲁番出土文献看高昌王国》2003年7月兰州大学学报
  2. ^ 2.0 2.1 2.2 2.3 王譞《唐太宗平定高昌的历史意义》
  3. ^ 《新唐书》卷二二一《焉耆传》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八
  5. ^ 《资治通鉴》卷一九五,太宗贞观十二年
  6. ^ 《册府元龟》卷九八五《征讨四》:《讨高昌麹文泰诏》
  7. ^ 王素《麹氏王国末期三府五郡二十二县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