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大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Refer to caption
派崔克·布林的日記第28頁,記載著他在1847年二月底的觀察。其中一段寫道:「莫菲太太昨日來此,說她正在考慮要開始吃掉繆特。我希望她應該還沒開始這麼做,這太讓人難過了。」

唐納大隊(Donner Party),又稱作唐納-瑞德大隊(Donner-Reed Party),指的是一群在1846年春季由美國東部出發,預計前往加州移民隊伍,他們是由數個家庭組成的篷車大隊。由於錯誤的資訊,他們的旅程遭受延遲,導致他們在1846年末到1847年初之間受困在內華達山區度過寒冬。在惡劣的環境下,接近半數成員遭到凍死或者餓死,部分生存者依靠食人存活下來。

前往西部的旅途通常需要費時四到六個月,但唐納大隊採取了一條被稱為黑斯廷近道(Hastings Cutoff)的新路徑, 他們橫越猶他州瓦薩奇山脈大鹽湖沙漠,接著來到洪堡河谷,到達現今的內華達州,此時他們已經失去了眾多的牲畜,隊伍內部也產生分裂。

在1846年11月初,他們終於來到最後的關卡,內華達山脈,然而一場提早到來的風雪將他們困在2000公尺高的Truckee湖(現在稱為唐納湖)畔。他們的食物逐漸消耗殆盡,12月中開始有人從營地出發尋找救援,但由於當時加州正經歷美墨戰爭缺乏人力,直到1847年2月中第一支搜救隊伍才終於抵達他們受困的湖畔營地,距離他們被困已將近四個月。87名成員中,最後只有48人活著抵達加州。

歷史學者將這一事件定位為西部移民史上最為慘痛的悲劇。[1]

背景[编辑]

1859年,在內華達州洪堡河畔,移民團利用篷車建立起的營地

1840年代,前往西部的移民者倍增。有的是像唐納大隊的成員派崔克·布林,嚮往能自由信仰公教的新天地而前往西部。也有許多人是被「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想法所鼓舞,認為美國被賦予了向西擴張至橫跨北美洲大陸的天命,而積極前往西部定居。大多数马车队沿着从独立城出发,到大陆分水岭俄勒冈小径行途,每天行大约15英里(24公里)路,[2]来完成通常会花去4-6月的路途。[3]这条路线一般沿着怀俄明的南部,在那里有一块山谷,可以相对来说使马车队更好地交换物资、补充资源。[4] 自那里起,马车队可以根据他们的目的地自由选择路线。[5]

兰斯福德·黑斯廷,一位早期移民,在1842年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并看到了萧条的现状。为了鼓励移民,他出版了 俄勒冈、加利福尼亚移民指南[6]他描述了一条可以直接穿过大盆地的近路,这条近路将带领移民们通过沃萨奇山脉并穿过大盐湖沙漠。黑斯廷并没有穿越过他所设想的近路的任何一部分,直到1846年,在一趟由加州出发前往柏瑞哲堡的路上路过此路。柏瑞哲堡是一家由探险家吉姆·柏瑞哲和他的伙伴皮埃尔·路易斯·瓦斯奎兹的位于怀俄明州境内的休息站。黑斯廷呆在伯瑞哲堡来说服旅客向南沿着他的近路行走。[6]截止1846年,黑斯廷是第二名被证明穿过大盐湖沙漠并没有马车队陪同的人。当时并没有原住民部落穿过大盐湖沙漠的书面记录,移民们在此区域也没有已经通行的路线。

通往加利福尼亚州旅程最艰难的部分是穿过内华达山脉的100英里(160公里)。内华达山脉包括了500多座不同的山峰,海拔高达12,000英尺(3,700米),[7]并且由于内华达山脉的海拔和离太平洋的距离,内华达山脉的降雪远超北美其他山脉,其东部也非常的陡峭。[8]在离开密苏里州以穿越通往俄勒冈州加利福尼亚州的广袤荒野时,很难避免马车队不因由春雨引起的泥泞所陷住,不被九月后巨大的降雪所拖延,而且他们的马和公牛有足够的春草来吃,因此,时间是至关重要的保证。[9]

「唐納大隊」的家族構成[编辑]

唐納大隊成員主要由來自伊利諾州春田市的三個家族組成:喬治‧唐納一家、喬治的弟弟雅各‧唐納一家、以及詹姆斯‧瑞德一家。他們各自擁有三個篷車並帶著其家眷及雇傭上路。

喬治‧唐納,出生在北卡羅來納,他輾轉從該處往西遷徙到伊利諾,曾在德州短暫待過一年。1846這年他年約六十歲,與他一同踏上旅途的包括他的妻子譚森(44歲)、他們的三個女兒法蘭西絲(6歲)、喬治亞(4歲)、伊萊莎(3歲)、以及喬治前一段婚姻留下的兩個女兒愛麗莎(14歲)及黎安娜(12歲),一家共7個人。

喬治的弟弟雅各(56歲)則攜同他的妻子伊莉莎白(45歲)、兩個繼子:所羅門‧霍克(14歲)和威廉‧霍克(12歲)、他們的五個孩子喬治(9歲)、瑪莉(7歲)、以撒(6歲)、路易斯(4歲)及山謬(1歲),一家共9個人。隨唐納兄弟出發的僱傭群包括:Hiram O. Miller(29歲)、Samuel Shoemaker(25歲)、Noah James(16歲)、Charles Burger(30歲)、John Denton(28歲)及Augustus Spitzer(30歲)等6人。

詹姆士‧瑞德與妻子瑪格麗特

詹姆斯‧F‧瑞德(45歲)來自北愛爾蘭,於1831年定居於伊利諾。這一家的成員包括瑞德的妻子瑪格麗特(32歲)、繼女維吉妮亞(13歲)、女兒瑪莎珍(8歲)、兒子詹姆士(5歲)和托馬斯(3歲),及莎拉‧凱斯(70歲),她是女主人瑪格麗特患有肺結核的母親,一家共7人。瑞德家雇了三個牛車駕駛一名雜工與一名廚師: Milford Elliot(28歲)、James Smith(25歲)及Walter Herron(25歲)、Baylis Williams(24歲)、Eliza Williams(25歲)。

另外還有幾個家族加入了這個車隊:

來自田納西的寡婦雷維娜‧莫菲(37歲)率領一家13口,包括她五個較年幼的孩子:約翰‧蘭諄(16歲)、米麗安瑪莉(14歲)、萊謬爾(12歲)、威廉(10歲)及賽門(8歲),以及她兩個出嫁的女兒及她們的家族:大女兒莎拉‧莫菲‧佛斯特(19歲)及其丈夫威廉‧佛斯特(30歲)、兒子傑瑞米(1歲)、二女兒哈莉葉‧莫菲‧派克(18歲)及其丈夫威廉‧M‧派克(32歲)、兩個女兒娜歐蜜(3歲)和凱薩琳(1歲)。

來自伊利諾的工匠威廉‧艾迪(28歲)帶著他的妻子愛蓮娜(25歲)和他們的兩個孩子:詹姆士(3歲)和瑪格麗特(1歲)。

由愛荷華的農人派崔克‧布林(51歲)率領的布林家族, 成員包括他的妻子瑪格麗特‧佩姬(40歲)及他們的七個孩子:約翰(14歲)、愛德華(13歲)、小派崔克(9歲)、賽門(8歲)、詹姆士(5歲)、彼得(3歲)、伊莎貝兒(11個月大).他們的鄰居派崔克‧多蘭(40歲),一個單身漢,與他們一同旅行。

德國移民柯賽堡一家包括路易斯‧柯賽堡(32歲)與他的妻子伊莉莎白‧菲利賓(22歲)、女兒愛妲(2歲),他們的兒子小路易斯出生在旅途中。

比利時移民哈德庫(60歲)及一對姓沃芬格的夫婦及沃芬格的友人約瑟‧雷恩哈德跟隨著柯賽堡一家前進。

另外還有法蘭克林‧葛雷弗斯(57歲)率領的葛雷弗斯家族,及威廉‧馬庫臣(30歲)一家。

黑斯廷「近道」[编辑]

为了推广他的新路线,黑斯廷派出骑兵送信给旅途中的移民们。在6月12日,瑞德和唐纳家族收到了其中的一封信。[10]黑斯廷警告移民们他们会在加利福尼亚州受到墨西哥人的强烈抗议,并因此建议他们联合成为团队。他同时声称"发现了一条更新、更好的通往加州的路",并说他将等在柏瑞哲堡来引领移民们走上他所声称的新捷径。[11]

J.奎因·桑顿跟唐纳和瑞德家族一起走过了一段路程,在他的著作1848年,从俄勒冈到加州中声称黑斯廷是 "移民们的蒙赫豪森男爵 "。[12]桑顿在书中写道,当谭森·唐纳得知要在黑斯廷的建议下远离主路时,她"既忧伤又沮丧",她认为黑斯廷只是个自私的冒险家。[13]

唐纳大队绘制的路线图,展示出了黑斯廷近道(图中橙色曲线),黑斯廷近道给他们的路程增加了150英里(240公里)。

瓦薩奇山脈[编辑]

大鹽湖沙漠[编辑]

最後的前進[编辑]

瑞德被放逐[编辑]

隊伍分裂[编辑]

受困[编辑]

唐納通道[编辑]

冬營[编辑]

敢死隊[编辑]

救援[编辑]

瑞德的嘗試[编辑]

第一次救援[编辑]

第二次救援[编辑]

第三次救援[编辑]

外界的回響[编辑]

生還者[编辑]

後世的影響[编辑]

死亡的研究[编辑]

食人[编辑]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出處[编辑]

  1. ^ McGlashan, p. 16; Stewart, p. 271.
  2. ^ Rarick, pp. 18, 24, 45.
  3. ^ Bagley, p. 130.
  4. ^ Rarick, p. 48.
  5. ^ Rarick, p. 45.
  6. ^ 6.0 6.1 Rarick, p. 47.
  7. ^ Rarick, p. 105.
  8. ^ Rarick, p. 106.
  9. ^ Rarick, p. 17.
  10. ^ Johnson, pp. 6–7.
  11. ^ Andrews, Thomas F. (April 1973). "Lansford W. Hastings and the Promotion of the Great Salt Lake Cutoff: A Reappraisal", The Western Historical Quarterly 4 (2) pp. 133–150.
  12. ^ Johnson, p. 20
  13. ^ Johnson, p.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