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赛儿民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賽兒民变,又称唐赛儿起义,为明朝初期永乐十八年(1420年)发生于中国山东的一系列以白莲教为旗号的民变事件,民变领袖为唐賽兒

背景[编辑]

明初洪武末年,朱棣为了争夺皇位,发动了“靖难之役”,山东成了主要战场,战争令百姓流离失所。朱棣登基后,从南京迁都到北京,大修宫殿,又组织人力,南粮北调,还开挖运河,先后在山东征调数十万民夫,农民徭役负担沉重。加上水、旱灾害,瘟疫流行,群众生活十分艰难。山东、河南等地的群众到了吃树皮、草根维持生活的地步。“民食草实为食。”永乐十七年,“山东、河南、山陕诸处饥荒水旱相仍,至剥树皮,掘草根……老幼流移,颠踣道路,卖妻鬻子,以求苟活”。[來源請求]

经过[编辑]

蒲台县城(今属滨州市)年轻女子唐赛儿,略通武艺和兵法,效法元末红巾军,以白莲教联络民众,自称「佛母」。往来于益都(今青州)、诸城安丘莒州(今莒县)、即墨寿光等州县,密谋在滨州(今滨州北)举事

十八年初,率众500余转至益都西南山区发展队伍,立帅府于卸石棚寨(今唐赛儿寨)。该地峰高783米,四面皆危崖绝壁,上建水池、米仓,易守难攻。闰正月,唐赛儿以红白旗为号发动起义,击杀前往镇压的青州卫指挥使高凤等官兵千余人,声威大震。附近九州县董彦杲宾鸿等数十支队伍纷起响应,众至数万。山东布政使储埏、张海等急向朝廷报警。成祖朱棣闻讯,遣使诱降唐赛儿,被拒绝,随即命柳升为总兵、刘忠为副总兵,率京军5000前往平定变乱。二月十一,柳升率部包围卸石棚寨。唐赛儿利用柳升骄狂的弱点,派人向其诈降,声称起义军将从东寨门夺路寻水宵遁,骗得柳升派重兵据守东寨门外待战。三月十三夜,唐赛儿命人驱羊群伪装起义军走东寨门下山,吸引明军主力,自率众从明军薄弱处突围,袭杀刘忠。黎明,柳升发觉中计,匆忙遣兵追击,然不知唐赛儿去向。

十六日,宾鸿率莒州、即墨义众万余攻安丘并声称要屠城,在海上備倭的都指揮衛青听闻安丘被围,于是率领千余骑兵昼夜兼行,起义军大败,被俘杀6000余人。柳升抵达后,衛青迎謁。柳升反而打衛青,称其專制。同日,鼇山衛指揮王貴亦击溃諸城变乱,山东战事遂平。行在刑部尚書吳中知道此事后弹劾柳升,明成祖得知后逮捕柳升入狱。但唐赛儿等隐匿于民间,官府很久都无法逮获,朱棣认为她削髮為尼或混處女道士中。遂命法司:凡是北京、山東境內尼姑道姑,逮至京调查[1]

同年七月,段民担任山東左參政。当时因为逮捕唐賽兒甚急,盡逮山東、北京僧尼。之后又盡逮全国出家婦女,先後幾萬人。段民进行调查和抚恤后,民间情绪遂开始平定。有史书认为唐赛儿曾被逮捕,但最后脱身离去。三司郡縣的將校等官,皆因失寇而被伏法誅杀[2]

影响[编辑]

唐赛儿举事,规模较小,前后不过一个月就被平定,但发生于明朝“永乐盛世”时期,对最高统治者震动较大,开始赈济灾区,减免税收,抚恤百姓,一大批平定变乱不力的官员也被惩办。

参考文献[编辑]

  1.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3):“成祖永樂十八年三月,山東蒲臺縣妖婦唐賽兒作亂。賽兒,縣民林三妻,少好佛誦經,自稱「佛母」,詭言能知前後成敗事,又云能剪紙為人馬相戰鬥。往來益都、諸城、安州、莒州、即墨、壽光諸州縣,煽誘愚民。於是奸人董彥杲等各率眾從之,擁眾五百餘人,據益都卸石棚寨為出沒。青州衛指揮高鳳領兵捕之,賊夜乘間擊官兵潰散,鳳等皆陷。都、布、按三司以聞,遣人馳驛招撫之。直隸沂州衛亦奏:「莒州賊董彥杲等聚眾二千餘人,以紅白旗為號,大行劫殺。莒州千戶孫恭等往招撫,不服,殺其從者,勢甚猖獗。」上敕安遠侯柳升分兵剿之。柳升兵至益都,圍賊於卸石棚寨。賊遣人乞降,詐云:「寨中食盡,且無水。」升以東門舊有汲道,即往據之。夜二鼓,賊襲官軍營,都指揮劉忠力戰死。黎明,柳升始覺,分兵追捕,獲賊黨劉俊等男婦百餘人,而賽兒等竟遁。時賊黨賓鴻等攻安丘,知縣張璵、縣丞馬撝集民夫八百餘人以死拒戰。賊不能攻,復帥莒州、即墨之眾,合萬餘人,並力攻之,聲言屠城。於是都指揮衛青備倭海上,聞安丘圍,急率千騎晝夜兼行,奮擊敗之。賊收餘眾再戰,城中人亦鼓噪出擊,賓鴻遁去。殺賊二千餘人,生擒四十餘人,皆斬之。時城中已不支,使青至稍遲,即陷賊矣。既而柳升至,青迎謁。升怒其專制,捽出之,青不為屈。是日,鼇山衛指揮王貴亦以兵一百五十人擊敗賊眾於諸城,盡殺之,山東悉平。行在刑部尚書吳中等劾奏:「柳升奉命征剿,不即就道。敕諭以『賊憑高無水,且乏資糧,當坐困之,勿圖近功』。升賊臨境不設備,至賊夜斲營殺傷軍士。時都指揮劉忠與升夾攻,忠身先軍士,幾破賊壘。升忌其成功,更不救援,致忠力盡而斃,賊遂得乘間遁去。升遣指揮馬貴等追之,所過騷擾,升亦不問。及備倭都指揮衛青聞賊圍安丘,急躬率所部兵晝夜兼行,遂敗賊眾。後三日升始至,反忌青功。故行摧擊。人臣不忠,莫此為甚,請治其罪。」上曰:「朕每命將遣師,必丁寧告戒,俾圖萬全。今升方命失機,媢冒功忌能,罪不可宥。」遂下升於獄。上以唐賽兒久不獲,慮削髮為尼或混處女道士中。遂命法司:凡北京、山東境內尼及道姑,逮至京詰之。”
  2.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3):“七月,以段民為山東左參政。是時,大索唐賽兒甚急,盡逮山東、北京尼。既又盡逮天下出家婦女,先後幾萬人。段民撫定綏輯,曲為解釋,人情始安。初,唐賽兒夫死,賽兒祭墓,回經山麓,見石罅露石匣角,發之,得妖書、寶劍,遂通曉諸術。劍亦神物,惟賽兒能用之。因削髮為尼,以其教施里閈間,悉驗,細民翕然從之。欲衣食財物,隨所須以術運致。初亦無大志。乃妖徒轉盛,至數萬,官捕之急,賽兒遂反,殺傷軍兵甚眾。三司皆不以蚤發繫獄。既而捕得之,將伏法,怡然不懼。裸而縛之,臨刑刃不能入,不得已,復下獄。三木被體,鐵鈕繫足,俄皆自解脫,竟遁去,不知所終。三司郡縣將校等官,皆以失寇伏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