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四歸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古纽研究结论
古无轻唇
古无舌上
古無正齒
娘日归泥
喻三歸匣
喻四歸定
照二歸精
照三歸知
古無邪紐

喻四歸定曾運乾所提出之古代漢語音韻學概念。曾運乾在《喻母古讀考》中認為:“喻於二母(近人分喻母三等為於母)本非影母濁聲:於母古隸牙聲匣母,喻母古隸舌聲定母。”意思是上古沒有喻四(j)這聲母,它可歸為部分定母(l>d)。相較喻三歸匣,喻四归定的结论大多数学者没有接受。

上古聲母(沙構擬)在中古漢語(切韻音)表現
表中字母爲中古音白一平轉寫對應的國際音標
表中漢字爲《切韻考》字母,圓括號中是上古r介音字(中古II、IIIB)
僅列出影曉喩匣相關來源,突出顯示喩三四歸匣(匣歸羣喩)、喩四歸定(定歸常喩)關係,其餘上古複輔音省略
上古音類
僅列無r介音
全淸 次淸 全濁 侯賽因與閃音
上古合口
中後元音
次濁
牙音 III kʰʲ ŋʲ -
ˁ k̠ʰ ɦ̟ ŋ
小舌 ʔ - ʔ
III ʔʲ x̠ʲ 喩四 ɦʲ

喩四 ɦʲ ( ɖ)

喩三 ɦʲʷ ʔʲ
邊音 ɕ ( ʈʰ) - -
ˁ ( ʈʰ) d ( ɖ)
舌音 t ( ʈ) ( ʈʰ) n ( ɳ) l
III ( ʈʲ) tɕʰ ( ʈʰʲ) 常(禪) ( ɖʲ) ȵ ( ɳʲ)

例證[编辑]

  • 古讀余(喻四母)如荼,《·困》‘來徐徐’,《釋文》‘子夏作荼荼,翟同,音圖,王肅作余余。’按:荼,宅加切,澄母,又同都切,定母。澄定二母古音非類隔也。
  • 木蘭辭》:“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呂叔湘《中國文法要略》:“但、特、惟等字,也都是‘只是’的意思。”“但”“特”的古聲母都是d,“惟”的古聲母是j即喻紐四等字。

現代構擬[编辑]

儘管大多數上古構擬中,*l均流入定母、以母(喻四)等眾多中古聲母(對應淸音入透母、書母,複輔音複雜),但仍有大量以母(喻四)來源於進入中古三等的古開口*ɢ(甚至三等無r音*ɢʷi和*ɢʷi在前元音的催化下也進入以母),與進入云母(喻三,大部分合口或帶圓脣主元音)的古合口*ɢʷ以及進入匣母(一二四等)的*ɢ同源。卽部分喻四歸定部分喻四歸喻三匣,只不過以母輔音最先脫落成半元音(中古早期已完成像半元音*/j-/的演變但仍區別於零聲母影母三等*/ʔj-/,在今天除寧波台州溫州等沿海方言外的吳語(不含徽語)大部分地區中仍保有輔音[ɦ]而非半元音),然後是云母(在現代大部分吳語中大部分字、閩語白讀中少數字中仍保有輔音而非半元音),最後是匣母合口(在除粵語外大多現代方言中仍保有輔音而非半元音)。坊間有將歸匣以母稱作「假喻四眞喻三」的習慣,然而儘管歸匣喻四確實是假四等眞三等,大部分構擬中歸匣喻四和歸匣喻三上古時期存在開合口差異,二者不應等同。

影响[编辑]

閩語白讀音中,*ɢ類以母與雲母類似,少數字淸化後[h]音被保留,但不系統;*l類與*ɢ類以母少數字淸化後保留齒音z(精)或s(心)。因此在閩語白讀音存在齒音或[h]音的少數情況下可以此規則區分判斷歸定喻四和歸匣喻三,歸匣喻四不好判斷。

从古越南语漢越音开始喻四即為/ð/音,国语字用d来表示(此外也表示明母重纽四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音北部变成了/z/,南部变成了/j/。另外,国语字中/d/音则用含有横线的đ来表示。

類似現象[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