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依四不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四依四不依大乘佛教術語,語出《大般涅槃經》如來性品,「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1]」,亦見於龍樹菩薩所造《大智度論》。於釋迦佛陀欲示現入涅槃時,告諸比丘:「從今日應依四法。」佛弟子從今已後當依此四法修學,依此四法辨明佛門善知識,依此四法簡別正邪作師子吼,依此四法乃能正修佛菩提道與解脫道,亦依此四法簡別佛陀正法經論。
《大智度論》云:

  • 「依法」者,法有十二部,應隨此法,不應隨人。
  • 「依義」者,義中無諍好惡、罪福、虛實故,語以得義,義非語也。
  • 「依智」者,智能籌量、分別善惡;識常求樂、不入正要。是故言「不應依識」。
  • 「依了義經」者:有一切智人佛第一,一切諸經書中佛法第一,一切眾生中比丘僧第一;布施得大富,持戒得生天——如是等是了 義經。如說:法師說法有五種利:一者、大富,二者、人所愛,三者、端正,四者、名聲,五者、後得涅槃——是為未了義[2]

依法不依人[编辑]

依法者也就是依於佛所說三藏十二部經典。現世中若人所說法與佛說經律相契合、不相違背,就應當依止法、受持法。[3]
若有人有大名聲、大道場,所說法若是非法,則不應信受,當遠離。[4]

依法。是法門即是詮教。人是能示詮之人。藉人求皆捨人不依人而往也。[5]

依義不依語[编辑]

義解有四。一對相顯實所以名義。二對體彰用義用名義。三對惡論善義利名義。四對因彰果。德義名義。

依義者。真實義中無諍、好惡、罪福、虛實,以語言、文字來闡述真實義,令學人得以實證。但是語言、文字非真,真非語言、文字。如人以指指月以示惑者,惑者視指而不視月,人語之言,我以指指月令汝知之,何看指而不視月。此亦如是,語為義指,語非義也,是以故不應依語。[6]

若善男子善女人。隨文字說者墮在邪見。自身失壞第一義諦。亦壞他人令不覺知。[7]是以故不應依語。

依智不依識[编辑]

依智者,智能籌量分別善惡。識常求樂不入正要,是故言不應依識。[8]>


謂不唯聽聞而生知足,便不進修法隨法行,然為盡諸漏勤求自內證真諦智。[9]

智無分別能決斷故,是以應依。識為了別能起於染著,故不應依。

智是了因。由智顯如故次辨之。[10]

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编辑]

了義經者,一切諸經皆是了義,以依義故,一切法不可說故,菩薩如是名為依了義經。若人於一切經,不能如是依義,是名不了義。何故名不了?是人不了義故,行塵垢道常為所牽;為誰所牽?為聲所牽;了義者不隨於聲,何以故?其義不可說故,菩薩知一切法離諸邊非了相。自在王!依如是義趣法者,一切諸經皆是了義。不如是依者,一切諸經皆是不了義。[11]

相關經論[编辑]

《佛說大般泥洹經》,《大般涅槃經》,《大智度論》[12],《大方等大集經》[13],《菩薩善戒經》[14],《成實論》[15],《禪法要解》[16],《注維摩詰經》[17],《瑜伽師地論》[18],《顯揚聖教論》[19]

註釋[编辑]

  1. ^ 《大般涅槃經》(CBETA, T12, no. 374, p. 401, b25-p. 402, c10)
  2. ^ 《大智度論》(CBETA, T25, no. 1509, p. 125, a24-b16)
  3. ^ 佛說長阿含經》「若其所言依經.依律.依法者。當語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說。所以者何。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應。賢士。汝當受持。廣為人說。」
  4. ^ 菩薩善戒經卷》:「菩薩摩訶薩依法不依人。知法非法。知如是法是佛所說是長老說是眾僧說。若是非法。雖聞佛說心不生信。復有是法非佛所說非長老說非眾僧說。雖非佛說長老僧說。是法相者聞則信受。」
  5. ^ 攝大乘論疏
  6. ^ 大智度論
  7. ^ 入楞伽經
  8. ^ 大智度論
  9. ^ 顯揚聖教論
  10. ^ 瑜伽論記
  11. ^ 自在王菩薩經
  12. ^ 《大智度論》:「依法者,法有十二部應隨此法,不應隨人。依義者,義中無諍好惡罪福虛實故。語以得義,義非語也。如人以指指月,以示惑者。惑者視指,而不視月。人語之言,我以指指月,令汝知之。汝何看指,而不視月?此亦如是。語為義指,語非義也,是以故不應依語。依智者,智能籌量,分別善惡。識常求樂,不入正要,是故言不應依識。依了義經者,有一切智人,佛第一。一切諸經書中,佛法第一。一切眾生中,比丘僧第一。布施得大富,持戒得生天,如是等是了義經。如說:法師說法有五種利:一者、大富,二者、人所愛,三者、端正,四者、名聲,五者、後得涅槃,是為未了義」
  13. ^ 《大方等大集經·無盡意菩薩品》
  14. ^ 《菩薩善戒經》:「菩薩依義不依於字,菩薩聽法不為依字,唯為依義。菩薩摩訶薩依法不依人。知法非法,知如是法,是佛所說是長老說是眾僧說。若是非法,雖聞佛說心不生信。復有是法,非佛所說非長老說非眾僧說,雖非佛說長老僧說,是法相者,聞則信受。菩薩摩訶薩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依了義者,不可動不可移,了義經者不生疑心。菩薩若於了義經中生疑心者,則可移動。菩薩依智不依識。何以故?修智慧者,名淨智故。是故菩薩解甚深義。雖於深義未得解了,終不生謗。是名菩薩成就四依。菩薩成就如是四依。」
  15. ^ 《成實論》:「如經中說依法不依人。有人雖言我從佛聞,若從多識比丘所聞,若從二三比丘所聞,若眾中聞,若從大德長宿邊聞,不以信此人故便受其語。是語若入修多羅中,不違法相,隨順比尼,然後應受。入修多羅者,謂入了義修多羅中。了義修多羅者謂是義趣,不違法相。法相者,隨順比尼。比尼名滅。如觀有為法,常樂我淨,則不滅貪等。若觀有為法,無常苦空無我,則滅貪等。知無常等,名為法相。是應依法不依於人。若說依法則總一切法。是故次說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了義經者即第三依,謂依於義不依語也。若此語義入修多羅中,不違法相,隨順比尼,是則依止。依智不依識者,識名、識色等法。如經中說,能識故識智,名通達實法。如經中說,如實知色受想行識,故名為智,如實即空。是故識有所得,不應依也。若依於智即是依空。欲通達此上依止故,當習此論。」
  16. ^ 《禪法要解》:「從佛聞法而不取相,以法為真法為最上,而依深義不依於語。云何深義?所謂知諸法空、無相、無作,不生邪見。於義亦不得義,不可得中亦無得相,是依深義不依語言。復次行者依了義經,不依非了義經。了義經者,若能依義,一切諸經皆是了義,義畢竟空,不可說相故,是以諸經皆是了義。若不依義,是人於諸經,皆不了義。所以者何?以無深智,隨逐音聲故,是音聲實相,亦入深義,俱不可說,是名分別了義經不非了義經。復次行者依智而不依識。何以故?行者知是識相,從因緣和合生,無有自性,無色無對不可見,無知無識虛誑如幻,如是知識相,識即為智,是故依智而不依識。行者雖復生識,若識若智而不生著,知識如相,識即為智相。以是智相為眾生說。復次行者依法不依人。何以故?若佛法中實有人者,無有清淨得解脫者,而一切法無我無人,但隨俗故說有人有我,以是故行者依法不依人。所謂法者諸法之性,法性者無生性,是無生性者畢竟空,是畢竟空者不可說者是。何以故?以語說法。法中無語,語中無法,語則是無語相,一切語言非語言相。以是故經說,無示無說是名佛法。」
  17. ^ 《注維摩詰經》:「什曰:佛言我泥洹後,當依止四法以為大師,所謂四依法也。明此四法可依止可信受也。依於法不依人者,法謂經教也。當依經法,不可以人勝故,背法依人也。法有二種,一文字語言二義法,莫依語也。義亦有二種,一識所知義二智所知義,識則唯求虛妄五欲不求實利智,能求實利棄五欲故。依智所知義不依識所知義,為求智所知義故依智也。智所知義亦有二種,一了義經二不了義經。不了義經如佛說殺父母無罪未分別,是不了義也。若言無明是父,愛是母,生死根本故名父母,斷其本則生死盡,故言殺之無罪既分別是了義經也。復次若佛言佛是人中第一,涅槃是法中第一,如是等皆名了義也。是故當依了義經莫依不了義經。」
  18. ^ 《瑜伽師地論》:「云何菩薩修正四依?謂諸菩薩為求義故,從他聽法,不為求世藻飾文詞。菩薩求義,不為求文。而聽法時雖遇常流言音說法,但依於義恭敬聽受。又諸菩薩如實了知闇說大說,如實知已以理為依,不由耆長眾所知識補特伽羅若佛若僧所說法故,即便信受。是故不依補特伽羅。如是菩薩以理為依,補特伽羅非所依故,於真實義心不動搖,於正法中他緣匪奪。又諸菩薩於如來所,深殖正信深殖清淨,一向澄清淨,唯依如來了義經典,非不了義。了義經典為所依故,於佛所說法毘奈耶不可引奪。何以故?以佛所說不了義經,依種種門辯本性義,猶未決定,尚生疑惑,非了義故。若諸菩薩於了義經不決定者,於佛所說法毘奈耶猶可引奪。又諸菩薩於真證智見為真實,非於聞思,但識法義,非真證智。是諸菩薩如實了知,修所成智,所應知者。非唯聞思所成,諸識所能了達。如實知已,聞如來說最極甚深所有法義,終不誹毀。是名菩薩修正四依。依正四依善修習,故略顯四量。謂所說義,正理,大師修所成慧,真實證智。又諸菩薩一切四依為所依止,精勤發起正加行,故於出要道明了開示無有迷惑。」
  19. ^ 《顯揚聖教論》:「所依者,謂四種依,廣說如經。一依法不依眾生,謂若法是如來所說或弟子說十二分教隨學隨轉,不隨眾生所行行學亦不隨轉。二依義不依文,謂若法非飾詞者,所造綺文字句,唯能顯了獨滿清淨鮮白梵行,於此法中恭敬信解。非於能顯顛倒梵行,及不顯了梵行,但飾詞者,所造綺文字句。三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謂於如來所說相似甚深空性相應隨順諸緣緣起法中不妄執著,如言淺義亦不住自內見取心,唯勤尋究顯了義經。四依智不依識。謂不唯聽聞而生知足,便不進修法隨法行,然為盡諸漏勤求自內證真諦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