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因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四因說(four causes),由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提出,將世界上事物的變化與運動的背後原因古希腊语αἴτιον)歸納為四大類。四因包括:

  1. 质料因(material cause):即构成事物的材料、元素或基质,例如砖瓦就是房子的质料因;
  2. 形式因(formal cause):即决定事物“是什么”的本质属性,或者说决定一物“是如此”的样式,例如建筑师心中的房子式样,就是房子的形式因;
  3. 动力因(moving cause 或 efficient cause):即事物的構成動力,例如,建筑师就是建成房子的动力因;
  4. 目的因(final cause):即事物所追求的目的,例如“为了安置人和财产”就是房子的目的因。

亞里士多德认为,凡感性实体,包括自然物和人造物,都具备这四种原因。

來源[编辑]

亞里士多德的著作【形而上學】(Metaphysics)中,一開始就闡明了這本書的要旨,在於探討個人經驗之上的事物原理(principle)與原因(cause),並表示這些知識才是智慧(wisdom),因為這些知識比感官經驗更難獲得,它們可以解釋宇宙萬物,而不只是單一個體。緊接著(第一冊,第三章),他說明了原因的四種涵義,並依此解釋或批評了先哲學說中所論述的原因,提到的先哲包括蘇格拉底阿那克西美尼錫諾普的第歐根尼希帕索斯赫拉克利特恩培多克勒阿那克薩哥拉巴門尼德克拉佐门尼的赫尔摩底谟英语Hermotimus of Clazomenae畢達哥拉斯學派麥里梭色諾芬尼、以及他的老師柏拉圖,在這裡(第一冊,第六章),他依據自己的四因說批評了柏拉圖的理型論,正式宣告與老師的學說分道揚鑣。

第八冊,第四章中,亞里士多德提出闡述事物原因的方法:既然原因有各種不同涵義,就把所有可能的原因都予以說明,亦即质料因、形式因、动力因、目的因。

在【物理學】(Physics)的第二冊,第三章中,亞里士多德應用了四因說來建立起物理學的論述方法。最後他強調說:

τὰ μὲν οὖν αἴτια σχεδὸν τοσαυταχῶς λέγεται.[1]
This then perhaps exhausts the number of ways in which the term 'cause' is used.
這些確定是 αἴτια 的幾乎各種說法。

「原因」、「理由」、與「解釋」[编辑]

在亞里士多德的著作中,「原因」(cause)這個詞的原文是古希臘文 αἴτιον(希臘文:aition),另一個使用到的近似詞是 αἰτία(aitia),則有「原因」(cause)與「理由」(reason)這兩個意思。這兩個詞交互出現,當指稱事物的原因時,他使用 αἴτιον,當指稱原因的解釋時,他使用 αἰτία,例如[2]

ὅταν δή τις ζητῇ τὸ αἴτιον, ἐπεὶ πλεοναχῶς τὰ αἴτια λέγεται, πάσας δεῖ λέγειν τὰς ἐνδεχομένας αἰτίας. οἷον ἀνθρώπου τίς αἰτία ὡς ὕλη; ἆρα τὰ καταμήνια; τί δ᾽ ὡς κινοῦν; ἆρα τὸ σπέρμα; τί δ᾽ ὡς τὸ εἶδος; τὸ τί ἦν εἶναι. τί δ᾽ ὡς οὗ ἕνεκα; τὸ τέλος.

So whenever we inquire what the cause is, since there are causes in several senses, we must state all the possible causes. E.g., what is the material cause of a man? The menses. What is the moving cause? The semen. What is the formal cause? The essence. What is the final cause? The end.

當我們詢問 αἴτιον 是什麼的時候,既然 αἴτια 有好幾種說法,我們就必須陳述所有可能的 αἴτια,例如,什麼是人的 αἰτία ὡς ὕλη(質料因)?月經。(αἰτία) ὡς κινοῦν(動力因)?精液。(αἰτία) ὡς τὸ εἶδος(形式因)?本質。(αἰτία) ὡς οὗ ἕνεκα(目的因)?死亡。

一般認為 αἴτιοναἰτία 是同義詞,所以都翻譯為「原因」。但是有些學者認為,將 αἰτία(aitia)也翻譯為「原因」是(不怎麼嚴重的)誤導,翻譯為「解釋」較為恰當[3][4][5]。亦即,亞里士多德是在探討事物原因的各種合理的解釋方法,而合理的解釋是人類的理智所能達成與理解的,這個原則被經院哲學時期的湯瑪斯·阿奎那所繼承。

後續發展[编辑]

中世紀歐洲經院哲學時期的湯瑪斯·阿奎那承繼了亞里士多德的知識論,並對四因說做了進一步的發展(參見因果关系)。

文獻[编辑]

參考[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