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伦和静公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固伦和静公主
清朝公主
爱新觉罗
封爵公主
封號固伦和静公主
出生1756年
逝世1775年2月9日(1775-02-09)(18歲)
親屬
父親乾隆帝
母親孝儀純皇后魏佳氏
同胞兄弟嘉庆帝永璘

固伦和静公主(1756年8月10日-1775年2月9日),爱新觉罗氏乾隆帝第七女,生母為孝儀純皇后魏佳氏。

早期生平[编辑]

乾隆二十一年七月十五日寅时,出生于圆明园五福堂。[1]

清軍西征準噶爾部蒙古時,發生撤驛之變成衮扎布受命平叛。扭轉當時不利局勢的重要人物,一個是章嘉活佛,另一個便是策淩之子成袞扎布。同年,年僅數歲的拉旺多尔济已确定为七公主的额驸,额驸即被送到京城养育。額駙之父成衮扎布亦请求让京城策凌王府的姨娘,经常进内给年幼的公主请安,把公主的健康状况汇报给他聽[2]。根据奏折显示,額驸之父经常派这位姨娘进宫,给七公主送一些表达心意的私人礼物,如乌梁海盛产的貂皮、狐狸皮等。[3]

乾隆二十八年(1764年)四月二十八日,忻贵妃戴佳氏难产而死,七公主与忻贵妃的女儿八公主赴京郊的静安庄一起为忻贵妃穿孝。

乾隆二十九年正月初七日,乾隆帝支给拉旺多尔济十年俸银,交由内务府大臣开设当铺以赚取利息,本利银一万七千一百四十七両,一年可赚二千両[4],当时七公主只有九岁。

乾隆三十五年 (1770年) 正月,七公主封為固倫和靜公主,但实际待遇不及嫡姐固倫和敬公主。闰五月二十日,乾隆帝曾让不耐暑热的七额驸拉旺多尔济,到張家口外之牧場避暑[5]。公主府规格,修缮费用,妆奁中的当铺,额外赏赐等皆远低于和敬公主。同年七月初四日,和静固伦公主下嫁的前二十天左右,乾隆帝前往还在修建的七公主府,巡视女儿未来的府邸[6]。七公主府的前身是大臣高恒在宝钞胡同的府邸,後改建为公主府。此外,公主府没有建成,所以乾隆将熙春园赐给和静固伦公主居住。历时三年的熙春园修葺工程完成後,乾隆帝特许其住进这个御园里[7]

婚後生活[编辑]

及後,正式下嫁蒙古超勇親王策棱之孫拉旺多尔济(策棱所娶為康熙帝的十女固倫純愨公主)。固倫和靜公主下嫁時,七月二十一日于正大光明殿行初定禮[8]

乾隆三十六年三月二十四日,起程前往塔米尔為成袞扎布之福晉吊丧。原擬該年正月初十日起程,惟喀爾喀地方甚冷,又正值春季,恐公主去時遇風雪亦無處可避而延遲出發[9]。六月初十日,和靜公主從自塔米爾返回京城。公主返回時,去了避暑山莊請皇太后萬安。

乾隆三十六年六月,護軍校常齡因公主不在京城而拖欠和靜公主每日食物的折價銀兩,共白銀九十二兩五錢。因此,常齡被革職,交由總管內務府審訊。長史侉塞是管理公主府錢糧事務之人,平日未能稽查防範,令常齡擅將分例銀兩侵用而被罰俸一年[10]。八月十一日,拉旺多尔济之父将军成衮扎布病故。和静公主留在避暑山庄,然后随皇太后回了北京,没有同额驸一起去塔米尔。乾隆帝曾下谕让公主明年再前往塔米尔,可公主还是没去成,只在京城穿孝盡禮。

乾隆三十五,三十六年驸马父母相继去世,驸马远赴蒙古奔丧,为父母守孝,与和静公主分居两地。乾隆帝下圣旨劝诫驸马,不許有争竞家产的粗鄙行为,否則只会贻笑大方。因此,已命人秉公分配家產。驸马的兄弟德楞多尔济已经分家,而另外两个兄弟都出家做了喇嘛,不用分配家產,剩下的财产大部分都给予驸马

乾隆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豫妃博爾濟吉特氏薨逝,已出嫁的七公主及七额驸拉旺多尔济为其穿孝,这是唯一一例出嫁的固伦公主为嫔妃服丧例子。说明和静公主并未获得真正嫡公主身份。

乾隆四十年 (1775年) 正月初十日去世,年僅二十歲。和靜公主去世後的喪葬禮儀,建造和静公主园寝工程约估工料為一万四千三百十一两[11]。额驸拉旺多尔济亦有续弦,是乾隆朝唯一有续娶记录的额驸。和静公主葬于东直门外此所辟园寝之地,固伦额驸拉旺多尔济死后与公主合葬。此坟在今北京朝阳区东直门外将台乡大程各庄村东。此后,其嗣孙车登巴咱尔、嗣曾孙达尔玛两代皇家额驸与家属,也均葬于此墓地[12]

御制诗[编辑]

  • 藩屏世泽效劻勷,重见秦台引凤凰;畏侮和亲鄙娄敬,费奢昵爱笑同昌。结缡戒勿恃尊贵,就邸勉教孝舅嫜。嘉宴聊因循典则,无须兰省赋催妆。
  • 诗中有註:“成衮扎卜之父超勇亲王策棱在皇祖时尚大长公主为额驸,今拉旺多尔济复尚主,世承恩泽,蒙古中罕有。”

影视作品[编辑]

  • 電視劇
年份 劇名 演員 剧中姓名 劇中稱謂
2018 如懿傳 金子琦 愛新覺羅·璟妧 七公主
2019 金枝玉葉 王鶴潤 愛新覺羅·昭華 昭華公主

參考資料[编辑]

  1. ^ 《乾隆帝起居注》(節錄):諭旨,太醫院院使王炳、院判邵正文、御醫孫延柱、查永泰、栗埾、王育、張如璠,所有從前降級之案俱著加恩開復,是日吏部奏請補授六月分光祿寺署正李灝等開列職名恭候。
  2. ^ 《定边左副将军成衮扎布奏请恩准在京居住之姨娘探视公主折》(節錄):圣主如若施恩,奴才即命此姨娘间或进内朝觐,请公主安,奴才等即竭尽于政务,并仍能听得公公主安康,则奴才之心亦安。祈求圣主明鉴施恩。
  3. ^ 《清高宗實錄》(節錄):伊兄弟二人系額駙之子,誼屬舊姻,今伊等辦事奮勉可嘉,朕有小公主二人,伊兄弟有二三歲子嗣,即指為額駙,俟可送入內地之時,即行送來種痘撫養,其幼子現在幾歲,著一併奏聞。
  4. ^ 《支給世子十年俸銀並生息事》(節錄):乾隆二十九年正月初七日,奉旨世子額駙拉旺多爾濟應領俸銀,著支給十年,交內務府大臣辦理生息收貯,欽此。連閏計十三個月一年,除舖內伙食勞 金紙筆並撥補等項費用外,共得利銀二千一百七十七兩五錢九分一厘六毫。
  5. ^ 《乾隆朝满文上谕档》:乾隆三十五年闰五月二十日,奉旨:现时酷热,七额驸拉旺多尔济身为蒙古人,不耐暑热,著赴张家口外在伊父牧场避暑。钦此。
  6. ^ 《乾隆朝满文上谕档》:七月初一日奉旨:朕于初四日经德胜门路,由城头进安定门,在雍和宫用早膳后,自此探视七公主府后进宫。钦此。
  7. ^ 《熙春园·清华园考 清华园三百年记忆》
  8. ^ 《乾隆朝满文上谕档》(節錄):今和静固伦公主初定礼成婚礼谨遵旨。照和敬公主之例筵席二次等语谨奏。乾隆三十五年六月十四日奉旨:七月二十一日于正大光明殿筵席。,二十七日于保和殿筵席。《光祿寺則例》:三十五年礼部奏和静固伦公主初定礼筵宴,用酒九十瓶。奉旨:酒数过多,酌量裁减。议准保和殿筵只宴用酒三十五瓶,皇太后宫筵宴用酒十瓶。
  9. ^ 《寄谕档》(節錄):继之喀尔喀亲王诺尔布扎布奏称,喀尔喀地方甚冷,且今正值春季,公主去时遇风雪无处可避,我等喀尔喀实难承当,甚为惊惧。......但成衮扎布福晋之事,公主应尽礼,而成衮扎布又已办完,亲来迎接公主,仍照朕前颁谕旨,令公主于三月二十四日起程前往。
  10. ^ 《奏護軍校拖欠公主月例銀治罪摺》
  11. ^ 《奏销修缮和静公主园寝银两》:先经奴才等遵旨勘估,建造和静公主园寝工程约估工料银一万四千三百十一两五钱九分,在于公主府预备修理园寝银一万两,并工部照例给发银五千两,共银一万五千两内动用办理
  12. ^ 《燕都说故》之《大程各庄的公主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