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公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國民公會
Convention nationale
法蘭西第一共和國
Coat of arms or logo
國民公會祭壇'
共和國祭壇
弗朗索瓦-萊昂·西卡爾英语François-Léon Sicard 雕塑
巴黎先賢祠,法蘭西,1913年
制度
制度 單一國會
历史
成立日期 1792年 9月20日
解散 1795年11月2日
前身 國民立法議會
继承 元老院 (上議院)
五百人院英语Council of Five Hundred(下議院)
議員 749
地址
杜樂麗宮, 巴黎
历史系列条目
法国历史
National EmblemNational EmblemNational Emblem
法国主題 法国主題首頁

國民公會(法语:Convention nationale)存在於1792年 9月20日至1795年10月26日,是法蘭西大革命時期的單一國會。 1792年八月十日事件後,國民立法議會頒布發令暫停國王路易十六的職務,並由未逃跑代表召開臨時國民公會起草新憲法選出新的國民工會代表。 新憲法規定所有國民公會代表必須經由年滿25歲以上,居住一年以上並依靠起勞力生活的法蘭西人民,選舉產生。 因此,1792年 9月20日開幕的國民公會是第一個法蘭西議會沒有階級的區分,由男性普選產生的代表組成的。

國民公會由749名議員組成,其中吉倫特派為右翼,約160人,山嶽派(因議員坐在議會廳較高位置而得名)為左翼,約140人,而人數最多的為中間派,也稱平原派或沼澤派(因議員坐在議會廳較低位置得名)。

1795年10月26日,國民公會解散,其立法權力由元老院五百人院英语Council of Five Hundred 繼承,其行政權力由督政府繼承。

選舉[编辑]

8月26日國民立法議會留下來的代表第一次集會後,在1792年9月2-6日舉行1792年法蘭西國民公會選舉英语French National Convention election, 1792。 由於貴族和反對共和制的缺席和受迫害的恐懼在各省的選民投票率很低,儘管有資格投票的人數多了一倍—只有全體選民的11.9%,而在1791年選舉有10.2%的投票率。 因此,全面的選舉權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總體上,以積極和被動公民英语Active and passive citizens的劃分,選民還是回到1791年的同一類人在選擇。[1]

在整個法國,只有11個基層的省議會希望保留君主制。 選舉議院,都不表意見的贊成共和制---雖然只是巴黎用這個詞。 在選舉出來的代表中也沒有保皇黨參加競選。 雖然只是一百萬選民參加了投票,也沒有充分的理由懷疑他們可以代表500萬法國人的意願。 [2][note 1]

國民公會在杜樂麗宮大廳舉行了第一次會議,然後選定沙利杜騎馬場英语Salle du Manège為議場,在1793年5月10日,最終坐落在杜樂麗宮劇院英语Théâtre des Tuileries,一個巨大的大廳可鬆鬆散散容納代表們卻。最後一個大廳有畫廊是開放的,經常被中斷或被喝采影響辯論。 [4] [note 2]

國民公會的成員來自社會各階層,但最多的是律師。 75個成員曾經是國民制憲議會代表,183名來自 國民立法議會。 國民公會代表的總數是749名,不包括33名來自法國殖民地的代表,其中只有一些及時抵達巴黎。 除了這些,還有,從1792到1795年被吞併到法蘭西新成立的 個省 所允許派來的代表們。

據它們自己的規則,國民公會每兩星期選舉新主席,間隔兩星期有資格再當選。 通常會議在上午舉行,但晚上的會議也屢屢發生,往往延續到深夜。 有時在特殊情況下,公會宣布自己永久會議,並進行好幾天沒有中斷。 因為有立法和行政這兩種權力公會使用委員會,結合權力或多或少的廣泛延伸,並通過連續的法律規範。其中最有名的委員會包括公共安全委員會一般安全委員會

公會擁有立法權行政權法蘭西第一共和國第一年,有明顯的三個不同時期:吉倫特派時期,山嶽派或雅各賓派時期和熱月政變時期。

吉倫特派主導的國民公會[编辑]

王權的廢除是你不能推遲到明天的事。

1792年9月20日舉行第一次會議。 第二天,在深沉的靜默中,“ 廢除君主制宣言英语Proclamation of the abolition of the monarchy ”,這個主張提交公會,就在歡呼聲中通過了。 22日傳來瓦爾密戰役獲勝的消息。 就在同一天頒布法令,“在未來的議會的法令應當註明法蘭西共和國第一年的日期 ”。 三天後,為了謹防聯邦制,很自然的加上這一段: “法蘭西共和國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 共和國已經宣佈成,但它仍然執行成為一個共和政府。 這個國家相比路易十六的出逃之前或任何時候,在感覺或實踐上很少像共和政體。 但現在已經成為共和國了,因為它不再有國王。[7]

當公會迎來軍事形勢正在經歷非同尋常的轉變,似乎證實吉倫特派輕鬆獲勝的預言。 瓦爾密戰役後,普魯士人撤退到邊境,11月法蘭西軍隊佔領了萊茵河左岸地區。10月圍攻里爾的奧地利軍隊,在傑瑪佩斯戰役查爾斯·弗朗索瓦·呂穆矣英语Charles François Dumouriez擊敗,11月6日撤離到奧地利尼德蘭英语Austrian Netherlands尼斯被佔領,薩伏依宣告與法蘭西結盟。 這些成功使法蘭西轉危為安,而在國內引起爭鬥。 [8]

吉倫特派和山嶽派[编辑]

大多數歷史學家將國民公會劃分為兩個主要派別:吉倫特派和山嶽派。 吉倫特派代表公會較為保守的份子和抗議巴黎人在公會擁有廣泛的影響力。 他們的代表原先來自吉倫特省,法蘭西的一個區域,並以此為名成為一個派別。 山嶽派,相當大部分的代表表現更為激進,並與巴黎的無套褲漢保持著密切的聯繫。 他們在公會舉行會議時集體坐在後方高處的長條椅上,他們象徵自取”山嶽”的名字。 傳統上,史學家們將包括中間陣營稱為平原派,但許多現代歷史學家往往模糊了平原派和吉倫特派之間的界線,一般而言平原派比較不活躍,也不像吉倫特派那麼的保守。 [9]

國民公會開議的第一個月有三個主導性的問題:革命暴力; 國王的審判; 和政治上巴黎人在公會的霸主地位。

巴黎和各省之間的對立造成了宣傳和武裝衝突形式的摩擦。 各省抗拒的象徵集中在希望減少首都革命的影響降低到其八十三分之一的份額。 大部分吉倫特派希望移除免由“煽動和討好人民” 主導的城市議會:在當時它並沒有鼓勵積極性聯邦制,這有違其政治抱負。[10]

國王的審判[编辑]

吉倫特派的危機和殉落[编辑]

山嶽派主導的國民公會[编辑]

1793年憲法[编辑]

聯邦黨人起義,戰爭和反革命[编辑]

革命政府[编辑]

經濟[编辑]

共和第二年(1794年)的軍隊[编辑]

恐怖統治[编辑]

各宗派的殉落[编辑]

1794年熱月(7月)[编辑]

熱月政變後的國民公會[编辑]

熱月政變[编辑]

民粹運動的撲滅[编辑]

共和III年(1795年)的憲法[编辑]

葡月[编辑]

遺產[编辑]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The Convention had therefore been elected by small minority of the population, but those who were the most determined. That explains the ambiguity of the word "popular" when it is applied to this period: "popular" the French Revolution was certainly not in the sense of participation by the people in public affairs. But if the word "popular" is taken to mean that revolutionary policy was formed under pressure from the sans-culotte movement and organized minorities, and received an egalitarian impetus from them, then yes, the Revolution had well and truly entered its "popular" age.[3]
  2. ^ During the early meetings of the Convention the deputies had sat indiscriminately, where they pleased. But it was noticed that, as the quarrel between Jacobins and Girondins developed, they grouped themselves to the right and left of the President's chair, whiles the extreme Jacobins found a place of vantage in the higher seats at the end of the hall, which came to be called the Mountain (La Montagne).[5]

參考文獻[编辑]

  1. ^ Dupuy 2005, p. 34-40.
  2. ^ Thompson 1959, p. 310.
  3. ^ Furet 1996, p. 115.
  4. ^ The National Convention 1906
  5. ^ Thompson 1959, p. 320.
  6. ^ Aulard 1910, p. 147.
  7. ^ Thompson 1959, p. 315.
  8. ^ Hampson 1988, p. 157.
  9. ^ Reilly, Benjamin. Polling the Opinions: A Reexamination of Mountain, Plain, and Gironde in the National Convention. Social Science History. 2004 [19 March 2016]. 
  10. ^ Bouloiseau 1983, p. 51.

來源[编辑]

  • Andress, David.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6. ISBN 0-374-27341-3. 
  • Aulard, François-Alphonse. The French Revolution, a Political History, 1789–1804, in 4 vols..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10. 
  • Bouloiseau, Marc. The Jacobin Republic: 1792–1794.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 ISBN 0-521-28918-1. 
  • Dupuy, Roger. La République jacobine. Terreur, guerre et gouvernement révolutionnaire (1792—1794). Paris: Le Seuil, coll. Points. 2005. ISBN 2-02-039818-4. 
  • Furet, François.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70–1814.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s Ltd. 1996. ISBN 0-631-20299-4. 
  • Greer, Donald. Incidence of the Terror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A Statistical Interpretation. Peter Smith Pub Inc. 1935. ISBN 978-0-8446-1211-9. 
  • Hampson, Norman.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Routledge: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88. ISBN 0-7100-6525-6. 
  • Jordan, David. The King's Trial:Luis XVI vs. the French Revolution.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9. ISBN 0-520-04399-5. 
  • Lefebvre, Georges. The French Revolution: from its Origins to 1793 vol. I.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2. ISBN 0-231-08599-0. 
  • Lefebvre, Georges. The French Revolution: from 1793 to 1799. vol. II.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3. ISBN 0-231-02519-X. 
  • Lefebvre, Georges. The Thermidorians & the Directory.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64. 
  • Linton, Marisa, Choosing Terror: Virtue, Friendship and Authenticity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 Mathiez, Albert.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29. 
  • Rude, George.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Grove Weidenfeld. 1988. ISBN 1-55584-150-3. 
  • Soboul, Albert.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7–1799.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74. ISBN 0-394-47392-2. 
  • Thompson, J. M.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59. 
  • Woronoff, Denis. The Thermidorean regime and the directory: 1794–1799.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4. ISBN 0-521-28917-3. 

外部連結[编辑]

{{:en:Heads of state of France}} {{:en:Governments of France (1792-1870)}} {{:en:French Revolution}} {{:en:France topics}}

{{:en:Authority control}}

en:Category:French First Republic France 1792 en:Category:Government of France en:Category:Provisional governments en:Category:Constituent assemblies en:Category:French Revolution en:Category:1792 establishments in France en:Category:1795 disestablishments en:Category:1792 event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en:Category:1793 event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en:Category:1794 event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en:Category:1795 event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