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L'Internationale
《國際歌》
L'Internationale.jpg
國際歌法文原版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颂歌
國際社會主義運動颂歌
國際無政府主義運動颂歌
国际民主社会主义运动颂歌
國際社會民主主義運動颂歌
國際民主運動颂歌
國際學生運動颂歌

作词欧仁·鲍狄埃,1871年
作曲皮埃尔·狄盖特,1888年
采用1890年代
音樂試聽
演奏版
文件信息 · 帮助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
《國際歌》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 (1924-1936).svg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国歌
 蘇聯国歌

作词阿尔卡狄·雅可夫列维奇·柯茨,1902年
作曲皮埃尔·狄盖特,1888年
采用1918年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国歌)
1922年12月30日苏联国歌)
废止1944年1月1日
音樂試聽
演唱版(俄语)
文件信息 · 帮助
国际歌
National Flag of Chinese Soviet Republic.svg

National Flag of Chinese Soviet Republic.svg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歌
作词瞿秋白,1923年
作曲皮埃尔·狄盖特,1888年
采用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歌)
废止1937年9月22日
音樂試聽
演唱版(中文)
文件信息 · 帮助

国际歌》(法語:L'Internationale)是最著名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颂歌。这个名称起源于“第一国际”,原法语歌词由巴黎公社委员欧仁·鲍狄埃于1871年巴黎公社镇压期间创作[1][2][3],创作之初用《马赛曲》的曲调演唱,法国工人党党员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为其谱曲[4]。歌曲颂赞了巴黎公社成员们的共产主义理想和革命气概,獲翻译成世界上的许多种语言,传遍全球。《国际歌》不仅受共产主义者传唱,而且也在很多国家的社会主义者民主社会主义者、社会民主党人和无政府主义者以及左派人士广泛流传。其曾经是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会歌,但共产国际(第三國際)没有採用為會歌。

簡史[编辑]

《國際歌》之誕生[编辑]

Flag of Russia.svg
俄罗斯国歌历史
1791-1816胜利的惊雷,响起来吧!
1816-1833俄罗斯人的祈祷
1833-1917天佑沙皇
1917-1918工人马赛曲
1918-1922
1922-1944
国际歌
1944-1991
1944-1953
1953-1977
1977-1991
牢不可破的联盟
原歌词
无歌词
修订歌词
1990-2000爱国歌
2000-俄羅斯聯邦國歌

《國際歌》於19世紀法國巴黎公社運動(1871年)之後誕生,定名《L'Internationale》。作詞者是參加了巴黎公社的歐仁·鮑狄埃(Eugène Pottier;1816 - 1887)。巴黎公社在1871年5月末的“血腥五月英语Paris_Commune#"Bloody Week"”中出現大量犧牲者,竝遭到法國當局鎭壓。在此之後,鮑狄埃卽創詩一首,是爲《L'Internationale》[5]。之後,該曲配合馬賽曲之曲調,卽可用於歌唱[6].

巴黎公社的「鬥士」鮑狄埃之後被法國當局以犯罪者身份判處死刑,其隨卽逃亡國外。雖然鮑狄埃於1887年回到法國,但很快就因貧窮而死。參加鮑狄埃之葬禮的人們高舉赤旗竝聚集一起,隨後卽遭警察淸場。歐仁·鮑狄埃被視作共產主義運動的「殉道者」之一,其忌日亦成爲共產主義者的紀念日之一[5]

次年,卽1888年,法國境內結成勞動者合唱團(La Lyre des Travailleurs),其中一位名叫皮埃爾·狄蓋特(Pierre Degeyter;1848 - 1932)的團員爲《L'Internationale》譜了曲。因皮埃爾·狄蓋特在里耳的一所音樂學院內學習音樂,在爲國際歌譜曲之過程中,其不僅擔任作曲,亦負責演奏。使用狄蓋特譜曲版的《L'Internationale》於1888年7月首次得到演奏[5]

版权状况[编辑]

皮埃尔·狄盖特1932年逝世。正当法国的音樂作品著作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0年,再加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延长的6年152日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延长的8年120日,[7]他所作的曲在法国有著作权,直到2017年10月进入公有领域。国际歌在大多数国家的版权被汉斯·巴亚兰在1970年代购得。2005年,一位电影制作者因為吹口哨使用國際歌七秒而被著作权所有者要求支付1000欧元。[8]然而,當國際歌在19世紀晚期(1909年7月1日以前)在美國以外出版時,在美國屬於公有領域。[9]2013年起此歌曲在著作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地區也是屬於公有領域,其中包括著作权期限都是作者终生加50年至年底的台灣中国大陆香港澳門等華人地區均属公有領域[10]

欧仁·鲍狄埃1887年逝世,所以他的法语原文歌词早已进入公有领域。瞿秋白1935年被国民党槍決,所以他的中譯歌詞在著作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地區是屬於公有領域。而通常使用的萧三中译版歌词目前仍受版权法保护。

歌词[编辑]

法语第一、二、六組歌詞以及相應汉语歌詞[编辑]

法语第三、四、五組歌詞[编辑]

俄语歌詞[编辑]

俄語译本 拉丁轉寫 中文译本
(一)

Вставай, проклятьем заклеймённый,
Весь мир голодных и рабов!
Кипит наш разум возмущённый
И в смертный бой вести готов.
Весь мир насилья мы разрушим
До основанья, а затем
Мы наш, мы новый мир построим, —
Кто был ничем, тот станет всем.
Припев:
 |: Это есть наш последний
  И решительный бой.
  С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ом
  Воспрянет род людской! :|

Vstavay, proklyat'yem zakleymyonnyy
Ves' mir golodnykh i rabov
Kipit nash razum vozmushchonnyy
I v smertnyy boy vesti gotov.
Ves' mir nasil'ya my razrushim
Do osnovan'ya, a zatem
My nash my novyy mir postroim,
Kto byl nichem, tot stanet vsem!
Pripev: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起來,被詛咒烙印的你們,
全世界飢寒被奴役的你們!
我們憤愾的心智沸騰
準備好領導我們進入死亡戰鬥。
我們將摧毀這暴力世界
直到根基,然後
我們將建立我們的新世界,
它本來一無所有,將成爲一切。
副歌:
 |: 這是我們最後
   以及決定性的戰鬥。
   以英特納雄耐爾
   人類將起來。 :|

(二)

Никто не даст нам избавленья:
Ни бог, ни царь и ни герой.
Добьёмся мы освобожденья
Своею собственной рукой.
Чтоб свергнуть гнёт рукой умелой,
Отвоевать своё добро, —
Вздувайте горн и куйте смело,
Пока железо горячо!
 

Nikto ne dast nam izbavlen'ya
Ni bog, ni tsar' i ni geroy
Dob'yomsya my osvobozhden'ya
Svoyeyu sobstvennoy rukoy.
Chtob svergnut' gnyot rukoy umeloy,
Otvoyevat' svoyo dobro –
Vzduvayte gorn i kuyte smelo,
Poka zhelezo goryacho!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沒有人將給與我們救助,
沒有上帝,沒有沙皇,沒有英雄。
我們將贏得我們的解放,
用我們很自主的手。
要以技巧的手扔掉壓迫,
取回屬於我們的
大膽點燃火爐以及鐵錘,
趁鐵仍然熱燙!
 |: 這是我們最後
   以及決定性的戰鬥。
   以英特納雄耐爾
   人類將起來。 :|

(六)

Лишь мы, работники всемирной
Великой армии труда,
Владеть землёй имеем право,
Но паразиты — никогда!
И если гром великий грянет
Над сворой псов и палачей, —
Для нас всё так же солнце станет
Сиять огнём своих лучей.
 

Lish' my, rabotniki vsemirnoy
Velikoy armii truda,
Vladet' zemlyoy imeyem pravo,
No parazity – nikogda!
I yesli grom velikiy gryanet
Nad svoroy psov i palachey, –
Dlya nas vsyo tak zhe solnitse stanet
Siyat' ognyom svoikh luchey.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僅有我們,全世界工人
勞動大軍
有權利擁有土地。
但寄生蟲,從不!
而且如果大雷滾過
一群狗以及劊子手,
對我們,太陽仍然將
以它火熱的光芒照耀。
 |: 這是我們最後
   以及決定性的戰鬥。
   以英特納雄耐爾
   人類將起來。 :|

传播[编辑]

《国际歌》在各地共产党人社会民主党人及工会活动者等人士之間广为传唱。[11]

苏联/俄罗斯[编辑]

1900年12月,列宁将《国际歌》的第一、二、六段和副歌歌词原文登载在《火星报》上。1902年,俄国诗人柯茨(Arkadiy Yakovlevich Kots)将其翻译成俄文,发表在伦敦出版的一本俄国移民杂志《生活》(Zhizn)第五期。《国际歌》开始在俄罗斯工人中间流传。1912年,彼得堡出版的《真理报》重新发表《国际歌》。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府决定以俄文版的《国际歌》作为苏联的代国歌。1944年卫国战争中,在200多位应征作者中,选择了《牢不可破的联盟》取代《国际歌》,作为苏联的国歌。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国际歌》最早是由耿济之郑振铎于1921年首次从俄文译成中文,后经瞿秋白根据法文改编配曲而成。最后瞿秋白唱着此歌,迈向刑场走完了一生。三人毕生挚友,都是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12]

1931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時,決定以《國際歌》為國歌。[13]后来,中法大学教授、翻译家沈宝基在《巴黎公社诗选》(1957)中作出了较忠于原文的《国际歌》完整版中译,其中音译为“因呆尔那西奥那尔”。沈宝基被誉为“受苦的人”翻译的创始人。[14]现在通行的中文版《国际歌》为萧三翻译的版本,于1962年进行了修订,其中“Internationale”被翻译成“英特纳雄耐尔”。[15]诗人绿原于1999年也发表过一份接近字面的完整中文翻译。[16]

《国际歌》是中國共產黨黨歌,但并未正式写入中共党章[17]。从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始[18],每次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及地方各級代表大會閉幕時,和中國共產黨的重大活動結束時,都會演奏《國際歌》。200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结束時奏響《國際歌》。2006年10月22日,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大會結束時也演奏了《国际歌》。[19][20]

2018年8月24日,各地声援佳士工人维权事件的学生、左派人士来到派出所,手持毛澤東像、高喊口号并齐唱《国际歌》[21]

中华民国[编辑]

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部刊印的《国际歌》歌词

《国际歌》最早是由耿济之郑振铎于1921年首次从俄文译成中文,后经瞿秋白根据法文改编配曲而成。最后瞿秋白唱着此歌走向刑场,完成了一生。三人毕生挚友,都是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12]

1926年(民國十五年)3月18日巴黎公社55周年紀念時,國民革命軍第三軍政治部曾經印行《國際歌》傳單,有三組歌詞,大致對應法文歌詞第一、二、六段和副歌;其中“Internationale”在歌詞中先音譯為「英特爾拉雄納爾」,再音譯為「英特爾納雄納爾」。[22]

《國際歌》曾經在國共內戰中華民國政府遷臺以後的臺灣被禁用,直到李登輝政府結束。[23]除了普通话歌詞外,《國際歌》也有香港噪音合作社作詞的廣東話歌詞[24],以及林信誼吳錦明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作詞的臺灣話歌詞[25],分別偶而在香港及臺灣使用,但「Internationale」在歌詞中沒有音譯成中文。大部分時候,由於普通话歌詞較爲普遍,所以都會使用該版歌詞。

該曲曾於野百合學運時流傳於抗議群眾之間;後來,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曾為之填上閩南語國際歌(kok-tsè-kua)歌詞並演唱發行[19][26][27][28]。2000年,野百合學運十週年慶祝會,大合唱《國際歌》[29]

2005年8月13日,夏潮聯合會與臺灣社運界及知識界二十多個團體在臺北市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露天音樂台舉辦「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暨中國抗戰勝利、台灣光復六十週年紀念大會」,楊祖珺詹澈擔任主持人;大會最後,稻浪歌詠隊與楊祖珺帶領大合唱《國際歌》,齊唱出反歧視、與各種形式的法西斯主義鬥爭的決心[30]

流行文化[编辑]

香港社运音乐先驱黑鸟乐队曾在1980年代为《国际歌》填上粤语歌词。香港電台節目《公民社會》,亦使用了《國際歌》作主題曲[31]

《国际歌》曾被作为原南斯拉夫广播电台开场音乐,也曾经作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结束曲(1980年前)。

1965年電影《齊瓦哥醫生》(日瓦戈医生)中,俄國群眾在一場富人的聚會高唱國際歌抗議。電影在西班牙拍攝這一幕的時候,還使周围西班牙居民誤以為當時執政的獨裁者佛朗哥去世[32]

1997年電影《空軍一號》中,Radek將軍被釋放的時候,監獄內的囚犯一起合唱國際歌為他的獲釋慶祝。[33]

参考文献[编辑]

  1. ^ L'Internationale (Degeyter) Tarquini d'Or. Bibliothèques spécialisées de la Ville de Paris.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2. ^ Nic Maclellan. Louise Michel: Rebel Lives. Ocean Press. : 7, 89 [2020-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9). 
  3. ^ Donny Gluckstein. Decyphering 'The Internationale'. [2020-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4. ^ 让-克劳德·克莱因(Jean-Claude Klein)的法国精选歌曲《博尔达斯》(Bordas)。
  5. ^ 5.0 5.1 5.2 Tom Gill. "The International" -- working class anthem. [2019-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6. ^ David Walls. Billy Bragg's Revival of Aging Anthems: Radical Nostalgia or Activist Inspiration?. Sociology Sonoma State University. 2007年7月17日 [2019年11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1月18日). 
  7. ^ 法国法律网站《知识产权法典》第L123-1、L123-8以及L123-9條法语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英译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 (法文) 世界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以及Zalea TV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報導
  9. ^ (英文)美國著作權期間以及公有領域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0. ^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條、香港法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528章《版權條例》第17條、澳門第43/99/M號法令第二十一條、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民國86年)以來歷次版本第三十條。
  11. ^ 【馬世芳】革命與戰歌:從「国际歌」談起. 小日子. 2016-03-12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12. ^ 12.0 12.1 毛泽东邓小平怎样亲自教唱国际歌?. 中国共产党新闻.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2). 
  13. ^ 中國國歌百年演變史話.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8-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9). 
  14. ^ 李放春. 从les damnés到“受苦人”:《国际歌》首句汉译的历史演变*. 开放时代. [2019-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15. ^ MrOldMajor, 国际歌 L'Internatonale - 中文 Chinese, 2010-08-21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16. ^ 绿原. 《国际歌》译文改动真相. 解放军报. 新语丝. 2000-03-24 [2019-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17. ^ 瞿秋白:译词传谱国际歌. [2008-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8. ^ #红色经典岁月如歌# 第一集:《国际歌》. 广州电视台. 2021-02-27 [2021-02-27]. 
  19. ^ 19.0 19.1 跨越世紀與地域的經典「街頭戰歌」— 咱就大聲來唱著《國際歌》. FLiPER. 2015-07-07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20. ^ Michael Leone, The Internationale (Instrumental), 2011-12-13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6) 
  21. ^ 大學生聲援佳士工人 自由工會各界矚目. 自由亞洲電台普通話. [2018-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3). 
  22. ^ BP16103, The Internationale on Modern Chinese TV 2016 Chinese and French, 2016-11-23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23. ^ 國際歌---台灣.河佬話版;香港.廣東話版;北京.國語.普通話版;全球國際中文版.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2). 
  24. ^ 国际歌.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6-12). 
  25. ^ Zeromatic-II. 媒抗 Blog. 2006-01-18 [2006-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1-18). 
  26. ^ 福氣個屁 - 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 StreetVoice.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27. ^ ê khiā 起來吧,受壓逼ê 同志 - 台灣文學系 - 成功大學 (PDF).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2-15). 
  28. ^ 由『國際歌』與『窮忙族』而來的假日隨想. 願~~. 2008-04-13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29. ^ 陳信行. 我的野百合(三). 苦勞網. 2004-04-18 [2017-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22). 在我的同儕們慶祝野百合十週年的宴會上,大家除了哄鬧地唱了〈國際歌〉之外,還有不少服務於綠營的人們合唱了〈咱攏是台灣人〉。 
  30. ^ 反法西斯復辟 社運團體舉辦紀念大會. 苦勞網. 2005-08-14 [2015-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3). 
  31. ^ 國際歌, 1992-12-11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中文(香港)) 
  32. ^ BP16103, The Internationale Modern Rock Pop Version Chinese French, 2016-11-23 [2017-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33. ^ Air Force One - The release of General Radek. YouTube. 2008-06-19 [2018-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30). 
  1. ^ 改为主动结构(如沈宝基“政府在压迫,法律在欺诈”)或许更宜演唱
  2. ^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意,指外表和暴行的对比
  3. ^ 原文为“劳动的财富在保险箱里融化”,“融化”指的是堆积成山、多如牛毛之意。
  4. ^ 指煽动支持战争的情绪
  5. ^ 原文:对人民和平,对暴君战斗
  6. ^ 如果罢工,就会导致军队大乱:可意译作“军中战士若一起罢工”等

拓展阅读[编辑]

    依據法國彼尔·狄盖特1888年音樂,2003年美國Jerry Engelbach改編
  • 播放時出現問題?请參見媒體幫助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