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图们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42°25′47″N 130°36′41″E / 42.42972°N 130.61139°E / 42.42972; 130.61139

图们江
Tuman or Duman River(두만강,豆滿江,Tumen1.png
名称起源:满语:「萬水之源」
国家 中国朝鲜俄罗斯
源头 长白山
河口 日本海
 - 海拔 m(0 ft
 - 坐标 42°17′34″N 130°41′56″E / 42.29278°N 130.69889°E / 42.29278; 130.69889
长度 505 km(314 mi

图们江朝鮮語:두만강豆滿江 Duman-gang,俄语:Туманная река、图曼纳亚河,满语ᡨᡠᠮᡝᠨ
ᡠᠯᠠ
转写tumen ula),发源于长白山东南部的长白山天池[1],干流全长500多公里,注入日本海。上游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界河,下游15公里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的界河。[2]

名稱[编辑]

图们江(朝鮮語:두만강豆滿江 Duman-gang,俄语:Туманная река、图曼纳亚河,日语豆満江平假名とまんこう),在金朝元朝称“爱也窟河”,其下游段称“统门河”;明朝称“啊也苦河”,其下游段称“徒门河”;在清朝時按滿語讀音譯作“土門江”。“土門”其實並非漢語,也不是朝鮮語。“土门”满语原称“土门色禽”(满语ᡨᡠᠮᡝᠨ
ᠰᡝᡴᡳᠶᡝᠨ
转写tumen sekiyen),土门意为“万”,色禽意思是“河源”意思就是「万水之源」。其實“土門”、“豆滿”、“圖們”都是一音之轉[3]

朝鲜李朝新增东国舆地胜览》卷五十咸镜道庆源都护府豆满江(图们江):“女真语谓万为豆满,以众水至此合流,故名”。後來中國方面改用與原來讀音相近,但沒有意義的“圖們”來作為這條河流的譯名;而朝鲜半島方面則使用“荳滿江”這個名稱[4]。這裡的民族有崇拜水精的習慣:金蛙王努爾哈赤也與此河有關。[5]

地理[编辑]

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东南部,全长505公里,其中490公里为中朝边界,最下游15公里为俄朝边界[6]。图们江流向东北又折向东南,其干流流经和龙龙井图们珲春四市。图们江在珲春市敬信镇防川村土字牌(东经130度42分,北纬42度17分处)出中国境。[7]

在中朝邊境的一段,河的北岸是中国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南岸是朝鮮咸鏡北道两江道[7]

图们江流域年降水量约500〜700mm,年降水量最多的一次为1140mm,最少的一次为260.3mm[7]。根據哥倫比亞大學翁寒松實地觀察,圖們江目前枯水嚴重,即使在水量最大的夏季,也只有平底小舢舨可勉強通行[8]。不过,据媒体报道,2016年9月图们江遭暴雨洪災,造成朝鲜133人死亡,395人失蹤,另有107,000居民被迫離家轉移[9]

經濟开发[编辑]

1941年建成的图们江大桥

1992年,在中国、朝鲜、韩国俄国蒙古国的共同建议和参与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制定了图们江地区发展规划,对圖們江沿岸進行積極開發。中国已在位于图们江下游的琿春市设立珲春边境经济合作区;朝鲜也将靠近图们江的罗津先锋两市划为罗先直辖市,指定其为经济特区,引进外资加以开发。图们江上有公路桥、铁路桥连接朝鲜和中国[10]。图们江河口附近有连接朝鲜铁路和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的「豆满江站」,由于朝俄两国间的铁路轨距不相同,旅客列车需在该站更换轉向架,货物列车则在该站进行货物换装。[11][12][13]

2009年11月,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中国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规划纲要——以长吉图为开发开放先导区》,这是国内首个沿边区域经济发展的国家战略规划[14]

划界问题[编辑]

图们江,对岸是朝鲜。

1712年(康熙53年),中朝两国首次确定以图们江水为界[2]。1860年(咸丰十年)清政府在《中俄北京条约》中把图们江最后15公里的北岸划归俄羅斯帝国[15],俄罗斯至此与朝鲜成为陆上邻国,中国也失去了日本海的出海口[16]。1886年,清政府御史吴大澂与俄签订《中俄珲春东界约》,成功争取到中国船只图们江出海权[17]。1909年9月4日,清朝日本帝国签订《圖們江中韓界務條款》,确认圖們江是中、韓兩國國界[18]。1938年,日苏张鼓峰事件后,中国图们江出海口被日本和苏联封锁。[19]

196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签定边界条约,确认延边属于中国,但是中国将长白山天池一部分让与朝鲜[20]。1990年,苏联与朝鲜签订边界协议将圖們江出海口附近的鹿屯島划归苏联,韩国抗议,并要求苏联归还领土[21]

1991年5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中的第九条,苏方同意中国船只(悬挂中国国旗)可沿协定有关界点以下的图们江(苏联地图为图曼纳亚河)通海往指定航行。同時俄方也附加限制,僅允許季節性捕撈的漁船,而不准商業運行的船隻出海。[8]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Onishi, Norimitsu. Tension, Desperation: The China-North Korean Border. The New York Times. 2006-10-22 (英语). 
  2. ^ 2.0 2.1 图们江简介. 2016珲春图们江国际马拉松旅游节. [2016-11-11]. 
  3. ^ 于逢春. 图们、土门与豆满、豆漫之词源与译音考. 中国边疆史研究. 2009年6月, 第19卷 (第2期) [2016-11-14]. 
  4. ^ 崔洪彬,; 全信子. 图们江的诉说: 朝鲜族. 云南大学出版社. 2001 [2016-11-12]. 
  5. ^ 崔羲秀.朝鲜民族传说中的努尔哈赤[J].艺术世界,1993(1).
  6. ^ 聂作平. 图们江口走向大海的梦. 中国国家地理. 2007年, (第05期) [2016-11-11]. 
  7. ^ 7.0 7.1 7.2 zhangxiang. 中国图们江自然地理概况及气候特征. osgeo中国. 2016-10-24 [2016-11-12]. 
  8. ^ 8.0 8.1 翁寒松. 中俄圖們江領土爭議的實況. 世界新闻网. [2016-11-11]. 
  9. ^ 古莉. 圖們江水災 朝鮮133死395失蹤. 世界之声. 2016-09-12 [2016-11-12]. 
  10. ^ 四海漫游. 一衣带水的中朝图们江大桥. 搜狐旅游. 2015-05-07 [2016-11-12]. 
  11. ^ 趙成儀. 中國大陸參與東北亞區域經濟合作 的嘗試─圖們江流域開發計畫 的現況與前景 (PDF). 展望与探索. 2008年3月, 第6卷 (第3期) [2016-11-12]. 
  12. ^ Tumen River Area Development Program. Network of East Asian Think-tanks (NEAT).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5) (英语). 
  13. ^ Kim, Myung-sung. 최고 싱크탱크 도 "두만강 지역 개발하자". 朝鲜日报. 2015-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5) (韩文). 
  14. ^ 中国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规划纲要(全文). 新华网. 中国吉林网. 2009年11月17日 [2016-11-12]. 
  15. ^ Головнин, В. И.. Прошлое как оружие. Россия в глобальной политике. 2008, 6 (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06) (俄文). 
  16. ^ 踏访图们江出海口
  17. ^ 关于我国船只经图们江口通海航行权利的历史、现实和出路
  18. ^ 清政府、大日本帝國.《圖們江中韓界務條款》,1909年9月4日,見《海关中外条约》,卷2,頁762-764。
  19. ^ 石磅; 赵春江. 张鼓峰事件 历时仅11天的战役. 中国国家地理. 2014年, (第09期) [2016-11-12]. 
  20. ^ 大明号. 用地图说话——1962年,中、朝是如何平分长白山天池的?. 中国在线. 2016-11-10 [2016-11-11]. 
  21. ^ Проблема острова Ноктундо в средствах массовой информации Южной Кореи. ru.apircenter.org.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0) (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