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是會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國是會議台灣非正式的任務型政治會議機構,由政府針對於重要政治或經濟議題,由朝野政黨與民間人士共同召開,以決定國家重要的政策方針。其起源於李登輝政府時期;在李登輝執政期間,曾召開過二次大型國是會議,加速了台灣民主化的發展。

國是會議的性質類似政治协商会议,但非常設機構,也不具備任何法定職權,憲法增修條文也無提及。

語源[编辑]

「國是」,為國家重大的政策方針;這個名稱,首見於《新序》與《後漢書》中「共定國是」一詞[1][2]

歷史[编辑]

1990國是會議[编辑]

1990年,時任總統李登輝會見野百合學運學生代表,同意召開國是會議,以解決重大憲政爭議。6月28日,在國民黨民進黨的支持下,於台北市圓山飯店召開此次會議。會中針對「國會改革」、「地方制度」、「中央政府體制」、「大陸政策與兩岸關係」、「憲法與臨時條款修正方式」等五組議題逐一討論,最後達成「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回歸憲法」、「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修憲採取一機關兩階段方式」、「修憲以《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名之」等共識,並一一透過法定體制逐一落實。

根據會議結論,1991年5月1日,總統令公布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國會代表恢復定期改選,「萬年國會」現象結束,台灣的民主化進入新階段。

1990年,民进党为参与国是会议而提出《民主大宪章实录》,其中主张总统由辖区国民直接选举产生,这促成国是会议就此达成共识,从而使1996年首次实现总统直选。民进党为参与国是会议而成立了民主大宪章研究小组,召集人为黄煌雄,成员包括名誉召集人黄信介,以及张俊宏吕秀莲傅正张俊雄苏贞昌谢长廷陈水扁江鹏坚尤清康宁祥, 顾问为彭明敏许信良。2017年9月24日,黄煌雄在他主办的“总统直选、民主台湾”学术研讨会上表示,当时民主大宪章研究小组缺乏对中国大陆全盘、有系统的省思,对中国共产党采取了疏离、戒慎恐惧的态度,导致没能对中国大陆的迅速崛起作出正确评估与掌握[3]

1996國家發展會議[编辑]

1996年,李登輝二次連任總統後,於12月23日到28日召開國家發展會議(國發會),由副總統連戰主持,討論「健全憲政體制」、「加速經濟發展」及「增進兩岸關係」三大議題。該會議做出的最大決議為省虛級化

2017年金改革國是會議[编辑]

2017年1月22日,總統府召開年金改革國是會議[4][5][6]

2017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编辑]

2017年,蔡英文政府計劃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在召開前,檢察總長顏大和對會議提出質疑[7]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引用[编辑]

  1. ^ 劉向《新序・雜事二》:楚莊王問於孫叔敖曰:「寡人未得所以為國是也。」孫叔敖曰:「國之有是,眾非之所惡也。臣恐王之不能定也。」王曰:「不定獨在君乎?亦在臣乎?」孫叔敖曰:「國君驕士曰:『士非我無逌富貴。』士驕君曰:『國非士無逌安強。』人君或失國而不悟,士或至飢寒而不進,君臣不合,國是無逌定矣。夏桀殷紂,不定國是,而以合其取舍者為是,以不合其取舍者為非,故致亡而不知。」莊王曰:「善哉!願相國與諸侯士大夫共定國是,寡人豈敢以褊國驕士民哉!」
  2. ^ 《後漢書》卷28上〈桓譚馮衍列傳〉:「昔楚莊王問孫叔敖曰:『寡人未得所以為國是也。』叔敖曰:『國之有是,眾所惡也,恐王不能定也。』王曰:『不定獨在君,亦在臣乎?』對曰:『“君驕士,曰士非我無從富貴;士驕君,曰君非士無從安存。人君或至失國而不悟,士或至饑寒而不進。君臣不合,則國是無從定矣。』莊王曰:『善,願相國與諸大夫共定國是也。』」
  3. ^ 黄煌雄:当年推动直选缺乏对大陆全盘的省思. 中评网. 2017-09-25. 
  4. ^ 蘇芳禾. 年金改革國是會議週六登場 蔡下達溝通令. 自由時報. 2017-01-17 [2017-02-19]. 
  5. ^ 防抗爭 年金國是會議 改總統府開. 台灣蘋果日報. 2017-01-18 [2017-02-19]. 
  6. ^ 勞保費率 9.5%→18%. 台灣蘋果日報. 2017-01-20 [2017-02-20]. 
  7. ^ 檢察總長批:議題已定 還要玩嗎. 台灣蘋果日報. 2017-01-20 [2017-02-20]. 

書目[编辑]